淩辱老師

淩辱老師(上)

佩琳一步出來,便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所有學生,不論男女,直勾勾的看著她,看著她美麗的面龐,她飽滿的胸部,她纖幼的腰肢,以至修長的美腿。

作為白金中學最漂亮的老師,陳佩琳的確在她攝人的魅力,身材及樣貌都不遜於那些選美冠軍,一雙水汪汪的眼晴,更是懂得說話一樣,再加上出身名校,在漂亮之餘,還帶點知性美。

這天放學後一小時,一向端莊爾雅的佩琳老師接了一個電話後,卻面色大變,氣沖沖地跑回家。

「媽,爸爸怎麼樣?」

「鳴,你爸爸被他們捉去了,怎麼辦?」

佩琳是家中的大姊,有一名十六歲的妹妹及十歲的弟弟,媽媽又不懂事,爸爸腳是一名賭徒,欠下一身賭債。

佩琳安慰媽媽說:「別擔心,我會想辦法。」佩琳其實一點辦法也沒有,看到走廊及門口被高利貸集團用紅漆塗上「欠債還錢」的恐嚇字樣,更令她觸目驚心。

佩琳突然驚道:「咦,佩儀呢?還未回來?」

媽媽說:「對了,她一向放學後便立刻回家,怎麼……」

佩琳再也不能等待,跑到了銀行把存款五萬元盡數取出,然後立刻趕到一所陳舊樓宇的聯誼會所。

佩琳步上狹窄的樓梯,幽暗的燈光令她倍感心驚,【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時一名中年男人剛好走下,目不轉晴的打量著她,看得佩琳心中發毛,那男人裂咀一笑:「小…..姐,來一次多少錢,一千元夠嗎?」

佩琳初感奇怪,但猛然醒悟,原來這男人把她當作妓女了,這幢大廈滿佈了色情場所,佩琳又驚又怒,一言不發,快步向上跑。

進入了聯誼所,一陣格格不合的感覺湧上心頭,內裡頗寬敞,但內裡的男人全是面目兇狼淫邪之輩,一見到佩琳這種大美人進來,幾十道目光立刻投射過來,由頭至腳打量一番,看這些男人火熱而已色情的目光,恨不得把佩琳的衣服片片撕光。

在梳化上,兩個男人大刺刺地坐著,周圍還站著不少人。左邊的男人約三十歲左右,抽著煙,一面奸邪之氣,笑淫淫地打量著佩琳,右邊的只是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陰側側的笑著。

佩琳大吃一驚說:「張允力,是你?」

那張允力笑道:「陳老師,你好啊!」

原來那張允力是佩琳班中的同學,是一名有名的壞學生,在學校經常欺淩同學,男同學一看不順眼便施予毒打,聞說也有不少女同學被他玩弄過,只是聽說他家境富裕,而且在校內勢力龐大,大家都只是敢怒不敢言。

佩琳說:「張允力,怎麼你會在這裡?你今天沒上學啊!」

張允力說:「沒甚麼,只是上來探我的老朋友,想不到見到老師你,嘿嘿!」

一種不祥的預科襲上佩琳的心頭。

佩琳想起家中的事,也不理張允力,立刻說:「我把錢帶來了,請立刻放了我的爸爸。」

那男子名叫龍哥,他接過銀紙,數了一數,笑道:「那可不夠數目啊。」佩琳顫聲說:「他欠你多少?」龍哥說:「計了利息,足足有二十五萬啊!」佩琳吃了一驚,顫聲道:「我現在沒有這麼多,可以遲一點還嗎?」

龍哥突然怒聲喝道:「三八,你道這裡是慈善機構嗎,立刻快還,否則把你的爸爸剁成八塊!」龍哥一手抽住佩琳的衣領,佩琳身型高朓,足有170cm,比那龍哥更高,但那龍哥天生神力,竟然把佩琳的衣鈕也弄開了幾顆。

佩琳又驚又怕,說:「先生…..請你高抬貴手。」她一生都未遇過這此粗魯的人,龍哥放了手,對左右說:「叫我龍哥,把她的爸爸拖出來。」手下把佩琳的爸爸拖出來,只見她的爸爸被打成咀臉皆腫,萎靡不堪,佩琳對這個父親又愛又惡,但始終骨肉情深,只好哀求道:「龍哥,請你先放了我爸爸,我會慢慢再還錢的。」

這時佩琳恤衫的兩顆衣鈕已跌下,衣衫微微張開,露出了白色的喱士花邊胸罩及一道深不可測的乳溝,顯得十分豐滿,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來,而隨著佩琳緊張而胸部起伏不定,乳溝好像會動一樣,令其他人亦看得癡了。佩琳也無瑕去理會,心中十分著急。

龍哥笑說:「老師別擔心,我也是好人,萬事可商量,而且這些錢也不全是我借的,你要求的便求力少吧。」張允力站起來,說:「老師,這些錢有一半是我借出來的。」佩琳心中燃起一點希望,說:「允力,請你幫幫老師吧。」允力微微冷笑,卻不答話。

這時,陳父再被拖走,龍哥按著佩琳的肩膊,說:「錢不是問題,但是二十萬你只還了五萬,還欠太多了,不過,既然你是力少的老師,我們很尊重,可以給你們一條生路。」

佩琳聽了稍微安心,龍哥及允力走過來,突然,龍哥及力允一人一手,突然握住了佩琳的乳房,佩琳又羞又怒,立即叫道:「放手,你們想怎樣?」出力掙紮,但龍哥的手下已捉住她的手,龍哥說道:「你最好服從,否則你的妹妹也不好過。」

佩琳驚道:「你們捉了我妹妹?快放了她!否則我死也不會放你們!」佩琳的父親生性愛賭,不理家庭,父女之情較淡薄,愛妹妹比愛父親還要深,龍哥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和爸爸不還,便由你妹妹代還了。」佩琳說:「不要, 不要,你們不要搞她。我還,我還,別傷害她。」

龍哥笑說:「你們有錢嗎?」佩琳說:「給我多一點時間,我一定還。」龍哥說:「沒錢,只好賭債肉償,把你妹妹賣了,當妓女賺錢,便能慢慢還了。」佩琳哭了出來:「別踫她,要賣便賣……我吧。」允力笑說:「老師,你要賣甚麼?」佩琳在自己學生面前這樣恥辱,真的生不如死,但只好說:「我可以為你們……賣……淫,當妓……女還錢。」

說話時,二人的手未放開佩琳的乳房,雖然只隔著胸罩及衣服,但仍感到十分豐滿及彈性。龍哥說道:「你要賣淫,可不知你有沒有條件,值不值二十萬。」其實佩琳身材樣貌俱是一流,龍哥只是有心作弄。

佩琳是聰明人,已知龍哥有心玩弄,但她已沒有任何選擇,只好服從說:「請…..兩位檢驗一下吧。」當下放鬆身子,任由二人擺佈。

二人把佩琳放在沙發上,仍然是一人一手按著佩琳的乳房,大力的揉弄,隔著薄薄的恤衫及胸罩,二人仍能感受到那一種只有最美麗豐乳才有的彈力,加上佩琳那種既愁苦又羞恥的神情,二人的下身已不禁直立起上來。佩琳豐滿無比的胸肉從胸罩穀出來,便成兩個半圓形,衣鈕又脫了一顆,胸罩已盡現,白裡透紅的乳房好像透明一樣,四周的人已看得熱血沸騰。

佩琳對性愛十分保守,今年二十四歲,只交了一個男朋友,亦只不過交往了兩個月,連她的胸部也未弄過,這時在眾目睽睽之下,任由兩個男人在摸胸玩弄,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學生,真的無地自容。

允力說道:「老師的胸好大,有這大的胸的人都是很淫蕩吧,你當老師也是為了引誘學生,對不對。」佩琳哭道:「你別亂說,我可沒有,別侮辱我的職業。」事實上,佩琳自小視教學為神聖的職業,現在被自己的學生取笑玩弄,真是心痛到極點。

佩琳哭道:「求求你們別再搓了,好羞恥。」龍哥和力允停手,說道:「怎麼,你不是要當妓女賣淫還債,要給我們檢驗嗎?算了,我們去叫你的妹妹還債好了。」

佩琳護妹心切,忙說:「不要,不要,我還……」低下頭來說:「請你們……繼續檢驗吧……」佩琳已滿面通紅,力允笑說:「老師,你要我檢查甚麼?」佩琳早知力允可惡,但怎樣也想不到他會這樣壞,只好說:「請檢查我的……乳……房。」

二人把佩琳的恤衫拉開,整個胸罩露了出來,力允把佩琳抱在身前,雙手隔住胸罩更加貼身地捏著佩琳的乳房,力度好大,漸漸乳暈也見到了少許,佩琳又羞又痛,但又不敢掙紮,而汗也從乳溝慢慢積聚,漫漫流到了肚臍。

力允的手在捏弄之際,慢慢捉住了佩琳的乳頭,他年紀雖不大,但在性愛之事似乎很有經驗,佩琳的乳頭漸漸變硬,從乳罩中凸了出來,而在不斷搓弄之下,一股熱力從乳尖傳遍全身,佩琳在這時也不禁喘氣起來。

龍哥笑說:「老師,開始興奮了嗎?」力允把佩琳的上衣脫了,佩琳只剩一個胸罩,根本包不住她的巨乳,加上乳罩已被弄皺,一對蜜桃好像暴了出來。二人坐在沙發,佩琳就站在他們的前面,四周還架好了兩部攝錄機,也有人拿著照相機。

力允說:「好了,老師,剛才我檢驗了你的乳房,還算有彈性,現在把你的衣服脫光,我們還要看看及親身試驗。」

佩琳用雙手掩著胸部,看著四周的男人,感覺到好像墮著無間地獄一樣,她顫聲道:「可不可以叫這些人離開……太多人了。」龍哥大笑:「老師,你要應徵當妓女,不是當淑女,妓女不在男人面前脫衣,還要做甚麼?」

佩琳銀牙咬碎,放下手來,慢慢反手把胸罩的扣脫開,但還掩著胸,把已鬆下的胸罩貼在胸口。

龍哥及允力喝著啤酒,也不著急,眼前的美肉要慢慢品嚐。佩琳的手終於放下了,兩個碩大無比的乳房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現,只見她的乳房足足有34D 左右的尺寸,而且十分堅挺,整個乳房雪白圓渾,放在整個流麗的曲線,更是完美,在雪山之上的兩點紅梅,更是動人,啡紅色的乳頭微微向上蹺起,大小適中的淺啡色乳暈佈滿了可愛的疙瘩。

佩琳全身顫抖,不斷飲泣著,乳頭在微微震動,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露體,佩琳感到身心俱寒,淚水流過了乳房,反而更令男人們熱血沸騰。乳房隨著佩琳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呼氣時,雙峰更加漲大,好像向前飛射出來,而雪白的胸肉帶著被允力剛才捏拿的手指紅印,更是帶一點淩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