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嬌妻洛靈

作者:巨狼

(1)-哥哥的到訪(上)

我叫俊豪,我的妻子叫洛靈,平時都叫她靈兒,長的特別像電影演員楊冪,今年剛剛24歲,身高156,體重45kg,我們結婚不到兩年,孩子才四個多月。

我們結婚時,她的身材沒有什麼特別的,可生完孩子,經過幾個月的精心保養,腹部也恢復到了平坦和光滑,腰部雖然沒有少女時的纖細,但也屬於很細的那種了,沒有恢復的是一雙堅挺的大乳房和兩片桃形的大屁股。

靈兒總是不停的向我抱怨,可在我看來,當然可能所有男人都會這麼看的,她現在真是太性感了,天使般清純的容顏,纖細的腰枝,前突後翹的身材,哪個男人見了都有一種性的衝動,要不是為了讓她能恢復的更好,我們約定的5個月後才能愛愛,我早就每天幾次的發瀉我的欲火了。

雖然她也多次暗示我可以愛愛了,但我還是為了她身體考慮我還是忍住了,不過每天睡前摟著她赤裸光滑的身體,可不是我能忍住的,近一個多月來,幾乎天天她都會給我含出來一次,每當我看著胯下靈兒那張有清純面容的頭上下起伏,我按揉著她的乳房和大屁股,都讓我無法忍受,可一想到還有不到一個月了,我就努力的克制,但沒想到這種情況幾天後由於我大哥的到來而打破了。

一天,我剛剛工作後回到家,正在和靈兒準備晚餐時,我大哥突然到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和大哥沒有生活在一個城市,他比我大了四歲,今年剛剛30,身高180,在省城的一個機關工作,我倆在喝酒時才知道,大哥離婚了,嫂子和她們公司的老總好上了,我有點不敢相信,原來的他們倆個是多麼恩愛啊,出門都是手拉手的,嫂子長的也非常漂亮,在我沒結婚前,嫂子就是我的手淫對像。

大哥借休假的機會出來散散心,到我這來看看,也許是借酒消愁吧,我們都喝了很多,說話也漸漸無所顧忌起來,大哥一會罵那個女人忘恩負義,只認錢,一會又誇靈兒漂亮賢慧,我發現漸漸的,大哥的目光看正在旁邊的靈兒眼光不太正常,靈兒由於要給孩子餵奶,所以在家基本上都是下身穿一條睡褲,上身是一件對襟的睡衣,在腰間只系了一條帶子,裡面是真空的。

我和大哥由於喝酒時間比較長,就轉移到客廳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喝,靈兒給我們熱完菜放下時,前襟有些打開,露出裡面半個乳房,我看著大哥有些呆滯的目光,認為他一是喝多了,一是和嫂子離婚後也很長時間沒有做愛了吧,看來應該給大哥找個地方瀉瀉火了,我也沒太在意,一直到十點多我才扶著喝醉的大哥回客房睡覺。

大概後半夜一點多,孩子的哭聲把我們吵醒,靈兒像往常一樣披上睡衣去給孩子餵奶,我也照常睡我的,可乾渴的感覺讓我不得不去找水喝,我迷迷糊糊的喝了一杯茶桌上的水,清醒了一點,正要回屋突然聽到孩子的房間傳出說話聲,什麼情況?我剛到門口,只聽見靈兒說:「不行,絕對不行,我回去睡覺了。」

我馬上快步回到臥室,剛躺下,靈兒就進來了,在床前站了一會,歎了一口氣,上床躺下了,只是好像睡的並不安穩,我的酒勁又上來了,一會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起來,看到和我一起起床的靈兒,沒有什麼異樣,難道是我昨晚喝多做夢了?

吃過早餐,我就去上班了,大哥也說要去會幾個同學,我就開車把他送到他同學那,晚上單位來了一個大客戶,又不能回家吃飯了,我只能讓靈兒給大哥做飯了:「靈兒,單位來了一個大客戶,需要應酬一下,可能要晚上十點多才能回去,對了,大哥回來了嗎?」

靈兒聽我說完好像停頓了一下,才說:「大哥,嗯,大哥還沒回來呢,你也注意點,少喝酒。」

「好的。」

我就安排大客戶吃飯,八點多點我們就結束了,按照慣例我們還要去KTV,可剛到門口他就接了一個電話讓他馬上回去,於是我又開車把他送到機場,等我回到家已經九點多了,看到家裡客廳和我的臥室都關著燈,估計靈兒睡了吧。

我輕輕的打開房門,進屋後剛要脫衣服,突然聽到大哥房間付出一陣陣女人壓抑的呻吟聲和肉體相撞的啪啪聲,我心裡不由得暗暗的想:大哥也真的,把什麼女人領到來了?太不象話了,靈兒會怎麼看?沒辦法。

我回到臥室,靈兒不在!去哪了?孩子的屋和廁所都沒有,難道?不可能吧?我不由得站在大哥的門前趴在門上仔細的聽著。

一陣清脆響亮的肉體撞擊聲後,大哥的聲音響了起來:「怎麼樣?大哥肏你舒服吧?」

「大哥,快點吧,俊豪一會就回來了,讓看到怎麼辦?我對不起他。」

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大腦轟的一聲,眼前一陣發黑,大哥和靈兒做上了?為什麼?我對他們這麼好,他們為什麼要背叛我,我恨不能立即沖進去,抓住這對姦夫淫婦,可理智告訴我不能這麼做,如果我沖進去了,可能我的家庭和親情就都沒了,我努力的克制著我心中那種痛苦和酸楚的感覺,但突然發現自己的雞巴硬了起來,難道我也有淩辱女友的情節,還是在春滿四合院書看多了對自己有了影響?我懷著複雜的心情聽著裡面覆雨翻雲的聲音。

這時大哥的聲音又起來:「昨天晚上就應該肏上你的,還和我裝。」

昨天晚上?什麼情況?

靈兒嬌嫩的聲音:「啊,大哥,輕點,我可是你弟妹啊,怎麼淨想著玩人家,昨晚剛喂完孩子你就沖進來,摸我還想脫我衣服,幸虧我跑的快。」

「跑了又能怎麼樣今天不是還是讓我肏了,靈兒,你的騷屄真緊,水又多,是不是我弟弟不總肏你啊。」「我們已經快一年沒有做了,我下面受不了了,啊,我不行了,快快,啊,射進來吧,你體力怎麼這麼好,都四次了,大哥,啊,饒了我吧,俊豪真的快回來了。」

什麼情況?四次?難道他們下午就開始了?靈兒不是說大哥晚上沒回來嗎?她騙我,我的眼前再一次發黑。

「他哪有那麼快回來,男人在外面應酬都是要找女人的,你們這麼長時間沒有肏屄,他不在外面解決能受得了嗎?放心吧,沒有十一點他回不來。來,寶貝,讓我好好肏肏你。」

說完,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更加響亮了。

聽大哥這麼說,靈兒好像放下心來,呻吟聲更加嫵媚、誘人:「啊,大哥,啊,你太強了,啊,快,啊,你快整死我了。」

「寶貝,告訴大哥,你在和大哥幹嘛?」

「做愛。」

「要說肏屄,是大哥在肏你,肏你屄。來,寶貝,再告訴一聲大哥我們在幹嘛?」

靈兒的呻吟聲雖然加大了,但並沒有回答,我們在一起做愛時,靈兒從來就不說髒話的,也不許我說,我想現在也一樣吧。

肉體撞擊聲忽然緩了下來,我正在以為他們要結束的時候,傳來的卻是親吻的聲音。

接著是大哥深情的聲音:「寶貝,你知道嗎?我從見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歡上了你,這一次來見到你讓我無法自拔,我知道我這樣做即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俊豪,但你太美了。」

聽到大哥煽情的話,如果不是中間穿插著一聲聲肉體撞擊聲,我都可能被感動了。

「大哥,我們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有了俊豪,我現在已經夠對不起他的了,我愛他。」

「那就放開自己,讓我們痛痛快快的盡興吧。」

「啪啪」聲更加響亮了,靈兒的呻吟聲也更加高昂。

「來,寶貝,再告訴大哥,我們在幹嘛?」

「啊,肏屄。」靈兒輕聲的說。

「來,好寶貝,大聲告訴大哥,大哥在幹嘛。」

「啊啊啊,大哥,大哥在肏屄,肏我的屄,肏弟妹的屄,用力。」

估計大哥也受不了,隨著一陣猛烈的撞擊,一聲怒吼,屋裡沒了聲息。

我默默的走出了家,在廣場上坐了下來,我心情很複雜,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情況。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聲打破了我的發呆,是靈兒打來的。

還是那麼溫柔的聲音:「老公,在哪呢?怎麼還沒回來呀,人家沒睡等你呢。」

我穩定了一下情緒:「我正在往家走,再過十分鐘就到家了,你先睡吧。」

邁著沉重腳步,我回到家裡,看到床上散發著剛洗浴過的清香的靈兒,真不敢相信,那個剛剛還淫叫的會是她嗎?但願那是一個我剛做的噩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