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夢

五一勞動節前夕本收到台灣網友「欣華」的這一篇投稿,在此感謝她的作品!本文內容有人獸交的情節,不喜歡的朋友敬請略過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5.05.01

作者:簡欣華

一、寂寞的女子

閨房寂寂,孤燈獨坐,百無聊賴,四周寂靜,夜半無伴,冷衾思往,面目全非,我獨坐在雙人床上,和熱戀情人阿忠同居,才不足一年,他已經移情別戀,在外另築新巢,感到鴛鴦枕冷,常常淚容滿面。

對鏡自顧,自覺姿色雖非國色天香,但也算得上清秀端莊,為什麼受到阿忠嫌棄,好像舊鞋一樣棄之不顧?甚至連家用月給,都沒照應,必須再度再入職場謀生,百思不得其解。

公司上司梅明旺科長,常常對我暗中照顧有加,但我知道他也是別有用心,常在私下言語挑逗,但我見過他老婆,是個精明能幹的腳色,不是好相與的,況且我前車之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所以一直拒之千里之外,從不假詞色。但夜半孤燈,往往心頭火上來,有時也是偶而出現在腦海人物之一,往往難以入眠。

我這裡是一戶租來的鄉下房屋,雖然不大只有廿坪(約六十平米) ,但卻交通便利,公車班次蠻多的,而且近鄰親切往來,雞犬相聞,安全可靠。

今夜,窗外明月如鏡,萬里無雲,又一定是一個無眠的涼夜。窗外蟲鳴不已,遠處偶傳來幾聲犬吠,我靠在枕頭上,閉目沉思,才要進入夢鄉,卻聽到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走來,我猛然驚醒,我單身獨居,每天臨睡都會檢點門窗,不可能有宵小入侵,忙睜眼觀看,卻看到有一個身穿運動裝的壯碩的青年,微笑地站在床邊看我,我一驚非同小可,欲起床責問,他卻輕輕地用手捂住我的嘴吧,

輕輕地說:「慧芬,不要怕,我不是壞人,只是一個仰慕妳已久的鄰居,我姓周,名字叫黑豹,今天看到妳夜戶未鎖,覺得是天賜良機,才不揣冒昧來訪,請不要大聲呼叫,驚動四鄰,好嗎」?

我愣住了,第一、我從來沒見過你,更不要談認識你,第二、就算我認識你,你也不可以半夜闖入我家來,第三、我確定我明明睡前有上鎖,你是怎麼進來的? 這一定是非盜即姦。

想到非盜即姦,我心中一動,我抬頭仔細看了一下這個年青人,身高約170cm,個子壯壯的可能有70kg,留一頭短髮,下頜有一些短髭,面孔到還算清秀,上身穿一件Adeda的T衫,頸上圍著一個頜圈,圈上掛了一面黑色牌牌,下身著一條運動短褲,兩條壯碩大腿滿滿都是汗乇。被他嚇住了叫不出聲,只能呆呆瞪著他,姦嗎 ?一會兒,我下身感到有些異樣。

他在床沿坐下,輕輕地鑽進了我的被窩,一手扶住了我的背,另一手輕輕地握住了我的左手,我不知所措。

他說:「慧芬,不要怕,我決不會傷害妳,你看我空手而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沒有帶任何兇器,只要妳大聲一叫驚動四鄰,我就逃走無路身敗名裂,請妳千萬不要叫,妳如果不肯,妳只要告訴我,我隨時可以離開,好嗎?」

我左右為難,說不好麼,我今夜會失身在這個陌生男人手中,說好麼,我很久沒有接受男人的性愛,現在也有一些動情,也很想和眼前這個男人做一場久旱的愛。

我悶不啃聲。

他伸手摸我的纖乳,好癢,我的乳頭立即變硬,我渾身僵硬,不能動彈,想講話卻出不了聲,他靠近我,伸舌頭吻了我,我開始吻回了他,但身體仍感僵硬,但情緒稍有放鬆,他媽的,本姑娘早就不是處女了,跟誰操不是操,只要我看對眼,操吧!我轄出去了。

他手愈伸愈下,摸到我得陰蒂,喔!不好下面桃源洞口春水汎動,在等武陵漁人,咦!,,,,,,怎麼不來?

他坐了起來,褪去了衣褲,露出一支通紅、通紅的大雞巴,長得跟我的那個死鬼阿忠很不相同,現在這個,他龜頭不但大而且有阿忠二倍那樣長。不知它進入到我的花心,會有什麼不同的勾魂感受。他爬進了我二支大腿之間,兩手擒住我的腰,雞巴龜頭對準我的的洞口,正要進入我身體,我閉住了呼吸,期待等他的下一步。

突然遠處傳來幾聲雞啼,他竟然消失無蹤,驚醒來原是春夢一場。

摸了摸一下內褲,己經很濕了。

我感到真的好寂寞,很久沒人跟我做過愛了,胸中有一些渴望做愛的衝動。

當初不該聽阿忠的話,離家跟他私奔到這裡,現在死鬼溜了不見蹤影,進退不能,只有在現在公司做事,孤燈獨坐,只有小狗喜寶相伴。

公司同事大多是女生,撩東家短、西家長都津津有味,但是談心底事,私密事卻沒有閨友,我獨在小圈圈之外,因為我是異鄉人。

這幾天,消息傳遍了全公司,公司買進了全套的全白動生產設備,公司將要轉型,會調整人力部暑,裁退部份人員,梅科長多次向我暗示,我亦將是資遣名單上人員之一,何去何從,使我一直憂心忡忡,目前我唯一能可以求救的救生圈,似乎只有梅科長一人。

二、半夜情人來

今天,我照常搭公車去公司上班,下午,老闆南下洽公,公司下班較早,沒帶傘,卻逢天降大雨。

梅料長說:「張慧芬,我正好要到西舖去,要不要我順便帶妳回家去 ? 」。

很好,昨夜我正好有些熱,今天就有人給我打扇,這傢伙覬覦我已經好久了,今天給他一些甜頭,說不定也可以得解我一些問題,順便解我一些渴。

「好啊,只是有一些不順路呵」

「沒什麼,油門多踩一下,沒差」。

我們就冒雨立刻出發,綁安全帶時,他故意不小心觸碰到了我的胸部,我假裝身體震了一下,瞪了他一眼,他看到我沒動氣,有些暗自得意。

行車中,他說:「慧芬,妳家裡有些什麼人啊 ? 」他把我的姓省掉了。

「奶奶,媽媽,妹妹和一個弟弟,他們都住在屏東老家」

「聽說妳是一人住,是嗎」?他進一步問,覺得有些希望了。

「是,我喜歡一人住,比較清靜」

半路上,經過一家西藥房,他停車到裡面去買了一包東西,我知道那是一包保險套,司馬昭之心,瞭然若揭。

很快,不到廿分鐘,就到我家門口。

「科長,謝謝您送我到家,要不要到我家喝一杯茶?」

他正找不到藉口進我家,聽我一說,滿口說好,就下車進了我家。

房子不太,一房一廳,加上超小的一廚一浴,我的小吉娃娃上來歡迎我。

「這是到我女兒,她叫喜寶,來! 喜寶跟叔叔握握手」,小狗舉起右前腳,真的和科長握了握手。

我給科長沏茶,請他坐在惟一的一張雙人沙發上看電視。

「我先給我女兒餵一下飼料,您請隨意,自在一些。我上星期日正好多買了一些菜,您如果不嫌棄我家簡陋,我就多弄一些,在我家中,一同進晚餐好嗎?」

他本來就求之不得,我這麼一說,他連忙說好。

我幫他開了電視,把遙控器交給了他,就去弄狗食,及晚餐。

他一人在沙發中,東顧西覷,打開了我的DVD,播放我的光碟,不知他是否在找我有沒有看色情碟片,但他只找到一些大陸福建歌仔戲,放了幾片就沒興趣了,又調回電視台。

我弄好了晚餐,加煎了二粒荷包蛋,打開了阿忠留下的半瓶金門高梁,端上我們的茶几,於我們就坐在沙發中,圍著小茶几用餐,二人屁股擠在一起,把酒暍完了,也用完了餐,科長說他要洗碗,我就讓他去洗,我換了居家衣服,帶著酒意,一人坐在沙發里看韓劇 “來自星星的你“ 。

很快他就洗好了碗,擦乾了手坐到沙發里,他故意緊挨著我坐在我左邊一起看,他先規規距距的挨著,沒多久,他右手就來摟住了我的腰,我沒有反應,但沒有拒絕,他右手慢慢往上爬到了我胸脯,我一陣電擊,身體打了一個哆嗦。就倒在他懷里,他就俯身下來和我舌吻,其實他的氣味不是太好,煙味很重,但我下腹有求於他,只好忍了。

他用手指掏我下邊,先用一個手指,掏了一下,就加用二個手指,掏了很久,弄得我迎不能、拒不得,淫水直冒,趕快移師雙人床上,顧不得那都教授了。

關上房門,喜寶在門口汪汪大叫,又抓門,我都不理她。

上了床,我們兩人都脫光了衣物,我看了看他下身豎起的雞巴,其實不是很大,龜頭也不是很壯,比阿忠差多了,有一些失望,但扳機都已扣了,子彈的好壞,沒有回頭路,繼績做下去。

他進了我裡面,他很用心要討好我,用力插插抽抽,不時肏到我花心,雖不能高潮迭起,但仍能解除最近的飢渴。當他拔掉保險套後,我仍俯身用嘴將他的雞巴吸得清潔溜溜。

打砲完畢,二人到狹窄的浴室沖洗,肉碰肉,我又有一些性起,他卻沒有表示。

臨走前,他掏出3000元錢,說給我作為晚餐買菜之用,他媽的,把我當作賣屄的女人嗎,後來再一想,不拿,會把本姑娘當作禁臠,不容他人染指,豈不糟糕,就笑笑收下了。

送走了科長,飢渴的心情其實仍不能完全疏解,尤其是最後在浴室中,未能得到解放,整個一晚的抽插效果都落空了。

抱箸喜寶,我裸睡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一直在回想剛才的事,也不知對還是不對,我會沉入社會的深淵裡嗎 ?

自嗚鐘響了二下,夜已深了,我還是下腹有一團熱火醞釀,有些失眠的徵兆。忽然房門開了,看到那天的青年周黑豹走了進來。

喜寶一看到他,就躲到里床,鑽到被子下面去了。

他開口說:「慧芬小姐,好幾天沒見到妳了,妳好嗎 ? 」

「還不錯,你呢 ? 」我信口答道。

「這幾天,我忙壞了,都沒能來,今天稍為空一些我就來了」

他就走近了床邊,脫掉了身上衣物爬進了我的被窩內,很溫柔的抱住了我,又吻了我。

我腦內上仍在上一個和科長的情景內,酒精使我迷迷糊糊不太清醒,他吻我,我也就反射性的吻回他,他又輕咬我的乳頭,它就反應硬起來,我以為再下一步他就要咬我的陰蒂,但是不然,他直接用雞巴插進了我陰道里,他的龜頭很長,伸進去後,在裡面像刀一樣刮著肉壁,一時酸癢交集,我直不起腰來。我不禁呀呀大叫起來,他我就開始前後頂我,我裡面淫水直流,把他胸口抱得緊緊,兩人不停喘大口氣。我舒爽得不行,大聲叫床。

他的高潮跟我的幾乎同時到達,我的陰道口,佈滿了兩人的精液,分不出誰是誰的。

我大大舒暢地癱睡床上,醒來時已是星期六中午,不見黑豹人影。

檢查一下自己,陰部清潔,沒有戰爭殘跡,仔細想想,那仍然是好夢一場,空虛不已。

那夜後,黑豹仍然是三不五時,半夜時出現在我的夢中,天明即去,我始終無法抓住他的蹤跡。每天,我心中那把火一直在燒,而且愈燒愈烈。

*** *** *** ***

有一天,我家喜寶發情了,獸醫建議,找一家同樣品種的吉娃娃配種,我說好,但一時獸醫還沒有幫我找到好的品種。

可是不得了,這樣一來,我家門口每天聚集了很多公狗,老遠嗅到了發情母狗的氣味,群聚而至,煩得要命。

有一天,有一只超大型的黑狗,比一般狼犬還要大一些,一身光亮的黑色短毛,我下班回家,牠就跟我進了我家,和喜寶十分親密,二只動物就互嗅生殖器。興奮得不得了。但牠們身型天差地遠,根本是齊大非偶,啼笑皆非。

我想起來,這是前二條街周伯伯家中飼養的看家犬,很兇猛,很多附近的小孩都怕牠。

我突些然看到牠頸上圍了一個皮頸圈,吊了一個黑色銅牌,不由心中一跳。

我想到我夢中的周黑豹,他也是脖子上掛了一個類似的項圈,不由對牠仔細的打量一下。

牠體型巨大,有一般大狗的一倍半大,渾色黑毛,短貼身上,光亮發光,是台灣土狗的外型,但頭大,腿粗爪大,是很漂亮的一隻家犬,我突然看到黑狗胯下矗著一支毛叢叢龐大的生殖器,心中一蕩,看到牠不時將紅通通的龜頭伸出包皮之外,居然跟夢中周黑豹的龜頭長得一樣,不禁心中一動。

原來我每應夜夢到的夢中情人竟是牠。

三、情到濃處

我春情大動,下腹有些失火的感受,我覺得我現在就是一隻母狗,下身濕濕,淫水直冒,手腳無措,口乾舌燥,看到這麼漂亮一隻公狗橫在我面前,我實在是一隻狗,而且是一隻母狗,一隻發情的母狗,我蹲下身去,伸手去摸大黑狗的毛毛狗雞巴,牠紅紅的龜頭就一下從包皮中伸了出來,紅通通地一伸一縮,黑狗口中也就不斷哈!哈!的哈氣,舌頭也伸出口外,直滴口水。

我用手往復套弄牠的包皮,它就滾愈來愈長,愈來愈漲大。

我將我褲膛送上去給給牠嗅,牠竟然掉過頭去,不聞不問,我有些不解,周黑豹夢中上了我,如果牠就是他,那牠就不應該是這種態度呀,難道不是嗎?

我倒有些感覺,牠鼻子哈出的暖空氣,吹到我襠間,我下腹就有癢癢的緊張感。

我褪下了下著,露出我濕答答的陰部給黑狗嗅,牠仍然不屑嗅它,我倒變成愈來愈起情,自己知道我已經不顧形像,蓬首垢面,根本不像一向愛漂亮打扮的張慧芬。

我看到黑狗的眼睛,仍得緊盯著小狗喜寶的陰部打轉,靈機一動,莫非動物界的自然法則,雌性動物吸引雄性的法寶,乃是雌性的陰道分泌物?

我急急的抓起喜寶,將她的陰部,貼上我的陰部,用力磨磳,用她的分泌物和我的渾合,然後把喜寶塞到被窩裡去。

果然黑狗的注意力,立刻轉向了我的下腹,牠站了起來,鼻子嗅向我那裡。牠嗅到我陰部發出淫液旳氣味。黑狗就如識途老馬般,跳上床就開始舔我的陰部。

「啊啊~~~好舒服,原來你這隻壞狗狗,就喜歡舔人家那裡。」蜜液不斷地從我小穴裡滲出,然後一滴不漏地被黑狗舔走,帶著倒刺的舌頭,不斷地重重刮著我幼嫩的陰唇,陰唇上面疏疏落落的長著一些柔細的陰毛,陰唇受到刺激更加地腫脹向外翻出,平時緊閉的陰道口,現在卻毫無保留地呈現在黑狗的面前。

「噢!哦~~ 壞狗狗,舔得那麼深,人家受不了啦。」我一邊喘息扭動著身體,一邊用手揉弄自己的乳房,乳頭在刺激之下變得鮮紅翹立如櫻桃般。我的小穴,向外翻開的陰唇,它無法抵擋狗舌頭的攻擊,狗的嘴巴頂著兩片陰唇,左右分問開,狗舌頭探進了陰道裡面,毫不留情地 狠狠舔舐著。滾燙粗糙的舌頭碰到陰道的內壁,如被電擊,引起我一陣無邊的快感,引發一陣又一陣的小高潮,陰道裡面已經洪水泛濫。

啊啊~~舐得好深

「啊~~狗的舌頭好長,快碰到人家子宮了,啊~不行了~~」 我急速喘息著,抬起自己的下身送向狗狗,希望牠舌頭可以更深入一點。

「噢,哦~~人家不行了,人家要洩了~~」陰道在狗舌頭不斷得刺激之下,一陣一陣地收縮,我感到刮我已面紅耳赤,雙目迷離。

給我,給我,噢,不行了,我要丟了`啊啊~~~我身體一陣抽搐,一股陰精射了出來,之後便攤在床上,陷入高潮的眩暈中。

光是狗狗的舌頭,已經使我濕透了,不知假如牠的雞巴真的進入我會是怎樣的暢快,我起了貪念,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陰道淫泛瀾的刺激,黑狗這時也興奮了起來,鮮紅的狗鞭從包皮下探了出來。

我從狂歡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就見到黑狗抱著我的腿,拼命聳動,春情似乎才要啓動。

硬熱的狗莖一直戳著我的腿。我感到臉一紅,罵道:“色狗!”但我看到著那根紅紅的狗鞭,又不禁春心蕩漾起來,腦裡面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我耍真的要和這只黑狗情人做愛,臊紅了雙頰,內心掙扎著,但又抵不過心中的慾念、邪念。

令自己興奮莫名,小穴不受控制地一陣又一陣地抽搐著,淫水泛濫。這狗狗已經迫不及待地躍上床,順著淫穴的氣味,再次舔上我的陰部。我覺得陰部被一陣溫熱的氣息包圍著,我敏感的花瓣被狗狗的舌頭無情地蹂躪著,花瓣在寬大濕熱的狗的舌頭肆意舔舐下,慢慢地綻放開來,變得敏感無比。狗狗每舔刮一下,我就不由得呻吟出聲,身體因而感到陣陣快感而顫抖著。「~~~壞狗狗,舔得人家好舒服,要死了~~」我的腿夾緊狗頭,小腰不斷擺動,把自己淫濕的小穴送狗狗的嘴邊,狗狗耶毫不客氣地用它寬大濕熱的舌頭舔刮著我的陰蒂。我覺得全身又熱又癢,空虛無比。「哦~~好想要~啊~~好癢,~~~ 人家好想要。」

我嬌喘著擺動著自己的腰,陰道壁一陣陣緊縮,兩片陰唇又紅又腫,大大地打開,裡面的小豆豆因為缺少保護也暴露在狗舌之下,在狗舌的摧殘下,變得越來越敏感,每一次被狗舌頭刮過,都讓我產生一種快要高潮的感覺。我氣喘喘地把狗狗的前腿拉到自己的兩腰間,卻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狗狗插進去,於是伸出手,輕輕握住狗鞭,狗狗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刺激,不安地回避著,我連忙安慰牠。我覺得狗鞭看上去又硬又熱,摸上去更是如此,想到一會兒這又硬又熱的東西便要插到自己的小穴裡去,便又是羞,又是心癢難撓。嘴裡唸到:「真是便宜了你這小色狗了。」我沒有和狗性交的經驗,也不知道接下去該如何做。

我抓住狗狗雞巴,它漲得又粗又硬,摸到尾端有二粒棗子大小的蝴蝶結,不大但很硬。

我想把它的尖端塞進了我下面,但狗狗拚命研鑽卻不得其門而入,弄得狗狗嗚嗚亂叫,只在門外左衝右撞,東頂西触,兩人十分狼狽。我跪起來準備舒展一下身子,牠卻繞到我身後,把我撲倒在床上,屁股向上,從後方輕易插入我洞內,順勢雙腳搭在我肩上,下身一沉,狗莖就整個頂進了裡面,啊~~~好爽,請更深點,~~人家還要啊~~~請更深點。狗莖不斷地快速抽插,推擠著敏感的陰道壁,而狗莖下方的粗糙濃密的獸毛 ,則伴隨著抽插 不斷地摩擦兩片紅腫的陰唇和隆漲的陰蔕,我只覺得小穴又酸又脹,快感從與公狗交媾的地方一直蔓延到全身,突然狗狗一展身,雞巴似乎又增長了一些,雞巴尾部的兩粒蝴蝶結也伸到我陰道裡面。

狗狗的蝴蝶結在裡面一邊抽插,一面開始漲大,我明顯感到狗狗的肉棒所給的快感,漸漸有些阻塞不順,開始覺得好漲,但狗狗仍亳不留情快速的抽插著,開始有疼的覺。

蝴蝶結在裡面愈來愈漲大,我低頭一看下體,在恥骨上面,肚子上明顯鼓起二粒蝴蝶結形狀的突起,它卡在我陰道入口處,不讓狗狗雞巴掉出。

我好緊張,萬一它永遠不會消退,那我豈不永遠跟周伯伯家的這只黑狗連在一起,如何見人。

黑狗跳下了床鋪,我被狗雞巴鎖住,也被拉著下了床,爬在地上,我發現我現在和狗狗屁股相連,面孔相背,就像在野外看到公狗與母狗相交上的情形。

狗狗的大肉棒仍不停在我身內刮動,我高溯潮來臨,淫水不停溢出,一直等到卅分後,狗狗噴了我膣內滿滿的熱騰騰的精液,他才退出了我。

我筋疲力盡爬在地上,一時半刻起不來,我累斃了,也爽斃了。

黑豹日後常常來我家,我會買牛肉等他來,我小心地慢慢餵他,那段日子我最幸福了,我不分白天晚上,只要他想要,我們就爬在我房內地上做愛,他喜歡前爪搭在我肩上,從我背後肏我,當他的蝴蝶結塞進我陰道內後,我們我互靠扒在地上,但他的陰莖仍不斷地在我裡面攪動,啊! 我感到我的幸福要滿溢房內。

但有一天他很久沒出現在我家,一打聽,原來他走失了,聽說他被狗肉販子毒殺了。啊! 我可憐的狗老公。

我希望他在天堂能常來訪我。我真是非常懷念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