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9.

破戒以後,我就開始瘋狂吃葷了。

一吃完晚飯就順著雅婷開玩笑式的勾引(她每次都故意誘惑我,想讓我破戒)把她按在洗手槽上干。

可見我家洗手槽的堅固程度非同小可。

我也在半夜看電視時順手把她抱到懷裡,一手勾起她的膝彎,將她屁股舉向日光燈,並且以這個姿勢插著她,冒險從客廳走到浴室,

對著鏡子讓雅婷看她被我糟蹋的模樣。

冒險失敗,目睹一切想要對我說教而把我召喚到她房間的文馨也被我強硬的用她絲襪塞住小嘴,並且用她又薄又長的褲襪將她雙手交扣綁在床頭,

這一切之所以得逞的如此容易,都要歸功於她的襪子們。

我在她奮力抵抗的面前慢條斯理的戴上保險套,撐開她的雙腿,緩緩將肉棒推入她那久違的陰道裡。

射出因為縱欲過度而為量甚少的精液在她小腹上以後,我解開她的束縛,摟著她安睡。

文馨緊緊縮在我臂彎裡,將小臉埋住,細聲說道:「你看你…又來了,好不容易我們才變得比較正常…」

聽她那麼說,我不禁有點惆悵,不過她隨即又悄聲道:「可是我好像怪掉了…這樣也覺得很興奮,想讓哥哥…你插入,好怪。」

「沒那麼怪啦,」我安慰她,「妳看雅婷不就享樂於其中嗎?」

哄她入睡以後,我又得去遭受羽晴的摧殘!

她像是初為人婦一般一天到晚黏在身邊撒嬌,不時偷摸我的屁股還巧笑焉然。

要說這幾天做了幾次…數都數不清了。

她甚至還想嘗鮮叫我跟她到附近國小做…我又不是神經病!

我日以夜繼的持續遭到妹妹們的褻玩,一天起碼要射個五次,我還得藉「跟爸媽一起看電視」這種理由才可以得以稍事喘息。

就連我想跟香蕉出去逛街都會遭到羽晴嘟起嘴彈劾:「不可以,拒絕她!你要陪我!」好像她才是我女朋友一樣…

這短暫而充實的假期,在充滿著妹妹們的淫叫聲中結束了。

除了破戒值得一提以外,妹妹們也各有一件新鮮的趣事,羽晴遭我破處;雅婷玩大冒險終於過火,綁架老師養的雪納瑞引起軒然大波;

其中最刺激的還是文馨了。

她交了兩個男朋友,我以為她是劈腿…但情況非常特殊。

「我怎麼知道會是這樣…」文馨捧著臊熱的臉蛋,雅婷笑嘻嘻的她刻錄出來的光盤放到DVD播放器裡面。

她交了一對雙胞胎男朋友。

「我原本不知道的,」文馨氣呼呼說,「我先跟韋廷認識,但是賤韋彰就用賤招騙我!」

原來,她仗著自己是人家女朋友,手持鑰匙擅自跑到人家家裡想幫他打掃房子,結果被男朋友的雙胞胎弟弟給欺騙,

盡管是半強硬式的將她強暴了,那個賤韋彰在事後溫柔地擁抱著她,也讓她勉強釋懷了。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當晚哥哥韋廷返家,掀起棉被就把文馨搞了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文馨睡眼惺忪之際,才發現男朋友正騎在她身上,粗魯的撐開她的雙腿,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身體裡進出,而與男朋友有著同樣面目的那個男人則嘻謔地看著他們這場活春宮。

「媽媽臨終前的教誨,好東西要兄弟分享。」被痛扁一頓,跪在算盤上的韋廷義正言詞的說。

「大哥不愧是我的好大哥!」韋彰感動的搭住韋廷的肩膀,兄弟倆抱在一塊。

這兩個小子實在太幽默了…

於是不知怎麼地,文馨開始跟兩個雙胞胎一起交往,一起逛街吃飯。

起先文馨非常討厭韋彰,認為他是騙子,但後來她也漸漸地接受韋彰那勝於哥哥的溫柔處。

據說三人時常一起做愛,事後兄弟兩會抱在一起,把文馨夾在中間。

「有沒有那麼誇張?」我又吃驚又發笑,「騙人的吧。」

「噗…噗噗…」雅婷不住地竊笑,終於放好光盤,鑽回我懷裡。

「雅婷,妳過去一點啦!」羽晴抱怨,她方才一直摟著我的手臂。

雅婷就此被她推回沙發上,卻不慍不火的摟著我另一邊手臂,並且拉上棉被蓋著三人。

畫面一下就跳入我們家客廳,文馨等三人回家後,偷偷摸摸的檢查家裡無人後,還來檢查監視器所放位置。

「…」文馨對攝影機摸東摸西的,表情很復雜,終於結束回到沙發上坐著。

「你在干嘛?」我好奇的問。

「沒有啦…我原本想關掉的。」文馨滿臉通紅,「可是又想…你可能會想看。」

我樂呵呵的吻了她一下,文馨羞的別過頭,頓一頓,干脆跑回房間裡去了。

畫面裡的三人閑聊起來,雖然這影片有聲音,但還是模模糊糊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聊沒多久,兩個男人便從左右親吻著文馨的臉。

「其實他們在舔耳朵。」雅婷說。

羽晴連看也不看一眼,只是將頭倚在我肩上。

他們分別與文馨香舌交纏,極有默契地挑逗著文馨的身體,一人摸上、一人就摸下,一人弄左、另一人就攻右。

最後兩人一起站到文馨身前,讓文馨握著兩條肉棒套弄著,時而換邊舔弄。

「哥…」羽晴低聲在我耳畔道,棉被裡的手摸摸我高撐的褲襠,笑笑地將我拉鏈拉開,小手探了進去。

那兩個男人把文馨裙子脫掉之時,羽晴冰涼的小手已經握住了我炙熱的肉棒,並且緩緩地套弄起來,深怕雅婷發覺似的。

他們將文馨脫了個精光,自己也褪去全身衣物,三個赤裸裸的肉粽呈現在電視機前面。

一人從後背摟住文馨,撫摸著她的小腹,親吻她的玉頸,而另一人蹲下身來,用舌頭舔弄文馨的私處。

「勇敢。」我心道,其實我到現在還不敢去舔女生那邊。

他們弄得他不多時,我已經受不了羽晴一日千裡的技術了,她用我龜頭泌出的露水為潤滑液,巧妙而有節奏的替我打著手槍。

這等技術,簡直可以跟當年的糯米並駕齊驅!當年糯米就是整天在學校許多隨時會被發現的暗處幫我手淫、口交,非得吃到我的精液她才甘心。

我想叫她不要那麼快弄出來,剛開口她就摀住我嘴巴,做個噤聲的手勢。

為了順應她的要求,我默不吭聲地強忍著不要呻吟出來,精液股股射出,弄得我滿褲襠、棉被都是精液。

羽晴甜笑著,把沾滿精液的小手抽出,顫抖了兩三下,終於下定決心伸出舌頭去舔。

不禁讓我有點感動,伸手摸摸她的頭。

回到畫面裡,文馨趴在地板上,背後那人抱著她的纖腰,屁股急速前後擺動,弄得文馨整個身子劇晃不已,

而文馨身前的人則順著兄弟的抽送也將肉棒放入文馨口中抽送,一手撫摸著文馨烏黑的秀發,一手撥開她前額的頭發,似乎在欣賞她美麗的臉龐。

不知不覺我的肉棒又逐漸?起頭來,感應到的羽晴又驚又佩地眨眨眼睛,小手再度握住我的半軟不硬的肉棒,以先前射出的精液為潤滑替我打手槍。

真想叫她不要弄了…但就是忍不住。

此時文馨背後的那人不知何時已經大棘棘地躺在沙發上–也就是我正坐著著位置。

而前面那人則將文馨側抱而起,然後低頭一探,轉而將文馨雙腿架到左右肩膀上,文馨驚慌地摟著他的頭頸,深怕掉下去,似乎不知道對方打何主意。

「他們在玩摔跤啊?」我冷笑。

「我也要玩!」雅婷叫道。

那人抱著文馨,緩緩下落…

「啊啊啊啊啊?!」文馨忽然淒聲大叫,前後兩人俱驚,一起摀住了她的嘴巴。

原來後面那人扶著自己的肉棒,塞入文馨的屁眼裡。

「干,不會吧!」我大吃一驚,文馨的屁股被開苞了,這簡直不像一向精明的文馨會被對待的方式。

他們摀著文馨,後面那人開始抽送起來,直到文馨含淚的痛叫變成淫叫為止。

前面那人松開手,撐開文馨的雙腿,將肉棒插入文馨體內,押著她開始抽送。

「三貼呢。」雅婷似乎心有向往地說。

「不可以學。」我教訓她,然而其實我也沒什麼立場說教。

文馨被他們兩個搞得亂七八糟時,我又忍不住在羽晴的手上爆發一次,這次她學了乖,用另外一只手掌按住我的龜頭,不讓精液射到棉被上。

我滿頭大汗地看著她,羽晴捧著精液,伸出舌頭淺沾一下,再咽入口中,不少還沿著她的嘴角流下來。

再轉頭時,正面干著文馨的那人因為姿式方面爽快異常,不多時就已經快要完蛋了。

為何我知道他要完蛋了?因為他在大叫:「馨,我要射了!射到妳B裡!」

羽晴一愕,問道:「什麼是B?」我嘆道:「不可以學。」

文馨哭道:「不要!不可以,會懷孕的!」裝的還真像,精明如她,怎麼可能在危險的時期讓男朋友不戴套上她?

「那就射在臉上!嘴巴張開!」那人將肉棒抽出,跨到沙發上,右手握住肉棒飛快套弄,仰天呻吟??

「喔喔?我射了??」

「干!快停!呸!呸!」忽然底下那人慘叫,兩人定睛一看,才發現文馨報復式的側彎了腰,於是終於釀成了兩兄弟互射顏面的慘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止我笑到岔氣,連雅婷、羽晴都笑得抱著肚子滾倒在地。

感情極好的這兩兄弟,就此吵翻了天。

雅婷臉紅氣喘地挨在我身邊蹭來蹭去,用發燙的紅頰磨蹭著我的臉。

「哥…來嘛…」雅婷嗲聲撒嬌,大概很懷疑我為何遲遲不向她伸出魔爪。

因為我已經被羽晴弄爆了兩次,此時棉被裡那條沾滿精液的濕滑老二還軟攤在羽晴的手掌心裡。

「哥?」雅婷像是吸血鬼一樣輕咬著我的脖子,沿著下巴舔將上去,香舌在我緊閉的雙唇間舔拭著。

她往棉被裡探去,卻摸到羽晴的手,先是一驚,再來是兩姊妹懷有敵意地互看一眼。

雅婷一把掀開棉被,看著我軟綿綿的肉棒,氣苦道:「姐…妳好卑鄙!」

羽晴得意地松開手,慵懶地摟著我的手臂,溫聲道:「哥哥還射了兩次呢…妳大概沒輒了吧,嘻嘻。」

雅婷不死心地瞪大她圓圓的杏眼,鼓起嘴巴,蹲到我身前,用食、中指扶著我精疲力竭的肉棒,伸出舌頭繞著龜頭舔弄,還可憐兮兮的望著我看。

「雅婷…我看算了吧,明天再弄不行嗎?而且今天一大早我們就做過了…」我試圖讓她放棄,話雖如此,她這樣惹人憐愛的神情還是令我看得心弦大動,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已。

「不可以,你都為姊姊射兩次了,我也好!」雅婷狠狠的說,「就算只用手幫你弄、就算你要射到馬桶裡都無所謂,我就是要弄!」

「雅婷好任性呀。」羽晴巧笑焉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她弄了約五、六分鐘,我的老二才有所反應,她大喜之余,一手握著我半勃起的肉棒,一手開始手淫。

羽晴笑著跑開,跑到房間翻箱倒櫃。

「雅婷,妳這表情真是職業級水平。」我忍不住贊道,不管是誰都無法抗拒這樣楚楚可憐的美色。

「嗯?我學姐教的,學校老師原本叫我去導師室要開罵的,看到這表情就說我幫他摸摸,就讓我操行及格。」

「不會吧…妳有幫他嗎?」

「嗯…原本說好只是摸一下那邊,可是老師上癮了,求我幫他打手槍,我還裝傻說不會咧…呵呵,後來他射在我脖子上,抱著我不肯放,還想插進來,但是人上了年紀就是像蒟蒻一樣…唉。」

說了那麼久話,我的老二已經重振雄風了,雅婷嗲聲道:「哥,硬咧…那你想要我嗎?還是讓人家服侍你呢?」

這時羽晴已經拿了之前那條按摩棒跑出來,從背後偷襲雅婷,她大驚下丟下我跟羽晴在屋中追逐起來,於是我剛硬起來的肉棒又沒了宣洩…果然最後只能靠打手槍射進馬桶裡了。

回到北部讀書後,我對香蕉依然絕口不提此事。

反而深不可測的小米凝視著我一會兒,微笑道:「你回去九天,可賣命的很啊。」

我聞言背脊一陣冰涼,香蕉還不懂她說的是什麼,一別開頭,小米就幽幽地道:「一回去,就天天跟她好,難道我真的那麼差嗎?」

我百般解釋而她始終不肯釋懷,我又不能跟她說是妹妹們干的好事,又怕她會對香蕉透露出口風,只得狠下心來說道:「不是,其實我之前帶香蕉來找妳之前跟自己 打賭,要是妳沒有甩掉我,我就一天爆漿九次,一連爆九天,九九八十一次,以告慰上天對我的厚愛,但是跟妳們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又不敢打,那妳們覺得我認為妳 們沒有魅力,所以想趁這次回家時完成賭約,不料還是被妳發現了…」

小米愣愣的聽完,說道:「傻瓜,你每次都做這種可怕的事干嘛?每次都讓我擔心,壞家夥!」她口頭雖硬,心已經軟了,那天晚上,她給我熬了雞湯補身。

開學兩天以後,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

文馨在周末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冷冷的叫我立刻回家來,不可以攜夥。

我感到她語氣十分不善,回到家以後,文馨、羽晴、雅婷一反平常熱烈歡迎我的方式,反而面有慍色。

「怎麼啦?」我尷尬的問。

「哥…」文馨淡然道:「你看這個。」

她把拉著我到計算機屏幕前,一看到開啟的網頁我就知道不妙了。

微風論壇‧原創作品區。

「妳…妳這色家夥,哈哈。」我口干舌燥的干笑著。

文馨默不吭聲地拖曳鼠標,將光標指到那篇「三個妹妹襲擊我」上面。

然後開始炮轟痛罵,羽晴在旁邊忍著眼淚不哭出聲,雅婷卻是鼓著氣不說話。

「你怎麼可以這樣,萬一被人知道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文馨一邊罵一邊比手劃腳,我想起了被她罰跪算盤的那對雙胞胎。

「而且還寫的那麼誇張。」羽晴泣道,「我哪有那麼變態,臭哥哥!」

「我也沒有說過『這樣我就可以稱霸全國中』這種蠢話!」雅婷胡說,我肯定她有說過。

文馨這一罵直罵了一個多小時,我的膝蓋都跪痛了,她才讓我席地坐下。

不是我若無其事,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見我面無表情,還以為我滿不在乎,開始哭出生來。

文馨一哭,羽晴也跟著大哭起來,最不可思議的是雅婷也哭了。

我手忙腳亂的安撫三個妹妹的情緒,說些好話來討好她們。

「不要哭啦…又沒什麼關系,呃呃呃…肚子餓了嗎?我請妳們吃麥當勞…」

「不會被發現啦…而且他們又沒有瞧不起妳們,妳們想太多了。」我之所以言出此句,是因為文馨方才不斷提到「不正常的下等人」一類詞語。

「妳們想想看,那麼多人看…他們都很喜歡妳們呀,妳想…年紀輕輕就讓台灣幾萬個人為妳們爆漿,簡直罪惡深重,說不定還會失控對自己妹妹動手,這全部都是妳們的錯…」我開始胡言亂語。

不知過了多久,她們才平息下來,文馨含淚道:「你每一集都把我們寫那麼淫蕩,哪有!根本就是你一直弄我們!」

胡說…但當下我只能應和她說的話,強笑道:「下次不敢了。」

羽晴也泣道:「我哪有那麼變態!我同學有時候會去微風,要是亂逛被她看到怎辦?」

這…隨緣吧,就算這時候整串刪除,想必已經有一大堆人拷貝到硬盤、或者轉貼到別地方去了。

這時,雅婷哽咽的發出一個詭異的問句:「那他們最喜歡我們哪一個?」

「啊?」我錯愕,結結巴巴的道:「我怎麼知道…」

因為這件事,我們兄妹間有了幾小時尷尬期,文馨甚至還逼我交出密碼,到文章尾部留言…

不過我們兄妹終於隔天4P大鍋炒以後將尷尬化解於無形,三人終於釋懷,只是叫我以後不要白癡到透露出太多容易暴露身份的關鍵訊息…

炒(吵)完那天晚上,我摟著文馨跟雅婷、羽晴伏在我胸膛上,跟她們討論這件事。

「那…你還要繼續寫嗎?」文馨怯生生的問,「我怕…」

「嗯…反正越來越少人響應,連屁眼事件都寫完了,那就沒啥好寫啦…好歹讓我給個完結吧。」

「那以後連載我的小說好了。」羽晴笑說。

「最好不要…應該不會有人對我的屁眼有興趣。」我沒好氣道。

「那到底誰比較受歡迎?」雅婷不死心的問,她好像非常在意這個。

「不知道嘛…」我說,這時文馨將我那根雖然射完精,卻仍泡在羽晴體內的肉棒輕輕拔了出來,緩緩弄套。

我吃驚的道:「文馨,妳還想要?」文馨微笑道:「嗯,五分鐘了,你應該可以勃起了吧…我今天是危險期唷,你有打算戴套嗎…」

我深覺,這小娘皮胃口真的被她兩個男朋友給撐大了…

羽晴乖覺地翻身下來,讓我騎上文馨的身體,我將沾滿淫水與精液、不久前才兩度爆漿的肉棒塞入文馨體內抽送著。

「文馨,那兩個家夥常常玩妳屁眼嗎?」我戲問。

「沒有,他們被我甩了,因為不尊重我。」文馨令人不寒而栗地微笑著。

「那我這樣寫妳,妳不甩我嗎?」

「不一樣,我不愛他們,可是我愛你…」

旁邊傳來羽晴和雅婷的噓聲,這時她們兩人已經混戰在一起,還在空氣中舌吻,這是她們三姊妹最近發現的新鮮玩意。

為了報答三個妹妹的厚愛,這天我一共射了四次,吃了禁忌藥品的我強壯異常,把三個妹妹弄得跪地求饒,分別射在保險套A、保險套B、保險套C、以及保險套D裡。

「我回來了。」我回到北部,推門而入,小米跟香蕉難得的一起出迎。

「歡迎回來。」小米溫柔地說,香蕉飛撲而來。

「…妳們兩個,給我過來。」我趁著藥效未退,一把將小米抱起,拉著香蕉的後領把她們拖進房間裡,

衣服都沒剝就脫掉她們裙子猛干,當我用背後式搞香蕉、一次又一次的把肉棒深插入她的子宮內時,小米細心的替我擦汗;當我粗魯的撐開小米的雙腿,將沒戴套的肉棒死命往她稚弱的軀體裡抽送時,香蕉在旁搧涼。

我不顧她們安全與否就將精液完完全全地射到她們體內,最後三人倒在一起呼呼大睡,完成了我長久以來3P的偉大夙願。

「你睡了嗎?」小米悄聲問,怕吵醒旁邊的香蕉。

「怎麼了?還想要嗎?」我笑問,摟著她親吻。

「不是…關於你回家的目的…還有吃藥的原因,我想問…不,讓我猜測吧。」小米的眼光流露著智慧的氣息,「你該不會…」

「拜托,不要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