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7.

番外篇 之 香蕉傳

假期將近結束,遠在外國的父母打長途電話回來問平安,我只說一切都好…

想到這假期間發生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就一陣毛骨悚然。

等我回去讀書,就會忘記一切了!一定。

「阿弟呀?要帶妹妹出去玩嘿,不然她們會交沒男朋友啊?」媽媽笑說,「記得把你妹牽去遊泳啊…什麼的,讓那些臭男人看有吃沒。」

我覺得,我們家失敗的教育,極有可能源自於母親。

「出去玩?我要寫作業呢。」羽晴說。

「不要,要我遊泳,我寧願去死!」雅婷大吼大叫,一記飛身逆水平把我劈倒在地。

「遊泳嗎…」文馨若有所思,「也好啊,整天窩在家裡也沒事作。」

自從她把牛鞭甩掉以後,她真的是一天到晚都待在家裡。

「那好吧,我們兩個去就好。」我說,羽晴和雅婷立刻齊聲叫道:「不準!」

「我…我也要去,我寫完作業了!」羽晴臉紅的說,她扭著衣裙的模樣讓我得知她其實還沒寫完作業。

「你會把姊姊給撲倒,絕對不可以!」雅婷張開雙手擋在文馨身前。

「唉…」

當下我們收拾泳具,準備出門。

我原本是打算帶他們到附近那家破爛無比的遊泳池意思意思的。

「你們要去遊泳嗎?」湊巧推門出來的香蕉看見把泳鏡戴在脖子上的我,呵呵笑道:「你們有車嗎?」

車是有的,不過是機車,難不成要四貼?

「沒有啊,沒關系…用走的一下就到了。」我淡淡的說。

「蛤?不要啦??那家遊泳池很爛耶,我要有SPA的!」雅婷使性子亂扭亂叫,揪住香蕉的牛仔裙,開始撒嬌。「蓉蓉姐,跟我們一起去嘛?」

原因不外乎她有車。

我冷冷的看著與真實面貌判若兩人的雅婷,昨天晚上她為了搶電視還用手指插我眼睛。

香蕉一向非常疼愛我幾個妹妹,或許是因為鄰居的關系,又或者是愛屋及烏?

「嗨唷…但是我要出門耶…」香蕉面有難色的說,偷眼看我。

「雅婷,別為難人家啊。」我輕輕的拉開雅婷,一?頭,蜷起肌肉爆漲的手臂,猙獰的道:「去不去??!」

香蕉噗哧一聲,就此呵呵呵的笑個沒完,微微的搖擺著她的衣裙,目光在地板與我的臉之間遊移。

「姊姊?」文馨和羽晴互看一點,不約而同的上前鉤住她的手臂,而雅婷則繞道她背後抱住她的腰。

「去嘛,去嘛??」她們三個佯作嬌憨的模樣真的難以令人拒卻,但這一切都是假像,這是跟她們同個屋檐下無數年的我的親身經歷。

看著她們三個各有所抱,我也湊趣地作勢要抱,香蕉一愣,忙笑道:「好啦,叫妳們哥哥別衝過來。」

香蕉不知道搞什麼鬼,收拾個泳具也要收半天,三個小妹都在幫她忙。

我埋怨的同時,不禁也有點開心,想像到時候泳池邊,沾滿水珠的香蕉胴體,肯定令人食指大動。

呼呼呼呼呼呼呼…

我們乘上香蕉她爸的轎車,讓無照的她負責載我們。

「那邊泳池很大嗎?」雅婷問。

「嗯…滿大的吧,不知道呢。」

「這樣會不會很打擾人家啊。」羽晴憂心忡忡的問。

「不會啦,他不會介意的。」後照鏡裡映出香蕉甜甜的笑臉,我不禁一愕,問道:「誰呀?」

香蕉噤聲的手勢還沒打完,雅婷已經說溜了嘴:「蓉姐姐的男朋友啊,他家有好大的遊泳池?」

從此在車上,我一句話都沒說。

我吃醋嗎?

我簡直快酸死了。

不知開了多久,終於到了香蕉男朋友的別墅。

那個身材高挑,面目俊朗的混漲東西早就站在門口迎接了。

「阿彥,這是我跟你講的…鄰居大哥哥,很照顧我的。」香蕉的小手給阿彥握著,親熱的替我們介紹。

「你好。」我微笑,心理卻道:「我要殺了你,謀奪你家產,謀奪你的遊泳池,再謀奪你的香蕉!」

「嗯,大哥。」他有禮貌的響應,然而他看起來也比我年輕不到哪裡去。

文馨、羽晴、雅婷這三個見色、見錢、見XX眼開的現實小混蛋立刻就把我甩在一邊,纏著阿彥參觀他家的酒吧。

「shit,shit!」我酸溜溜的說,香蕉噗哧而笑,低聲道:「你吃醋了啊?」

「沒錯,他又帥又有錢,長得比我高,搶我的妞還搶我妹妹,我的人生已經被他給毀了!」我忿忿的說,香蕉越笑越開懷,從以前她就是個動不動就傻笑得笨女孩。

在我換好泳褲出來時,文馨、羽晴和雅婷都還沒動作,只是像白癡一樣被阿彥的低級笑話給逗的吃吃而笑。

「換衣服啊,不是要遊泳。」我沒好氣的說,有什麼人類可以比我還幽默的?

「你先去啊,阿彥幫我們調酒喝耶。」雅婷連看都沒看我一眼的說。

我心道:「干。」憤而轉身就走。

「哥。」深知我心的文馨叫住我,挨到我身邊低聲道:「不要生氣嘛,你是我們哥哥呢,一定偏袒你的啊,只是要顧一下外人的面子嘛。」

我聽了才稍微釋然,摸摸她的頭,讓她繼續去跟混蛋阿彥打屁。

我測試水溫剛好以後才躍入水中,姿勢優美。

才扭了兩三下,換上鵝黃色分離式泳裝、將頭發盤在腦後的香蕉已經出現在泳池邊,還抱著一個可笑的遊泳圈。

「妳很白癡耶,帶啥遊泳圈啊。」

「要你管!」香蕉吐舌嬌笑,「你還戴泳帽咧,笨蛋。」躍下泳池緩緩飄將過來。

「文馨她們在換泳裝了,一下就會過來吧。」香蕉說。

「妳男朋友不遊嗎?」我問。

「嗯,他不遊,腳受傷。」

「活該娘娘腔。」我快慰的呼喝。

「干嘛這樣,奇怪耶。」她笑罵著用粉拳輕搥我的胸膛,好像以前一樣。

「妳很喜歡他嗎?」我感到一陣感慨,倘若我當初沒讓糯米勾引到,說不定…再告白個三、五次她就會變成我女朋友了。

香蕉笑臉沈澱下來,幽幽的道:「嗯,喜歡吧?」

她這神情!一定有鬼。

在我不留情面的再三逼問下,她終於無力的脫供,泣道:「還不都是你,你…你跟那個糯米,害我哭了好幾天,然後…」

「關…關我屁事啊,我跟妳告白不是被妳拒絕了嗎?」我見她眼淚滑落,緊張起來,有點想把她嘴巴摀住,又想把她的頭塞進水池裡,因為從小她都喜歡大哭大叫。

「那時候我還沒準備好啊!」她氣紅了臉,「那年我才國三耶。」

為何我的生活總是亂七八糟的?我不禁惘然。

我錯過了一直追求的事物,後悔也沒用…

香蕉見我神色有異,關懷的問道:「你還好吧?」

「不太好。」我頹然搖頭,「然後呢?」

「我朋友帶我去夜店玩…然後有人搭訕我們…」她滿臉通紅,又嬌羞又藏有一點余悸的模樣,「怎知他們在酒裡面下藥,我就被抓走啦。」

「怎、怎會?」我又驚又駭。

「你…你不要擔心啦,我沒有怎樣。」香蕉強笑道,「本來要被強暴了,好在阿彥湊巧救了我。」

「所以妳們就在一起了?」我苦澀的問。

「嗯,但是我朋友就倒大黴了,她被拉到舞池中間…那個,然後還被拍下來,現在流傳到網絡上去。」

關於這個影片,我後來還有下載到…要不是香蕉驚奇的大叫:「啊!那是我朋友,被抓走的那個。」我還會以為那是日本片。

「那你呢,你的女朋友?」香蕉賊兮兮的問,「又漂亮,胸部又比我大。」

「沒錯,妳這卑微的干扁四季豆。」我驕傲的說,說起我的女朋友小米呀…三天三夜都講不完。

貌若天仙同時又清純可愛,身材完美,兼具正義和邪惡於一身,智商高達180又溫柔無限的無敵寶貝。

「蛤?你怎麼虧到人家的啊,真是糟蹋那女孩子了。」香蕉沒禮貌的說。

「關妳屁事,蛤?」

「賤吶你!」她笑著搥打我。

我們一邊玩水一邊問起最近生活怎樣,她對她的男朋友越挑剃,我的優越感就越激增。

「…而且他還有點性變態。」香蕉說得性起,不小心脫口而出,她總是這樣,愛笑又容易爆料。

在我魔手催胸的逼供下,世界上根本沒有秘密可以隱瞞,沒有!

就連007我也有自信把他乳汁給搾出來。

「哈哈哈,別弄我啦,等下阿彥看到!」她紅著臉轉身抱胸,背向著我。「好啦…你聽了不要亂來唷。」

「嗯。」

「他第一次的時候是很溫柔的…後來越來越怪,逼我…幫他含那個,後來還說戴套子會不舒服,逼我吃藥…我有幾次沒吃,他就…」她羞慚的摀住脹紅的臉蛋,造成驚人的胸部擠壓效果,「弄…弄我後面。」

「屁啦!」彷佛有一道響雷劈入泳池一般,我全身劇震!香蕉被人捅屁股,我好嫉妒…不,好憤怒呀!

「嗯,我那時候就有點清醒了,他好像不是那麼好的一個人。」香蕉低聲苦笑道,「最後他還找了朋友,想跟我3P。」

「不準!」我抓著她的肩膀大聲怒喝。

香蕉愣愣的,將頭輕輕倚在我胸膛,遊泳圈卻成為了我們的隔閡。

「嗯,我當然不肯,就大吵大鬧,好幾次被壓住差點就完蛋了,都靠文馨教我的膝蓋踢XX神功得救。」她巧笑嫣然,摟住我的腰。

我腦中一熱,低頭親吻她的嘴唇,她略一顫抖,卻不反抗,任由我親了又親,吻了又吻。

我看著頭腦生煙,神情呆滯的香蕉,歉然道:「抱歉。」

「沒關系…」她回神,顧左右而言他,「呃,我的遊泳圈好像沒風了,我想回去打氣一下…」其實她的遊泳圈比她胸部還飽滿。

她走以後,我來回遊了四、五圈讓我充血的肉棒消腫,第六圈遊到一半,卻聽到不知何時出現在泳池邊的文馨正再呼喚我。

「干嘛啊?」我問。

文馨蹲在泳池畔,低聲喚道:「哥!你來。」

「干嘛?」我遊到岸邊。

「小聲點,」文馨面色凝重,細聲說道,「那個男的在蓉姊姊的飲料裡下藥,但是又不跟她上樓,蓉姊姊上去以後就沒消息了,我很擔心。」

「說不定是瀉藥。」我笑,但是文馨微瞇的眼睛裡透出精光,害我再也笑不出來。

「不對勁就是了,你最好上去看看,本來我也想上去看看,但是阿彥好像一直想把我們也叫上去,我就不敢上去了。」文馨說。

「我要怎麼上去啊,他把守在酒吧那邊,一走過去就被看到啦!」

「我跟羽晴、雅婷商量過了,你不要辜負我們的犧牲啊!」她嘆道。

「妳們要犧牲色相嗎?」我驚道,「不準!」

「色你的大頭,閉嘴!」文馨氣道,「這時候還在開玩笑!」

我挨揍只好以後乖乖的依計行事,趁她們「犧牲」的把手機裡不知名的影片公開,阿彥低頭的短暫時間衝進去,拿起酒瓶打昏他。

我看著手中碎裂的酒瓶,還有滿後腦杓血酒交溶的阿彥,愧疚感滿溢於心,雖然我很想揍他,但我可不想殺他。

「你們確定他有問題?」我不禁懷疑的問,因為我這種動作可能會被稱為謀殺。

「一定有!」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雅婷搜出阿彥偷藏在口袋的藥丸,說道:「這是強力春藥啊,我之前有加到老師上課喝的水裡面過!」

「媽的,妳不要害我去家長會!」我焦急起來,「妳們把現場收拾一下,有危險就大叫。」

說著我就並住氣息,躡手躡腳的竄上樓去。

阿彥的家大得可怕,二樓的地形更是錯綜復雜,正當我遲疑無路時,卻聽到隱約有人再說話的聲音…

我移近一點,砰然心跳,因為我聽到了女孩子掙扎的聲音,還有男人們談笑叫罵的聲音。

「干…射…」、「爽…他媽的…」我隱約聽到這種聲音。

我悄悄的偷眼從那扇門板的細縫往裡面看。

一個皮膚黝黑,散著頭發的年輕女孩淚眼汪汪的騎在一個裸身的男人身上,正是香蕉!

她的嘴巴被膠布貼著,全身赤裸,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底下一根醜陋的陽具完全沒入她的私處。

「膠帶不用了啦!她吃到大**ㄓU來啦!換我玩屁眼了。」另一個臉上有長長刀疤的男人說,從背後將香蕉的身體推倒在禿頭變態身上,握起肉棒,粗魯的插入香蕉的屁眼中。

我之所以沒有立刻動作,是因為我看呆了。

但在一個屁股呈現方形、滿背刺青的家夥擋住我的視線,一邊嚷著「樓下那三個更正,我想玩幼齒的。」一邊將香蕉嘴上的膠帶撕開、繼而塞肉棒進去的同時,我就覺醒了。

狂怒,無法遏止的憤恨湧上心頭,我破門而入,想破口大罵,開口卻是猶如野獸般的嘶嚎。

「干,你衝殺洨!」刀疤男又驚又駭,破口大罵。

紋身男將肉棒從香蕉口中抽出,居然還敢牽絲!

「你算哪根蔥…」紋身男還沒說完話,就挨了我的鐵拳。我拉住他的手臂喀啦啦地扭斷,用吃奶得力氣朝他下體猛力一踢,他就再也沒動彈了。

刀疤男緊張的把香蕉丟在一邊,拿起床頭放的開山刀。

「你哪條道上混的!叫什麼名字!阿彥!阿彥!」他大喊,我衝上前去,手指深深扣入他的手腕內,他痛的將刀掉在地上,我左手抓住他的刀疤,殘暴的把他的刀疤活生生撕開。

「啊!啊啊啊!」禿頭男嚇得老二從香蕉的私處軟出來,我心痛的一手抱起嬌喘不已、神智迷糊的香蕉,一手拿起旁邊的鐵椅,猛力砸在禿頭男臉上。

禿頭男昏倒以後,我本想就此罷手,但卻隨即發現香蕉的大腿內側正一股一股的流下濃稠的精液,我大怒若狂,掄起鐵椅就是一陣狂砸,直到他鮮血染紅了大塊白潔的床單為止。

「咚」的一聲,我才發現角落還有一個方才拿著攝影機,下半身裸體的攝影師。

我走過去,拾起攝影機,放回他的手中。

他不明所以的不斷顫抖,跟著我便將攝影機踢入他眼睛裡面,然後再把他抓去撞牆、直到牆上濺滿鮮血,他不省人事為止。

讓我抱著的香蕉臉紅氣喘的挨在我身上不斷磨蹭,口中嚷著意味不明的言語。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悲慟的大喊,緊緊的抱住她。

一會兒三個小妹上來,詫異的環視現場,才跟我們抱在一起。

「怎麼辦?」我看著發春的香蕉,問雅婷道。

「不怎麼辦啊,難道要送她去醫院嗎?」雅婷一臉崇拜,「哥你真的超強的耶,這些人死的好慘。」

「他們又沒死。」我無心開玩笑,隨手拿一件外套披在香蕉身上,把她的包包拎起,回到車上。

在我不知覺的時候,雅婷偷了那個人的攝影機,還把那些暈倒的變態們全都鎖在衣櫥裡,用床堵住。

香蕉眼淚不斷的流,但她停不住嬌聲喘息、按摩自己的私處。

羽晴忍不住道:「哥,蓉姊姊很難過的樣子。」

「我知道啊,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心亂如麻的在她的包包裡搜尋鑰匙,卻在她皮夾裡發現我的照片。

「哥,不然你…幫她那個吧?」文馨俯耳低聲道,「不然她一個女孩子這樣難堪的模樣給我們看見了,會活不下去的。」

這我也想過,但我根本硬不起來,因為太心痛了。

文馨似乎知道我的情況,說道:「哥,你…你閉上眼睛。」

「蓉姊姊,妳不要生氣唷。」羽晴說。

我閉上眼睛後,卻感覺我的褲子拉鏈被拉開,一只細滑的小手把我的肉棒掏了出來。

「文馨…」

「不要睜開眼睛!」文馨說,小手套弄,我的肉棒漸漸充血勃起,她跟著便用舌尖舔弄我的龜頭,深深的含入口腔之中。

「好了。」文馨說,我睜開眼睛,卻發現含我肉棒的是雅婷。

「干,怎會是妳!」我又驚奇又失望的推開她,這時失神的香蕉好像輕笑了一聲,滿眼嫵媚的看著我。

「香蕉,妳完蛋了!」我故作輕松的強笑道,「看我弄大妳肚子。」

當我撲在她身上時,我的心是很痛的。

但我的肉棒填滿她的私處時,她痛苦的神情才消溶無形。

我一次一次的在她的體內抽送,她在狹小的前座蜷著雙腿,十根手指與我緊扣。

我吻了她剛才被捅過的嘴巴。

在三個妹妹面前跟一個女孩子交媾。

雅婷喘著氣,吐吐舌頭道:「你真的變態無比呢!」

羽晴紅著臉將眼鏡收起來,說道:「唉,莫名其妙的。」

文馨咯咯一笑,替我整理亂糟糟的頭發。

不知何時,由雅婷開始,三個妹妹從忸怩的蠕動著嬌軀,到肆無忌憚的集體手淫。

「香蕉,妳看她們。」我忍笑,三個妹妹又羞恥又興奮的回避著香蕉惘然的視線。

我用全力的擁抱住香蕉,她的身體就像炭火一樣炙熱,她那方才被數人輪流內射的私處濕滑無比,

事後我才想起,之所以那麼滑恐怕是因為那些變態的精液,著實有好一陣子舉不起來。

「哥!」香蕉摟著我柔聲叫喚道,她從小就這樣叫我的。

「叫我老公,妳這笨女人!」我頂得她不怎麼大的胸部也劇晃不已,三個妹妹看個暗暗咋舌,竊笑不已。

「哥哥!我…啊啊…老公…我不行了…」她緊緊閉上眼睛嘴巴,全身像張滿弦的弓一樣緊繃,一陣抽搐,大量的淫水弄得我褲子都濕掉…雖然我原本就穿著泳褲。

我們做了很久,香蕉少說高潮了三四次,就連忍不住在一邊自慰的那三個傻瓜也都各自洩了一次。

「蓉姊姊…」雅婷嘆道,「夢寐以求的潮吹體質?好羨慕唷。」

「胡說八道什麼啊,當心哥哥打妳!」羽晴笑說。

「蓉姊姊這樣,以後一定會讓哥哥誤以為他自己是猛男。」文馨笑說。

我伸手捧著文馨的臉蛋,她奇道:「干嘛?」

「沒什麼,下一個就是妳。」我看著她吃吃而笑卻羞澀的臉,再看看兩眼漸漸回神的香蕉。

「叫一聲老公來聽聽。」我吻得她淚顏逐開,心花怒放。

「老公!」香蕉又哭又笑,她現在感覺大概很復雜吧,但怎麼樣也不肯放手。

「香蕉,射裡面可以嗎?」我調笑的問,「弄大妳肚子。」故意忽略她早已被人內射數次的事情。

「不要問我啦!」香蕉掙脫我的手,遮住她的臉蛋,但我知道她在笑。

「乖,把手拿開。」我持續抽送,香蕉千依百順的把手松開,後座的文馨、羽晴嘻嘻一笑,將她的手扣在椅背上。

她就這麼毫無防備又羞赧的承受我的欺辱,緊咬著下唇,皺著秀眉。

我感覺精液快要潰提而出,忙抽出肉棒,想要射在香蕉的臉上,再叫三個小妹舔掉。

怎料我忘記身在車裡,一起身頭就撞到車頂,精液已經激射而出,我忙要再把香蕉顏射,卻踩到打檔器,仰天跌倒,精液全都射在自己身上。

不用說,香蕉和三個無良小妹笑得眼淚都掉出來了。

但是最後她們還是很乖的替我舔掉小腹上的精液。

至於那些射在座椅上的,就慘死在衛生紙包覆裡了。

事後香蕉向我坦承,她那一次在夜店就已經失身了。

不知多少人輪流在她嬌小的身軀上灌注惡意的精華,直到隔天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躺在阿彥的被窩裡。

他向香蕉說,如果當他女朋友,他可以把影片毀掉。

香蕉被迫答應,而阿彥也確實把影片毀掉了。

曾經她們有過一段甜蜜的時光吧,我想。但是阿彥惡性不改,又想故計重施,才讓香蕉想逃離她。

原來香蕉在上次被要求3P時就已經把阿彥甩了,但阿彥在公園下跪哀求她再給一次機會,香蕉才勉強答應。

從此香蕉很謹慎的不再單獨跟阿彥出去,這次也是有我們相伴才敢在去找他,但卻不知阿彥早就對香蕉感到絕望,只想狠很的蹂躪她一番而已。

於是他就找了當初那夥人打算再次輪奸香蕉,再拍成影片要挾她。

若非我們找她一起遊泳,她也不會被阿彥逮到機會找人將她奸辱。

不過他大概作夢也想不到堵到我這個被號稱「挖人眼睛的殺人變態狂」手裡。

香蕉伏在我懷裡痛哭,但在我全心呵護之下,她交新男朋友的快樂總是能將悲傷衝淡。

「我又不會嫌棄妳。」我說,「那又不是妳的錯。」

香蕉感動的抱著我的腰,往往一抱就是幾十分鐘。

我感傷的帶著香蕉北上去找小米時,她差點就昏倒了。

但是情緒和緩下來以後,她對香蕉的態度著實親熱,香蕉受寵若驚,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小米微笑道:「妳努力讀書,到時候考到我們學校可以三個人一起住。」

「啊?」我錯愕的說,「三個人一起住?」

「嗯,你我她啊,你有兩個女朋友呢!」小米微笑,牽著驚喜交加的香蕉小手。

「妳…妳不跟我分手?」我欣喜若狂,後腦杓發麻,「那以後結婚怎辦,重婚犯法耶。」

小米嗤道:「誰說要嫁給你啦,哦?」香蕉狗腿的拼命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