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6.

這天,是我的生日。

我一大早就興奮的爬起床,期待三個妹妹今年會送我什麼禮物。

去年她們一起湊錢買了一台Xbox給我,不過那台Xbox最後喪生在雅婷的惡作劇之下。

今年呢?說不定是PS3!

我醒了以後還繼續躺在床上裝睡,等她們衝進房間把我叫醒,然後給我驚喜。

…….

我在床上躺到將近下午,外面始終靜悄悄的毫無聲息。

說不定,說不定一出門就會有一台PS3包得漂漂亮亮的放在門口!

想到這裡,我立刻推門出去,而外面只有一片冷清。

不見了,三個妹妹都不見了。

餐桌上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帶羽晴跟雅婷去逛街唷,電飯鍋裡有飯自己熱來吃?愛你的妹妹 文馨。」

騙人,她們一定躲在房子裡,打算衝出來嚇我!

我找了半小時以後,發現她們真的不見了。

我好像…被遺忘了。就連飯菜都是昨晚剩下的。

「我?不?依?!」我一個人在家裡摔枕頭大叫大鬧,企圖引起隔壁香蕉的注意。

換來的只是香蕉奶奶無情的斥罵:「死小孩咧,哭啥洨??」

我卑微的道歉以後,香蕉奶奶才告訴我她去學校暑修。

我一個人看電視看到晚上。

好孤獨啊…我絕望的騎車到85度C買了一個小小的蛋糕,關上電燈,自己唱著生日快樂歌。

就在我眼淚快掉下來的時候,小米打電話給我,跟我說生日快樂。

「我愛妳,米茹!我…」我大叫,有千言萬語都說不盡,只有她一個人記得我生日。

「神經,好了、我要忙,再見。」她咯咯一笑,匆忙的掛上電話。

我把小蛋糕抓起來,拿去丟牆壁。

愣了一陣子以後,默默的拿拖把去清理滿是奶油的牆壁和地板。

就這樣,我的生日要結束了。

我進入夢鄉後不久,就做了一個美夢。

夢中的妹妹、鄰居、女朋友都記得我生日…

「哥,我回來了!」雅婷衝進我房間,把我搖醒。

我睡眼惺忪的看著提了大包小包的羽晴和雅婷,一陣悶氣。

「好啦,我要睡覺了。」

「等下嘛,你看。」她神秘兮兮的把一個東西塞到我面前。

是一盒1/60的絕版鋼彈模型。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眼睛都亮了起來,抱著那盒模型不斷磨蹭。

「這是蓉姊姊送你的,她今天逃課跑去買的。」羽晴微笑道。

是香蕉送的?

「那妳們呢?」

「就忘記啦,明天補送行不行?」雅婷毫無愧疚之意的說。

「明天我要回台北了。」我淡淡的說,內心感到無比淒涼。

把她們兩個趕走以後,我發現雅婷的那台監視器忘記拿走,而且還沒關電源。

「…等等,這是…」我的眼珠子發出萬丈光芒。

只見文馨走入房間,鎖上房門。

她綁好剛洗好的烏黑秀發,先躺在床上看了一會兒書,然後一邊搓揉那對只隔了薄薄睡衣的胸部、一邊伸指在自己口中舔弄。

「靠,我的天啊!」我難以形容我的感受,又驚又喜,同時還深切為了自己的變態感到慚愧。

文馨將身體倚在牆壁上,美麗的臉有點痛苦似的,嬌艷欲滴的紅唇呢喃著什麼,緩緩將內褲褪下。

我吞了一口口水。

文馨低著頭,兩腿曲起,膝蓋相抵,手卻不斷按摩著自己的私處。

我看得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嗯?哼…」隔壁傳來文馨脫口而出的一聲悶哼,我聽得咬牙切齒,她疲倦的軟了身子,一動也不動。

我瘋狂的破門而出,衝撞隔壁緊鎖的文馨房間門。

「吼吼吼吼吼吼吼!」我嘶吼,估計這時候文馨應該嚇得屁滾尿流吧。

開門時,文馨神色如常,完全沒有一絲驚慌的神色,不禁令我佩服她裝死的功夫。

「哥?你找我?」文馨搔搔頭,裝作剛才在睡覺的模樣。

我攔腰把她抱起來,丟到床上。

「你…你要干嘛?」她神色自此始見驚惶。

「FUCK YOU?」我把身上的襯衫扯爛,野獸般仰天嘶吼。

隔壁傳來一陣爆笑聲,連文馨也銀鈴般抿嘴而笑。

「哥,你真的有夠白癡的耶,蠢無比。」雅婷笑彎了腰,搖搖晃晃的走進來。

羽晴扶著牆壁,等到她失去形像的狂笑稍微平息後才端正容儀進來。

「你被騙啦!」文馨笑說,指指監視器所放的位置。

我被騙了?

我被三個妹妹串通玩弄了!

「妳們三個…」我惱羞成怒,慚愧無比。

「生日快樂!」三人齊聲道。

「快妳們的頭!」我怒道,她們甚至沒送我禮物。

「愛生氣,以後不跟你玩了!」雅婷笑說,跟羽晴攜手在文馨的床上坐下。

「別生氣啦。」文馨咯咯嬌笑,笑靨如花綻放,「開玩笑的啊!」

她們各自從床底拿出小小盒的禮物,挨在我身邊又親又吻。

我快要喜極而泣了,果然是我誤會了好妹妹們。

文馨送我一台掌上型電動「NDS」,不愧是最了解我的好寶貝。

羽晴送我一個小小的屏幕,可以再房間偷接PS2玩得那種小屏幕。

雅婷送我一只女用按摩棒,有顆粒,而且是紫色的。

「這啥鬼東西!」我笑罵,拿按摩棒戳雅婷的小臉。

「呵呵,給你等下用的啊。」雅婷紅臉笑道,「還有一個東西,我們三個一起送的。」

雅婷拿出一個破爛、鍍金的演劇用皇冠,戴在我頭上。

「這干嘛用?」我啞然失笑。

「嗯…今晚給你當一天國王啊,」羽晴笑說,「可以拼命使喚我們,做家事、或者是什麼的…」她聲音越來越低,大概是因為發現我嘴角正失控地上揚的關系吧。

「什…什麼都可以?」我顫聲問。

「嗯,當然啊,早就知道你想怎樣了。」雅婷賊笑道,「不然怎會讓姊姊犧牲色相?」

我早就料到了,羽晴都知道我跟雅婷有一腿,那豈有不向文馨告密的道理?

只是我想不到文馨會跟她們同流合汙而已。

我干笑幾聲,有千萬種想法,卻不知從何開始。

「那…羽晴,按摩。」我試探性的發下了第一道指令,羽晴乖巧的繞到我背後,端椅給我坐、替我按摩。

「文馨,我要吃水果。」文馨飛快的衝出去,端了葡萄來喂我吃。

「雅婷,自己打自己巴掌。」我半開玩笑的說,這小家夥戲弄的我好慘,是時候報復了!

「為何??」雅婷心有不甘的說,但隨即還是啪啪兩聲打得很響亮,圓圓的臉蛋紅腫起來,淚眼汪然。

我心疼的招手把她摟入懷中,親親她熱辣辣的臉蛋。

一時之間,好像真的變成了國王一樣。

我看著文馨水潤的嘴唇,忍不住將她也摟入懷中,朝她嘴上吻去,她微微一顫,滿臉通紅。

幾個星期來日夜以繼的春夢終於實現了!

「哈哈哈哈哈!」我吩咐文馨去偷開了爸媽私藏的紅酒,讓文馨、羽晴、雅婷分別含在口中,再喂入我口中。

「國王陛下好變態。」羽晴紅著臉笑道,我報復性的朝她豐滿的胸部搓揉了幾下。

一整瓶高檔的法國紅酒,就讓我們四個不懂得品酒的家夥給喝光了。(事後我受到了兩個月沒生活費的慘酷待遇。)

我逼問了雅婷失身的經歷,她說她是在小六的時候被壞男生欺騙,還始亂終棄,導致她矢志要變成壞蛋。

我覺得這只是她的片面之詞,不可盡信。

我也逼問了羽晴的交友計劃,她說她喜歡的那男生有次在無人教室把她壓倒,但是硬不起來,最後只好放棄。

我覺得這只是她的片面之詞,不可盡信。因為被壓倒的人很有可能是那男生。

我又逼問了文馨為何會跟她們同流合汙,她又羞又窘,被我逼得說不出話來,自從她上國中、智商啟蒙以後我就沒有吵架贏過她,這時看到她走投無路的模樣,優越感油然而生。

「妳們都會…自己來嗎?」我色瞇瞇的問,「不許說謊。」

三人猶豫半晌,都澀然點頭。

我叫她們三人一齊躺在床上,自慰給我看。

「我真是變態的無以復加。」我喃喃的道。

雅婷自慰時的模樣超乎想像的清純可愛,她雙腿夾得緊緊的,好像很害羞一樣。

羽晴的動作有點生硬,難以進入狀況,大概是她想不到我會做出這種令她進退不能的要求吧。

文馨則十分嫵媚,不時扭動的身軀讓我理智崩潰。

「文馨,妳好可愛。」我贊道,掏出漲得快出血的肉棒,拉開她的雙腿,掀起睡衣,讓發亮的肉棒在她濕潤的私處磨蹭。

「等等,哥…你真的要…插進去嗎?」文馨顯得有點害怕,雙手推在我的胸膛上,「我怕…我們這樣是不是玩過火了?」

「我是國王,不是妳哥!」我借著三分酒意,棄理智於不顧,緩緩的將肉棒推入她的體內。

「嗚…!」文馨緊閉雙眼,拉住我的衣領,兩腿緊緊夾住我的腰。

終於整根肉棒都插入了文馨的體內,她懶洋洋的喘著氣,額頭上沁出一點點汗珠。

「文馨,舒不舒服?」我興奮的看著我跟她的交合處,緩緩抽出、再慢慢插入。

「嗚…」文馨兩手放在她豐滿的乳房前面,試圖遮掩她因為被我掀起睡衣而裸露的乳頭,不過這樣若隱若現,反而更教人癡狂。

一旁的雅婷吃吃而笑,而羽晴則看得如癡如醉,渾然忘我。

我滿足了居高臨下侵犯文馨的欲望,便轉而躺在床上,要文馨從上面騎乘我,這景像構成一個極度淫糜的畫面。

雅婷繞到我的左邊邊,把我的右手手牽起,放在羽晴的大腿上。

羽晴滿臉通紅,輕輕將頭倚在我的右肩上。

雅婷自己也有樣學樣,把我的手搭在她自己的大腿內側。

文馨開始晃動嬌驅,在我身上所求快感。

我也將手指插入早已潮濕潤滑的兩個妹妹私處。

右手輕了一點,因為羽晴是處女。

左手重了一點,因為雅婷總是戲弄我。

耳邊嬌喘連連,我右吻羽晴、左吻雅婷,中間干文馨。

文馨的手按在我的肚皮上,巨乳激烈的上下搖晃,雪白的小腹看起來竟是如此性感,連肚臍都在勾引我一般。

四人之中,最先高潮的是羽晴,她浪叫連連,淫水流的文馨的床單濕了一大塊。

第二是雅婷,她高潮的時候還咬我的手臂,混蛋。

好在高潮過的雅婷從背後襲擊,搓揉文馨的巨乳,加上羽晴拿按摩棒塞文馨嘴巴,讓她完全失控,否則我多半要不濟的讓她失望了。

「哥!嗚…人家要來了,抱我!」她嬌喘道,張開雙手,我起身相迎,與她相擁,兩人的舌頭在空氣中交纏。

接著,幾乎是同一時間,我抱著文馨的纖腰,將精液完完全全的灌射到她的體內。

我乏力的擁著三個妹妹躺在床上。

後來還沒洗澡的羽晴和雅婷伺候我洗澡,她們用沐浴乳抹在手上,從兩側兩手交握,將我的肉棒夾在兩人得手掌間,害我又射了一次。

休息過後,我又抱著雅婷,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從背後插入她的私處,直到射出的精液倒流出她的體內,沿著我的肉棒流到沙發上為止。

好在我先把文馨給爆漿一次,不然看著既惹火又可憐處處的羽晴,一定會忍不住把她給上了。

連續搞了三次以後,我意猶未盡的從背後襲擊正在廚房洗水果盤的羽晴,要她翹著屁股,讓我對著她的屁股打手槍。

最後一發就在精液射在羽晴未脫裙子的屁股上。

本來想要休息一下再繼續的,但是十二點的鐘聲一響,她們就立刻變臉都不甩我了。

反而忽然接到小米的電話,她問我喜不喜歡她的禮物?

哪來的禮物?我詫異無比。

後來我在樓下信箱裡發現不知那個低能郵差把整條包裝好的圍巾硬塞到小小的信箱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