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4.

有天我正在聚精會神的打文章時,被突擊而來的小米發現了。

她把我整台計算機推到樓梯底下去,雖然有點粗魯,不過她推主機時的動作還是很可愛,我正好也可以換台主機。

她恐嚇我說:「如果再讓我看到一次,我就閹掉你。」

所以我只好去買一台筆記本電腦躲在房間裡偷偷打,以免被她發現。

上次文馨要我去偷看羽晴日記,我卻始終都找不到羽晴的日記藏在哪裡,倒是從床底翻出數量驚人的情書。

其中一張這樣寫著「我想著妳可愛的容顏,欲望就會急速膨脹,我想像著將嬌小的妳抱在懷裡,我堅挺的劍溫柔的進入妳的體內…」雲雲,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最後提到「於是我將那淫穢又聖潔的濁液射在這封信紙上」…

「干妳娘!」我驚恐的將信紙丟回那?信裡,衝進浴室洗手。

真是倒黴。

小米最近打工很忙,我也不能打電話給她。

大妹文馨一天到晚出去玩。

二妹羽晴參加升學衝刺班。

小妹雅婷又在客廳玩他們那古怪層出不窮的大冒險遊戲。

說到這性騷擾案件,我發現近來文馨被騷擾的次數已經明顯減少,而羽晴卻有增多的趨勢。

也許是因為文馨不慍不火、深不可測的那種微笑太令人毛骨悚然吧?或者是因為羽晴太有趣的關系。

「你…你這變態小鬼!把我的內褲放下!」常常在屋子裡聽到房理的羽晴這樣嘶吼…

這個下午,百賴無聊,我只好硬著頭皮,假裝對雅婷那夥人視而不見,來到客廳看電視。

我一來就看到驚人的畫面:雅婷的同學佩姍正試圖將我的仙人掌丟下樓砸路人。

「住手,白癡!」我慌忙的夾手奪過她手中的花盆,順手K了雅婷一下。

「為什麼打我!」雅婷不服的氣問。

「因為一定是妳指使的!」我將這盆小米與我共同栽種的仙人掌安安穩穩的放回電視機上。

阻止了佩姍以後,他們停止了愚蠢的大冒險,取而代之的,

他們居然很反常在看電視!而且播放的影片是他們辛酸的大冒險歷程。

「啊啊啊啊啊啊!」影片裡的信仔在運動公園操場裡裸體奔馳,跑得飛快。

「啊啊啊啊啊啊!」影片理的尿布(是雅婷同學,據說他叫廖布什麼的,所已被取外號叫尿布。)屁股被塞蕃茄。

「啊啊啊啊啊啊!」影片裡的不知名可愛女孩(雅婷說她叫香香)誣賴公交車上一位無辜的男士對她性騷擾,她甚至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人的拉鏈拉下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影片裡的佩姍呼了樓下7-11店員的巴掌,並且快速逃逸。

看到這裡,我已經笑得不支倒地。

「哼哼,這樣就受不了啦,精彩的還在後頭呢。」雅婷冷笑。

不過我覺得她的那段一點都不好笑。

這時文馨很意外的回家來,愣了一愣,笑瞇瞇的在我身旁坐下,一同觀賞。

屏幕上顯示「18X片段,好小孩請勿觀賞。」

「誰打的?」文馨笑問。

「我…」尿布羞澀的笑。

接下來都是一些令我嘆為觀止的勇敢行為。

比如說信仔在公園蓋著報紙打手槍,到臨界點時急速向隔壁無辜的大學女孩衝去,押著她的臉一陣狂爆的噴射以後,逃之無蹤。

還有個忘記名字的四方臉,他用肉棒甩路人的臉,而且那路人是幼兒園的小妹妹。

「不禁很佩服你們。」我跟文馨同時說。

這段影片包括了文馨在沙發上被壓制射在褲襪上、還有偷盜羽晴內褲打手槍大錦集。

重看一次還是一樣爆笑。

直到出現了超級香艷又陌生的片段,大家的注意力才轉換入另外一種層面。

影片裡的香香害羞的用她白晰的纖指握住那條從畫面邊緣伸來、不知主人的肉棒。

「喔喔喔!」全部人都興奮起來了。

她別開頭不敢正視那條肉棒,輕輕的套弄起來。

「爽呆了,那條肉棒是我的。」信仔炫耀式的說。

不到一分鐘那條肉棒就在香香烏黑的秀發上射出白花花的精液,除了量多以外沒什麼好講的。

「那是因為…因為我事先有打過,快射了才交給她!」信仔試圖解釋,然而沒有人理會他。

「那沒啥了不起,香香原本就是你女朋友。」雅婷淡淡的說。

後來佩姍鋼管秀就沒啥看頭,還有一些連看都沒看過的人,演出也乏善可陳。

「雪特!」看到這場景我就知道不妙了,這段影片,正是雅婷侵犯我的過程。

我真想立刻逃離現場,或者是衝過去把影片關掉,但這樣做是很窩囊的行為,在他們的眼裡是。

我偷看文馨紅撲撲的俏臉,她目不轉睛的看得入神,穿著洋紅色的小洋裝,超短的裙子搭上她熱愛的褲襪,我想她應該是人人眼裡個人風格濃厚的小辣妹。

果然這段便是壓軸,不過這片段一定有剪過,不然我沒可能五分鐘就爆漿了,不可能!

就在影片結束後,文馨忽然問尿布道:「我的那兩個片段可以剪給我嗎?」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都感到驚奇,只見她罕見地臉紅羞道:「不是我要的,是我男朋友…他有點怪怪的,喜歡讓女朋友給人家看…或者是欺負什麼的。」

「妳不怕他以後拿那影片來要挾妳嗎?」我問。

「怕啊…但是他…」她聲音越來越低,「不這樣就硬不起來…」

雅婷與信仔立刻大笑起來。

我半晌也不知該講什麼,只能嘆道:「妳干嘛跟這樣的家夥交往啊…」

「我也不知道啊…交往以後才這樣,不過他對我超好的…」她似乎亟欲挽回她男朋友的面子,不過她男朋友早已被在場所有人給瞧不起了。

當晚她男朋友忽然騎機車殺到我們家,只因為聽說我們爸媽不在家。

我們爸媽當然不在家…他們都在國外。

這裡是我當家呢…名義上是,事實上家務都由文馨操持。

「哥,給?你這個月的零用錢。」文馨發了零用錢給我,吩咐我乖乖回房間關好門不準出來,「先給你一半,不聽話另外一半就沒?。」

她總是這樣,所以我才不敢惹她。

所以我被迫呆在自己的房間裡面無所事事,而計算機又在羽晴房間,實在有夠無聊。

文馨干嘛喜歡這樣的男生啊,當心有天被出賣…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不禁有點吃味,文馨小時候是很黏我的,還說要嫁給我呢!

唉,妹妹長大了就是往外跑的,我不禁很感慨。

百賴無聊之際,我翻翻抽屜,挖出了以前跟糯米交往時她自拍裝可愛的相片。

正晃神際,雅婷神不知鬼不覺的推門進來,輕呼道:「哥,你在干嘛?」

我連忙將照片收好,她賊嘻嘻的笑道:「看A書嗎,超色的吧。」

我正欲辯解,卻見雅婷拿著一個超高尖端科技的小小屏幕坐到我懷裡,低聲道:「你看大姊。」

小小的屏幕有好幾個分隔,分別是我家客廳、廚房、還有房間。

「靠,這啥鬼玩意!」我驚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難怪我私藏的零用錢會不見!

「厲害吧,跟班上的書呆子借的。」

「我的零用錢是不是妳拿的?」

「不是好不好!…你看姊姊。」她像是要轉移話題般的讓我的視線聚焦在屏幕上,只見廚房那一格裡的文馨正在洗葡萄,而她男朋友牛鞭正在客廳看那沒營養的影片。

「不能放大嗎?」

「當然可以!」於是廚房那一格的畫面放大,而客廳的牛鞭也同一時間衝進了廚房。

「沒有聲音啊!」我抱怨,「聽不到他們說啥。」

「原本就不會有聲音,你很煩耶!」雅婷笑罵,捏了我的鞭一下。

只見牛鞭從背後抱住文馨,大手搓揉著她渾圓的屁股…

文馨笑得花枝亂顫,從背後伸手摟住脖子。

「你猜他們會在廚房打泡嗎?」雅婷居然可以隨手說出那麼沒氣質的話,比我還粗魯。

「不會吧,好歹也會回房間。」

牛鞭的背影晃來晃去,好像是掏出了他的老二。

他將下體頂著文馨的屁股,一手搓揉她的胸部,另外一只手好像是在摸她臉。

「他干嘛摸她臉?」我問。

「哪是摸臉啊,他把手指拿去塞大姊嘴巴好不好!」雅婷沒好氣的回答,「到底你是不是處男啊!」

牛鞭隔著文馨的裙子蹭了幾下,將她按在洗手槽上,掀起她的裙子,文馨看來有點慌張,好像想要阻止他的舉動。

「糟糕,文馨要被這變態上了,我去救她!」我驚呼,雅婷連忙摀住我嘴巴,低聲道:「小聲一點啦,他們故意這樣的好嗎?」

我將信將疑,然而廚房的牛鞭好像聽到我的喊聲停止了動作,轉過頭來的神情有點害怕。

文馨在他耳邊輕聲耳語,其實就算她直接說話,我們也聽不見。

牛鞭點點頭,拉起拉鏈,將文馨橫抱了起來,我乍見她又驚又羞的臉,不禁妒火上升。

「哥…你究竟在緊張什麼啊…」雅婷壞壞的笑著,「我要是這樣讓人欺負,你也會緊張我嗎?」

「廢話…」

牛鞭把文馨抱回房間,與她熱吻,緩緩的拉起她的小洋裝,文馨豐滿的C罩杯裸露在空氣之中,看得我血脈噴張。

「哥…你好硬了耶…一直頂著我。」

牛鞭把口袋裡的保險套交給文馨,脫下自己的褲子,文馨很溫柔地替他套上保險套。

「我幫你用手好不好?呵呵。」

套好之後,他便將文馨的褲襪褪到膝蓋處,逼得她雙腳被迫彎曲在兩人胸膛之間,壓的她柔軟的胸部變形。

「呼…嗯…我…」

牛鞭強押住她柔弱的身軀,強而有力的將跨下的硬棒挺入我親愛妹妹的體內。

「哥…如果你想要…嗯…呃,我在說什麼呀…」

文馨的表情又舒暢又痛苦,但牛鞭只顧著一次又一次的強頂著她,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

這時我感到下體一陣強烈的刺激感傳來,原來我一直抱著雅婷在看影片,不知何時我的肉棒已經被她掏了出來,肉棒架著她的私處,柔嫩細致的大腿內側軟肉磨蹭著我。

「靠腰,妳又想干嘛?」我的目光第一次從屏幕上挪開,是為了她後仰望我的可愛臉蛋,她奶油般欲滴出水來的小臉染上紅潮,櫻紅色的嫩唇開合,卻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忍不住低頭深吻懷中溫香軟玉,她小巧的舌頭與我交纏著,我一手接過她手中的小屏幕繼續看,一手穿入小可愛中搓揉她竟有B的胸部。

牛鞭沒多久就換了姿式,現在的女上男下更讓文馨的身體一覽無遺的展露在我面前,尤其她欲褪又不褪盡的黑色褲襪,被拉至胸部以上的粉紅小洋裝與礌絲胸罩更是引爆了我的獸性。

「哥哥…」雅婷第一次這樣羞人答答的,她一手摟著我,一手扶住我的肉棒,與她潮濕的私處再度接觸,原來她將內褲脫了。

她握著我的肉棒,將身體緩緩下滑,我毫無抗拒力氣的死盯著屏幕,龜頭緩緩刺入又緊又滑的小妹私處。

文馨這時與牛鞭十指相握,在他身上擺動自己的身體,每一次都試圖要將他的肉棒往自己體內更深處送去似的,她的乳房也隨著她淫亂的起舞而上下躍動著。

我想上文馨。

第一次坦承在心裡響起這個聲音,她實在太迷人了。

我扶著雅婷的腰,將尚只有龜頭前端被她私處含住的肉棒又緩又扎實的往她體內送去。

「啊…痛…」雅婷低聲呼喊,彎低了腰,我順勢將她壓在床上,從背後更容易插入。

「雅婷…要進去?…」

「笨蛋…你已經進去啦!」她又笑罵。

「才沒有,只有龜頭進去而已。」

我仍看著屏幕,美麗的文馨失控著索求著牛鞭,她這時一定正發出又嗲又嬌的喘聲…

「雅婷,叫給我聽。」揉捏她的屁股,再也無法忍住,整根肉棒往她小小的身體裡送去,每一下抽送都灌注全部的精力。

「啊!…啊啊…哼?哥…你好粗唷…啊啊…」

牛鞭將文馨放倒,她溫柔的笑著,張開雙手準備接納他的蹂躪。

忽然,牛鞭越過文馨的擁抱,衝到她面前將肉棒塞進她口中,幾下抽送以後掏出來用手套弄幾下,一股股濃沫就此射在文馨的臉上。

不止我傻到忘記動作,連文馨都錯愕了一番。

只見她面無表情的抽了幾張衛生紙,皮笑肉不笑的跟牛鞭講了幾句話,擦去臉上與發梢上的淫穢精液,起身穿好衣服。

「哈哈哈!」我大笑之余,更加狂爆的進行奸汙小妹的禽獸行為,她的馬尾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彎下腰從她背脊舔了上去,弄得她全身顫抖。

「我…我不行了…好舒服喔…哥哥!大哥!」她一陣呻吟,癱軟了身體,但我隨即翻起她的身體,與她舌吻,拉開她的雙腳,用最粗魯的方式蹂躪著雅婷。

一陣瘋狂的抽送,我終於失控的呼出聲來:「要射了,雅婷!」

雅婷驚道:「不要射在裡面啦,笨蛋哥哥!」我雖然理智全失,也不至於傻到將我親妹妹內射,連忙要抽出肉棒,但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了。

第一、二股精液都射在她的體內,其余的幾波才射到她的始終沒脫下的小可愛上。

我們兩個脫力的躺在床上,我摟著只脫了內褲就被我侵犯的雅婷,罪惡感與滿足感滿溢腦中。

「哥…我是你妹妹耶,你真變態,呵呵。」她樂呵呵的笑說,「下次要記得買保險套,不然你這個早洩男會射在我裡面。」

「屁啦,妳才早洩咧!」我扁了她一下。

我終於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果然雅婷也不是處女了,下次得問問她究竟有何新鮮事可以知道?

還有文馨,我非得要用肉棒來調教妳,才會知道大哥的零用錢不可以隨便拿去買包包嗎?!

「哥,你在嗎?…哇啊啊啊啊!?」沒敲門就進來的羽晴晴天霹靂的傻望著我兩…

完蛋了…這個正經狂魔一定會跟爸媽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