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3.

雅婷稱霸全國中的野心終於在我正義的鐵拳下粉碎了。

我將她扎扎實實的罵了一頓,再將影片刪除,當然少不了幾下籐條。

這次最疼她的文馨也沒幫她講話,事實上,文馨還提供算盤給我逼她跪。

雅婷逃家以後,家裡頓時安靜了不少。

沒有人會來襲擊羽晴跟文馨,羽晴很放心的待在房間裡讀書,這是她這個月來第一次不鎖門。

我把煮好的餛飩面端進房間給羽晴後,就來到客廳跟文馨搶電視看。

「喂,妳不要看什麼低能黑澀會美眉好不好,有夠低能耶。」我罵她,然後搶走她的遙控器。

文馨轉過頭對我微笑,靜靜的走到電視機後面把插頭拔掉。

「…干嘛,妳生氣??好咩…還妳!」我把遙控器甩在沙發上,老實說我也有點怕我這個大妹,她是個高深莫測的家夥。

「沒有啦,我只是有點話想跟你討論一下。」文馨語味深長的說,「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家的人真的怪怪的。」

「有嗎?雅婷是真的不太對勁啦,教育失敗。」我不禁嘆氣搖頭,「建構式數學下的犧牲品。」

「不止啊…我跟你講…唉,又不太好意思,總之你有機會去偷看一下羽晴的日記。」她神秘兮兮的在我身旁坐下。

「妳也怪怪的,每次說話都不說完…愛吊人家胃口。」我一拍她腦袋,她摸摸頭,微笑道:「你更怪,還群交派對咧。」

在此我再度鄭重重申,我才沒有搞群交派對,我只是畢業旅行喝醉酒帶錯馬子而已。

「屁好嗎?都說我沒有搞群交派對…還敢說我,妳還被…對了,我問妳,妳說跟兩個陌生人做愛那是怎麼回事?」我是本著關心妹妹的安危發問的,我並不是個變態。

「喔,那個喔…」她皺起眉頭,忽而又呵呵笑道:「是可以跟你講啦,不過你要告訴我群交派對的真相…不準騙我,我看得來。」

的確,以我的智商,是不足以跟這位老奸巨猾的老妹相比,對她說謊只有徒然自取其辱而已。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是個痛苦的回憶…

當年我們一夥變態男生…等等,我並不變態,變態的是我的朋友們…

打算湊合一對曖昧不明的該死男女,他們一個是娘娘腔、一個是T。

不知道哪一個人帶頭喝酒、又不知道哪一個該死的家夥提議玩真心話大冒險…

不勝酒力的變態朋友們很快就爆出一大堆料來,從學校的辛酸史到每天晚上幻想我三個妹妹打手槍的鳥事都講了出來。

至於大冒險的成分,更是使整個場面失控的主要原因。

首先是變態朋友A的女朋友,雖然我不認識她,不過她是個非常、非常正的辣妹…她跟變態朋友B蛇吻。

連她都這麼敢,再來進行的也都百無禁忌了,一兩個變態朋友和他們的女朋友表演了脫衣秀以後,我當年的女朋友糯米跟著被要求當場表演自慰,雖然她是做個樣子,但還是弄個所有人心癢癢的。

在這裡不得不介紹一下糯米,她之所以叫做糯米,是因為她身材就跟一條糯米腸一樣差,只有臉蛋可愛而已,其他實在乏善可陳。

那該死的娘娘腔為了滿足自己的同性戀欲望居然發出「XXX顏射糯米」這種恐怖指令。

這時候我到哪去了?我去嘔吐了我!

回來以後,只見一個變態家夥跪到躺著自慰的糯米上方,從糯米的頭頂對著她打手槍。

「靠妖!」我驚叫,但是那家夥已經射精了…一股股、一陣陣的白色液體從他裸露在空氣外的肉棒頂端激射出來,糯米緊閉著眼睛,但是嘴角禁不住的全是笑意,臉蛋紅得分不清酒醉還是激動。

後來也不知怎麼搞的,依稀記得遊戲好像在不久候結束了,就在變態朋友B將不知是誰的女朋友插入之後。

大家各自帶走一個馬子,連我也不例外…不過,我帶走了那個T!他媽的!

我被一個T給上了!

根據朋友敘述,糯米當晚被帶走,不過帶錯房間走到別班的地盤,最後她就被安然送回自己的房間了…我才不信咧,妳當我是白癡啊?

據我所知,那個辣妹被變態朋友C給吃去了,真可惜…

其他也各自弄錯了對像,這次的事變導致在場所有情侶全部分手,而且淪為我們茶余飯後的笑柄。

「哈哈,其實當晚我跟阿泰一起架到阿築,最後我們搞三P…」那個娘娘腔同性戀這樣說,我認為阿泰的屁股應該被他搞開花了。

我說完了故事,文馨已經笑到不可開支了。

「笑屁呀妳,很可怕耶!」我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唉唷!你講的很像笑話啊!」她好不容易止住笑,「糯米姊有回來找你耶,在你去讀大學的時候。」

「是喔,她回來干嘛?」我興味蘭珊的說。

「她說你的老二又臭又短,包莖還發黴。」她又開始狂笑起來。

「干妳娘咧,賤女人。」我對著對面糯米家的方向大聲咒罵。

「嗯?第一次說是被強奸,其實也不太對咧。」文馨定神道,「反正就是?我上上個男朋友,有次我去他那邊玩,阿他朋友也有來,我趁他不在的時候裝傻勾引他朋友,於是我就被強奸了,哈哈!」

「靠北,妳干嘛故意被他強奸?」我錯愕道,「他很帥唷?」

「不帥啊,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只是想勾引他看看,看他快憋爆又不太敢的樣子,超好笑。」她說著又噗噗而笑,「那天我穿吊帶褲啊,阿他還一直拉不開咧。」

「那妳沒抵抗嗎?」我說,一種怪異的感覺蔓延上來…

「有啊,嚇死我了,怎麼可能不抵抗啊!」她笑說,「但是他力氣比我大,我也沒辦法,他一邊插還一遍問我一堆變態的問題,A片看太多了。」

「啥問題呀?」我不可否認的,褲襠理得肉棒已經硬了起來。

「嗯…比如說『我的肉棒跟TEE比起來誰比較大啊』之類的。」文馨說到這裡,「咦」了一聲,原本講這色情故事臉不紅氣不喘的她突然嬌羞起來,我猜想她可能看到我肉棒硬了。

我用蹺腳得方式隱藏我勃起的肉棒,問道:「然後呢。」

「然後…就沒啦,他完事以後很緊張的幫我穿衣服,還問我要不要當他女朋友,哈哈。」文馨說,「第二次…真的就是被強奸啦,我跟朋友去逛唱歌,被朋友的朋友給強奸了。」

「那妳朋友沒怎樣唷?」我奇道。

「有啊,她更慘咧,她還被兩個人輪奸。」文馨搖搖頭,嘆道:「超可憐。」

「屁啦,妳同學比較漂亮嗎?」

「對呀,她校花好不好!那兩個差點就對我動手,好在我學長那時候打電話過來,然後壓在我身上的變態叫我邊讓他干邊講電話,我就接了。」

「然後妳就叫學長報警唷?」

「沒呀,我學長是外面混的,剛剛好是那三個白癡的老大,哈哈!」文馨殘忍的笑著說,「聽說那三個白癡最後被閹掉了。」

「真是可怕。」我嘖嘖說道,「那妳有跟學長說謝嗎?」

「有啊,我好好的報答了他一次,呵呵,還幫他介紹正妹,後來我朋友就變成他馬子啦。」

「妳都沒幫我介紹過正妹。」

「…哥,你要是撐的很難過,要不要我幫你call小米姊呀?」

「不、不必,我隨便說說的,千萬別call。」

順帶一提,後來我發現她學長是我朋友的弟弟,而且是個乳臭未干的臭小鬼。

我不禁開始懷疑文馨所說故事的真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