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妹妹襲擊我

2.

自從上次被三妹雅婷利用以後,生活意外地一如往常,彷彿從未發生過這檔事一樣。

我甚至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我做春夢做過頭了?

好在二妹羽晴與大妹文馨相繼遭到雅婷大冒險的迫害,這才證實了我並不是在作夢。

羽晴的內褲被雅婷的同學信仔拿去打手槍,射得濕淋淋的然後掛在廚房。

文馨更倒楣,她在看電視時,雅婷的另一個同學衝過去對她打手槍,嚇得她花容失色,拿起遙控器就往那男生的老二上K去,結果那男生被搥以後居然絲毫不氣餒,整個人壓到文馨身上,最後不濟的射精在文馨的紫色褲襪上。

即使這幾個混小子恐嚇我說他有混黑道,我還是動手扁了他們一頓,白癡嘛這!

雖然有點過份,不過他們的大冒險是滿爆笑的,包括拿蕃薯塞屁股之類的駭人舉動,漸漸的我也習慣這幾個色小鬼襲擊我兩個妹妹,反正他們也造成不了什麼真正的危險性。

「哥,你要管好雅婷啦!」羽晴一臉嫌惡的拎著腥臭的內褲,對我抱怨。

「我有什麼辦法…打了他們還是笑嘻嘻的,反正他們只是開玩笑而已啊。」我無力的翻閱我的報紙,我覺得教育部長很好笑。

「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很逗趣呀。」文馨樂呵呵的說。

「妳還差點被上耶!」羽晴氣憤的將內褲丟向文馨,不過沾滿精液的內褲後繼無力的掉在餐桌橘子上。

「幹妳娘,那橘子我還要吃的耶!」我驚叫。

「吼,哥你不懂啦,又不會有人用你內褲打手槍,也不會有人衝過來壓你,你當然不知道怕啦!」羽晴嗔叫。

「屁好嗎?我早就中標了,上次雅婷才吸過我老二…」我一不小心脫口而出,兩個妹妹已經一臉驚愕。

「雅婷幫你…口…交…?」文馨結結巴巴的吐出這幾個字。

「喔,對呀。」這時雅婷正好洗完澡,從冰箱拿了一瓶芬達走進客廳,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哥超變態,我一講『哥哥好硬』他就會興奮…要喝汽水嗎?」

「變態的是妳吧!?」文馨和羽晴異口同聲說,不愧是我兩個正常的好妹妹,羽晴跟著補上一句:「我才不喝那種沒營養價值的垃圾食物咧。」

「去,妳們還好意思說我,小時候大家還不是吵說誰要嫁給哥哥!」

她們你來我往的爭吵了一陣子,最後不知道怎麼樣又笑成了一團。

於是我們坐在一起吃橘子喝汽水看電視。

「哎,姊!」雅婷忽然問羽晴道,「妳看過男生馬眼沒?」

「啊?什麼叫做馬眼?」羽晴惑道。

「就是這個啊。」雅婷二話不說就拉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老二。

「幹妳娘咧!」我急忙把她推開,但是羽晴和文馨的臉蛋已經紅得像是蕃茄一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雅婷得意的狂笑起來。

電視機裡的黑澀會醜女們還在叫來叫去,而我們客廳裡只剩下三人的沈默、與一人的狂笑聲。

「咳嗯,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但下意識我便將電視機給關掉了。

雅婷止住笑意,不懷好意的向我身邊挨來,仰起小臉嬌聲道:「哥?來嘛?」

我揍了她一下,然後把她推開,試圖正經地向我另外兩個正常的妹妹解釋,就在我詞窮時,雅婷已經將手探入我的褲襠裡,握住我逐漸勃起的肉棒。

「啊啊…」我想將她的手拉出來,但她跟著湊近我耳邊喊了一聲哥,然後香嫩的舌尖點上我的耳垂…

我輸了…我被她挑逗得全身蘇麻,軟綿綿的動彈不得。

她再度將我的肉棒掏出褲子,不同的是,這次肉棒已經硬得龜頭呈現紫醬色了。

雅婷噗哧一笑,牽起發愣的文馨,讓她跪到我的跨間。

「文馨…妳妳妳…」我看著她生暈的俏臉,她的娃娃臉上滿是羞澀,微張的濕潤嘴唇一開一合,好像想講些什麼,卻更加地誘惑著我。

我按住文馨的頭,狂念在我心中爆漲,終於,我將腰身往前挺去…

粗大的龜頭觸上了文馨嬌嫩欲滴的嘴唇,文馨整個人劇顫了一下。

「哥!」呼吸倉促的羽晴呼喊著我,好像想要阻止我做出活塞動作。

我掙扎著,理智與慾望在心中交戰,文馨是個長相甜美的可愛女孩,但是她是我妹妹!

雅婷吸我還可以賴她,倘若這時我將肉棒往文馨口中送去,我就是個十足的變態了!!

「吼,煩耶,lag什麼啊!」正當我天人交戰時,不耐煩的雅婷從後面一推文馨的頭,「咕滋」一聲,文馨終於緊緊密密的將我的肉棒吞入口中。

有了第一步,接下來便全交給本能去做。

文馨乖順的吞吐著我的肉棒,我按住她的頭,享受著罪惡感與快感交織的變態感覺。

「哥!」羽晴輕喚,我將她拉入懷中,將手伸進她尚未褪下的制服中,搓揉她C罩杯的雄偉胸部。

「喀喀!」雅婷嬌笑不休,但我已經無暇理睬她,我姿意的蹂躪著羽晴的身軀,她的輕聲呻吟傳入耳中,更令我失去理智。

她用微弱的力量抵抗著我的侵略,不過她微弱的力量還是比我使盡吃奶的力量要來的大,最後她終於抵抗成功,自我的懷抱中掙脫,並從沙發上滑下去。

「換人!」羽晴慌忙的說,文馨疑惑的吐出我的肉棒。

羽晴深深呼了一口氣,生澀的握住我的肉棒,其實她是害怕給我侵犯,寧願替我打手槍也不給我親吧。

「哥…」文馨還未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我便將她摟入懷中,強吻她的小嘴。

我跟文馨的香舌交纏在一起,掀起她鵝黃色的背心,跟羽晴不相上下的豐滿乳房令人一手難以掌握。

往羽晴那邊看去,只見她的粉紅的雙頰與草綠色的粗框眼鏡呈現強力對比,我順手一按,她的嘴唇便撞上我發燙的肉棒,她略一掙扎,還是緩緩吐出小巧的舌頭,沾上我硬得發亮的龜頭。

他媽的,我跟我的妹妹接吻了。

我還讓我的另一個妹妹幫我打手槍、口交。

他媽的…他媽的!!

文馨秀眉微皺,輕喘無度,原來她一面與我親吻,一面將手探入自己裙中,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自摸了起來。

羽晴也習慣了做出這些羞恥的動作,認命的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看不出她一個處女竟然那麼有天分,牙齒都沒刮到我。

「文馨,妳不是處女了吧?」我趁亂對文馨問出早就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

「嗯…」

「妳跟幾個人做過呀?」

「七…八個吧?忘記了,從國三第…一次。」

「靠杯,妳男朋友換真快…」我都不知道她在國三到高二之間可以換七八個男朋友,不愧是我妹妹。

「哪有…我才換四個…嗯…!」

「咦?」我腦筋一時轉不過來,搞不清楚狀況。

「我想想看…嗯…我跟一個學長、還有一個同學…對了,還有兩個不知道名字的…」

「屁啦,不知道名字是怎麼一回事?」

她巧笑嫣然,摟住我的脖子,嬌聲道:「我被強姦嘛…嗯…也不算強姦,嘻嘻。」

「哎,快沒電了,快點結束一下好不好!」

這時我們忽然驚見,一直被我們忽略的雅婷不知何時拿出了數位相機,一直在錄影。

「啊!」我一驚,鬆手將文馨丟到地板上,雅婷嘻嘻一笑,將數位相機固定,她跟文馨一起跪到羽晴身旁,跟羽晴一起用舌頭舔弄我的肉棒。

三個妹妹的舌頭時而不時交織在一起,口水濡沐了彼此的嘴唇。

我一下插入文馨的嘴巴裡、一下又在羽晴的口腔裡抽送、或者是被吞吐於雅婷的唇瓣之間。

三個姊妹爭先恐後的搶著我的肉棒吞,我終於到了極限,顫聲道:「我…要射了!」

她們三個一齊仰起俏麗的臉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自我的肉棒中激射而出,射在三個妹妹的臉蛋上。

「OK!」雅婷興奮的跳了起來,故不得擦乾臉上的精液,便去處理她的數位相機。

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性慾盡去,罪惡感徒生。

羽晴羞愧的無地自容,靜靜的在旁擦拭她濺滿精液的眼鏡,而文馨依然嬌喘不息,伸出舌頭將嘴角的精液舔入口中,挨著我蹭來蹭去。

「哈哈,有了這影片,這下我可以稱霸全國中啦!」雅婷哈哈大笑,「多虧了信仔的藥!哈哈!」

「妳對我們下藥!」我驚道,原來如此,難怪我們會那麼容易失控!

「雅婷!」羽晴羞憤不已,「把影片洗掉,妳竟然…」

「妳又沒喝汽水,妳是真的發浪。」雅婷小小聲說,羽晴愕然,噤聲不語。

我們三兄妹就這樣被一個死小鬼玩弄於鼓掌之間…

為了安撫羽晴的心情,我跟文馨只好欺騙良心的發誓有看到她在不知不覺間喝下芬達,

並且刻意親熱給羽晴看,好讓她相信我們也很色。

結果最後果然玩出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