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劫色

清明連假,住在台北的我,因為補習班並沒有讓我們放假,所以我只能待在家裡,不能跟爸媽回南部掃墓,爸媽為了我的學業,不准我請假要我一人待在家,努力讀書。就讀私立國中的我,因為家教非常嚴格,常有門禁時間,而且也不能跟男生有太親密互動,所以我還是個處女,我完全沒接觸過色情,連最基本的自慰都不會。

這天四月四號兒童節,我在補習班過了一整天,眼前只有書百般的無聊。晚上回到家,在吃飯的時候我爸跟我講:

「女兒,我跟你媽等下就要先回南部,明天下午就會回來,你明天不要睡過頭蛤」

爸媽在晚上就先趁車流量少的時候,下鄉掃墓去了,目送他們關上門之後,終於是自由之時,平常嚴格的管控下,都必須在十點準時睡覺,今天我至少熬到了十二點才關掉客廳的燈,洗洗澡就去睡了。

半夜兩點多,正熟睡的我聽到細微的金屬敲擊聲,客廳大門的風鈴響了,「拎拎拎」的刺耳聲吵醒了我,透過房門下的門縫,我看到客廳的燈被點亮,我睡眼惺忪地想著,爸媽是忘記拿甚麼東西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披著被子走下床,打開房門正準備問:

「爸,你忘記拿甚麼了嗎?……你….你是誰」

眼前的身影不是熟悉的爸媽,眼前是一個金髮身材瘦小的男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驚訝的問「你…是誰…要幹嘛」,我跟他四眼相對了幾秒,他立馬衝過來,抽出藏於小背包裡的水果刀,「小…偷嗚嗚」在我還沒喊出聲的時候就被抵在牆上,他摀住我的嘴,鋒利的水果刀輕輕劃過我臉龐。

「安靜,我不想傷害妳,我只是來偷點錢,乖一點,拿完錢我就走了」小偷說道。

我驚訝地已經腿軟,他用隨身的繩子將我的手綁在床頭,並用膠帶將我嘴巴封住,關上房門出去翻箱倒櫃。在他翻箱找錢同時,我使力的掙扎,他綁的繩結並不牢固,三兩下就被我掙脫,我輕輕的將封住我嘴的膠帶撕下,趕緊拿起我桌上的電話撥打報警,但因為我太緊張,不小心把書包打翻,厚重的書本掉落地上產生極大的聲響,我的心顫抖了一下,但此刻不能害怕,我正要按下通話鍵時,小偷打開了房門,看見我手拿著電話正在撥打,馬上衝向我,將我電話奪下並重摔在地上,手機硬生碎裂,他狠狠瞪著我並向我呼了一巴掌,我整個人沒站穩的跌坐在地上,門外的燈光照映在小偷身上,眼前黑色的身影是我今晚的噩夢,他生氣地向我出拳,我本能地護著頭,並大喊「對不起啦….」

「敬酒不吃吃罰酒阿….是妳逼我得」小偷說道。

他將我硬拉上床,用繩子將我手腳綑綁,我激烈的掙扎,我掙扎一次他就打我一拳,我痛的已經無法掙扎,他綁完手腳後再次用膠帶將我封口,我被綁到真的動不了後,他露出了邪惡的笑容,那笑容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妳真不愛惜自己,敢報警,是妳逼我的喔,原本不想傷害妳的」小偷說道。

他走向客廳將翻倒的櫃子、雜亂的紙張衣物整理好,並將客廳燈關閉,看在眼裡的我不知他要幹嘛。客廳的燈光瞬間熄滅後,黑暗的家只剩我床頭前的夜燈,金毛仔走向了我的房間,臉上再次透露出邪惡的笑容,他關上了房門放下了背包,把椅子面對我並坐下來,他翻著我的書桌書包。

「哦..某某私立國中,才國中阿,有錢人的孩子,國中就讀私立的,學校老師難道沒有教你要聽別人的話嗎」金毛仔說道。

他凶狠的將學生證甩到我身上,隨後拿起身上的水果刀,坐在我身邊,堅韌的刀鋒從我睡衣上的鈕扣一刀劃過,這一刻我只能咬著牙忍過去,「好久沒吃國中妹了,妳運氣好我保險套剛用完,呵呵」金毛仔說道。

他輕柔地將我睡衣退去,我哭紅的雙眼緊閉著,不敢面對眼前的景象正在撫摸著我的身軀。他用那粗糙的手掌撫摸著我的身體。

「胸部好小喔,一手就能掌握,真可愛」金毛仔說道。

他將我胸罩割成兩半,我的小乳房暴露在他眼前,他將嘴巴湊了上去,利用舌頭挑逗著我的乳頭,我身體本能地抖動著。

他大膽地將我身上的繩索解開,完全不害怕我會逃跑或者是反抗,我也不敢,他一拳我就倒地了,我雙手護著胸部龜縮在床角,看他那淫邪的笑容,他在我眼前將上衣脫掉,赤裸結實的身軀我第一次看到,他爬上了床將我壓在床中央,嘴巴緊湊在我的嘴前,努力的把舌頭吐進我嘴裡,我們倆的口水交雜。他在親我的同時,雙手各自有著工作,一手將我脖子固定住,防止我逃離他的親吻;另一隻手在我下體外遊走,「我想要了給我吧」金毛仔說道。

給你甚麼我聽不太懂,他用繩索把我雙手各綁在床角,用著他的舌頭慢慢地舔至了我的內褲,那感覺很奇妙癢癢的。他輕輕的將我睡褲跟內褲一並脫去。

「還沒長毛阿,還是處女吧,讓我幫妳開苞」金毛仔說道。

他先用手指輕輕地在我的小穴外摩擦,這動作讓我有點招架不住,身體激烈的抖動,隨著我的動作,他將手指伸入我的小穴,因為交代摀住我的嘴,不然我早就放聲大叫,「嗚恩…嗚」我發出了一些聲音。

「妳濕了唉,處女就是特別敏感」

「要不要嚐嚐我的阿」金毛仔說道。

他站在床邊,脫下了褲子跟內褲,露出那巨大的肉棒,一手套弄著一手將我嘴上膠帶撕掉,「救命….救」我大聲哭喊,那瞬間他毫不留情地又賞我一巴掌,他拿著刀跪在我胸前,那肉棒在我嘴前等待著進入我的嘴裡,他拿著刀在我眼前晃啊晃。

「快幫我含,不然妳就死定了」金毛仔恐嚇著我。

我趕緊張開嘴巴接受他的肉棒,他輕搖著腰間,肉棒在我嘴裡搖動,我分泌了好多口水迎接著肉棒,他雙手扶著我的頭,舒服地搖動著腰。我不斷的流著口水,沾濕了四周的床墊。

「來吧,讓妳破處囉,很舒服的」金毛仔抽出了肉棒,並將我兩腿跨在他肩膀上,肉棒在小穴門口摩擦著。

他突然的一刺,我拱起了我的身體,雙眼再次哭紅了,好痛好痛。

「真緊阿,幹處女就是比較爽」金毛仔說道。

金毛仔抓著我的雙腿,猛力的衝撞著我的屁股,「啪啪啪啪….」的聲響遍佈房間,我的小穴不爭氣的分泌大量水分,滋潤著肉棒跟小穴的交合,「噗滋..噗滋..」小穴跟肉棒之間的活塞運動,夾雜著水聲另金毛仔很性奮。

「妳聽聽看妳有多濕了,被我幹很爽吧!」金毛仔問道。

我無言的搖著頭回應他,我傷心害怕的樣子似乎更讓他獸性大發,他越撞越用力。他將我兩腿放下,將我的手解開,雙手穿過我腋下講我扶起,我坐在他身上,他使勁的搖著我的腰間,每一下的搖動,都將肉棒深深的突進我的子宮,他加快了搖動的速度,我覺得身體內有股暖流迅速的往下衝,我的身體突然抽蓄,小穴噴出了好多透明尿液,將金毛仔噴得滿身。

「高潮啦,終於高潮了,妳還真難伺候。以前的國中妹,插不到幾下就高潮了」金毛仔說道。

我迅速無力地趴在他胸前喘息著,他卻不讓我休息,右手將肉棒慢慢對準小穴口,左手將小穴撥開,好讓肉棒進入,他大力的一頂,濕淋淋的小穴又被填滿了,他抱著我並用他的下體猛力的撞著我。

他將我推到一旁,看我已經無力抵抗,把我嘴巴開封,我那喘息聲讓他覺得很爽,那淫邪的笑容再次浮現,他要我跪趴著,我只能依他的指令照做,從背後再度將肉棒插了進去,同時快速的抽插著,我的屁股也被他撞擊的再次啪啪作響。

「阿恩….阿….好痛…阿恩」我第一次呻吟著。

「妳叫聲真好聽,喜不喜歡被我幹阿」金毛仔問道。

「阿恩….喜..喜歡….」只是付和他而已。

金毛仔卻越幹越興奮,下身猛力的抽插著我,我這樣被他幹了好一會,小腹一陣抽搐又高潮了,一股熱流噴出,透明的水液尿滿整張床,我側身倒在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眼前。

金毛仔將我翻身,回到最初的姿勢,輕扶我的腰將肉棒慢慢滑入,「啊…啊…好爽…啊…啊」我忘情地回應著,從開始性侵我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天都快亮了,金毛仔一邊搖動著下身,一邊說道「我要內射囉」,說完這句話後,再次猛力的撞擊著我的小穴,他忘情地閉上眼睛,使勁一頂,我感覺到子宮有股熱流,反射進我的小穴,他抽出了肉棒後,看著我又露出邪惡的笑容。我雙腳開開的,爽手癱軟在床上,眼神迷幻的看著天花板,小穴不斷流出熱熱的液體,金毛仔將肉棒擦拭乾淨後,從小背包拿出多紙鈔,灑在我身旁。

「今天就算我買妳一夜,處女價十萬,其他的我拿走了」金毛仔說道。

金毛仔穿上了衣服褲子隨後把我拉到浴室,將我體內的精液全部沖乾淨,我全身赤裸地被他抱回床上,破爛的內衣褲被他用垃圾袋裝起準備帶走,他拿起了手機,將我姿勢喬好拍下了一張當作紀念,並躺在我身旁分享著他跟哪個妹做愛的照片,照片裡的女生都跟我年紀差不多,雙眼迷茫身體紅腫,那小穴也沾滿白色體液。

「妳知不知道,妳是我幹過最爽的一個,小穴很緊實,而且還是處女」金毛仔驕傲地說道。

「時間不早了,我先走囉,呵呵」

金毛仔揹起背包關上客廳大門,外頭的鳥叫聲特別清脆,早晨了,我才剛被摧殘完,我再次大哭了一場,但不敢跟任何人訴說。

直到過了兩個月,我在某天的新聞看見了金毛仔的蹤跡。

「暗夜色狼,在公園強暴國中女生被抓,並在住所電腦找到超過四十多名被害人性愛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