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高潮

我的他,是一個有錢的公子,才貌俱全。有人說我們是門當戶對,我卻不以為然。除了父母的背景,我認為認識了他,是我今生的福氣。170公分高,擁有一張俊肖無瑕疵的臉,身材碩健,喜歡上健身室和跑步。他有錢,卻謙虛不宣,開著名貴跑車,卻喜歡往平民區闖。與我外出,鮮少買名牌,逛高檔卻不失浪漫。

與他相識,是在一場所謂的「官方」活動。我母親有事外出,父親就帶我出席。大二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出席這種場合。化上淡妝,穿上黑色低胸Gucci,配合一條忘了品牌的裙子。在那沉默的活動中,我被悶得發慌,離開父親一群人和他們那與我無關的話題,獨自到大廳外散步。我的腳步停留在離門口不到二十步的噴水池旁,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發呆。

「小姐。」

思路被打斷,我本能的往後一望。

「你也是被悶壞了?」他聳一聳臂,向我打一個疑問的眼神。

「政治的受害者,」我頓了頓,「你呢?」

「好不了多少,我是被支開的,我老爸說是機密。」

「機密?」我露出譏笑誇張的表情,「無聊的白痴機密,我情願回家睡覺。」

「哦。」從他的眼神,可看出他的不認同,但他也不反駁。

「差一點忘了自我介紹。」他開始介紹自己。接著,我們不知不覺就一直聊到深夜時分,活動結束為止。

「我可以約你出來嗎?」

我的腳步頓住,轉身向他回以微笑,點了點頭,繼續向我的車子走去。我的父親和司機已近在車裡等我了。

隔天,我收到他的電話。

「你怎麼拿到我電話的?」

「機密。」他告訴我他得出席隔天的一個舞會。

「又是官方的。」怕死「官方」活動。

「不是官方的啦,是我老朋友的舞會,出來認識一點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總好過逛街夜宵看電視。」靜默了幾秒鍾,「你要陪我出席嗎?」

「考慮一下。」故意拉長聲調。

晚上,我穿上一件緊身圓領短袖短裙,配合一件小外套出席晚會。在他的跑車上,我注意到他一直在找空檔偷瞄我。圓領緊身衣將我的身材表露出來,34C、26、32,配合我162cm的身高,我只能說,還不賴,至少比下有餘,只是小外套把我的腰遮住。這也好,要不然恐怕發生車禍。

在朋友的舞會,他表現得八面玲瓏,一會兒在這裡,一會兒在那裡,把他的幽默發揮的伶俐盡至。我也儘量表現得大方得體,不過多數時間是在聽他交談。聽他交談的內容,發現他的知識了得,經濟,政治,社會動態,該懂得他幾乎都懂。

一陣照面寒暄問候,主人家的歡迎和豐富的晚餐後,有一部份較年長的客人相續離開。主人家忙著送客,留著浪漫的音樂,陪伴著年輕的客人翩翩起舞。他牽著我的手,攬著我的腰,要開始跳舞。

我還不習慣與他近距離接觸,對他大膽的「侵略」顯得有一點畏縮。當他的手觸摸我的腰時,一股觸電般的感覺從盤骨透過脊椎骨到後腦,由下到上的迅速蔓延。後腦開始沉重,舌頭開始乾燥。

他把攬著我腰的手滑向腰後一用力,我腰部以下的身體完全貼上他的身體,填滿我們之間本來因著我的矜持而留下的一線空間。我本能的把上半身挺後,儘可能減低胸部的接觸。

「不要緊張。」他溫柔的在我耳邊輕嘆。

他一定是故意的。給他的氣息一觸,我敏感的耳朵馬上發紅。

「不可丟人,不可丟人,你怎樣都是一個有教養千金,也是大學棒球拉拉隊隊長,學院的院花,不可丟人,不可丟人。」我不斷的提醒自己。

我不敢開口,打結的舌頭一定會出賣我。我抬頭看一看他,向他點一點頭,揚了一揚眉,用眼神示意可以開始跳舞了。

隨著旋律慢慢的搖動。周圍的人,有的在談天,有的在跳舞。我察覺到一些人開始接吻擁抱,有的在角落熱吻,旁人也不怎麼理睬。受到環境的影響,加上對他的好印象,我開始享受我們身體的接觸,不避忌的將胸部輕輕的與他的身體碰觸和摩擦。後來,我乾脆將頭靠在他的肩膀,胸部完全貼在他的胸前。

我們都停下腳步,我輕輕地攬住他的腰,他的雙手抱住我的背。我們就這樣靜靜地站著,享受彼此間體溫的交流。

「噗……噗……噗……」他的身體傳來他好快的心跳的心跳聲把我拉回現實。

他的雙手從背後溫柔的往上移到我的手臂、肩膀、頸項,然後將我的下巴托起。近距離雙眼的交接領我尷尬的馬上閉上眼睛。

這時,我感覺到他的唇貼上我的唇。他的唇很柔,很香,帶著一股熱量,由唇到喉部,隨著食道感覺自己的胃在收縮。這熱量蔓延到大腿、小腿,帶來疙瘩的感覺,又從小腿從背骨傳送到頸項。肌肉輕微的收縮,讓喉嚨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我沒有迴避我的初吻。那一刻,時間彷彿停止了,一切的聲音都消失了。

「你好美!」那是他離開我的嘴唇的第一句話。我回不了神,我沉迷了。

我們沒有在說話,不過卻心靈相通的手牽手慢步離開人多地前院。我們繞過了屋旁的泳池和那裡的人群,他本能的打了幾個公式的招呼。我們一起到連接屋後的高爾夫球場。球場邊緣的大樹和茅草擋住了從屋子發出的燈光。

在樹下,墊著柔軟的地毯草,我們再一次擁在一起。這一次,我毫不避忌地貼在他的身上,將頭埋在他的胸前,享受他的香味,等待他的侵略。

他沒有另我等太久,就將手伸入我的小外套,隔著一層緊身衣,輕輕撫摸我的背。

我背部自然敏感的享受他的撫摸,他手的經過,帶來陣陣肌肉的緊繃。

「啊……啊……啊……」伴著我的輕嘆,我提高我的肩膀,身體向他貼得更緊。

「啊……好舒服啊……啊……」他很有技巧的挑旺我全身的細胞。

他順手把小外套脫了,讓它自然掉落在我的身後。然後,他低下身,將他的唇,壓在我的唇上。四唇接觸,腦後一陣電擊的感覺,然後耳朵輕微嗡嗡作響。

他把手伸到衣服和裙子的邊緣,用一隻手將緊貼的衣服向外一撩,另一隻手就伸入我的衣服裡。

「啊……」微張的嘴露出空間,他頭一側,把舌頭伸了進來。我從來沒有受過如此大的刺激,只能緊緊閉上眼睛,享受他在我背部的愛撫。

「嗚……唔……唔……唔……」體內被挑起的慾火,接著喉嚨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在我的呻吟聲中得到進一步的默許,將我的胸圍從後解鉤。他把我緊緊地抱起來,一個轉身,把我的背輕按在樹幹上。

「嗯……」我一個聲長嘆,我們的唇沒有分開。

他一手托住我的頭,一手由後滑過我的腋下,深入緊貼的身體,觸摸我的乳房。一點的瘙癢,跟著更多的熱火,開始燃燒。我全身的毛都豎立起來,雙手和雙腳在輕微顫抖。

「啊……嗯……」他把手溫柔地握住我的乳房,然後輕輕地揉捏。

「啊……啊……」我的情慾向脫了綁的野鹿,瘋狂的往森林深處奔跑。

忽然,他用食指和中指把我的乳頭輕輕夾住。

「啊……」我把頭抬了起來,離開他嘴唇的口,用呻吟發洩來自胸部的慾火。

接著,他用手指與乳頭摩擦幾下,接著滑過乳溝,挑逗地磨擦另一個被冷落一陣的乳頭。我崩潰了,我崩潰了。

「……」我將我的口和眼睛都大大張著,發不出聲音,看不清東西。接著,我的腳一軟,身體靠著樹幹往下滑。

他立刻用扶助我頭部的手把我拉離樹幹,順著姿勢將我臥放在草地上。

他握住我乳房的手沒有鬆開,繼續把我的靈魂抽離身體。

他跨過我的身體,另一隻閒住的手開始往下滑動。先是小腹,讓後大腿,又回到小腹,讓後又是大腿。我輕輕扭動我的身體,緊繃的腹肌將腰部微微的提高。

他又獲得我默許的訊號,將手由小腹滑到大腿。這次,他的手沒有在回到小腹了。他的手繼續滑下膝蓋,由裙角滑入裙內,愛撫我的大腿內側。我的大腿的神經線被拉到極限而屈起。

「嗯……唔……唔……嗯……」張大的口,無法自制的發出歡愉的訊息,同時又想盡方法吸取更多的氧氣,來補充體內嚴重失衡的重擔。他的雙手,同時挑逗我的雙乳和大腿內側,沒有隔著布,沒有隔著任何東西,只有肌膚最親密的接觸。

他的手從大腿內側往上移動,到了內褲的邊緣,隨著內褲邊緣滑動。他的手好滑啊,他的手好熱啊!接著,挑逗我乳房的手離開挺直的乳尖,滿脹得乳房,輕輕地扶助我的頭,將草地和我的後腦的隔開,讓後他再次與我四唇相貼。

少了乳房的刺激,我的情慾稍微降低,這是我的下體傳來前所未感受過的感覺。

「嗚……嗚……」所有的呻吟都被他的唇封住了。他的手指透過內褲邊緣進入我的叢林,輕輕撫摸我的陰蒂。我緊緊閉上雙眼,伸手將他緊緊擁住,大腿本能地夾了起來。

被夾住的手沒有停止地磨擦,參著我已氾濫的愛液,形成銷魂的按摩,下體傳來的火焰,燃燒的小腹開始抽動。

我的大腿開始不聽使喚地顫抖著。乘著這一鬆懈,他把手指往下一滑,沒入我最隱秘的蜜洞。我已經無法抵擋,無法承受這麼大的缺堤。我的小腹失去控制的抽動。為了紓解抽動的緊繃,我無意識地把大腿打開,把下半身體撐起來。他的手指更無阻礙的開始進出抽動。

「嗚……嗚……啊……啊……」缺氧的負荷達到了極限,我掙開他密封的嘴唇,決堤而出的是失控的呻吟聲。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在他一次將手指插入最深處時,我感覺到蜜洞的最深處開始強烈的縮緊,強烈,但是快速蔓延。

「啊……」有蜜洞的深處,到淺處,狠狠地夾住他的手指,到大腿、小腿、腳根、將下身高高托起。到小腹、到雙乳,將乳尖挺直,最後到口邊,將我最後意識到的呻吟聲吐出。

強烈的縮緊,伴隨著是一陣觸電的感覺,緊接著的是全身失控的抽動。我掉入一個無重量的空間。我活不下去了,我的抽動,全身都在抽動。

這是我生平感受到最大最震撼的高潮。然後,抖動開始平靜。無意識的眼淚從我眼角留下。

「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我下沉的意識,一直重複這句話。

我到最微弱抽動的前一刻,我的蜜洞忽然被龐大巨龍入侵。我最後一次的抽動,最後一次,紮紮實實地讓我的蜜洞包圍著那火熱的巨龍。他在我最後一次的鬆懈和緊縮交替的剎那完全進入。

「啊……啊……」由淺到深,我那部滿快樂神經線的怎個蜜洞,完全接受了他堅硬的巨龍。好大、好硬、好長、好熱啊!

「啊……嗯……」我那微弱的緊縮,帶著絲絲的痛楚。收縮空間被佔據了,所以只有向佔據的巨龍擠壓。我深深地感應那在最深處的龍頭,因擠壓使它跟真實的存在。

我的快感並沒有結束。伴隨著最後的緊縮,是更深入的佔據,佔據的是我從來沒有被佔有的空間。

「痛……痛……親愛的……我……我……」他不理會我輕聲的抗議,伏在我身上,用手支掌他的重量。我的盤骨被壓住,臀部緊緊貼著草地,我的大腿內側感覺到大量的愛液從蜜洞流出。

「我……痛……啊……我……我……不行了!」伴隨著完全的充滿,痛,有一點點,快感,越來越強。

「深一點,深一點,快……快……啊……」我的腰竟然支起他部分的重量,微微提起。我的手緊緊抱住他的身體。我的臉貼著他的臉,感受他強烈的呼吸。

「我不行了……不行了……」隨著幾次深抽淺探的快速進出,深處傳來陣陣強烈的收縮,由直腸口,到蜜洞的的深處,如雷電般的速度傳到淺處,夾住他的巨龍。

「我……我……來了……」微弱含糊的呻吟,伴隨的是又一次強烈的高潮。我的手指深深抓住他的背脊,全身顫抖地盡我最大的力量將腰部高舉起來。

我氣息游絲的體會天上漂浮的感覺。我全身的機能都達到極限而罷休了。我唯一感覺到的是蜜洞傳來的抽動,和被緊縮包裹巨龍的紮實。這微妙的感覺,不斷傳來,直到快要停止時,他再次用巨龍的淺而迅速的在蜜洞口進出。

「啊……啊……嗯……」我用最後的能源發出微弱的呻吟。

他用力地突破緊密地蜜洞,將巨龍深深的探入。我不能動的軀體,被衝撞的前後搖擺。不行了,我又一次要攀上高峰了!

「啊……啊……」感受著再一次的高攀,我的耳朵聽到自己最後發出的聲音。

休克醒來,最先感覺到的是下身的麻辣。衣服已經被整理穿好了,只是遮住下體的內褲幾乎完全濕了。口澀舌干,全身虛脫。他靜靜躺在我的身邊,深情地看著我。

「沒有嚇著你吧。」

我搖一搖頭,給了他一個疲倦的微笑。

「我愛你!」

「我也愛你,不過你要想辦法送我回家,因為我精疲力盡了。」

「遵命,我的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