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記

才過五一勞動節,台灣網友「欣華」又來一篇投稿,真的非常感謝她!這一次的故事講述的是師生之間的偷情喔……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5.05.05

作者:欣華

我和老公是在我25歲那年在基隆結婚的,那時他34歲,是海洋研究所副教授,我才在國文研究所碩士班畢業,由我指導教授的介紹,要仁恕高中國文老師,不知怎地我爸爸看中了他,在初夏就披上白紗,做了六月新嫁娘。

婚後,我們在台北買了一戶公寓,他有時出海去搞探測研究,有時則在校授課,或籌備下一次的出海任務,我則戰戰競競做著新手老師,教高二班一群十七八歲的毛頭小伙子課任老師,因為是新手,所以備課做資料,建教材檔,忙得不赤樂乎,我老公因為跟我不同領域,也幫不上忙,每天回家後,各忙各的,連家事都交給日間幫佣處理,但日子雖然很忙很緊張,但還算過得很不錯。

每天凌晨即起,深夜才能上床,我一共授課四個班級,每班四十人左右,一共一百六十人左右,男女生同班,每天閱卷一百多份,甚或二百多份,甚或星期六日假日都有一堆作業要批改,粉筆生涯做久了,就有甚多的疲憊感,連夫婦間的敦倫亦往往顧不到,應付敷衍,或草草了事,無甚樂趣。

老公工作心重,我則每天沉浸在日復一日,無聊的工作中,我亦幾乎忘卻床第之樂,每天脂粉不施,工作、工作、工作、…………

好在我老公個性沉靜,不太要求,每月最多一二次就滿足現狀,夫婦間甚少口角。

這樣我們就過了九年,今年我34歲了,他也43歲,昇任了正教授,工作更沉重了。

今年我改教高三畢業班三班,加高二貳班,一共學生約二百人,學生最大卄一歲,最小十七歲,男生一百四十人,女生六十人,我每天要批改作業一百多份到三百多份不等,光看這些天兵天將的作業就要我的命,老公跟我不同專業而且他也很忙,跟本幫不上忙。

如果星期六我們二人都在家,我們二人偶而亦仍會敦倫一下,以盡職責,但九年來我始終沒有懷過孕。

有一天出門上班前,偶然在盥洗時在鏡中看到卅幾歲的自己,雖不上能說是蓬頭垢面,但也是老態龍鍾,我恍然驚覺自己已不再年青,趕緊找出荒廢已久的化妝品,對鏡仔細化妝起來,細心塗抺,再整理頭髮品,紮上一個馬尾,改蹬上一雙三寸高跟鞋,換上春裝短裙,在全身鏡前轉一個圈,又恢復十多年前婀娜多姿的我,蹬!蹬!蹬!地開車去到學校上課。

進了辦公室,同事紛紛問我,是不是要去吃喜酒還是什麼,我笑笑不語。

上課鐘響,進了高三孝班教室,班長叫聲”起、禮、坐”,同學紛紛落座,往日一定鬧哄哄的教室,今日卻鴉雀無聲,我說:「各位同學,早!」

下面孩子們如同往日,齊聲說:「老師早!」後面卻加了一句:「老師今天好漂亮呵! 」。

我微微一笑,心中暗自得意,卻說:「請打開課本36頁,宋詞欣賞,秦觀鵲橋仙」。

二,情不自禁

課末,我說:「今天作業評秦觀鵲橋仙,二百字左右,用EMail 傳給老師,這星期日晚10點是截止時間,算平時成績。」

下課回家。

這幾天,連續假期,老公在家,晚飯後,幫佣走後,他眼睛發亮,對我說:「老婆!這幾天怎麼變這樣漂亮?來! 親熱一下」。

我笑了笑,說:「我一直這麼漂亮呀,只是你很久沒看我吧了」。

我們就上了床,他親了我,又在衝刺時將我抱得緊緊的,一會兒他就射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放開了我,疲倦的他翻身就睡了。

我卻精神抖擻,不知不怎麼,久久不能入眠。

我下了床,到浴室洗淨了,就去批改學生作業,到半夜一點半,感覺渴睡才想去入眠。

突然我電腦Messenger叮噹作聲,有人叫我,打開一看,是學生來加我,奇怪我明明有FB,為什麼不在那里加我,反而到Messenger加我?

看到照片下的名字,原來是我高三孝班的學生汪奇勛,看到這名字,就想起二年前,我代課高一班體育,有一次他腳髁脫臼,痛倒在地不能行走,他長得身材高大,沒人可以扶他走到學校保健室,大家束手無策,是我找了四位身材比較粗壯的同學,四人各抬一肢,送到了保健室,校醫要糾醫他脫臼的部位,他卻痛得幾乎要暈倒,拼命捏住我的手大叫,把我痛得可說痛澈心肺,所以我一見他的名就想到了他。

「老師,您好,我是高三孝班汪奇勛。」

「是,汪同學你好,有什麼事嗎?」

「秦觀的鵲橋仙作業我已經繳了,在老師的學校信箱內」

「很好,那還有什麼事,要上老師個人Messenger ?」

「可是我對那個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不懂」

「那就是神仙眷屬雖不能天天像凡人一樣膩在一起,但卻超過凡人很多,千百年相守相愛」

「可是凡人可以天天相守,就像老師跟師丈一樣天天相守,我覺得老師比天孫夫婦幸福多了」

「師丈也是要工作的,後天就又要出海去了」

「呵,這樣呀,師丈是船員嗎?」

「不是,他是海洋研究所教授,常要帶學生出海做科研」

「喔! 放這麼漂亮的老師在家,師丈該換工作才對」

「學的就是這個,能換什麼工作」

「快十二點半了,師丈等老師可能己心焦了,明天見吧」

關了電腦,我卻失眠了,滿腦子的牛郎、織女及織女、牛郎,相親相愛,我腦子背後沉睡了34年的情慾突然轉到了前排。

晚餐後,老公坐在沙發蹺著二郎腿在看Discovery的海洋節目,我則在電腦上批改學生作業,其實我早已完成,只是在等老公會不會要我上床伴他,或者汪同學會不會來Messenger加我,十點不到老公打了個哈欠,就先上床睡了,我就主動按昨天的網址叫他,我一按他就回了,

「老師好」

「好,沒睡呀 ?」

「睡覺 ? 太早了,假日如果沒伴,我不到二三點鐘是不會睡的,有伴則更不一定了,老師您師丈在家,明天又要小別,怎麼也沒有睡 ?」

「他明天要出海,今天要早些睡」

「哈! 您說笑,春宵一刻值千金,怎會一個人先睡了,你們吵架了 ?」

「夫妻是一輩子要守護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不是每天都要做愛的,這就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我不懂,男女兩個人相愛,只要身體健康,為什麼不能天天做愛,我喜歡做愛」

「你是一個學生,現在正是要發奮用功,不要每天胡思亂想,荒廢學業」

「我每天都讀書,也常常做愛,讀書成績也不差,全班成績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常常做愛沒有影響啊」

他又繼續寫道:「而且常常有這麼多的女生找我,我怎能令她們失望呢」,好牛逼呵。

「是嗎 ?」我接不下話了。

「老師您跟師丈做一次愛,會做多久呀」

「至少五分鐘」打出去我就後悔了。

「哈! 我每次都至少十五分鐘,如果女生積極一些,有幾次還超過一點鐘呢,師丈太遜了」

「你太無禮了」我把電腦離了線,關了。

睡在床上,老公一直在我耳旁打呼,我腦海中一直想起“超過一點鐘呢” ,感到下腹有失火的感覺。

星期日,老公上船帶研究生出海,老夫老妻拍拍屁股就別離了,沒有柔情似水,只有隹期如夢。

晚八點,百無聊賴,上電腦看看,才一上網,Messenger就看到汪同學就進來了

「老師,晚上好,昨天生氣了 ?」

「談不上生氣,只是你那樣胡說八道,有些不高興而己」

「老師,對不起,我道歉,妳是我最敬愛的人,請不要生氣,不要不高興,妳大人不記小人過」

「滿嘴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是你最敬愛的人,這句話騙騙小女生可以,對我無效」

「真的,老師從高一妳救過我以後,我永記在心,妳一直是我最敬愛的人,妳救過我妳不記得了嗎 ?」

「那不是救,只是做老師的責任」

「我差一點把妳的手骨捏散了」

「沒有捏散,只是當時有一些痛而已」

「可是老師手那時真的好柔軟呵」

「什麼這時那時,我的手一直都是軟的」

「是,我相信,其實這兩年來我一直在回憶握住妳手的那一刻,好幸福呵,一直希望有一天再能握一次,二次,或者無數次,或者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些無數」

「胡說,你引喻失義」

「老師,你知道嗎,我是伊迪帕斯,有戀母情結,我母親在我九歲就因病過世了,我一直在仰慕比我歲數大一些的女生,所以妳那時候讓我握住妳的纖手,就讓我感受至今,永遠不能忘懷」

「唔」

「以前我還小,不懂男女之間的事,慢慢我漲大了許多,我一直將妳當作我的性幻想,我從妳已往的工作狂,不作打扮,我猜妳不幸福,或者說是妳在工作中己忘卻生為女生應有的幸福,我最近看到妳突然蘇醒過來,很為妳高與」

「張大了許多,不是漲大了許多,用辭要注意」

「是漲大,也是張大,老師我一直在暗中愛妳,老師,請等一下,我換張照片」

過了一會兒,換了一張裸身的照片,陰部矗立著一支怒衝向天的男性生殖器,青筋直露,張牙舞爪有些可怕,跟我老公的作比較,長度和粗細至少都大了一倍有餘。

我呆坐在電腦前,不知要作何反應。

「老師! 妳嚇到了吧」

我張大了嘴,瞪著螢幕,身體不會動彈。

我呆坐了很久,關掉了電腦,傻傻地坐在床上,腦子里紊亂不己,那個畫面一直在我眼前出現,我感到下腹有火在燃燒,陰道口在冒水。

星期一,我上班前,特地在家精心化妝後才出門,今天正好有高三孝的課。

進入教室,大孩子們起、禮、坐行禮如儀,看到最後一排高頭大馬的他,在遠處對我笑笑,我不由心情一緊張,自覺面上一陣泛紅,就說:

「從今天起,我們要介紹唐人傳奇小說,它是中國文學史上小說體裁上起始,或者說至少它是古已有之,到此集大成…………….」

課未,正好班會討論本星六全班郊遊,結果通過遠足爬汐止皇帝殿,我觀察到汪同學的確是班上很多女生的中心,

三,再度牽手

六月三日、星期六高三三個畢業班,聯合郊遊,目的地台北縣汐止鎮皇帝殿山脊縱走,師生共一百六十餘人,浩浩蕩蕩在台北公車站各自搭車前往,九點半鐘山下集合,由班代表們,購買午餐飯盒及飲料水果,在山頂發放,飲水自備,老師們的飲食物,則由各班文康股長準備,基本上我只要空手上山就可以了,但我還是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一件翻領的運動衫,微露乳溝,著一件七分牛仔褲,背了一個背包上山。

到了登山口,在人堆中老遠龐就看到了他,他身高約有190cm,身材在同儕中,高人一頭,被八九個女同學團團圍住,他老遠看見了我,就向我招手,我面孔一陣潮紅,微微地點了點頭,就算回應了,他拋開人群,大步地走向我,說道:

「我還以為老師今天不會參加我們的活動呢」

「共窗三年分別在即,明日天涯各自西東,當然要來呀」

他興奮得忘形,拉起我的手,對同學大叫:

「各位同學,吉老師來了」大家拍手。

我感到他的手很大,很溫熱,他故意用力捏我的手,我發現我的手竟直通或我的子宮,它竟然引起我子宮的一陣收縮,喔!我的天,我想摔脫他的手,卻掙不問開,他發覺了,才鬆開了我的手。

我們排成一字長蛇陣,在山崚線上前進,經過崚線上一個缺口,很多女生都躡腳不前,看到汪同學跨足在裂縫上幫助小女生一一安全跨過,輪到我時,他又伸手摻我平安跨過,他還趁機在我手心中,用指甲劃我一下,我不由渾身一凜,汗毛孔全開,自己知道我面孔一陣郝紅。喔! 我已經心口有些把握不住了,喔!我好想跟他做愛呀。

中午,大家在山頂的”玉帝廟”席地野餐,我們幾位師長們有同學提供的野餐點心和飲料,他是文康股長,就席地坐在我身傍,有說有笑,我仔細觀察他,他今天完全是運動員打扮,T衫,胸肌、二頭臂肌,運動短褲,登山鞋,短褲,露出二支多毛的粗壯大腿,襠中鼓起一大堆的物件,令人引起瑕想。

野餐完畢,他過來,收起我吃剩的餘肴,一股腦儿風捲殘雪,全部把它吃完,還笑嘻嘻的向我說,剛才吃不夠,這下才吃飽了。

郊遊完畢,各自回家,我故意落後,慢慢下山,走在最後,他也陪我慢走,在下山道路走走坐坐,我們沒有說話,天漸漸有些暗了,我們經過一顆大樹的下面,把我靠在樹幹上,他抓住我低頭很溫柔的吻了我,我一陣天眩地旋,回吻了他,他很有技巧的將舌頭伸進我的口內,我跟我老公從沒做過舌吻,他用柔軟的舌尖頂開了我的牙齒,舌尖伸進了我口內,我們互相攪拌,互相吸取,更進一步他將我壓在樹斡上,用他胯下的這堆東西頂緊了我小肚下面,堅硬的男性生殖器,隔了衣褲,害得我兩腿緊夾,自己知道,平生首次,下面已經淫水冒出了洞口,他輕聲說了一聲「走」,就大膽地牽住我的手,一路快步往車站走去,沿途經過一家賓館,他低頭在我耳邊說:

「老師,我們進去好嗎 ?」他牽了我的手就要往裡去,我心中一陣掙扎,下腹一直在充血,但幾十年訓練出來的理智戰勝了人慾,最後我囁嚅說道:

「不行,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公」我就掙開他的大手,逃向往台北的車站。

他在後面驚愕地沒來追我。

四,虛幻人生

回家途中,坐在車上,我就後悔了,我的生理需求,一直在攬動我的賀爾蒙,它在告訴我自己,我需要他的大雞巴,我長得這麼大了,從來沒有性高潮過,我老公是一個固執的學者型人物,他從不懂卅幾歲女人的需要,小汪目前是我抓得到,摸得著的男人,我要他,我急需他,為什麼臨到事頭上,我會猶豫不決呢。

反正世界上沒有後悔葯,我回到家中,顧不得沒吃晚餐,就打開電腦,一進網路,Messenger就看到他在那里等我

「老師,您好,我知道您一到家就會Call我的,」

「我是一個逃兵,逃回家了」

「老師,你在怕什麼? 非處女的女生用一次也不會坯,也不會少一只角,也看不出來,爽一次你就會多暸解一些人生有多美好」

「歪理!」

「老師,我暗褱戀妳已經快三年了,我快要畢業了,畢業後就看不到妳了,妳也不可憐可憐我」

「這事不能通融的,關係到名節」

「這樣好了,我們今天先在電腦上做一次虛幻的愛,這樣既不會對不起師丈,又可以摸擬一下,知道一下是怎樣一回事,好嗎 ?」

我已經不行了,小肚子失火,必須撲滅,

「怎樣做 ?」

「打開攝像頭,進入視訊模式」

我照做了,螢幕上出現二個畫面,一個是他,我們各自調整畫面角度和燈光強度和方向,我故意將我的臉部不包括在內,清楚看到胸部和大腿。

他則僅包括了他的陰部,他說:

「脫去衣物吧」

我看到他那巨大而有些恐佈的雞巴,紅紅的頭矗然向上昂首朝天站立,顧而在我的畫面上,看到我36C的漂亮胸部和我美麗而發亮疏疏得的陰毛佈在裂縫附近。

「老師,妳好美麗的胸部呀!好漂亮的屄呵」

「不要再叫老師,叫我欣華吧,叫老師好漂亮的屄,令我很不自在」

「欣華,大腿請打開一些,讓我看看妳的陰蒂」

我打開了大腿,調整了一下攝像頭,我看到自己的陰蒂,紅咚咚的,前端有些透明,因充血而膨脹,好像在等待男人的吮吸或吹氣,不禁自已用手出力的搓它十幾下。

「欣華,陰蒂搓得好,讓我吸幾口吧」

他真的俯下身吸起銀幕上的陰蒂,雖然他吸得很努力,但我絲毫沒有感受到他的熱氣。

我稍為向上站了一些,我陰戶、大陰唇、小陰唇全都出現在螢幕上,陰道口有些黏液冒出,對燈光有些反光,

「欣華,我要用力肏妳,但螢幕這麼硬,我怎樣才能進入妳裡面呢,妳快出來吧,我要和妳真刀真鎗做上幾回,我要努力地把妳捅破,來吧我要妳」

我身體內熱血澎湃,陰道拼命冒水,呼吸急促,手足無措,我只有把手指伸入陰送道內殺癢,掏了十幾分鐘才平靜下來,再看電腦他已經離線了,他不但沒有殺了我的癢,反而增加了我對小汪的懸念。

晚上,睡在床上,一直在天人交戰,我的理智明明白白的警告我不可墜入慾海,前途兇險,一不小心就會遭沒頂之災,永不翻身。另一方面我的小腹訴我,身為一個健康的女人,年輕而沒有嘗試過銘心刻骨的肉體之愛,是有些枉度歲月的遺憾,世界上有成千上上萬的女人出軌,不就是要爭取肉體的愛嗎。

我心中只想到一件物件,牛角,一支堅硬的牛角,才能殺去我下腹的魔鬼,一支古代宮女們解決燃眉之急的水牛犄角,長長的,粗粗的,硬硬的……………..。

可是我又想到我那正直的,剛毅的,堅守工作崗的,盡忠職守,我那木訥的老公,我怎能背後捅他一刀,紅杏出牆呢?

二股勢力在我腦海內作戰,我實在沒法入眠,最後沒辦法,只有找了一支洋酒瓶解決問題入眠。

你要問我如何解決的呢 ? 也許是把瓶內的洋酒喝光吧。

五,終場

老公回來了,測海船休息一日整補後,日又要到東部海域去測黑潮,這次航程較長,要由菲律賓北面海域,一路佈儀器到日本鹿兒島外公海,至少要卄天才能回來,老公回來至少可以降低我一些飢渴狀態,我滿懷期待的等他回來,誰知他趕著要整理上次的資料,在電腦上做到大半夜,他就要睡了,我故意穿得很性感在書房和臥房間穿梭,把門關得砰碰響。

最後老公懂了,但酒淡不解愁,事後,我的慾望終於戰勝,老公睡後,我又回到電腦,用Messenger 叫他,半天他才回我,我問他

「忙嗎 ?」

「還好,在準備畢業考」

「剛才為什麼半天才回我」

「剛才有一個同學的媽媽要加我」

「媽媽?」

「她要問我她兒子考試的事啦,沒什麼,不要瞎猜」

「是嗎?」

「聽說你老公回來了」

「消息很快,怎麼知道的?」

「海研所網上有呀」

「今天晚上老公沒把妳弄爽嗎?」

「胡說」

「就是」

「現在還睡不著,一定弄不爽,如果跟我好,包妳爽翻天」

「油腔滑調」

「如果不信,歡迎試用,下下星期一有空嗎?」

遠水救不了近火,算算那時候老公還沒有回來,但為什麼要這麼久遠呢?

「為什麼要下下星期一呢?」

「下星期日程排滿,星期日休息一天,下下星期一剛好」

「哦!還要排隊領號牌呀」

「騙妳的啦,不過我真的有事」

「地點約在那里 ?」

「我家,我爸去香港了」

「怎樣碰面 ?」

「下午五點,在板橋火車站Seven=eleven門口,我騎車來接妳,不要開車來」

*** *** *** *** ***

等日子很難受,一天一天守著窗兒怎生得黑,有一些渡日如年的感覺。我身體內的內分泌每天亢奮工作,每天好像性飢渴,看到任何一件香蕉,黃瓜,茄子,趕麵杖甚至一只公狗,都會引起我的瑕思,甚或衝動。

終於約定的日子來臨了,我一早就去做了頭髮,化了淡妝,換上我喜愛的荷色迷你洋裝,穿上三吋高跟鞋準時到了板橋車站,老遠就看到了身高190cm的他,他過來牽住我的手,一起騎上他的麾托車,向他家中駛去。路上我嗅到他身上的男性氣味,跟我老公的很像,,但濃烈多了,身上還有一些汗味,加在一起,就好像春藥一樣就引起了我的情慾,我緊緊地靠在他背上,我用乳房牢牢地黏住他,兩手摟住他熊羆似的腰,呵,我已經醉了。

到了家中,這是一棟住商合一的大樓,樓下是一家超商和一家小飯店,還有一家家庭五金行,二樓是律師事務所和報關行,他家在八樓,三房一廳加廚廁的格局,房子不大約一百三四十平米,但傢俱佈置還算不錯,他爸爸和他各佔一間寢室,有一問是二人的書房暨儲物間。

進屋內就從廚房拿出簡餐,他跟我說:

「空肚子打砲,沒有體力,吃太飽打砲,勳作遲鈍,吃半飽打砲才能過癮」

「講話不要這麼粗魯好不好,大家都叫做愛,不叫打砲」

「這種男歡女愛的動作,本來就是有血有汙還有男女噴漿的事件,一定要淋漓才能暢快,叫打砲多麼生勳傳神,沒有什麼不好,欣華你教國文太久了,不懂市井之言,它也有可愛和傳神的地方,我喜歡」

我無言,不願用這種言詞之爭,弄坯了今天的氣氛。

倆人用完了簡餐,漱了口,他問我要不要洗澡再上床,我反問他,他搖揺頭,他就俯身吻我,我有一些害羞,後來一想,我今天到這里就是不要臉才來的,我要比他想像想中還要不要臉,才能享受這來之不易的做愛,不! 打砲。

我吻回他,我吸取他的唾液,他伸手進我的胸罩,我索性上下身脫得一絲不掛,他俯身吸我的乳頭,我感到乳頭立即變硬,而且一股熱流直接從我的胸口傳到子宮,陰道口分泌出大量潤滑液。我要比他能想得到的任何一個女人還要淫蕩。

我瞄了一眼他的雞巴,嚇了我一跳,長度有七八吋,粗度至少有鴨蛋那樣外徑,最可怕是那個龜頭,好像一條滋牙裂嘴的一條眼鏡蛇,作勢要撲人的架勢,令我不敢摸它。

他把我放倒在床上,打開我的雙腿,俯身來輕吻我的陰蒂,他先用牙齒輕輕咀咬它,又改用嘴唇吮吸,輕輕地,然後用力吮吸再放慢輕吸,哎唷,光這樣我就呻吟癱軟了,接著他用嘴邊的髭渣在我小陰唇上下滑過去,哎我的媽呀,我渾身雞皮疙瘩起了滿身,呵!我不來了,我渾身縮成一團,我要洩了,啊,我不行了。

他微微一笑,拿起了兩個枕頭墊在我屁股底下,我整張屄都朝他胯下對齊,他要將他超大雞巴來肏我了。我迸住了呼吸等他的動作,他先看看我洞口早已淫液直冒,對我笑了笑,我知道我頓時臉上羞得通紅。

他將他那支巨砲對到了我的洞口,用兩手把我大陰唇分開,用力一頂,竟然能容納進去,我事先擔心害怕,誰知他趁勢一頂,單刀直入,直達花心,喔!不好,那是我處女禁地,我老公從來不曾到達的深處,呀,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好美妙呵,我挺直腰幹,迎接我情郎的闖入。

他就開始長長、短短、深深,淺淺很認真地抽插我,我也很認真去迎送他的蹂躪,我忘卻了世問的一切,忘卻了工作的壓力,老公的笑臉,忘卻了世界的一切煩惱,我只知道我的小情郎正在插我,磨我,給我愛,給我他的體重,給我他的體溫,壓我,吻我,喔,他又頂到我那里了,他壓住我,頂緊不動……………………

喔哎,,,,,,,,,,,,,,,,,

不得了,我要被頂死了,,,,,,,,,,,

嗚呀,,,,,,,,,,,,,,,,,

他又在快速抽我,,,,,,,,,,,,,

我四肢亂動,嘴里亂叫,頭髮披散,我不再是淑女,我是一只發情的母狗,我渾身大汙淋漓,我胡言亂語。我高潮來了不止一次,我知道我下面淫水早己直流不止。

突然,他表情凝重,身體僵硬不動,我知道他要射了,我正要迎接他的雨露佈施,突然一個念頭在我腦海閃過,哎呀不好,這幾天不正是我的排卵期嗎 ?懷了孕怎辦 ?

他抱緊了我,一陣好熱的精液射進了花心,唉!算了,我們不正缺一個孩子嗎,生一個像情郎一樣的孩子不也正好嗎。

他拔出濕淋淋的雞巴,下了床,走到我面前,將他那依舊半硬的雞巴對著我臉,說:

「臭屄,幫我把它舔乾淨」

我以為我聽錯了,說:

「你說什麼?」

他很認真的說:「臭屄,幫我把它舔乾淨」

我委曲地笑笑,含在口中把它舔乾淨,他抓住我的嘴,把它當作我的下面一樣,抽插起來,頂到我喉嚨深處,有些呼吸困難,但我竟然又高潮了。

我們相擁相抱在床上睡了,半夜我們又淋漓盡致的做了二次愛,不應該說打了二回砲,到底他年青真好。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時,他已經起床,在書桌寫東西,我穿了內衣,走到書房,他看到我進去,就急忙把手邊正在寫的一本本子,用桌上的報紙蓋起來,站起來對我說:

「睡得好嗎?」

你明知故問,你操了我一晚上,還問我睡得好不好。

「好!」

「餓了嗎 ?」

昨天晚上只吃半飽,怎麼不餓,

「嗯!」

「好,我去麥當勞買早餐,要吃什麼?」

「美式早餐加咖啡,我下午有課」

他套上衣服就出門去了。

我就是要看,他剛才藏起來那本冊子,是什麼玩意。

我走進書房,掀起報紙,看到是一本好像紀念冊的東西,

封面上寫著千人斬三個大字,打開一看圖文並茂,是很多女人的記事簿,每頁一人每頁分為六個欄位,

第一欄,一個女生的大頭照,姓名,編號。

第二欄是身份譬如XX大學或高中生或主婦,年齡等。

第三欄是連絡方法如電話,網址,Line,Messenger等。

第四欄是第一次打砲日期,地點。

第五欄打砲時的喜好與禁忌與耐力評分

第六欄性愛記錄照一至數張。

我找到了有關我的記載:

第一欄,姓名吉欣華,編號183。

第二欄仁恕高中國文教師,年齡 36。

第三欄連絡方法,Messenger

第四欄第一次打砲日期,2015 6 4 地點基地。

第五欄打砲時的喜好可口交,禁忌無,髒話可,耐力評分 9

第六欄嚇然看到我在吸屌的照片

我呆立在那里,他正好提了早餐紙袋進門。

本文完
全文未完

搜性者註:作者欣華為本文設定二個結局,分別在第2頁,第3頁,不知道各位喜歡哪個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