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芳華

芳華是表嫂的名字,本是蘇州人,十幾年前隨著家裏人一起遷移到我們這個北方的城市。乾燥的氣候並沒有淹沒她天生的麗質,芳華的皮膚潔白細膩,長髮飄逸如雲,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估計),一雙眼睛充滿著柔媚。更難得的是,只上過高中的她竟然有白領般的氣質,難怪家境富裕的表哥會不顧父母的反對,在相識了半年後就堅持和她結了婚。

舅舅和舅媽反對的主要原因是表嫂沒有正式的工作。由於缺少文憑和關係,芳華只是在一家超市做著臨時的內衣促銷小姐。雖然舅舅家決不在乎多出一個人的固定工資,但思想保守的他們總認為一份穩定的工作是穩定的婚姻的前提,更願意找一個賢妻良母型的兒媳婦。在兒子表明堅決的態度後,他們不得不做出讓步,勉強同意了婚事。只是鑒於已經不太愉快的婆媳關係,就出了二十多萬塊錢,給表哥另買了一所房子,婚後就出去住了。

他們婚禮我是參加了的,當時我正上高中,放學後去的時候,酒宴已經開始。西裝革履的表哥春風得意,攬著表嫂一桌一桌的敬酒。芳華身披婚紗,映襯的肌膚勝雪,眼睛裏帶著掩不住的喜悅和一絲羞澀,緊緊的依偎在丈夫身邊。老天作證,我當時沒有一點邪念,只是覺得自己的嫂子好漂亮好漂亮。

表哥比我大六歲,在我上高中之前,經常跟著他出去瞎鬧,彼此間就象哥們一樣。只是近幾年我的學習漸漸緊張,而他大學畢業後,也開始注重事業的發展,工作比較忙,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少了。巧的是,他們的新房就在我的學校旁邊,於是表哥經常邀我去吃飯,後來又乾脆配了把鑰匙給我,安排了一間小房,讓我隨時都可以去休息。有了這個便利,我乾脆很少回家,就住在他們那裏,把教室和臥室聯成了一條更短的直線。

表哥的新房是一套寬敞的三居室,正中是客廳,北面是我的小房間和廚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在廚房外面伸出了一個不大的涼臺;南面有兩間,分別被佈置成書房和他們的臥室,陽臺在他們的臥室外面,已經用鋁合金封的漂亮而嚴實。整個家潔淨舒適,充滿著新婚的溫馨。

嫂子是個“小媳婦”,比表哥小整整四歲,和我的年齡相差不大。但也許是早早的就離開學校進入社會的緣故,芳華外表看上去一點也沒有學校裏那些同齡的女孩的書生氣,更像一位成熟的職業女性。

她對我很好,很關心我的學習和生活,也常象表哥那樣和我開開玩笑。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在家的時候,我甚至會給她講幾個在哥們那裏聽來得不算太黃的色情笑話,她從不會為此生氣,更不會板起臉來教訓人,總是彎起眼睛曖昧的笑,然後用小蔥似的纖纖手指點我的額頭,罵我不要學壞了。

當時,芳華在我的心中象女神一樣可望而不可及,我從不敢奢望什麼,只是真的羡慕表哥的幸福,暗暗在心中祈禱自己以後的女友也能像嫂子一樣美麗溫柔。

偶爾衝動的時候我也會偷偷幻想著她美麗的身體,想像著表哥和她所做的事情,——雖然在達到高潮後常常產生負罪感,但還是無法控制住自己,學校的青春女孩夠多也夠漂亮,但芳華和她們相比有自己獨特的讓我深深迷戀的魅力。

在哥嫂都不在家的時候,我曾經無數次的躺倒在他們新婚的床上,努力想從綿軟的被褥中嗅出美麗嫂子的身體氣息,想像著上面發生的激烈故事。也真的想聽一聽,甚至看一看他們的做愛的情景,可由於我每天晚上放學時間比較晚,下晚自習回去時他們經常已經睡著。而他們的房間又沒有窗戶,門子的隔音性能又極好,所以儘管每次半夜去廁所我都要把耳朵放在他們的房門上聽聽動靜,卻從沒有“發現”過什麼。

有一天機會終於來了。

一個初夏的中午,表哥在吃飯時對我說晚上要和嫂子去赴一個公司同事的宴會,晚飯要我自己解決,我無聊的答應了。

下午下課後,我打了一會籃球,然後回到表哥那裏休息了一下,準備自己下點麵條。那知道越休息越懶了起來,一點也不願自己動手做飯,就翻出了兩塊錢,跑到路邊吃了盒飯。

晚自習上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就發覺不對勁了,肚子疼得要命,剛剛吃下的那頓口味還不錯的晚飯在肚子裏翻江倒海,搞的實在沒辦法上課了。在去了幾次廁所後乾脆請了假,拿了幾本書就回去了。

到了家裏翻開藥箱,找到幾片藥片吃下,我感覺渾身發軟,沒有力氣。於是脫了衣服,幾乎全身赤裸著躺在床上漸漸的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聽見樓下有人在很大聲的吵架,似乎是撞了車。我從窗戶探出頭,天已經黑了,路燈模糊的光亮下圍了一大圈人,卻什麼也看不清楚。我不滿的罵了一聲,關上了窗戶。看一下表,已經九點了,哥嫂還沒有回家。

肚子已經不再疼了,精神也好多了,我走出房間,直接站在北面的涼臺上。這是四樓,對面就是我們學校的操場,不用擔心被人看到自己赤裸的身體。幾百米外是燈火通明的教學樓,我的同學們還坐在書桌前刻苦的學習,學生的日子真是苦呀!!

我做了幾個擴胸動作,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剛才的不適漸漸消失了。想著還沒有完成的數學作業,我準備一會再看會兒書。

就在要回去的時候,我發覺屋裏的燈亮了,是表哥他們回來了!我不由得慌了,面對漂亮的嫂子,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可以光著身子的!情急之中,只有先蹲下來,盤算著儘量不讓他們看到自己,再趁他們回房間後,悄悄回屋穿衣服。

芳華在叫我的名字,聲音溫柔動聽,在平時我是非常樂意答應的,可現在我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被發現,做賊似的狼狽尷尬。

從廚房的門玻璃上,我看到嫂子把表哥扶到了沙發上,看樣子表哥喝得不少。只聽嫂子對他說:“先歇會兒吧,小飛可能在,門沒鎖好。”我的心劇跳起來,要是被嫂子看到了我這個樣子,以後還怎麼在這個家呆下去!

表哥嘟囔了一句:“怎麼可能?小飛不都是十點多才回來嗎?你去他房間看看。”過了一會,嫂子說:“他沒在屋,可能走的太急忘了把門鎖好了。”

表哥拉住她的手,一下子把芳華扯到懷裏親了一口,“我說他也不會在,正好我們來一次把,嘿嘿,有幾天沒做了,想不想?”

芳華嗔笑了一下,“誰想呀?看你一嘴酒氣!”手卻開始抱住丈夫的身體,動情的撫摸著。我看得越來越激動,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只是很緊張,擔心被他們發現。

芳華的紅色拖鞋已經甩到了一邊,赤腳坐在表哥的腿上,渾身上下都被表哥的大手揉著,不一會就衣衫不整了,緊身T恤已被撩到乳房上面,胸衣的帶子也被解開,長裙早被她自己拉下,豐滿的臀部把白色的內褲繃出淫糜的色彩。

表哥的手掌移動到芳華的屁股上,用力扭著芳華那豐滿翹挺的部分,並用手指挑開內褲的邊緣,從後向前探,手指似乎點到她的陰部,用力的動著。

一定是觸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芳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自禁的抬起頭來,開始一陣陣顫抖,燒紅的臉蛋依埋在表哥胸口,大口喘著氣,瀑布似的長髮散到身後,修長的手臂緊緊摟著表哥,我看不到嫂子的表情,只聽得她偶爾發出的令人銷魂的呻吟。

表哥的手由芳華的豐滿的屁股下滑,把內褲慢慢褪下,於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雪白的少婦的臀部,這屬於我無數次幻想過的芳華的身體,現在竟如此真實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我的呼吸不由得緊促起來。

在芳華的喘息聲中,那只手再次探入她的屁股縫,手指摳挖著什麼,只是在聽到嫂子不滿的哼聲後,才轉移位置,將她渾圓豐腴的屁股象麵團一樣按出令我神往的柔軟。

表哥用力分開芳華修長的雙腿,低頭抵住那個讓我無比嚮往的地方,芳華的呼吸聲隨之加重,用一隻手拉住沙發的靠背,另一隻手死命按著表哥的頭,大聲的呻吟了出來。她的整個上身幾乎平伸,隨著表哥的動作而扭動身體,漂亮的長髮豎直的垂下,不住的掃著地板。

幾分鐘後,表哥把芳華翻了下來,讓她坐在沙發上,動手剝下她的T恤和胸罩,又抬高她的雙腿,把已經褪下一大截的小內褲徹底的拉了下來。她自己也把雙腿大大的分開,裹著短絲襪的纖秀玉腳放到前面的茶几上。一瞬間,她的陰部在我的目光中一閃而過,似乎已經亮閃閃了.

表哥很快就當住了我的視線,他跳到芳華分開的雙腿之間,微微曲腿,向上捧起她的屁股,挺著長大的陰莖一下子插入她的體內,然後就開始了一下下的有力抽插。芳華緊緊纏繞住表哥的身體,配合著表哥的動作猛烈聳動。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弄的我也激動萬分。

表哥一邊幹一邊揉捏身下的成熟女人,芳華她那對雪白的乳房被捏成各種形狀,依著衝刺的頻率晃動。他們逐漸進入了忘我境界,動作越來越激烈,呻吟聲愈來愈瘋狂,能清晰的的聽到芳華在喊:“快點!……再快點!……”

表哥也興奮到極點,突然挺起身,用力把芳華抱到自己身上,手托著她的屁股,快速的挺著,芳華把頭靠在表哥的肩膀,雙手雙腿緊緊抱著身邊的丈夫,甩動著已經紛亂的長髮,發出一陣急似一陣的哭聲似的呻吟。

正劇烈運動的表哥突然“啊!”了一聲,驟然停頓下來,緊抱住懷中美妙的肉體不住顫動。芳華顯然意識到了什麼,她著急的扭動身子,似乎還想繼續剛才的瘋狂,皺著秀氣的眉頭說:“不要……再堅持一下……”但表哥已明顯力不從心,從芳華的身體深處抽出了已經滿足的肉棒,把還在失望的扭動身體的美麗妻子放到了沙發上,借著酒勁搖晃著坐到一旁.

芳華白皙的小手急切的撥弄著已經耷拉下來的陰莖,想著能夠繼續激情,卻被表哥把手撥到一邊,略帶歉意的說:“今天太累了,下次再說吧。”,然後就閉起了眼睛,不一會竟響起了鼾聲。

芳華失望的把手拿回來,剛才的激情仍未消退,她把腿伸直,用手撫摸自己的陰部,眼神漸漸再次迷離,呻吟聲又急促起來,似乎又找回剛才的感覺。

我在門外看的目瞪口呆,渾身熱血沸騰,這是我心目中曾如女神般聖潔美麗的嫂子嗎?如此激情淫蕩充滿欲望的芳華和白天那個一襲套裝的窈窕淑女竟然是同一個人嗎?

我的手在搓動肉棒,在芳華忘情的扭動身軀,甩動長髮,不停呻吟的時候,我真的想沖進去插入她的陰道,繼續表哥未竟的事業,給她以徹底的滿足。但理智告訴我不能這麼做,她畢竟是我嫂子,而表哥也近在咫尺!

表哥的鼾聲越來越響,看來今天是確實累了。芳華依然陶醉在自己的幻想裏,雙手在自己的陰部和乳房揉動得很有規律。她的身體挺的很直,頭向後仰,秀氣的腳尖繃得很緊,性感的紅唇微微張著,不住嬌喘,發出的呻吟比剛才小的多。

這是我一生中從未見過的場景,沖進去的欲望越來越強烈,簡直就快要就要脫離我的控制了!值得慶倖的是,上天阻止了我的莽撞行為,因為芳華已經在一陣劇烈的振顫和忘情的叫聲中將身體挺到極限,然後猛然停了下來,慢慢放鬆斜靠在沙發上,美麗的乳房顫動著,大口喘著氣。

表哥忽然被芳華高潮的叫聲弄醒了,迷糊的睜開眼睛,看了看表:“小飛要回來了,回屋睡去。”然後就搖搖晃晃的進了屋。

芳華沒有動,那雙曾經如彎月一般笑起來的美麗的眼睛已經沒有神采,失神的望著前方。激情過後竟是如此的疲憊!直到屋裏傳來了表哥不耐煩的催促聲,芳華才不情願的起身,隨手抓起身邊的衣服,扭動著屁股回了屋。

聽到房門上鎖的聲音,我的心才放了下來。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酸麻的失去了知覺,我幾乎無法站立,只好咬著牙先坐下,老半天才緩過勁來。

我躡手躡腳的進了客廳,燈沒有關,這是為了我能方便的回家。我悄悄的在他們激情的地方摸著,心裏甚至恨自己不是這張能有福氣承受如此美麗的事業的沙發。

突然間,我看到了一件讓我激動的東西,在沙發的角落竟然丟著一條內褲!!我激動得撿了起來,這顯然不是男式的,小小的帶子,圓圓的屁股,似乎還帶著芳華身上的溫暖,一定就是嫂子剛才脫下的,她忘了拿走!!我的心劇烈跳了起來,剛剛恢復了一些平靜的下體重又巨大。我悄悄關了客廳的燈,拿著那條內褲走到我的屋裏。

在自己的房間,我知道自己安全多了,但是還不敢開燈。今天不想再學習,我要好好休息一個晚上。

我舒服的躺在床上,回憶著剛才芳華的淫蕩,聞著內褲裏少婦的溫暖芳香,禁不住一陣陣激動,我把內褲陰道的位置套在龜頭上不住搓動,想著這就是芳華柔軟的陰道,不久就無法控制的射了出來。

摸到精液沾滿了內褲後,我慌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想來想去,還是偷偷的跑到客廳,把髒了的內褲扔到了原來的位置,希望嫂子認為是他們自己弄髒的,聽天由命吧。

一夜都是在緊張不安中度過的,我非常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特別害怕表哥發現我的不可告人心思。

第二天早晨,天還沒亮就醒了,發現他們的房門還關著,看樣子還在睡,於是穿好衣服就偷偷的溜出家門,直接去學校了。

一上午的課都沒有聽進多少,腦子裏淨在想些亂七八糟的事,一會兒是芳華動情的瘋狂配合我抽插,一會兒又是表哥在痛駡我不是東西,要趕我走,一上午過去,頭都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