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嚐老婆

那壯漢把腳踩在了老婆的腰上,說道:「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今天晚上,你們就是供我們玩弄的母狗,如果不聽話,那麼就要受到嚴厲的懲罰。JOAN你也一樣,知道嗎?」JOAN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那壯漢過來一把抓住JOAN的頭髮,一個很重的巴掌摑在了JOAN的臉上,告訴JOAN:「要回答『是的,主人』!」JOAN馬上回答了,並承認自己的錯誤。

這個時候我示意那個捲髮的女郎過來,並要她為我口交,而JOAN,我則命令她去舔捲髮女郎的陰部。捲髮女郎的口舌功夫的確不錯,只見她的舌頭在我的陽物上到處游動,沒有放過每一寸地方,並用舌頭在我龜頭下的肉縫中不停滑動。後來,我乾脆用手揪起兩條腿,讓她們倆舔我的屁眼,就這樣,JOAN和捲髮女郎你一口、她一口地舔了起來。

她們舔了一會,JOAN被那捲髮女郎抓住頭髮,並命令她坐到我的陽具上面,JOAN站起身蹲在我小腹上,捲髮女郎握著我的陽具對準她的陰道口,JOAN隨即往下一坐,陽具就整根被她納入了陰戶裡,我舒服得「哦」叫了一聲。

JOAN騎在我上面不停地動著,我的陰莖也不停地在她陰道里進出,而我雖然被擋住視線看不見老婆和那三個男人怎樣幹,卻也一邊玩弄著JOAN的奶子,一邊用手去挖捲髮女郎的屁眼,她們兩個在我的褻玩下開始了淫叫,再加上老婆的叫聲,簡直太美妙了!

捲髮女郎也不甘示弱,在我操著JOAN的同時,一會跑下去舔舔我的屁眼,一會又上來讓我去舔她的奶子。

過了一會,那壯漢也過來我這邊,告訴我說:「現在到給母狗(JOAN和我老婆)洗洗後面的時間了。」說完就命令JOAN下來,這時我才看到原來老婆也是由那壯漢牽著。「洗下面」的意思就是灌腸,代表接下來就可以進行肛交了。

那壯漢讓她們翹高屁股,又讓捲髮女郎取來了幾盒大的伊利牛奶,並一包一包的剪開。那壯漢說我是新加入的,今天的灌腸就由我來灌,說著就拿起針筒抽起滿滿的一筒牛奶遞給我,我一看,那一針筒足足有200㏄,再看看,兩個渾圓雪白的屁股就翹在我的面前,我伸手摸了摸,然後一手重重的打在老婆的屁股上,心裡罵了一句:「賤貨!」便開始將針筒插進老婆的屁眼,手在後面用力地推進,老婆發出一聲沉悶的「啊」,把屁股翹得更高了。

接下來是JOAN,我一連給她們兩個每人注進去了600㏄後,便拿起鞭子在她們的屁股上狠狠地抽著,一連抽了幾十抽後才放下鞭子。

這時的捲髮女郎拿出兩個盆子,讓她們蹲在上面拉出屁眼裡面的東西。那壯漢這時又說了一句:「拉完的就開始吃你們自己的東西。」這個我真有點不敢想像啊!但是卻又覺得很刺激。

她們開始拉了,拉出來的牛奶已經變成了淡黃色,伴隨著牛奶還有她們自己的糞便,老婆拉出來的很稀,而JOAN拉出來的則是粒狀。老婆很是乖巧,爬著轉過頭來就開始用舌頭舔著吃自己的排泄物了,而JOAN就覺得有點噁心,但是在那壯漢的威嚴下,還是閉著眼睛喝了起來。

老婆喝得很來勁,但是後面的鞭子還是像雨點一樣打落在老婆和JOAN的屁股上,伴隨著「啪啪」的聲音,老婆把牛奶裡面的屎全部吃掉了,跪在我的跟前等待著下一個指令。而JOAN由於自己的屎是粒狀,所以很難入口,但還是勉強地吞進去,可以看到她閉著眼睛,眼淚卻從眼角擠了出來。

終於,JOAN也吃完了。這個時候,那壯漢就將老婆和JOAN牽到了事先準備好的兩間塑料狗屋前,將拴著JOAN的鐵鏈綁在寫著JOAN名字的狗屋上,指著門口對JOAN說:「進去!」JOAN不敢怠慢,很快地就爬進了狗屋。而老婆正在遲疑的時候,那壯漢一個巴掌打在老婆的臉上說:「賤狗,還不照做!」說完就用腳蹬著老婆的屁股,讓她爬進了自己的狗屋。

接著,那壯漢轉身對我們說,「好了,今天的SM遊戲暫時告一段落,下面的時間將由我的好奴隸阿菲來伺候我們。」說話間,那捲髮女郎便走到我的跟前開始替我舔陽物了。她舔了一會,就轉身為那轉漢口交,不時還用手玩弄著自己的陰蒂,屁股翹得老高,好像是在挑逗著我。

渾圓的屁股看得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走到菲的後面,用腰力狠狠地一挺,將陽具插入她陰道里面,菲的口裡發出了沉悶的「啊……」一聲呻吟。我開始了對菲的抽插,一會是狠狠地插,一會卻又慢悠悠地操,將菲弄得無所適從,最後菲無力地跪在地上,任由我從後面幹。

很快又是一輪狠插,我感覺到菲下面的水已流到了大腿內側,弄濕了我和她自己。這個時候那壯漢走到了我的旁邊說:「咱們換著來。」於是我抽了出來,讓菲用口來伺候我,而壯漢則馬上填上了那個洞口。

就這樣,我們一前一後地做了大概四十五分鐘之後,兩人都射了,那壯漢射在了菲的騷穴裡面,而我則射在菲的口裡。之後,菲用口替我們清潔了陽物,便轉身開始再為另外那兩個男人服務了起來。等到大家都做完了,累了,便躺在地上睡去了。

半夜時分,我被尿憋醒了,正在朦朧之際,卻聽到老婆的呻吟聲,睜開眼一看,老婆正騎在一個男的身上,不停地扭動著屁股吞吐著他的陽具,而整個臉則貼在站在她前面那壯漢的屁股中間,看得出來,老婆正在為壯漢舔屁眼。那壯漢反著手按住老婆的頭,想把頭深深地埋在他屁股中間,而JOAN這時正在為另外一個男人口交。

我不動聲色地看著,再加上尿急的作用,下面的陽物很快地發漲了,我一邊看,一邊用手不停地套弄,想著:『沒想到老婆居然那麼賤,那麼我以後也可以帶女人回家睡覺了。哈哈!』就在這個時候,我不禁一陣痙攣,精液射了出來,快感已經超越了倫理道德了,太舒服了!

雖然尿急,但是我並不急著去廁所,仍然想看完這齣好戲再去。老婆很賣力地舔著壯漢的屁眼,而那壯漢還不時地轉過來,時而撫摸著老婆的頭,時而掐著老婆的脖子,時而又是摑她幾巴掌,又是朝著老婆吐口水。而老婆卻在這種受侮辱、壓迫和虐待中得到了心理上的解脫,獲得了生理上的歡愉,老婆迎合著那壯漢,用嘴去接他吐出來的口水,還吞了下去。

不一會,在老婆下面幹她穴的男人把老婆推了下來,讓老婆為他口交,老婆像是一條聽話的母狗一樣,轉身便為那男人口交起來了,還不時地舔著他的卵袋和屁眼。那男人被舔爽了,乾脆用手抱著自己的大腿,將整個屁眼展現在老婆的面前,這時老婆舔得更加賣力了。

壯漢看著老婆那翹起來的大屁股,便抱著老婆的臀部從後面插入她的淫穴,老婆一邊舔著前面的雞巴,一邊扭動著屁股去迎合後面的肉棒,忙得不亦樂乎,JOAN也被另外的那個男人幹得淫聲不斷。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跑到了那兩間狗屋前面,推開那個男人,一把抓起老婆的頭髮,將頭按到我的屁股中間,老婆一邊享受著被壯漢幹穴的快感,一邊舔著我的屁眼,還將舌頭伸了進去。

我轉過身問道:「賤貨,味道好嗎?」老婆回答說:「是的,主人,味道很好,我喜歡,請賜予我黃金醬!」

我知道那個所謂的「黃金醬」就是屎,沒想到老婆也喜歡吃大便,但是我還是給了老婆一巴掌,說:「你不配!」我走到JOAN面前,示意她張開口,問道:「想做主人的便盆嗎?」JOAN一邊點著頭,一邊把嘴巴張得大大的。我將陽物對準了JOAN的嘴巴便開始尿了起來,有時候還故意將尿液射到她的臉上、頭髮上,還有身上。

等我尿完後,JOAN將口裡殘餘的尿液吞了進去,然後便開始為我口交。她不單舔著我的陽具,還吮吸我的龜頭,也會主動地去舔屁眼,可能是她剛才看到我要老婆幫我舔屁眼的緣故吧!

這時我享受著被舔屁眼,轉過臉卻看到老婆正被那男人幹著淫穴,一邊還舔著那壯漢的屁眼,地上還有一堆熱氣騰騰的黃金醬。老婆舔了舔那壯漢的屁眼後便開始去吃黃金醬,老婆吃得是那麼艱難,但是,卻在快感和淫慾的驅使下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不停地用舌頭將黃金醬送入口中。

眼前景象雖然骯髒,但是卻使我熱血沸騰,我站了起來,開始去幹JOAN,就這樣,我和那男人一上一下地幹著JOAN的兩個洞,我幹的是屁眼,感覺比較緊,而且我在上面幹,更加活動自如。

大約插了幾百下之後,我就站起來,用手套弄著陽具將精液射到了JOAN的背上。在下面的男人也射了,JOAN把他的肉棒抽出來用嘴巴舔弄,最後將驚異全部射到JOAN的口裡。這個時候老婆也跪在那兩個男人前面,兩隻手各自握著一根雞巴不停地套弄著,最後,全部精液都射在老婆的臉上。

到這時,這個週末的所有活動才終於告一段落。而我和老婆也在早上醒後,盥洗完畢之後,離開了這棟神秘的別墅。

四、二女侍一夫

我開著車,在車裡我們都相當沉默,沒有過多地去談論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沒有人去打破這種沉默。一直到了家裡,那時候已經快接近中午了,老婆很勤快地去做飯,而我還沉浸在昨天晚上的淫亂性愛當中,於是跑去上網,看了看外國的一些性愛網站。

到了12點半,老婆叫我吃飯,這個時候我也已經有了餓意,便很快來到了飯廳。老婆為我盛了飯,很是親暱地坐到我的大腿上說:「老公,昨天晚上舒服嗎?刺激嗎?」一邊說著,一邊將舌頭伸進我的耳朵裡不停地攪動,屁股也在我的大腿上不停地擺動。

我回答說:「不錯!」其實昨天晚上的歡愉是我這一輩子都沒有嘗試過的,既刺激又舒服,我期待著下一次聚會的到來。

看著老婆在我的身上騷動,再想想昨天晚上她變成別墅裡所有男人的淫具,心裡一陣快感湧了上來,隨即將老婆抱起,然後走回房間,重重地把她摔在了床上,老婆嬌嗔的說:「幹什麼啦?」我也沒有理她,一把抓住她的頭髮,連拉帶扯地將老婆拉到床下,冷冷的說了一句:「跪下!」

老婆不敢說話,很聽話的跪在了我的面前,頭很低。我用腳將老婆的下巴托起,並把腳趾塞進了她的口裡,這時老婆才明白我的意圖,很快的便舔起我的腳趾頭,一個一個的舔得很認真。

老婆的舌頭在我的腳上遊走,而我就順勢坐在了床邊,欣賞著老婆帶給我的皇帝式服務,準確的說,應該是伺候。老婆就像一條母狗,兩隻手撐在地上,不停地舔著我的腳。

過了一會,我索性將褲子解開,老婆也很會意地將我的褲子脫了下來,用臉在我的陽物週圍不斷地摩擦。這個時候,我的陽物已迅速地硬了起來,老婆先是用手幫我套弄著,然後就將陽物送進了她的口中。

老婆吸得是如此認真,慢慢地將我整個陽物吞進了口裡,淹沒在她的喉嚨深處,然後再慢慢地抬起頭將陽物吐出,我感覺到了強勁的吸力。老婆還用舌頭舔弄著我龜頭下的敏感地方,還有我的屁眼,甚至將舌頭伸了進肛門去,這些突如其來的舒服,再加上我的性幻想,使我很快就沉醉了。

我讓老婆騎上來,老婆聽話地張開腿跨在我身上,用手將我的陽物送進了她的淫穴裡,然後兩隻腳向後盤在我的小腿上,開始做起了上下的活塞式運動。可是使我感到奇怪的是,怎麼這次回家做愛,比起以往做愛會感覺得更加刺激、更加有快感呢?

我一邊享受著,一邊將我的想法告訴了老婆,老婆沒有回答,但是臉上卻漲得通紅。最後,我射在老婆的口裡,並命令她把精液吞掉,老婆當然也照做了。

飯後,我們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覺,但是剛開始在床上睡不著,我便推推老婆說:「這麼刺激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等到星期六才一起玩呢?不如我們有空在家裡也可以玩玩啊!」老婆爽快地答應了,還讓我去準備這個事情。但老婆不知道,其實我已經在籌劃著一個長期二女侍一夫的計劃了。

我一直在醞釀著這個事情,還到酒吧裡找可以出來玩的女孩子,但是一時間也找不到,最後沒有辦法,我只好去找那個壯漢,因為我知道,在這方面,他的門路肯定比我要多得多。

我們約好在一個酒吧見面,他是先到的,我在酒吧找到他的時候,他正摟一個穿著很性感的女孩子,還不時地將手伸進那女孩子的裙子裡面。我和他寒暄了幾句之後,便開口問他有沒有這方面的女孩子,還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他。

那壯漢聽得很來勁,便和旁邊的女孩子耳語了幾句之後將她推到我的身邊,說:「兄弟,既然來了,她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好好地玩啊!你說的這個事情好辦,她今天晚上就會告訴你該怎麼做的。我再去找一個靚女過來陪我,就這樣吧,有事打我電話。」說完,他就起身在酒吧裡轉悠著找他的「獵物」了。

再仔細看看這個女孩子,皮膚很白,胸口的那對奶子很是誘人,我想應該有34D那麼大;長頭髮,身材更是不用說。她聽了那壯漢的一番話後,便開始貼到我的肩膀上,不停地用手去撫摸我的胸口,很是親暱地對我說:「大哥,我叫阿蓮,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你打算把我帶到哪裡去啊?」那嬌滴滴的聲音使我很陶醉,不加思索地說:「回我家吧!」

她又說了:「那你老婆呢?萬一你老婆回家怎麼辦?」很顯然她不知道我和老婆在這個方面是很開放的。我告訴了她,讓她放心,就將她載回了家。

老婆正在洗澡,很驚訝我今天晚上這麼早就回家,在浴室不穿衣服就跑了出來,但是看到我帶了個女人回家時顯得有點詫異,但是很快就明白過來,也就不當一回事了。那女孩子嘴很甜,大姐前、大姐後的和老婆一起去浴室洗澡,還在一起談化妝品一類的話題,而我就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她們一會來伺候我。

不一會,老婆叫我,我跑到浴室一看,她們正在浴缸裡洗泡泡澡,老婆叫我一起來洗澡,看著她們兩個一邊洗澡,一邊在接吻,那個真叫人銷魂啊!我迅速脫掉了所有的衣服,踏進了浴缸裡面,就這樣,她們兩個一前一後的為我洗澡,這樣的天倫之樂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到的。

洗澡大概花了一個小時,等到我穿好衣服出來後,她們兩個女人卻故弄玄虛地讓我先出去,她們一會再出來,說是要給我一個驚喜。我聳聳肩,就從浴室出來,跑回房間並上了床,打開電視,將收藏的經典外國A片拿出來放,心裡想著到底這兩個女人在搞什麼鬼。

A片裡三個黑人正在和一個白人女子性交,場面很是激烈,那女人的嘴裡、陰道里和肛門裡各插著一根巨大的黑色陰莖,可是她都能應付自如,一邊聳動著屁股套弄一根,一邊用嘴伺候著一根,還讓剩下那根幹著屁眼。4P的場面看得我熱血沸騰,但是卻遲遲不見她們進來,我只好一邊看一邊等。

大概過了半個鐘頭時間,她們進來了,兩個女人都是穿著令人噴血的性感內衣,一前一後地進入房間,手裡拿著幾對絲襪。老婆說:「老公,把眼睛閉上,我們會讓你舒服的。」這時阿蓮也「嗯」的一聲,看來兩個女人早在浴室裡就預謀好了。

我將眼睛閉上,她們讓我躺下,接著就開始用絲襪將我的手和腳分別綁於床腳,成為一個「大」字形狀,正確的說,應該是「太」字。最後,她們用一對絲襪將我的眼睛蒙上了,我將眼睛睜開還可以看到她們,但是卻不清晰。

她們開始撫摸著我,從頭、肩膀、胸口、小腹、大腿內側,直至陽物,這個時候阿蓮將她那對玉乳置於我的臉上,不停地來回遊動,我也伸出舌頭想去舔她的乳頭,但她好像是和我在玩捉迷藏一樣,我就是沒有辦法舔到。最後,她將整個胸口都壓在了我的臉上,讓我盡情地舔著這帶有體溫的人間尤物。

這時老婆用手撫弄著我的陽物、陰囊和屁眼,還將臉貼在上面不停地摩擦,我的陽物很快就堅挺起來。阿蓮就一轉身將屁股坐到了我的臉上,淫穴正對著我的嘴巴,還有濃密的陰毛在我的臉上不停地扭動、摩擦,我也伸出了舌頭舔弄著她的陰蒂、喝著她的淫水,她在上面呻吟著,屁股扭動得也更加厲害。

老婆也沒有停下來,在下面用舌舔舐著我的龜頭和屁眼,不一會她也騎了上來,整個身體伏在我的身上,將嘴巴湊過來和我舌交,不時也去舔弄著阿蓮的陰蒂,這樣的做愛使我極度興奮。

老婆在上面大概上上下下動了幾百抽之後,她們換了位置,阿蓮為我口交了一會之後也騎了上來,老婆則讓我為其口交。老婆的淫穴和阿蓮的淫穴味道相差不大,就算是做了再舔也沒有什麼異味,所以我舔著老婆的下體,裡面流出來的淫水都流到我的口裡。

我用舌頭攪了攪老婆的淫穴並伸進裡面,老婆為此淫聲大作,還用手去捏我的奶頭;在下面的阿蓮也是呻吟聲不斷,簡直就是一場「淫蕩交響曲」。最後,我在阿蓮的淫穴裡射出精液,我們三人也很累了,就一同睡在我那張大床上。

第二天,我遍體痠軟起不來,乾脆班也不上了,就在家裡和兩個美人在床上溫存,一直到下午兩點才起床。老婆弄吃的去了,我和阿蓮就在客廳裡看電視,我跟她說:「你不如留下來和我們一起生活。」她猶豫著,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被我堵了回去,我說:「在這裡,我和老婆也不會虧待你,而且,你可以有自己的工作、朋友啊!不要再說了,就這麼決定了。」

老婆這時從廚房裡出來,聽到我的提議連聲說好,就這樣,我們三人組成了一個家庭,一個是男人都羨慕的家庭。阿蓮儼然成了我的二老婆,在往後的生活裡,大老婆主外、二老婆主內,我真正地過起了皇帝的生活。

雖然說是左擁右抱,但是她們兩個有的時候也會給我戴戴綠帽,勾引男人回家,但回想起來,自己不是也經常出去鬼混麼?應該是公平一點,讓她們也出去偷偷腥也未嘗不可,也就沒有去生她們的氣。

總之,生活就是這樣,用那個壯漢的話說:「兄弟,你該知足了,要是我老婆肯的話,我什麼都願聽她的。」而現在星期六的聚會有一些也會改在我家裡舉行,兩個老婆也是招呼周到,不亦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