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性奴

毒蛇看筱夜連續做了這些恐怖的事,忍不住問:” 筱夜小姐,你割了那兩個女人的奶子幹什麼?” 筱夜提起黑蕾的一隻乳房在手裡晃晃,” 趙老闆,你不是說過很喜歡看夜夜的淫態嘛,現在我給你看一下從來沒見過的好不好?不過你要幫我看著她們兩個,不能讓她們跑了。” ” 哈,你放心吧,這島上現在全是我的人,豪哥那些人知道這件事起碼也得幾天後,到時我怎麼說都行,反正剩下的都是些無頭蒼蠅,她們跳海我都能給撈回來。” ” 好啊,那趙老闆你就坐著欣賞夜夜的演出吧。” 筱夜晃了晃手裡的乳房,一絲淫笑浮現在臉上,大出一口狠氣的她對於報復冷萱和沒人性的妹妹十分感興趣。

” 拿著。” 筱夜把手裡捧著的四隻乳房遞給冷萱和筱詩,依舊熱乎乎的軟肉,拿在手裡的感覺十分怪異,冷萱和筱詩分別捧著兩隻乳房,不知道如何是好,兩
人不敢丟掉,又不得不拿,手都僵硬了。

” 拿好了,你不是很喜歡這個地方嗎?” 筱夜打了冷萱一個耳刮子。

” 你不是很想把我弄死嗎?現在我給你個機會,給我拿好了!” 筱夜又打了筱詩一個耳刮子。

筱夜在沙地的帆布上坐下,這裡原本是豪哥鋪好準備玩虐筱夜的地方,此時自己坐下,筱夜的心裡泛起了一陣陣興奮的漣漪。

筱夜側著身子躺下,然後指著自己的下身說:” 看到大姐這裡了嗎?前後兩個洞,現在你們要把手裡拿著的肉塞進去,如果塞不進去,趙老闆就喂你們吃子彈。

筱夜說出來的時候語氣很平常,冷萱和筱詩可是驚訝得合不攏嘴,筱夜制服她們之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讓她們摧殘她的下身。

毒蛇也驚道:” 哦!?我以為下一步是把她們兩人的也切掉呢,還在想為什麼筱夜小姐變成一個乳房魔頭,原來是這樣啊,好,不錯!” ” 嘻嘻,趙老闆你昨天跟我說的,中這毒死掉的人身上不會再毒倒別人的吧?” ” 的確是不會,這是心臟毒素,而且是與身體自身形成化合物才致命的,他們血液裡即使有一點點,也不礙事了。” ” 那就好,你們聽到沒有,嘿?” 筱夜挑釁似的抬高了一條腿。

冷萱和筱詩互相望望,猶豫著筱夜到底是不是在耍她們,但黑洞洞的槍口是真實的,猶豫了一下後,她們兩人都只好屈服了。

冷萱捧著兩隻乳房,小心拿了起來,放在筱詩的陰戶處比劃,她臉色蒼白,額頭冷汗直冒,神色十分慌張。

” 妹妹?你不是想把姐姐的身材搞壞嗎?別慌張,姐姐就是喜歡玩這個,你對姐姐可千萬別留情哦。” ” 嗯,嗯。” 筱詩終於探出手去,用手指撐開了筱夜的菊門,因為昨天才被輪奸過的原因,筱夜的這個地方並不緊,很容易就撐開了。

冷萱看筱夜的陰道都已經何不攏了,大量傷痕都是昨晚流下來的,她試著把一隻乳房塞在筱夜的蜜穴口,借著筱夜自身潤滑油的作用,把這只乳房往裡面推。

” 嗯~嗯~啊~” 隨著乳房的逐漸深入,筱夜發出了舒服的呻吟,可這舒服的表情維持了沒一會兒,立刻掛上了一副痛苦樣子,因為筱詩學著冷萱把乳房塞進筱夜的菊花門,胖乎乎的柔軟肉團才塞進了不到一半就卡住了。

” 啊啊!用力,你們用力點,撐破夜夜小賤人!” 筱夜發情般地大叫。

冷萱用上最大的力氣,慢慢把一隻乳房塞了進去,筱夜的小腹上鼓起一大塊,可這並不夠,冷萱又開始把手裡的另一隻乳房也依樣塞進了筱夜的陰道裡面,那嬌嫩的陰唇被撐成一個圓圓的環,看樣子都快裂開了。

更可怕的是筱夜的屁股那裡,筱詩用上雙手一起推才把一隻原本屬於阿豔的乳房塞了進去,筱夜疼得咬緊牙齒,眼淚都冒出來了。

” 好了,好了,妹,你另一隻不要塞後面,塞前面吧。” 筱夜忍不住喊了出來。

但是筱夜的蜜穴也已經超負荷了,裡面滿滿的兩隻乳房讓陰道都膨脹成了一個圓筒,筱詩拿著一隻乳房拼命往裡面塞,筱夜能感到最初塞進去的乳房都已經碰到自己的子宮了,這只塞進去簡直有把陰道撐破的感覺。而比塞進去本身更疼的是,冷萱和筱詩為了把乳房完全塞進去,把筱夜的陰唇和陰核當成了用力點,都拉住了拼命拉扯。筱夜的腳盤住她們兩人,腳趾都蜷曲了,但她一點也沒有讓她們停下的意思,反而是一臉爽快的感覺。

終於把三隻乳房都塞進去了,筱夜的小腹上鼓起了一條半圓形的形狀,而屁眼也大大張開著,可以明顯看到裡面的乳頭。筱夜喘著粗氣,躺在地上,趙老闆大聲叫好,下身都膨脹了起來。

” 噢噢噢!太厲害了!” 毒蛇大聲叫好,” 這把戲我趙某都沒看過,哈哈哈。” ” 趙老闆,你有想不想看看一個女人的下身要是被打扁了會是什麼樣子的?” ” 這個還真沒看過!” ” 那,你們兩個聽著,現在你們就用腳來踩我的下面,把四隻乳房壓出來,如果20分鐘內都踩不出來,就換你們塞進去,知道嗎?” 筱夜帶著詭異的笑意,她對於自己下身即將遭受的酷刑感到十分興奮。

” 這是個限時任務,冷萱和筱詩再不敢怠慢,她們一人抓住筱夜的一條腿,然後用腳大力踢打,巨大的撞擊力讓筱夜整個下身都在發顫,而陰道裡充實的乳房組織讓她的陰道顯得很耐打,乳房充當了緩衝作用,倒是陰唇和陰核幾乎要被踩爛了。

筱詩和冷萱大概做夢也想不到被筱夜控制局勢後,她們還有這種抓著筱夜的腳把她往死裡踢的機會,這下倒也是真心歡喜地踢,巴不得就這樣把筱夜踢死了好,反正毒蛇跟她們沒什麼仇,興許會放過她們一馬呢。

筱夜張大了嘴放聲大喊,聲音裡充滿了淫欲,一對豪乳隨著下身的顫動而顫抖,眼睛裡的神采開始變得瘋狂,竭斯底裡似的止大聲叫喚:” 嗯!啊!踢死我,把賤人的爛穴踢壞,讓我不能做愛,啊!啊!要死了!要壞掉了!” 兩個絕望女人的腳掌與一個瘋狂女人下身的猛烈撞擊聲音不斷,筱詩不斷猛踩筱夜肚皮,很快第一隻乳房從陰道被掉了出來,一股淡黃色的尿液也噴了出去。但是還有三隻乳房,她們繼續用盡力氣踩,陰道裡的乳房在壓力下慢慢外移,逐漸在筱夜的陰道口掉了出去,但是屁股裡的乳房卻比較頑固,一連踩了幾十腳都無法擠出去,或許是因為缺乏潤滑的關係。

筱夜渾身大汗淋漓,她感覺到下身幾乎都麻木了,三隻被擠出來的乳房連帶著粘呼呼的液體躺在沙灘上,看起來既淫賤又恐怖。她摸了摸自己下面,知道屁股裡的乳房還在,乾脆翻過身來,對她們兩個說:” 踩後面,踩出來。” 得到筱夜的命令,筱詩和冷萱馬上對著筱夜那圓潤的屁股一陣猛踩,一隻乳房帶著糞便從筱夜的身後噴了出去,” 啪!” 掉在地上。

” 呼,呼,呼,好刺激,被打爛了沒有?” 筱夜摸摸自己的陰唇,發現都變成一塊濕布似的了,紅腫的陰唇在連續的高潮過後,軟塌塌地趴在穴肉之上,喘息不已。

” 不錯嘛。” 筱夜的眼裡射出一絲詭異的光芒,” 你們兩人要是真想做什麼還是可以的嘛,現在來把我綁在這個架子上。” 她手指著沙灘上一個已經搭好的粗陋木架,大概是豪哥事先搭建好用來折磨筱夜的,” 你們,把我綁在這上面。” ” 什。。。什麼?” 冷萱和筱詩在懷疑自己的耳朵,她們略微向後退了一步,摸不透筱夜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 這可是命令。” 筱夜眼睛向毒蛇那邊示意,一柄烏黑發亮的手槍對準了筱詩和冷萱。

” 啊喲,哼。” 筱夜眼神裡透漏出一些邪惡的狂亂氣息,她眼紅紅的,好像是過於興奮,又好像是快要哭出來,她加大了聲音喊道,”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綁我啊!” 兩個女人被嚇著了,她們沒有考慮的餘地,冷萱推著筱詩慌張上前,手忙腳亂地把筱夜呈大字型僅僅綁在架子上,結實的雙絞麻繩緊緊勒進了筱夜的手腳裡面,匆忙中兩個女人只想著保命,加上筱夜不斷大喊要綁緊些,她們也是拿出吃奶的力氣了。

陽光明媚的海灘上,一大堆橫七豎八的屍體旁邊,一個陰險的中年男人拿著槍看三個女人上演一幕精彩的繩縛,多麼怪異的場面!可更加奇怪的還在後面,筱夜繼續說道:” 拿起鞭子,狠狠抽我!如果十五分鐘後我沒失去意識,就輪到你們了。” 筱夜眼裡透著一股寒氣,同時一道狐媚的笑意出現在臉頰上。

這個聽不聽好,兩個女人不置可否,她們互相望望,都沒動手。這時後面拿槍的毒蛇晃了下腕上的手錶:” 十五分鐘從現在開始計算,你們還不趕緊?” 依然是沒有考慮的餘地,冷萱和筱詩一人拿起一條鞭子,那本就是豪哥準備好了來玩弄筱夜的,現在倒是物盡其用了。冷萱手裡的皮鞭浸過油,筱詩手裡拿著的是大分叉的長鞭,跟奴隸主用的差不多。

那麼,既然要鞭打,怎麼打好呢?冷萱和筱詩沒有多少時間考慮,她們對望了一下,就把手裡的鞭子招呼了上去。” 啪!啪!” 兩聲清脆的聲音,冷萱的鞭子把筱夜的左乳打得狠狠跳了跳,筱詩的鞭子則打在自己姐姐的大腿上,筱夜發出一聲嬌叫,聲音裡滿是狐媚和淫穢。

” 啪!啪!” 又是兩聲清脆的鞭打,筱夜豐滿的胸部狂跳不已,一抹紅痕出現,秀美的長腿抽搐了幾下,一大片紅絲被自己的妹妹印在上面,” 哦!好刺激,大力,再大力點!” 她幾乎是竭斯底裡地喊出來。

冷萱和筱詩咬緊了牙關拼命抽打,鞭子雨點般落在筱夜的身上,她們都只記得筱夜的一句話:” 十五分鐘內讓我失去知覺!” 筱夜聲嘶力竭地大喊,似乎要發洩出這幾天心裡的憋屈,冷萱和筱詩的鞭子似乎都只能讓她更加興奮。她那對豐滿圓挺的乳房上很快遍佈了紅紅的鞭痕,乳頭似乎已經被打破了皮膚,變得非常紅豔。

在被狠狠抽打十分鐘左右後,筱夜渾身的皮膚已經佈滿了紅痕,就好像一朵嬌滴滴的香花掉在地上被車輪壓過,淫蕩的下身流出一道晶瑩的液體,順著大腿流下,又隨即被打散。

前兩天,冷萱也曾狠狠折磨過筱夜,跟現在的情況不同的是,前兩天的冷萱是完全樂在其中,可現在有的只是害怕。

冷萱和筱詩看情況不對,筱夜似乎只是在享受鞭打而已,時間又快到了。焦急的冷萱問慌張的筱詩:” 你姐姐最怕打哪裡?” ” 什麼,不,不知道啊。啊對了,女人應該都怕打這個地方。” 筱詩用力揮動手裡的鞭子,狠狠打在筱夜的陰戶上,響亮的擊打聲伴隨著飛濺的愛液發出來,筱夜一聲大叫。

” 對了,就是打這裡,用力,快!” 冷萱用她手裡那浸油的鞭子狠狠打在筱夜的陰戶上,差點把筱夜的陰核都給扯爛,筱夜昂起頭嘶喊起來。

冷萱和筱詩兩人對著筱夜的陰戶拼命鞭打,一個美麗的花瓣就這樣被打到翻出來,好像快要爛掉一樣。筱夜嘶喊著,下身強烈的痛感伴隨著致命的快感,高潮的波浪一波接著一波湧來,火熱的身體似乎要被撕裂般,每一次碰觸到皮膚都好像被肉棒狠狠捅進花心,全身都好像變成了性感帶。

” 呀啊啊啊!” 筱夜在激烈的鞭打中垂下了頭,就在這時候,毒蛇站了起來,揚了揚手錶說:” 時間到了。” ” 呼,呼,呼,我們成功了?” 冷萱搭著筱詩的肩膀,兩人都滿頭大汗,但看著筱夜垂下的頭都感到一陣輕鬆- 是不是沒事了?

” 啊喲,太刺激了。” 就在這時候,筱夜又抬起了頭,她沒有暈過去!

” 啊,啊。。。” 冷萱和筱詩愣在那裡,還是筱詩首先說話,” 姐姐,你放過我們吧。” ” 好啊,你們先把我放下來。” 筱夜一臉笑意。

” 好好” 聽到有希望了,冷萱和筱詩趕緊把筱夜解開放下來,她那美麗的胴體已經被鞭痕覆蓋,看起來是既淫穢又慘不忍睹。

筱夜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被鞭打到垂下頭的乳房和嫩皮破損的小穴,嘻嘻笑了下。她也不去管冷萱和筱詩,笑眯眯地招手讓毒蛇過來。

毒蛇看著這幕愛欲狂劇,早也忍不住了,久經考驗的他都撐起了一個小帳篷。

” 小夜夜,又有什麼鬼主意啊?” 毒蛇走近了幾步,手裡明晃晃的槍還是穩穩拿著。

” 嗯,我想找根很細很細的繩子把萱姐綁起來,你幫我找一下吧。” ” 繩子嗎,這裡有很多,這根行不?” 毒蛇丟給她一根只有筷子粗的麻繩,那也是豪哥準備好了來折磨筱夜的。

” 可以啊。” 筱夜臉陰沉了下來,她瞄了冷萱一眼,把手裡的繩子和剛才的麻繩丟給筱詩,” 妹,你把她綁起來,脫光了衣服用這些粗繩子綁在架子上,” 冷萱嚇得臉色蒼白,而筱詩好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樣高興,她恢復了點神氣,拿過筱夜遞過來的繩子,把冷萱扒光後綁在木架上。跟綁筱夜時候不同的時,這次沒把冷萱掛在木架上,而只是讓她坐著貼緊木架,繩子也沒綁住腳。

筱夜滿意地欣賞著赤裸的冷萱,又說:” 妹,你現在再用細繩子勒緊她的大腿,越緊越好!” ” 你到底想幹什麼。” 冷萱連喊帶哭。

” 安靜點,信不信我先割了你的嘴?” 筱夜的眼裡只有寒氣。

筱詩拿起細麻繩,圍繞著冷萱的大腿根部勒了幾圈,繩子深深陷進了肉裡,冷萱咬著牙不敢喊。

筱夜看著筱詩捆綁冷萱,冷笑了幾聲,她用腳撥了撥冷萱的乳房,” 還不錯嘛。” ” 妹,你把這賤人的乳頭咬掉,然後吃下去。” 筱夜語氣平穩地說道。

” 啊!?” 在確定了筱夜不是開玩笑之後,筱詩只好捧起冷萱豐滿的乳房,然後閉著眼睛咬了下去,情勢並不允許她過多考慮。

” 啊!!” 冷萱疼得大喊起來,筱詩大力地咬住了她的整個乳暈,然後一陣拉扯把她的乳尖都給咬了下來,含在嘴裡。

” 吃下去。” 筱夜的語氣還是那樣冷冰冰的。

筱詩閉著眼睛,鼓起勇氣把嘴裡的乳肉吞了下去,但她的任務還沒結束,筱夜又要她去咬另一隻乳房。

” 哦!啊!啊!” 冷萱扯著嗓子大喊,劇烈的疼痛讓她快要暈過去了,她的第二隻乳房又被咬掉了乳尖,乳房上兩個孔血流如柱。

” 嘻嘻,好吃吧,嫩嫩的。” 筱夜摸著筱詩的後背笑了起來,她自己俯下身,張嘴含住了冷萱的陰唇。

冷萱馬上明白了她要做什麼,大腿立刻夾住了筱夜的頭,可大腿根部上勒緊的繩子讓她的腿麻痹了,力氣有限。

筱夜可一點不客氣,她咬住冷萱那嬌嫩的花瓣,然後像扯牛排一樣,連嚼帶拉地把冷萱的大陰唇連帶陰核咬斷,淫液和血水一起噴了出來。

冷萱的聲音喊到嘶啞了,她臉色蒼白,隨時可能暈過去。

” 喊什麼,不是挺好吃的,還粘呼呼熱熱的。” 筱夜一邊嚼著嘴裡的肉,一邊滿不在乎地笑了起來。

筱夜抹了抹嘴,” 你就這樣呆著吧,你的腳很快就沒知覺了,小夜夜很期待看到雙腳發紫,奶子腐爛死去的萱姐呢,哦呵呵呵。” 解氣的快感!

筱夜覺得這三天來的怒氣和肉體的疼痛都發洩出去了,她丟下冷萱在原地等死,筱詩看著這一切,渾身發抖。

” 那麼,剩下的就是我們姐妹的事了吧。” ” 姐姐,我錯了。。。” ” 好妹妹,你想要刺激的生活可以跟姐姐說啊。我不會傷害你的。” 筱夜不冷不熱說完這些話後又對毒蛇續道:” 趙老闆,照我們昨天的約定,你奪取了豪哥的位子,還可以再幫我一件事的吧?” ” 豪哥的手下有不少我的人,剛才我已經讓他們開始把豪哥的幾個忠心哈巴狗除掉,沒了頭兒,他們只是一盤沙,遲早都是我的,哈哈。” ” 說,你要幫什麼事?” ” 是這樣,我想把筱詩留在這個島上,天天慰勞那些工人,不能讓她離開這個島。” ” 姐姐!不要啊!” 筱詩哭喊著抱住了筱夜的腿。

筱夜不為所動,她一腳把筱詩踹倒在地上,繼續說道:” 至於我嘛,我回去養好身子,偶爾也會來這裡探探趙老闆你和我妹妹的。” 筱夜又顯露出狐媚的摸樣,” 至於小夜夜,趙老闆隨時想跟我做愛都可以,或者等我來這個島的時候,趙老闆讓我和筱詩兩人服侍全島的人都可以呀。” ” 哈哈,這麼說你想兩人都在這個島上當性奴?” ” 小夜夜不能一直在這裡哦,要回去工作,我一有空就回來讓趙老闆你安慰一下小騷穴好不好?” ” 嘿嘿,那你下次來的時候,我要讓村裡的人連續幹你三天三夜,你這下降的奴隸。” 趙老闆把槍口插進筱夜的陰道裡鼓弄,筱夜嬌羞地叫了起來。

” 呀,討厭,不能說是奴隸,人家是性奴啦~”筱夜陶醉的臉又紅了起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