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性奴

筱夜身子微微一顫,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她捧起自己已經被紮住的雙乳,用正常的聲音說:” 兩位姐姐把我這裡封住吧,不要髒了你們的手。” ” 那可是你說的,拿好咯。” 阿豔拿著蠟燭在筱夜的乳頭上澆下滾燙的蠟液,一陣刺骨的灼痛從敏感的乳頭上傳來,筱夜咬緊了牙齒,她的手微微顫抖,沒哼一聲讓她們倆用蠟液把自己的乳頭完全封死。

紅紅的蠟把淺褐色的乳頭完全封死了,黑蕾和阿豔邊笑邊捏著筱夜的乳房玩,乳汁一點都沒流出來,筱夜感到乳房一陣漲痛,但又伴隨著一陣不可言喻的歡愉,痛癢痛癢的,一陣陣傳遍全身。

黑蕾首先站了起來,她雙手叉腰,用命令式的口吻對筱夜說:” 精神點,配合姐跳個舞。” 她媚眼含笑,似嘲弄又似欲求,筱夜不僅背上一寒。

黑蕾先是用撩人的動作把她身上本就不多的衣物一件件脫下,直到剩下一個纖薄的黑色丁字褲,說實話,黑蕾本人長得妖豔可人,身材凹凸有致,只是臉蛋比起筱夜來缺乏了一分天仙才有的靈氣。

” 躺下去,把腳抬高。” 黑蕾朝海爺等人的方向獻了媚後,跟筱夜說話又是另一番語氣。

筱夜聽話地躺在地上,豪乳朝天,雙腳也抬了起來。

黑蕾微笑著用雙手握住筱夜的雙腿,用這個當支撐點,兩隻腳先後踩在筱夜的乳房上,整個人都壓在筱夜的胸部。

” 嗯~~~” 筱夜感到胸前傳來一股泰山般的壓力,乳房似乎要炸開來,無處可去的奶水拼命衝擊著身體,而自己親眼看到乳房被別人踩在腳下,更是讓她羞辱難堪。

” 海爺,豪哥,森哥,你們看,黑蕾美嗎?嘻嘻。” 黑蕾說罷就扭動起她那水蛇腰,手抓著筱夜的雙腳,把筱夜的胸部當成了舞臺,在上面用自己的身體散發出原始的魅力。

” 嗯,給點掌聲嘛。” 黑蕾雙腳並不只是平平踩在筱夜身上,她跳起了輕盈的舞步,一次次的重壓都讓筱夜的乳房組織拼命從腳底掏出來,脹痛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 嗯~啊~啊~” 黑蕾用腳趾夾起筱夜的乳房,旋轉著狠狠踩下去,同時手裡也不停地拿著筱夜的腳撥弄自己幸運得多的乳房。

” 啊~啊~啊~” 筱夜竟然配合著黑蕾叫了出來,也許是疼痛,也許是羞辱,她說不清是什麼了,反正每次奶水即將撐爆胸部的感覺都逼她叫出聲來。

” 大模特,是不是犯賤了啊。” 黑蕾朝海叔拋了個媚眼,同時她狠狠咬了筱夜的腳底一口,媚笑著讓海叔看筱夜腳底留下的牙印。

” 啊!要爛了,要爛了,黑蕾姐姐。” 筱夜搖頭大喊著。

” 你很快活吧,很快樂吧,很HI吧,啊?” 黑蕾踩得更起勁了,似乎是要把筱夜的乳房踩破似的,她還跳了兩下,利用衝擊力與筱夜的乳房一起發出肉體撞擊的巨響。黑蕾甚至哼起了小曲,雙腳有節奏地踩踏那對堅挺圓潤的乳房,筱夜的哼叫聲倒好像是黑蕾的伴奏,頗為有趣。

” 咦,夜夜的小騷洞好像有水了?” 冷萱冷不防叫了出來,隨即又害羞似的鑽進豪哥的懷裡。

黑蕾低頭一看,筱夜的蜜穴果然已經蜜滿而溢,大陰唇濕漉漉的,她” 哼” 了一聲,握緊筱夜的雙腳,自己的一隻腳正面壓在筱夜的陰戶上,另一隻腳依然夾著筱夜的乳房,然後利用筱夜的大腿跳起了鋼管舞。

“HI ,哦~~~嗯~~~我要~~~” 黑蕾發情似的大叫著,扭動的下身在筱夜光滑潔白的大腿上來回摩擦,踩住筱夜蜜穴的腳把整個陰戶都壓了下去,愛液四處流竄。

筱夜兩腿緊繃,下身好像是高潮似的抽動,” 姐姐,嗯~~嗯~~夾這裡”.筱夜兩手把自己的乳暈和陰蒂都捏住了送到黑蕾的腳趾裡面,黑蕾順勢狠狠夾住了這兩個敏感的肉粒,” 呀!!就是這裡,夾,夾大力點,嗯~~~” ” 你是什麼大模特,騷婊子,臭婊子!啊~啊~” 黑蕾自己的愛液順著筱夜的大腿流了下來,她忘情地咬住筱夜的腳趾,在嘴裡狠狠研磨。

” 啊~~~” 、” 嗯~~~” 兩人一起達到了高潮,黑蕾在筱夜的大腿上留下了一道愛液痕跡,而她自己的腳底也粘上不少筱夜的愛液。

筱夜的乳房被粗魯踩踏後變得紅撲撲的,她臉頰泛著香汗,嬌喘不已,暫時躺在沙灘上也不起來了。

黑蕾像個勝利者的樣子,把手裡筱夜的玉足高高舉起,順勢再次踩在對方的陰戶上,得意地對旁邊觀看的阿豔說:” 豔豔,輪到你了,來。” 阿豔甩了下頭發,挺著胸一把接過黑蕾手裡握著的腳裸,仿佛筱夜只是一個道具而已。她輕快地脫下自己的衣服,一個曲線婀娜的軀體呈現出來,與黑蕾不同,阿豔連最後的底褲也一併脫掉,她朝人群笑笑,然後俯下身子拿起一瓶透明液體- 潤滑油。

筱夜還在地上休息,乳房陣陣疼痛,可突然間就感到一片冰涼,定睛一看卻是阿豔拿著潤滑油倒在自己的胸部上,透明的液體在紅撲撲的乳房上四散,阿豔用手協助著把液體塗滿筱夜的胸部。

阿豔對著森哥說:” 森哥,那,豔開始表演了。” 她握住筱夜的腳當支撐點,雙腳先後踩上筱夜的胸部。

塗滿了潤滑油的乳房十分溜滑,阿豔小心地站穩在上面,然後對筱夜說道:” 身子一點都不准動!” ” 嗯嗯,豔姐我不動。” 筱夜點點頭,她表現得相當配合。

阿豔站直身體之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地放開筱夜的腳,接著這個助力,她左腳往後一直彎到頭部上方,雙手抱住,身體像個陀螺似地轉起來,活像一個熟練的芭蕾舞演員。

” 哇,精彩精彩!” ” 爽啊!” 鼓掌聲四起,阿豔冷靜地保持著平衡,她本就是芭蕾舞演員出身,突發奇想創造了這一個衍生技巧,與正規舞步不同的是,她支持身體的那只腳沒有踮著腳尖,而是整個腳底借助著潤滑油在筱夜的身上旋轉。

即使不看著胸部。筱夜也能感到自己的乳頭深陷在肉裡,巨大的壓力把乳房壓成了一個柿子餅的形狀,中間凹陷周圍粗大,乳汁越來越多的乳房似乎要炸開來,阿豔旋轉得越快,筱夜就越難受,忍不住低聲哼了出來。

阿豔表演得入迷,在轉了十幾圈之後,她另一隻腳猛地踩在筱夜另一隻乳房上,換了另一個方向旋轉,這一踩讓筱夜眼前發黑,乳房一陣劇痛,傲人的雙峰在阿豔的舞步面前被折磨得不成樣子。

阿豔的個人表演結束時,一腳踩在了筱夜的臉上,另一腳借著潤滑油的幫助一路滑到小腹上,然後她抱著筱夜的雙腳蹲下來朝觀眾席單膝跪下,筱夜感到一股液體不受控制地從體內被強行擠出來,淡黃色的液體朝觀眾席噴了過去,” 呀!!” 阿豔這個結束動作把筱夜踩到失禁了,冷萱高興得直拍掌,其餘眾人對於看一個大美人兒被淩辱得不成樣子也是樂在其中。而筱夜自己已經筋疲力盡的,似乎已經對非人淩辱麻木了的她只會躺在地上嬌喘,靜靜等待下一次折磨。

黑蕾和阿豔的這場SM秀結束了,但筱夜只是度過了一個早晨而已。冷萱讓躺在地上嬌喘著的筱夜叫過來面前跪下,” 夜夜,你這表現很精彩嘛,好了,現在給你主動權,你自己想一下下一步怎麼做?” 筱夜想起了豪哥那句話:如果你三天內變成全世界最淫蕩的女人,就放你姐妹倆走。好吧,既然他們是那樣想的,那就。。。筱夜畢竟也是個情場老手,揣摩別人的心理還是很擅長的。

筱夜換上了一副笑臉,雙手捧起自己疼痛不已的雙乳說:” 阿萱,還覺得以前我們一起走T 台的時候嘛,我就是因為胸部比較挺拔,經常拿到比你好的款式啊,現在你狠狠折磨我這裡,出出氣。” 冷萱大喜,” 你們聽,夜夜自己說要搞壞她的胸部,好淫賤啊,呵呵呵。” ” 那麼,你說說要怎麼搞才會壞?” 冷萱故意接著問下去。

” 先,先把奶水放光,我想少了奶水會軟一點吧。” 筱夜還是有點說不暢。

” 呵呵呵,這一點我給你準備了更加先進的機器,豪哥,昨晚說的那個機器呢。” ” 阿健,把那兩個吸塵器拿出來。” 聽到” 吸塵器” 三個字,筱夜立刻就明白了他們要做什麼,她心裡撲通撲通地跳,想不到自己那麼寶貴的地方竟然也有淪落到被吸塵器玩弄的一天,又是屈辱又是興奮。她突然感到敏感的乳頭變硬了點,下身玉液滿穴,被吸塵器吸暴這個惱人的胸部,這聽上去好像也不差嘛~阿健叫上阿仁去別墅裡拖出兩個巨大的吸塵器,看樣子這是能買到最大型的了,整個吸塵器比筱夜的上半身還大,而且經過了改裝,吸管頂部加了個透明的吸盤,看樣子還是軟塑膠做的。

冷萱不客氣地扯下筱夜乳頭上的蠟液密封,又一把拉斷那條黑絲繩,筱夜咬緊牙關,乳尖有一種被拉斷的恐怖感覺,滿溢的乳汁馬上流了出來。

” 給她戴上,狠狠地抽幹。” 冷萱迫不及待地要繼續羞辱筱夜了。

阿健和阿仁把吸盤按在筱夜的乳房上,比乳房略小一號的吸盤緊緊套住這兩只人間尤物,想必開始吸的時候,乳房會被卡得更緊。

筱夜這才發現這個吸塵器的管子其實也是透明的,只是顏色有點淺灰,這樣奶汁被抽出來想必都會被看得清清楚楚,筱夜料到自己必定要像只奶牛一樣當眾被吸幹奶汁,而且還是在這種廣闊無垠的海邊,不知道哪裡還有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

冷萱走回到豪哥身邊,拿起一杯飲料笑眯眯地看著筱夜,豪哥擺了個很舒服的姿勢躺在沙灘椅上看著,他也樂得讓冷萱去指揮這樣的事。

筱夜在沙灘上坐下,自己用手托著兩個沉甸甸的奶球,她朝冷萱的方向微笑著,眼神十分複雜,但絲毫都沒有恐懼的意思了。

” 突!突!突!” 那巨大的吸塵器開動了,筱夜感到胸部突然被巨大的吸力吸了進去,一股溫暖的乳汁狂噴出去,一直順著管子流到了吸塵器裡面。

” 嗯,嗯,好舒服。” 筱夜小聲呻吟著,她的乳房被多吸了一大半進去,變成長長細細的形狀,濃郁的乳汁濺滿了吸盤裡面,讓乳房的形狀也變得模糊起來。

” 開大點,用最大的吸力。” 冷萱拍手叫道。

筱夜感到吸力更加恐怖了,簡直像要把乳房給拉裂一樣,乳汁止不住地狂噴,比任何人用手擠都要快得多,豐滿的奶球一步步被吸進吸盤裡面,鼓脹的乳頭已經被拉扯到吸盤的尾端,伸進了管道裡面。好像聲音也一併被吸出來了似的:” 呀!疼,疼,胸部要爛了!沒奶水,沒奶水了!” 筱夜的奶水很快就空了,乳房呈長條狀被吸進吸盤裡面,眼看繼續吸下去乳房非真的受重傷不可,冷萱喊了” 停!” 阿健和阿仁馬上關掉了兩部吸塵器,筱夜的乳房” 波” 的一聲離開了吸盤,形狀慢慢復原,但是卻明顯沒有剛才挺翹了,乳尖垂了下去。

” 呼呼,嗚。” 筱夜捂住了自己的胸部,俏臉抹紅,看起來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痛苦。

眼見到筱夜真的因為被抽幹奶水就變得有點下垂,破壞了那完美的形狀,冷萱很是滿意,她自己過來打開了吸塵器,兩個改裝過的塑膠容器裡面滿滿的都是乳汁,看樣子足可以裝滿5 ,6 個咖啡杯。

冷萱拿起乳汁桶,品嘗了一口,點點頭道:” 不錯,夜夜產的奶挺香,不過這麼少,真沒用哦。” 放下乳汁,冷萱嘴角露出一絲壞笑,” 阿健,去屋裡拿點鬆弛藥,阿仁,去拿昨晚訂購的東西。” 她的表情就好像終於戰勝對手那樣,趾高氣昂,心滿意足。

雖然不知道冷萱要幹什麼,但絕對不會是好受的事。不過筱夜並沒表現出忐忑不安的神態,反而是臉泛紅暈,似乎還有點期待。

阿健很快就拿著一個小瓶子回來了,裡面盛滿了淺褐色的液體,瓶子上寫著一個化學名,筱夜對這個是一竅不通的。

阿健扭開蓋子,一手握著筱夜的乳房,一手拿著瓶子整個扣上去,讓筱夜的乳暈整個泡在淺褐色的液體中,過了大概十秒,又對另一個乳暈如法炮製。筱夜只感到兩個乳頭一陣透骨似的冰涼,然後慢慢變得熱熱麻麻,好像被辣椒辣暈了似的。

冷萱走過來手捏著筱夜的乳房看了一下,解釋道:” 夜夜,你可夠幸運的,這是國外實驗室裡秘密做的藥,可以讓人的肌肉暫時鬆弛,但又不會失去知覺,現在你這裡的奶水可就留不住了,不用擠就會自己流出來,有趣吧?” 筱夜倒吸了一口冷氣,照冷萱的說法,她現在已經是一個奶水失禁的女人了,隨時隨地都會流出奶水,好在剛剛被榨幹的乳房裡貌似已經沒有一滴奶水。

這時,阿仁也回來了,他拖著兩輛手推車,一輛上面放著4 個大木桶,一輛上面就放著個奇特的木架子。

冷萱讓阿健和阿仁把木架子卸下來,在沙灘上另外搭了一支新的太陽傘,木架子就在太陽傘底下安裝好,這架子安裝後的形狀再明顯不過了。筱夜沒做出任何反抗,主動躺了下去,冷萱又是喜出望外,開心得直拍掌。她讓阿健和阿仁把筱夜雙手雙腳都扣在木架上綁緊,整個人好像一個被橫著拉長的Z 字那樣憑空面朝下捆在木架上,她垂著的乳房下面正對著一個大塑膠盆,下巴靠在一個木托上面,活突突就是一具待宰的牲畜。

” 美人兒,那這裡就交給你了,看看她今天能產出多少,哈哈哈。” 似乎是不願意看筱夜做這種事,豪哥站了起來,說完話就要離開海邊。

” 豪哥~~~你不看,我也不看,嘻嘻。” 冷萱的說話語氣馬上換了一個風格,她輕步閃過去勾住豪哥的手,就丟下一句:” 阿健阿仁拜託你們了。” 見到主人都不看了,森哥和海叔也笑哈哈地一起離開,而且讓黑蕾和阿豔繼續留在這裡幫忙折騰筱夜。

這對筱夜來說無疑于失去觀眾,筱夜心裡頓時有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果然即使是被折磨,我也喜歡有很多人來看,嗚,真是好丟臉。” 阿健拿了一個長柄的木勺子,在第一個木桶裡面盛了一點伸到筱夜嘴邊,那是一種淡黃的粘稠液體,散發著十分刺鼻的難聞氣味。

黑蕾見到這種東西就抿嘴笑了,阿豔奇怪地問:” 這是什麼?” 阿健回答道:” 昨晚豪哥讓我我們去島上一戶養了好幾匹馬的人買的,馬精,還有阿仁去買到的豬精,豬食,狗糞。” ” 呵呵呵,好恐怖的東西啊,我們的美女模特看來真是好變態。” 黑蕾和阿豔大笑。

筱夜一聽到這些東西,全身好像被狠狠電了一下,力氣一點都沒有了,她看著眼前慢慢一勺子的馬精,臉好像火燒一樣。

” 喝吧,全喝光,快點,吃到吃不下為止!” 阿健把一大勺馬精都倒進了筱夜嘴裡,看著她吞下這些東西,然後是第二勺。。。。。。

刺鼻的氣味和作嘔的感覺都好像要消失了,筱夜一開始” 唔唔唔” 抗議了幾下,但很快就屈服了,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在吞下這些精液的同時,她腦裡浮現出了一幕往事:那是筱夜尚未成為人妻之前,一個悠哉遊哉的週末,她好不容易放了一次假,一個人在鄉間的別墅裡過安靜的假日。

偌大的別墅後面養著一匹馬,平日裡有個當地的保姆幫她看著房子,馬也是她喂的,今天為了過個只有自己的假日,就順帶放了保姆一天假。

筱夜穿著睡衣,慵懶地坐在別墅後面一張靠椅上乘涼,馬匹就拴在不遠處。她半眯著眼隨意地看來看去,突然注意到馬匹身下有一根粗大的棍子在晃動。筱夜睜開眼,仔細看了下,馬上認出那是馬的陽具。

” 哇,這麼大啊!” 筱夜嘴都張大了。

” 現在,這裡好像就我一個人吧?” 筱夜突然有了個邪惡的幻想,她站起身子,環視了一下周圍,沒錯,這是一個靠山的封閉區域,高高的木柵欄爬滿了藤蔓,從外面一般是看不到裡面的。

筱夜想到這裡,偷笑了一下,輕手輕腳地走到馬的旁邊,仔細端詳了一下後,她卸去身上所有衣物,本就沒穿內衣的她立刻就在馬兒面前變得赤條條了。

” 嗯,嘻嘻。” 筱夜欣賞了下自己完美無瑕的軀體,乳房堅挺豐滿,下身只有稀疏的毛髮,粉紅的嬌嫩肉瓣濕漉漉的,招牌的修長美腿能征服任何正常的色男人。

筱夜檢查了一下拴住馬的繩子,重新固定了一下,這才放心地坐在馬匹的旁邊。

” 哇,真是好大啊。” 筱夜伸手拖住馬兒那可能有自己身體那麼長,比自己的手臂還粗的肉棒,” 咦,你也有點硬了哦。” ” 好色馬兒,嘻嘻。” 筱夜跪著鑽進馬的下面,雙手輕輕安撫馬的陽具,那個巨大的龜頭散發著淫穢的氣味,” 哦哦,好大。” 筱夜伸出舌頭在馬兒的龜頭上來回舔弄,那羞人的氣味讓她覺得更加興奮,我在舔一匹馬的雞巴,好賤。。。

” 你很好運哦,現在我這個名模親自給你舔雞雞,馬啊馬,你舒服嗎?” ” 不說話啊,好壞,你還不滿意啊。” 筱夜看到馬兒只是在舒服地搖著尾巴,大概以為筱夜在給它按摩呢。

” 哎呀,壞馬,你逼人家用這裡給你。。。哼!” 筱夜握住自己豐滿的乳房試圖夾住馬兒的陽具,但終究不可能夾住,只是貼在上面慢慢摩擦。” 多少男人想摸我這裡,馬兒你命好啊,還不知足麼。” 筱夜自己的情欲越來越高,她搬來兩張矮木凳,自己手腳並用,同時讓自己的秀腿和美胸與馬的陽具摩擦,美麗大腿盤住了馬兒巨大的陽具,傲人的美胸大力摩擦著馬兒的龜頭,一股騷味在筱夜身上傳開來,反而讓她愈加興奮,甚至不斷拿自己粉紅的乳頭去清潔馬兒的尿道裡面。

這匹幸運的馬簡直爽歪了,免費上了一個超級模特,它搖著尾巴,一張呆臉好像沉醉了似的。

” 哦~啊~啊,馬啊,舒服嗎,夜夜現在讓你強姦哦,不要客氣嘛。” 筱夜腰部用力上挺,那嬌嫩的陰唇不斷摩擦著馬的陽具,巨大的龜頭剛好來回運動,似要塞住筱夜的小口。

” 嗯,馬哥哥,幹我嘛,幹壞人家的騷穴,啊啊~” 筱夜自顧自地囈語著,自己曾經在欲望的火焰中,雙腿交錯摩擦的頻率也更高了,簡直要整個人都掛在馬兒的陽具上。

” 啊,啊,嗯~好聞~” 筱夜盡力含住馬的龜頭,用力一吸,” 嘶嘶!!!” 那幸運的駿馬大叫了起來,一股濃郁的馬精直接噴進筱夜口中,然後又滿溢出來,濺得她全身都是。

” 好爽~~~” 滿嘴馬精的味道把筱夜拖回了現實——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吞下了半桶濃濃的馬精,肚子都鼓脹起來,喂她吃的四個人用十分鄙夷的眼光看著她,筱夜臉更燙了,暗想:原來我本性就是個不要臉的淫婦,嗚嗚。

” 好了,她吃不下啦,遲點再喂。” 阿健停下了手中的長柄木勺。

黑蕾捏著筱夜的臉,把手裡的一瓶藥液倒進了她嘴裡,味道十分苦澀不知道是什麼。黑蕾拍拍筱夜那鼓鼓的肚皮,媚眼含笑道:” 這可是很有趣的藥,既能促進消化又能讓你拉肚子,等會後面再灌一管水會拉得更快。” 筱夜感到全身都是馬精的味道,好像整個人都被填飽了這種液體一樣,十分難受,恨不得馬上拉出來,但聽到黑蕾的計畫還是有一股恐懼從心底升上來。

黑蕾的意思是:筱夜現在就是個奶水轉換機,喂進去的任何東西都用藥液催促消化和排出,自己身體吸收後就加工成奶水。現在半桶馬精喂進去,筱夜發現自己失去控制的乳頭已經在滴滴答答地流出乳汁了,阿豔站在自己身後,手裡拿著一支手臂粗的針筒,灌滿了水正准備註到自己菊門裡去。

” 啊,不行了,怎麼這樣。” 筱夜感到頭腦都熱了起來,過去的一幕又浮現在腦海裡: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再次放大假的筱夜開著自己心愛的跑車,選了個十分普通的地方停了下來。然後她戴著墨鏡下車,在旁邊兜了一圈,故意把一個薄薄的灰色按鈕丟在地上,這東西還沒一個硬幣那麼厚,背面有膠水粘住了地面,完全不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