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島性奴

一、綁架

夜色已深,寬闊的海面上波瀾不驚,到處灑滿了斑駁的月光,一艘孤獨的小艇劃開這個寧靜夜色,引擎發出的噪音與海水的打呼聲互相交織。兩名體格健壯的男子站在船頭,一個不時用無線電話說著什麼,另一個調整著小艇前進的方向。

小艇上沒有燈光的小房間裡,筱夜在搖搖晃晃中醒來,她發現自己的身邊一片黑暗,而身邊好像還有另一個人跟自己擠在一起。

筱夜清醒了一點,剛想做起來,馬上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住了,動彈不得。

” 我被綁架了?” 筱夜腦海裡第一時間冒出了這個想法,她會這樣想很正常。作為一名曾經的名模,筱夜發展歷程可謂一帆風順,年紀輕輕就躋身頂級名模的她,在二十五歲那年就已經賺夠了足夠的錢,並與一名金融界新秀結合,開了一家投資公司,兩人既是夫妻,又是合作夥伴,一年後又有了一個小男孩,命運之順利足夠羨煞神仙。

筱夜動了動手腳,發現捆綁得很緊,絲毫沒有辦法,她腦海裡一陣混亂,只能先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 好好想一想,發生什麼事了?” 筱夜迷迷糊糊地回憶著上船之前的事,突然,隔壁的人發出了一聲輕輕的” 嗚”. “這聲音,難道!?” 筱夜側過頭去仔細地看,湊巧一縷月光從窗戶射進來,打在那人的臉上,筱夜頓時驚呆了。

這人她再熟悉不過了,即使是堵著嘴,躺在地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還是不可能認錯。她是筱夜的親妹妹,筱詩!

這時,筱夜依稀想起來了,當天下午,筱詩來找她這位姐姐借錢,兩人約在筱夜家附近的一間咖啡店等的。說起筱詩這個妹妹,筱夜就感到頭疼,她僅僅比筱夜小一歲,身材相貌也沒比精心保養的筱夜差多少,但卻一事無成,沉迷於賭博和夜店,經常淪落到要找姐姐借錢的境地,筱夜對她也頗為頭痛。但從小就非常愛護妹妹的筱夜每次都是有求必應,這次也不例外。

筱夜想起來了,她與筱詩在咖啡店剛坐下,喝了咖啡後,腦袋就昏昏沉沉的,接下來好像有個人走過來叫她,但筱夜記不起到底是誰了。

眼下的事情再清楚不過了,有人綁架了她和妹妹筱詩。” 他們應該只是要錢,沒事的。” 筱夜這樣安慰自己。

” 嗚,嗚” 筱夜試圖用身體把筱詩撞醒,她們姐妹倆都被堵住了嘴,無法說話。

筱詩一動不動,她的臉側過去,身體隨著搖晃的小艇一起微微搖擺。

怎麼辦,筱夜也沒主意了,她緊張地思索著,會是誰要綁架她,只是為了錢的話,為什麼連筱詩一起綁了?想了好一陣也沒有結果,筱夜放棄了掙扎,只好先平躺在小艇的地板上,靜待。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海浪與小艇引擎噪音的交合突然停止了,小艇慢慢停了下來。筱夜心想,很快就能知道他們的目的了,不論如何要確保自己和妹妹的安全。

” 冷靜,冷靜。” 筱夜心中暗暗道。

艙門打開了,兩個男人先後走了進來,由於背對著月光,筱夜無法看清他們的面孔。這兩人也毫不理會筱夜是否醒著,一人背起一個就走。

到了外面,筱夜發現這裡是一個陌生的海島,岸邊幾乎沒有一點燈光,另一邊是無邊無垠的大海,完全沒法斷定是在什麼地方。這兩個男人一直把她們背到叢林裡一個別墅摸樣的地方,走進了才發現,這是座做工精緻的木制別墅,面積足有兩三個籃球場那麼大。看來無論裡面住的是誰,都必然不是貧困潦倒無以為繼的人。

筱夜姐妹倆一直被背到別墅裡面,兩個男人把她們放在一個亮著日光燈的大房間,很客氣地放到地上,讓她倆坐著。筱夜慢慢睜開眼睛適應突如其來的強光,模模糊糊中,她聽到一個似曾相識的女子聲音:” 夜夜,你還記得我麼。” 你是,冷萱?

這個房間裡男男女女坐了一排,說話的是坐在正中間的女人,筱夜馬上認出了眼前這個女人,儘管她衣著輕佻,濃妝豔抹,但那個天生微笑的眼睛還是讓筱夜馬上認了出來。冷萱是筱夜模特時代的同伴,但在向頂級名模發展的道路上,筱夜取得了難得的機遇,與冷萱從此踏上不同等級的職業生涯,對於此,冷萱一直是耿耿於懷的。

雖然筱夜仍被嘟著嘴,但她看到冷萱已經大吃一驚,一顆忐忑的心頓時狂跳起來,也想不出要說什麼。

” 你沒想到會被我抓來吧。” 冷萱一步步靠近筱夜,到了筱夜身邊,輕輕接下堵住她嘴的布條。

” 冷萱,你要幹什麼!” ” 我要幹什麼?我要找你重修舊好,我要把你介紹給我的新朋友。” 冷萱輕輕撫摸著筱夜的臉,透出帶著奸詐氣息的笑意。

” 當年,你為了自己當名模,私自簽約,留下我一個人在那個沒前途的雜誌奮鬥,成名後又裝作不認識我,哼,你也有今天啊。” 冷萱說畢在筱夜臉上狠狠掐了一把。

一直在冷萱背後坐著的男子走了過來,一把摟住冷萱說:” 美人,讓你一直悶悶不樂的壞女人就是她啊,看樣子也是個大美人嘛。” 這人是個中年胖子,左手拇指上帶著個鑲了九顆鑽石的金閃閃大扳指,一對眼睛天生就透著殺氣,讓人不敢直視。

” 你說什麼,別看這女人長得還可以,心裡可是個壞透了的胚子,老公,你可要幫我好好折磨她。” 冷萱的媚態轉換之快讓人好生佩服,她順勢倒在了中年胖子的懷裡,撒起嬌來。

” 好說,好說,美人兒你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哇哈哈。” 中年胖子另一隻手趁機在冷萱的胸前捏了一把。

” 你叫筱夜?你可以像別人一樣叫我豪哥,我愛人你已經認識了吧。” 筱夜望著他不敢說話,她並不認識這個人,但看這陣勢也絕非善類。

” 你害我媳婦不開心,知道要怎麼辦吧?” 豪哥突然冷冰冰地對筱夜說道。

筱夜已經明白了冷萱綁架她的意思就是要羞辱她一頓,她本也是個交際花,對於女子貞節並不怎麼看重,只是這次連累上了自己妹妹。

筱夜望了身邊還在昏睡著的筱詩一眼,停了一下說道:” 豪哥,萱姐姐要找的是我,可不可以先放了我妹妹,這不關她的事。” ” 哼,這可不是你做主的,看萱兒的意思。” ” 萱姐,你別為難筱詩好不好,求你了,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要錢也行啊。” 筱夜知道自己絕無倖免,當務之急是首先保障妹妹的安全。

冷萱不為所動,她嘲笑似的看著筱夜,答道:” 那怎麼行,豪哥這麼多兄弟在這裡,就你一個人能陪他們玩嗎?你已經自身難保了,就別想著別人,我看著都噁心。” 筱夜急了,掙扎著跪在地上哀求,” 萱姐,求你了,我妹妹什麼都不知道的,你要找就找我一個人。” ” 那好,看你有多大本事,如果做得不夠,就拿你妹妹來補充!” 豪哥接住話頭:” 她妹妹看起來也挺不錯的嘛,先把她叫醒了再說。” 剛才背著筱夜姐妹倆過來的兩個男人聽到豪哥吩咐,拿了一小瓶藥水出來抵在筱詩的鼻孔處。沒過5 秒,筱詩連續打著噴嚏醒轉過來。她往周圍望了望,眼裡一陣茫然。

筱夜趕緊湊到她耳邊,把當下的情況告訴了她,筱詩嚇得呆住了。

” 放心吧,這是姐姐惹出來的事,姐姐會自己承擔。” 筱夜安慰道。

筱詩搖搖頭,說不出話來,不過片刻就倒在筱夜懷裡哭泣起來。

” 好了,你們要找就找我,別傷害筱詩。” 筱夜轉頭對冷萱和豪哥說。

” 行,就給你個機會,不要搞砸了。” 豪哥揮揮手示意手下把筱詩帶到別的房間關起來,然後又讓人給筱夜松了綁。

解開束縛的筱夜恢復了身姿。雖然已經生了孩子,但是她的身材看起來十分苗條,一點都不臃腫,誘人的瓜子臉依然留有名模風範,配合淡淡的妝,看起來更加讓人憐愛。

” 美人兒,現在你想怎麼玩,你自己說吧。” 豪哥摟著冷萱回到椅子上坐好。

冷萱眼裡閃閃發光,她打量了筱夜一陣,吩咐道:” 夜夜,你就在這裡脫光衣服讓我們先看看你是靠什麼當了名模的吧。” 筱夜咬了咬牙齒,自己已經落入敵手,妹妹也在對方手裡,現在對方說什麼都毫無選擇。她畢竟在娛樂圈打滾過一陣,經過這麼一考慮,她臉上竟然換上了笑意,” 好啊,那你們看清楚。” 筱夜在眾人的注視下,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卸下來,當下是夏天,衣服並不多。只一會兒後,筱夜身上就剩下胸罩和內褲了,曲線婀娜,肌膚白嫩的身體在周圍引發了一小波口哨聲。她身上唯一不協調的反而是那對因為生了小孩而變得肥碩的豪乳顯得略大了些,而那平坦的小腹又讓人難以相信這女子已經生過小孩。

” 繼續脫,一件都不能留。” ” 是。” 作為曾經的名模,筱夜對於男人那色迷迷眼光的掃射已經習以為常了,眼下要全部脫光也只是略為猶豫就脫了下來,一對豪乳跳脫出來露在空氣中,下身毛髮稀疏的三角地帶略微有點黑,總體而言還是一個絕世大美人。筱夜本身注重保養,又有足夠的金錢,是以生孩子並未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跡,甚至乳頭都還是紅色的。

” 阿健,給她拍幾張照片留念吧。” 冷萱吩咐道。

” 是。” 剛才背著筱夜進來的男人去房間角落拿了一個照相機過來,近距離對著赤裸的筱夜來了幾個大特寫。

筱夜心裡一酸,她心知留下這種照片以後後患無窮,好在妹妹並沒被迫受這種欺辱,自己更加打定主意要全部承擔下來。

冷萱見阿健隨便拍了幾張照片,有點不滿意,繼續說道:” 夜夜,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現在你把你認為自己身上最美的地方用手捧著照一張。” ” 哦。” 筱夜臉上火辣火辣的,一抹粉紅裝飾在靚麗的臉蛋上,活突突一個絕世佳人。她雙手捧起自己雙乳,以這個極其羞辱的姿勢由阿健來了個特寫,閃光燈似乎在一瞬間燒焦了她的乳房表面一樣,火燙難堪。

” 嗯,接著,你身上最難看的地方是哪裡?” 筱夜臉頰更紅了,她猶豫了一下,雙手還是輕輕扒開了自己那沒有留下生育痕跡的陰唇,引發屋裡一陣大笑。

阿健自己也笑了,他對著筱夜自己扒開的私處拍了幾張特寫,照片裡筱夜的窘態一覽無遺。

” 好,再接著,你身上氣味最差的地方是哪裡。” 冷萱剛說完,她自己連同身邊的豪哥都笑了起來。

” 美人兒,真有你的。” ” 豪哥,嗯~” 筱夜臉更紅了,她轉過身去,雙手輕輕拉開了自己的兩片肉臀,那淺褐色的菊花門立刻露了出來,看上去樣子還是完好的,未經人事。

阿健對著這個部位又狂拍了好幾張,他可是第一次幫名模拍寫真,而且是如此大膽下流的寫真。

拍完了照片,筱夜也不敢轉過身來,冷萱打量了她一陣,冷不丁問:” 你孩子斷奶了沒?” ” 剛斷,但是我奶水還沒停。” 筱夜如實回答。

” 嘻嘻,豪哥你想不想。。。” 冷萱趴在豪哥懷裡低聲說了幾句,這幾句話把豪哥說得眉開眼笑,拍腿大喊:” 阿健,去給我沖一盆素咖啡過來,馬上!” 素咖啡很快就沖好了,足有一個臉盆那麼多的咖啡,熱氣騰騰,阿健拿來後就放在筱夜前面。

冷萱說:” 夜夜,既然你還有奶,就給這盆咖啡加些吧,要加多點,豪哥喜歡。” 筱夜看到素咖啡拿上來就知道要她幹什麼了,也沒多少遲疑,反正她已經受辱了,乾脆坦然接受。這個隨意的心態讓她在名模道路上獲得了不少好處。

筱夜側坐在地上的咖啡盆前面,低下身子,雙手捧著自己的豪乳,對著盆裡大力擠了下去。

一道白色的奶箭激射而出,分成三分叉落在咖啡裡面,盆裡深黑的咖啡顏色隨之變淡。筱夜想著自己現在就像個奶牛一樣在男人面前擠出寶貴的奶水,不禁又害臊又傷心,但是一想起無辜被自己連累的妹妹,她心一橫乾脆放開了擠,奶水出得更快了。

筱夜的體質非常好,奶水量也很足,本來一天都要擠掉三次,今天下午被襲擊後就一直憋著,早就漲得難受,這麼擠出來反而舒服得多。

筱夜用纖纖玉指慢慢擠壓著乳房,看著那充滿彈性的乳肉在自己手裡變化著形狀,一時之間竟然覺得有點興奮。不行,不能這麼容易就興奮,會被他們嘲笑的,筱夜馬上制止了自己亂想。

持續了一會兒,筱夜漸漸擠不出奶水了,可盆裡的咖啡太多,那顏色還是太深,明顯沒加到足夠的奶。

豪哥敲了敲椅子扶手,說:” 筱夜,我看你身材這麼好,要是偷懶…” 豪哥指著她,威脅道,” 你妹妹今晚可也沒得安穩了。” ” 豪哥,我沒偷懶啊。” 筱夜有點慌,顫顫地說,她被綁了半天,手早就麻了,加上受驚嚇,此時力道不足,愣是擠不出來。她在幾次努力都無果後,沉默了一陣,咬著牙擠出一句話:” 我力氣小,可不可以幫我擠出來,我還有奶水。” 筱夜也想不到她居然會自己說出這種話,讓男人把她當母牛來擠。

” 哦?沒問題,阿健,阿仁,你們兩個去幫她。” 豪哥爽快地回答,他臉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翹起了二郎腿。

剛才背著筱夜姐妹的兩人走了過來,剛才拍照的那個是阿健,另一個就是阿仁了,他們都長得虎背熊腰,手臂比筱夜粗了一倍都不止。

阿健和阿仁一起扶住筱夜,然後各握住了一隻酥乳,按照男人與女人交合的方法猛捏了一下,奶水沒有出來,反而把筱夜疼出了聲。她暗自責怪自己犯賤,叫兩個男人來讓自己出醜,但是擠不出奶又會害到筱詩,只好給他們補充道:” 不是這樣按,你們要捏住我奶子的根部,慢慢往乳頭的方向擼,要大力點。” 阿健笑道:” 我們可是第一次擠牛奶,擠不好莫怪。” 阿健和阿仁按照筱夜所說的,捏住她乳房的根部大力往乳頭擠,他們力氣大,手掌也大得多,這麼一用力,果然乳汁源源不斷地噴出來了,那白色的漿液,正在不斷淡化著咖啡的苦味。

男人粗糙的手掌和大力的摩擦讓筱夜感到一陣陣觸電的快感,她不僅產生了一種快點跟男人媾和的欲望,心思也混亂了,啊,我難道是個淫婦嗎。

筱夜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整一盆的黑咖啡調和成褐色的加奶咖啡,阿健和阿仁用最大的力氣一直擠到筱夜無可再擠為止,潔白的乳房都泛起了一片紅痕。

豪哥摟著冷萱走過來,拿個杯子裝了一點咖啡兩人品嘗。” 嗯,雖然不太夠,還是不錯不錯。” 豪哥稱讚道。

” 看你還挺配合,我先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 豪哥指著一直坐在那邊看的另外4 人說,” 左邊的是森哥,右邊的海叔,你要服侍好他們,他們可是特地來捧你的場的,明白嗎?” 筱夜點點頭,她心中早有準備,這裡的人一定最少都會佔領一次她的身體才夠。

” 明白了就快去” 豪哥朝筱夜屁股上踢了一腳。

筱夜光禿禿地走到森哥面前,森哥是個三十左右的彪悍大漢,留著一臉的絡腮胡,他身邊還摟著一個打扮十分妖豔,上凸下翹的女子,看起來比筱夜還年輕,只有二十歲左右。

森哥望著筱夜的眼睛,說:” 我聽說你們當模特的,床上功夫都特別好,今天我就想見識一下。小豔,你來考考她。” 小豔看筱夜的眼裡明顯地透出一股不屑,她不情願地離開森哥的懷抱,直接用穿著長筒靴的腳把筱夜踹翻在地上,然後整個人就坐在筱夜的胸部上面,私處正對著筱夜的嘴,” 大模特,給姐舔舒服點。” 筱夜聞到小豔下身一股刺鼻的氣味直往自己鼻子裡鑽,頓時有點噁心。但她還是順從地拉下小豔穿著的網格黑絲襪,小豔裡面什麼都沒穿,拉下絲襪後直接就看到了她多毛的私處,茂密的毛髮上還粘著上次媾和時留下的汙跡。小豔的私處並不難看,只是現在混合了上次性交遺留下的氣味和殘渣,讓筱夜有一種作嘔的感覺。

筱夜作為名模,即使是與大老闆之類交易,也是玩得很有格調,從沒做過這種事,況且眼前的小豔看起來就是一個脾氣有點暴躁的夜場女子而已。筱夜想起筱詩的處境,歎了一口氣,張開櫻桃小口含住了小豔的兩片肉瓣,舌頭試探著伸進了小豔那裝著混合液體的肉洞裡面清理,一股腥味從舌尖的味蕾頓時傳遍全身,筱夜感到自己的小穴可能都染上這個氣味了,全身一陣難受,但被淩辱卻又讓她天生敏感的身體有一股暖暖的感覺。

” 嘿,大模特,你用力點啊,怎麼比條母狗還沒用!” 小豔扭動著腰肢,整個三角地帶在筱夜臉上來回摩擦,把她的臉都弄得粘糊糊的。筱夜嘴裡不停地接下小豔私處流出的液體,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舌尖幾乎是貼著她的陰唇在磨搓。嗚,實在是太丟臉了,筱夜甚至有了抱緊小豔的下身,寧願在她下身被熏死也不願意讓別人看到她這樣的醜態。

” 嗚嗚嗚!” 筱夜嘴裡冷不防灌進大量帶腥味的液體,小豔的下身緊貼著她的嘴來了一次高潮,所有的潮水都灌進了筱夜的嘴裡。小豔得意地喘著氣,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她故意壓著筱夜的頭讓她把所有的潮水都吞下去,站起來的時候可以看到筱夜的嘴邊粘呼呼的滿是沒吞下去的液體。

” 呀,不對,還有。” 小豔看筱夜聽話地吃下了她下身出來的液體,愈加得意,她回頭望了森哥一眼,對方給了她一個點頭示意可以繼續。小豔重新坐在筱夜身上,雙手抱住筱夜的頭部,整個陰戶都緊緊貼著筱夜張開的小口上。

” 大模特,不要漏出來哦,吃快點。” 小豔輕蔑地說出這句話,下身隨即射出一道黃色的液體,直接灌進了筱夜的喉嚨。

” 啊,嗚嗚!” 筱夜感到一股腥臭異常的液體灌進了嘴裡,來勢洶洶,來不及考慮就要咽下去。咕嚕咕嚕吞了幾大口,小豔的尿液可真不少,源源不斷送進筱夜的嘴裡,比一口氣吹下一支洋酒還要難受得多,而且屈辱難耐。筱夜只感到胃裡翻湧難抑,臉熱得可怕,一想到那麼多人在看自己喝尿就恨不得挖個洞鑽下去。為了不讓恥辱的尿液流在自己臉上,筱夜拼命吞咽,小豔拉出多少她就喝多少,感到自己都快暈過去了。一直到小豔得意地拍拍她的臉,站了起來,” 嘿嘿”. “大模特可真下賤,姑奶奶的尿好喝嗎?” 小豔的長筒靴踩在筱夜的臉上,逼著她把嘴角的幾滴尿液擠出來,順著那絕美的臉頰流淌下來。

” 嗯,嗯” 筱夜模糊應答著,她感到自己又羞又怕,整個身體都發起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