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搞

作者:悔小子

亂搞(一)

家住三重的李小健從小父母離異,由身為職業婦女的媽媽一手帶大,在初嘗禁果之前正值青春期的他對男女愛情充滿了憧憬、好奇!阿健只能趁自己閑來無聊時偷偷從租來的色情影片或黃色書刊中獲得男女性愛的輪廓!

他的初嘗禁果是在國三,做愛的對象竟是他媽媽的密友也是他的乾媽——王媽媽,在他童年穿開襠褲時乾媽就看着他長大,還幫他噓過尿,待他像親兒子。緣何十餘年後阿健那根童年時被她噓過尿的小雞雞,竟茁壯粗大得插入她那久旱的肥穴嫩 ,她性感迷人的櫻桃小嘴竟饑渴似的把阿健的雞巴吞進吐出。原本堅守婦道的她冷不防阿健激情的挑逗,陷入淫亂的慾海無以自拔,難耐老公百般冷落終而演出「紅杏出牆外」成為不守婦道、風騷淫蕩的淫婦,自動獻上成熟性感的胴體與乾兒子阿健纏綿做愛,為人妻子的貞潔就臣服阿健的雞巴下,浸淫在不倫的禁忌遊戲中!

乾媽頗具姿色,雖然年近四十有餘,卻未曾生育過。平時養顏有術,有着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肥大渾圓的粉臀,而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乾媽的老公是商界名人,卻在外另結新歡置妻子不顧,乾媽雖然生活富裕、養尊處優,但愁鎖心頭、萬般的寂寞空虛,正值「狼虎之年」的乾媽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色慾旺盛的年華,卻夜夜獨守空閨,雖有豐滿迷人的胴體及滿腔的熱情,卻無知心適意的人兒來慰藉她的需要,美艷的乾媽猶如守活寡的空閨怨婦,心坎里有着無限的落寂與惆悵,傳統的禮教卻使乾媽不敢做出外遇偷情情事,唯恐稍一不慎壞了女人的名節,性的饑渴就這般地被禮教無情的深深壓制!

正值青春期的阿健把成熟美艷的乾媽化作西洋神話中美麗女神維納斯,每次經過色情媒體刺激後,腦海中總不由自主地浮現乾媽凹凸誘人的胴體,幻想着乾媽當著乾兒子的面前,將一身華服全給褪下,豐滿成熟、曲線玲瓏的胴體一絲不掛展現在他的眼前,這般對長輩非份「性幻想」雖使身為晚輩的他有着罪惡感,然而乾媽豐腴成熟的胴體對青春期的阿健有着無與倫比的誘惑,他淫亂的意識始終難以消逝!

國三下學期的某個周末中午放學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健閑得無聊窩在家中書房內翻閱着數本色情淫亂小說,乾媽上門來找媽媽聊天,卻碰巧媽媽大清早就回外婆家去,乾媽問明白阿健尚未用過午餐乾,媽頗感心疼,便好意帶阿健去了她家,以下廚料理飯菜給他吃。哪知阿健剛剛受到色情小說淫亂、迷情的感官刺激,生理慾望顯得特彆強烈,胸中有股色色的慾念,乾媽在爐火前做菜忙得不亦樂乎,阿健卻站在廚房門邊、乾媽的身後,眼神充滿異樣的火花,他猛盯着乾媽那幾乎將短裙撐破似的豐滿渾圓的肥臀以及裙下一雙豐腴白晰的美腿,那黃色短裙依稀顯露出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褲,在肥臀上所擠壓出來的凹陷縫隙表現出無限誘惑,惹得阿健心神不定、胡思亂想,真想趨前把乾媽抱住,將那豐腴的肥臀好好愛撫把玩一番。

阿健看得全身發熱,胯下的雞巴微微翹起,他情不自禁向前邁進,邊說道:「啊┅┅乾媽你炒的菜好香唷┅┅」阿健整顆心跳動得像小鹿亂竄,他以讚美為掩覆趨步前去靠近乾媽的背後,阿健胸部緊貼着乾媽的背部:「乾、乾媽┅┅菜炒得真香┅┅」輕微翹起的雞巴也趁機貼近乾媽渾圓的大屁股,隔着褲裙碰觸了一下,阿健不曾如此貼近過乾媽的身子,但覺陣陣脂粉幽香撲鼻而來,感覺是真好!美艷乾媽忙着做菜,一時竟未察覺阿健輕浮的舉動。

用餐過後,乾媽笑說她好久沒下廚做菜,難得下廚房就弄得好累喲,阿健這乾兒子就是如此討人喜歡,一聽乾媽說累了,馬上接口說要幫她按摩,乾媽自然樂得接受阿健的獻殷勤。乾媽的思想向來開放,只當他是未成年的小男生,竟毫不避諱當著阿健的面脫掉白色上衣,只剩下粉白色低領背心而裡頭未穿着奶罩,高聳的趐乳飽滿得似乎要蹦跳出來,隔着背心只見那對肥大乳房撐得鼓脹,兩側各有一大半露出背心外緣,而小奶頭將背心撐出兩粒如豆的凸點,在乾媽低胸的領口可見那豐滿渾圓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阿健貪婪地盯着乾媽那肉感十足的豐乳趐胸,看得是心頭突突跳!

乾媽側趴在柔軟舒適的沙發上,雙手交叉在沙發靠背上作枕,阿健隨即蹲在沙發旁開始為乾媽服務,輕輕地捏肩捶背。她側頭而睡,那原本就豐碩的趐乳因受到擠壓,而在側面露出一大半,阿健清楚地看到乾媽的胸部是如此雪白細緻柔嫩,雪白的乳房隨着呼吸起伏着,不久乾媽似已酣睡入夢,美麗的胴體散發出陣陣脂粉香以及肉香味。他大膽的將鼻子貼近乾媽的趐胸,深深吸入幾口芬芳的乳香後將手滑移,將那渾圓、飽滿的大乳房隔着背心輕輕撫摸一番,雖然是隔着背心,但是阿健的手心已感覺到乾媽那嬌嫩的小奶頭被他愛撫得變硬挺立。瞧着乾媽那欲閉微張、吐氣如蘭的小口櫻唇,在艷紅的唇膏彩繪下更加顯得嬌艷欲滴,阿健心想要是能摟抱乾媽一親芳澤,那是何等快樂!

想入非非的阿健注視着乾媽那高聳的肥臀及短裙下的美腿,不禁再把手掌下移在乾媽的臀部上來回地愛撫着,乾媽豐盈的肥臀就好像注滿了水的汽球,富有彈性,摸起來真是舒服,阿健得寸進尺,攤開手掌心往下來回輕撫乾媽那雙勻稱的美腿時便再也按捺不住,將手掌往伸入她的短裙內,隔着絲質三角褲摸了又摸肥臀,他愛不釋手的將手移向前方,輕輕撫摸乾媽那飽滿隆起的小穴,肉縫的溫熱隔着三角褲藉着手心傳遍全身,竟有說不出得快感,阿健的雞巴興奮脹大,把褲子頂得隆起幾乎要破褲而出!

他試探性地輕喚:「乾、乾媽┅┅」沒有回應,阿健索性大膽跨上乾媽的肥臀,雙手假裝在按摩乾媽肩膀,而褲子內硬挺的雞巴故意緩緩在她圓渾肥嫩的臀部來回摩擦,好是舒服!其實乾媽小睡中就被阿健的非禮而驚醒,阿健猥褻撫摸她那豐滿的乳房與隆起的小穴時,她都清楚得很,卻沈住氣閉目假眠,享受着被人愛撫的快感,沒有去制止阿健的輕薄非禮,任他為所欲為的玩弄。寂寞空虛的她,默默地享受被阿健愛撫的甜美感覺,尤其她那久未被滋潤的小穴,被阿健的手掌撫摸時渾身陣陣趐麻快感,原本久曠的欲情竟因乾兒子的輕薄而激動,她漾起奇妙的衝動,強烈需索男人的慰藉湧上心頭!

阿健熱脹的雞巴一再摩擦着肥臀,乾媽被刺激得春心蕩漾、饑渴難耐,她無法再裝蒜了,顧不了為人乾媽的身份,她那久曠的小穴濕濡濡的淫水潺潺而出,把三角褲都沾濕了,她嬌軀微顫、張開美目杏眼含春,叫了阿健一下,乾媽接着說:「阿健┅┅別、別怕┅┅你、你想跟乾媽快活嗎┅┅」

他作賊心虛,緊張得一時會意不出:「乾、乾媽┅┅快、快活什麽呢┅┅」

乾媽粉臉泛起紅暈,那充滿慾火的媚眼柔情的望着阿健:「小子┅┅你、你不是想要得到乾媽┅┅」

阿健聞言滿臉赤紅,羞澀得低頭,乾媽卻已是慾火燃升、粉臉緋紅、心跳急促,饑渴得迫不及待的將阿健上衣脫掉,乾媽主動將她那艷紅唇膏覆蓋下的櫻唇湊向阿健胸前小奶頭,以濕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處處唇印,她熱情的吸吮,弄得阿健他陣陣舒暢、渾身快感。饑渴難耐的乾媽已大為激動了,她竟用力一撕將自己的背心扯破,一雙飽滿肥挺的趐乳躍然奔出展現在阿健的眼前,大乳房隨着呼吸而起伏,乳暈上像葡萄般的奶頭那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乾媽雙手摟抱阿健頭部性感的嬌軀往前一傾將趐乳抵住阿健的臉頰,她喘急的說:「乾兒子┅┅來┅┅親親乾媽的奶奶┅┅嗯┅┅」

阿健聽了好是高興,雙手把握住乾媽那對柔軟滑嫩、雪白抖動的大乳房是又搓又揉,他像媽媽懷抱中的嬰兒,低頭貪婪的含住乾媽那嬌嫩粉紅的奶頭,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豐滿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齒痕,紅嫩的奶頭不堪吸吮撫弄,堅挺屹立在趐乳上,乾媽被吸吮得渾身火熱、情慾亢奮媚眼微閉,不禁發出喜悅的呻吟:

「乖兒┅┅啊、乾媽受不了啦┅┅你、你是乾媽的好兒子┅┅唉唷┅┅奶頭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

久曠的乾媽興奮得慾火高漲、發顫連連。乾媽胴體頻頻散發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的肉香味,阿健陶醉得心口急跳,雙手不停的揉搓着乾媽肥嫩的趐乳。他恨不得扯下乾媽短裙、三角褲,一睹那令他夢寐以求渾身光滑白晰、美艷成熟充滿誘惑的裸體。

事不宜遲,色急的阿健將乾媽的短裙奮力一扯,「嘶~~」短裙應聲而落,乾媽她那高聳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襄滾着白色蕾絲的三角布料掩蓋着,渾圓肥美臀部盡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白色布料隱隱顯露腹下烏黑細長而濃密的恥毛,更有幾許露出三角褲外,煞是迷人。阿健他右手揉弄着乾媽的趐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褲內,落在小穴四周遊移輕撩,來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兩片濕潤的陰唇,更撫弄着那微凸的陰核,中指輕輕向小穴肉縫滑進扣挖着,直把乾媽挑逗得嬌軀輕晃不已,淫水如洶湧的潮水飛奔而流,櫻唇喃喃自語:「喔┅┅唉┅┅」

乾媽的趐胸急遽起伏、嬌軀顫動:「啊┅┅壞孩子┅┅別折騰乾媽了┅┅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

「哎喲!」有致曲線豐腴的胴體一絲不掛地展現,乾媽那全身最美艷迷人的神秘地帶被阿健一覽無遺,雪白如霜的嬌軀,平坦白晰的小腹下三寸長滿濃密烏黑的芳草,叢林般的恥毛蓋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穴,中間一條細長的肉縫清晰可見,阿健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他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色眯眯的眼神散發出慾火的光彩,把個乾媽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紅柿!

乾媽那姣美的顏貌、朱唇粉頸,堅挺飽滿的豐乳及豐滿圓潤的臀部,一流的身材、傲人的三圍,足以比美中國小姐,是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怦然心動、意圖泄指的成熟美婦人!怎料在外風流的老公,竟把如此嬌艷動人的美嬌娘冷落家中,嬌媚的乾媽對老公的無情無義忿然記恨。她已經有多年沒有享受過男女交合的性歡,那空虛寂寞的芳心被阿健挑逗得熊熊慾火,情慾復蘇的乾媽無法再忍受了,她不想再過着被寂寞所煎熬的日子,報復老公之心油然而生。

乾媽心想:「好吧┅┅看誰怕誰┅┅既然你敢另結新歡┅┅我紅杏出牆又何妨┅┅」索性拋開倫理、放縱自己,讓那在外金屋藏嬌的老公戴頂綠帽子,禁不住挑逗、心存狂野淫念的乾媽心想:家裡沒有外人,不如就姿意地拋開禮教的束縛,享受阿健的童貞以解解多年來饑渴難耐、沈寂多時的慾火!

乾媽激情地摟擁着阿健,張開櫻桃小嘴送上熱烈的長吻,兩舌展開激烈的交戰,她那股饑渴強勁得似要將阿健吞噬腹內。乾媽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阿健的耳側,兩排玉齒輕咬耳垂後舌尖鑽入耳內舔着,他清晰地聽到乾媽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轟轟作響,那香舌的蠕動使得他舒服極人!不一陣,加上乾媽還摟抱着他的脖子親吻,呵氣如蘭令人心旌搖蕩,他褲里的雞巴亢奮、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乾媽舌技一流的櫻唇小嘴,倆人呼吸急促,乾媽體內一股熱烈欲求不斷地醞釀,充滿異樣眼神的雙眸彷佛告訴人她的需求。

乾媽將阿健扶起,把他褲子褪下,那火辣辣的雞巴「卜」的呈現她的眼前。

「哇呀┅┅它好大呀┅┅真是太棒了┅┅」阿健的雞巴竟然粗壯得不輸大男人,乾媽看得渾身火熱,用手托持雞巴感覺熱烘烘,暗想要是插入小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雙腿屈跪豪華地板上,學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勢,乾媽玉手握住昂然火熱的雞巴,張開小嘴用舌尖輕舔龜頭,不停用兩片櫻唇狂熱地吸吮套弄着,纖纖玉手輕輕揉弄雞巴下的卵蛋。阿健眼看雞巴被美艷乾媽吹喇叭似的吸吮着這般新奇、刺激,使阿健渾身趐麻,從喉嚨發出興奮呻吟:「啊喲┅┅乾、乾媽你好、好會含雞巴啊┅┅好、好舒服┅┅」

乾媽如獲鼓勵,加緊的吸吮使小嘴裡的雞巴一再膨脹碩大。

「哎喲┅┅雞、雞巴受不了了┅┅喔┅┅好爽┅┅我要泄了┅┅」

乾媽聞言吐出了雞巴,但見阿健大量透明熱燙的精液瞬間從龜頭直泄而出,射中乾媽泛紅的臉頰後緩緩滑落,滴淌到她那雪白的乳溝。

饑渴亢奮的乾媽豈肯就此輕易放過這送上門的「在室男」,非得讓小穴也嘗嘗阿健的雞巴不可。乾媽握住泄精後下垂的雞巴又舐又吮一會兒,就將雞巴吮得急速勃起,隨後將阿健按倒在沙發上。

「乖兒┅┅讓乾媽教你怎麽玩┅┅好讓我們快活快活┅┅」

乾媽赤裸迷人的胴體跨跪在阿健腰部兩側,她騰身高舉肥臀,那淫水濕潤的小穴對準了直挺挺的雞巴,右手中食二指反夾着雞巴的頸項,左手中食二指撥開自己的陰唇,藉助淫水潤滑柳腰一擺、肥臀下沉,「卜滋」一聲,硬挺的雞巴連根滑入乾媽的小穴里。

阿健看過色情錄影帶,知道這招是所謂的「倒插蠟燭」,乾媽粉白的肥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動着,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髮亂舞、嬌喘如牛。

「唔┅┅好美呀┅┅唉呀┅┅好爽┅┅」她自己雙手抓着豐滿雙乳,不斷自我擠壓、搓揉,重溫男女性器交合的歡愉,發出了亢奮的浪哼聲!

秀髮飄揚、香汗淋漓、嬌喘急促,沈寂許久的情慾在長期饑渴的束縛中徹底解放,乾媽嬌柔的淫聲浪語把個空閨怨婦的騷勁毫無保留地爆發:

「啊、啊┅┅好充實啊┅┅喔┅┅乾媽好、好喜歡阿健的大雞巴┅┅哇┅┅好、好舒服啊┅┅」

「喔┅┅好、好久沒這麽爽啦┅┅乾媽愛死你的雞巴┅┅」

美艷的乾媽爽得欲仙欲死,她那淫水從小穴洞口不斷的往外泄流,沾滿了阿健濃濃的陰毛,騷浪的叫床聲把個乾兒子被激得興奮狂呼回應着:

「喔┅┅美乾媽┅┅我也愛、愛乾媽你的小穴┅┅」

「哦┅┅哦┅┅心愛的乾┅┅乾媽,你的小穴好緊┅┅夾┅┅夾得我好舒服呀┅┅」

「卜滋」、「卜滋」,性器交合抽插時發出的淫靡聲,使得乾媽聽得更加肉緊、情慾高亢、粉頰飛紅,只見她急擺肥臀狂縱直落,不停上下套動,把個肥漲飽滿的小穴緊緊的套弄着阿健的雞巴,阿健但覺乾媽那兩片陰唇一下下收縮,恰如她的櫻唇小嘴般緊緊咬着雞巴的根部,暗戀多時的乾媽不僅主動用嘴含了他的雞巴,又讓美妙的小穴深深套入雞巴,令初次嘗試男女交歡的阿健渾身官能興奮到極點!

仰卧着的阿健上下挺動腹部,帶動雞巴以迎合騷浪的小穴,一雙魔手不甘寂寞的狠狠地捏揉把玩着乾媽那對上下晃動着的大乳房。

「啊┅┅乾媽┅┅你的乳房又肥又大、好柔軟┅┅好好玩┅┅」阿健邊讚歎邊把玩着。

乾媽紅嫩的小奶頭被他揉捏得硬脹挺立,乾媽媚眼翻白、櫻唇半開、嬌喘連連、陣陣趐癢,不停地上下扭動肥臀,貪婪的取樂,她舒暢無比,嬌美的臉頰充滿淫媚的表情,披頭散髮、香汗淋淋、淫聲浪語呻吟着:

「唉喲┅┅好舒服┅┅好、好痛快┅┅啊┅┅你、你要頂、頂死乾媽了┅┅哎喲┅┅我受、受不了了┅┅喔、喔┅┅」

「啊┅┅親、親乾媽┅┅我又要泄了┅┅」

「啊┅┅阿健┅┅好爽┅┅再用力頂┅┅我也要泄了┅┅喔、喔┅┅抱緊乾媽一起泄吧┅┅」

乾媽頓時感受到龜頭大量溫熱精液如噴泉般衝擊小穴,如天降雨露般滋潤了她那如久旱的小穴,她趐麻難忍,一剎那從花心泄出大量的淫水,只泄得她趐軟無力,滿足地伏在阿健身上,香汗淋漓、嬌喘連連,乾媽瘋狂的吶喊變成了低切的呻吟,反倒是阿健覺得生平第一次如此快活,他親吻着汗水如珠的乾媽紅潤的臉頰,雙手撫摸着她光滑雪白的肉體,美艷的乾媽真是上帝的傑作!

阿健心想,都是乾媽主動玩弄他未免太不公平了,他也要把乾媽玩弄一番才算公平!他意隨心至,翻身而起。乾媽驚訝於阿健年少旺盛的精力,她心知阿健這被她開苞的「童子雞」對於男女性事必然食髓知味,若不讓阿健玩個夠,讓阿健的慾火徹底滿足,今天恐怕會沒完沒了,已然疲累的乾媽閉目養神,回味着雞巴插弄小穴的快感,想着想着她的小穴不禁又淫水汨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