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性事

(一)我的第一个女人

我是一個喜歡玩妻的人,也很想把自己淫妻的經歷寫出來與諸君共享,但是我這個人有些懶散,今天我終於要寫了。因為我的妻子10天前已經隨她的情人外出遊玩,現在,也許正在她情人的胯下呻吟。我興奮,我無聊,也對離別已久的妻子的身體產生了一種新的期待與渴望。

本人出身農村,大學文化,從小就喜歡玩女人。我的第一個女人,是我在上高中的時候,冒險姦淫的大嫂。

當時正是六月天氣,家裡其他人都外出忙活,我正在涼板(南方地區常見的竹床)上溫習功課,而我結婚才2年的大嫂,就在緊靠著涼板的床上午睡。

一把電風扇,置於我的右邊,正好吹著我和大嫂兩個人。風華正茂的大嫂的體香不時被我吸到鼻子裡,那是一種沁人心脾的混合味道。我擡頭一看,大嫂的蘭色短裙,在風力的作用下上下翻飛,白淨的大腿根忽隱忽現。

我砰然心動,做作業是多麼的無聊,而眼前活色生香橫躺著一個女體。我一看左右無人,就慢慢的伸出了亂倫的左手。

大嫂很快就覺察到了,居然沒有生氣,臉色通紅的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說:「傻瓜,家裡人會知道的。」

我說:「那怎麼辦?」

大嫂說:「我怎麼曉得怎麼辦?」

我小聲道:「去屋後面的墳山吧。」

我家後面是一片茂密的龍樹林,埋的全是本族的祖先,大大小小數十座墳,非特殊的日子,這裡不會有人去的,是一個天然的偷情的場所。本帖隱藏的內容大嫂也覺得這個地方不錯,她「恩」了一聲說:「你先走。」

我先到了墳山,選了一處隱蔽的場所。不一會,大嫂來了,沒有多話,【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大嫂就躺下了。我用顫抖的手翻開她的藍裙,退掉她的內褲,白淨淨黑蓬蓬的陰戶就呈現在我眼前。

那一刻,我是多麼的激動不安。第一次看見女人的東西,也第一次即將親自享用夢寐以求的女人的身體,我再也無暇觀賞大嫂的淫穴,我將早已堅硬的陰莖插進了大嫂的身體,好爽!

插進去了,可是我不知道怎麼玩。大嫂瞇著眼睛等了一陣,見我不動,就說道:「你怎麼不動啊?」

我說:「怎麼動?」

大嫂說:「抽出來,再插進去,要抽動。」

我按她說的試了一會,還是不得要領,大嫂就用結實的雙手捧著我的髖骨,來迫使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來回的抽動,我體會到了剛插入時候的那種快感,原來如此!

我很快就射了,那是一種皮酸腿軟的感覺,比我以前手淫的時候的滋味強多了。

自此以後,我就經常和大嫂做愛。白天晚上,只要無人,我們就幹。晚上,大嫂等大哥一睡,就會輕手輕腳的從她後門出來,從我睡的草屋的後門進入。而我,早已心急如燎的挺著肉棒在等她。

她一上我的床,我就把肉棒先送入大嫂的口裡爽一下,然後是瘋狂的抽插。

有時候,大哥未及時睡或則大嫂忙農活又很累,過了時間還不來的話,我也會乘黑摸到大嫂的屋後,用一根樹棍從蒙著塑料的窗戶裡桶醒大嫂,大嫂就會開門出來與我通姦。

有時候大嫂告訴我,說大哥可能還沒睡,只能就地解決,大哥認為大嫂上廁所,一般也難發現。

可是,有一次大嫂告訴我說大哥已經知道了,我緊張的問那怎麼辦?大嫂不以為然的說,她不怕,大哥也跟隊上的某某有姦情。

大哥也許真奈何不了大嫂,因為後來大哥發出話來說,只要不再跟外面的人搞,跟自己的弟弟搞,就讓你們搞,但是別讓父親知道。

後來,大哥開始取笑大嫂,說大嫂現在應了我的急,等我考上了大學,肯定不會再要她了。大嫂轉述完大哥的話隨即問我,說我會不會忘記她?我說我不會的,大嫂哭了。

後來,雖然我考上了大學,我還是繼續跟我大嫂保持著肉體關係,直到我找到了我現在的美麗嬌妻。相比之下,大嫂的形象終於日益的暗淡下去了,離我跟大嫂的最後一次做愛到現在,已經七八年我沒弄過她了。

而且我也知道,我對當年濟困過我性飢渴的大嫂,已經是毫無興趣了。現在唯一想說的是:大哥真的很睿智,他早就知道我跟大嫂的結局。

(二)我的兩個情人

我發誓,我說的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有的網友說,要有細節。我覺得沒有十分的必要,那些很多細節的東西多半是些文學創作,不真實的。男女交歡,感覺自在心中,動作還不是一樣?

下面,我繼續說我自己的故事。

自和大嫂做愛以後,我就開始了我的性之旅,姦同學、姦鄰居、姦老師,參加工作後,姦汙有求於我的女人,乃至姦妓女等等。直到1992年跟我漂亮老婆雯結婚前,我姦汙過的女人數不勝數。

我老婆懷孕那年,我找到了我的第一個情人劉玲。每天奔波於雯與玲之間,讓她們分享我旺盛的精液,既情色無邊又辛苦勞累,

雯因為太愛我,非常無奈,被逼之下,同意我帶這個女人回家,睡在她隔壁的客房。我跟玲做愛的時候,還故意把床鋪壓得咯吱咯吱響,把我粗大的陰莖抽出來又插進去,從陰道裡擠出來的聲音,給我大肚的老婆聽。隔壁的老婆時而聚耳聆聽,時而輾轉難眠。

雯事事遷就我,最後我把雯和情人都弄到了一張床上,分睡於我左右。當兩個女人的手都伸向我胯下,一起抓捏我的陰莖那一刻,我的人生性事可以說是到了最輝煌的時候了。

雯還挺著大肚子跟我到劉玲家睡了一晚,兩個赤條條的女人並排躺著,我輪流乾著老婆和情人,看著自己的小弟從兩個陰戶裡進進去去,感覺非常的刺激和開心。

雖然玲遠不如雯漂亮,但是戀姦情熱,每次我都會把精子射到玲肚子裡。雯因為怕射壞了肚子裡的孩子,也同意我不射她。

憑良心說一句,開始的時候,我是想永遠佔用這兩個女人,一生能享用兩個老婆。但是,玲為了爭奪自己的地位,每每挖空心思逼我,把我工作之餘的時光搾得乾乾淨淨,給我的工作、事業和家庭帶來了極大的損傷。

雯挺著大肚子,每每獨守空房,孤單寂寞不消說得。大肚的女人嘴特別饞,而雯卻極少吃到我親自為她做的可口的飯菜。記得有一次,雯被肚子裡的孩子折騰得心慌慌的,一個人躺在床上哭著給我打電話,說她想吃扣肉。我靈魂都為之觸動,只好從玲身上拔出陰莖(我有一個癖好,就是喜歡整晚睡在女人身上,那種酣適的滋味特爽)。

玲雙手摟著我,說我今晚本來是歸她,說雯在用心計搶男人。我怒了,說,玲你還是不是人?!

晚上11點多了,我開車尋遍了市裡的各大賓館,終於找到了一份扣肉。我看著雯狼吞虎嚥地吃著扣肉,吃完了還說,老公,明天我還想吃,你早點回來好不好?聽著妻子辛酸的話語,我哭了。

想起這段往事,我真不是人!

開始兩個女人為討好我,還能和睦相處,發展到後來,雯和玲的爭奪愈演愈烈。玲割開手腕,寫血書,雯則以墮胎相威脅,我終於無法在這兩個女人之間找到平衡了。

相比之下,老婆雯溫柔文靜,情人玲則潑辣剛烈。最後,我決心離開玲。

這真是一段孽緣,玲給了我一年的性福時光。後兩年,我基本上是應付式的跟玲做愛,幹了就跑,狠心不理玲在我身後絕望的目光。

好不容易跟玲分手了,那天,我跪在雯的跟前,發誓以後再也不找情人了,要好好愛我的美麗老婆(這篇文章寫完,老婆看了,又害她哭了一次,唉!)

雯真是一個善良美麗的妻子,因為在一年之後,我又遇到了一個讓我至今還魂牽夢繞的女人雪,而我的雯卻自始至終都守侯在我的身邊。我無法知道,雯在我找到第二個情人雪之後的心情,雯跟我說過一句話,她說,我跟玲在一起的時候,她只是傷心。但是,我找到第二個情人之後,她絕望了。因為,她從我的眼睛裡看到,那是一個真正對她構成了威脅的神秘女人。

我至今也不肯透露這個女人的名字給雯,因為雪的美麗,比雯有過之而無不及,雪的聰明靈惠雯更是無法比擬。雖然,我不再像找第一個情人時候的那樣瘋狂,但是我對雪是發自一種內心的震撼。有雪在我身邊的時候,我會忘記一切,回到家裡,我的靈魂也隨雪而去,剩下的只是一具空皮囊。

多少個日日夜夜,我找借口不跟雯同床,獨自一個人傾聽雨聲,獨自一個人撫摩黎明。雯半夜起來為孩子換尿布,總能看到我一個人傻傻的半躺在床頭,淚流滿面。

多少次,我為雪爛醉而歸,被朋友們送回家裡,雯只是默默的為我清除嘔吐之物,為我揩洗臉上的汙穢。我那時雖然也為雯的溫柔賢淑體貼入微而感動,但是我想得最多的還是怎麼跟雯離婚,我只知道今生不能沒有雪。

雪是個有夫之婦,我動員雪離婚,自己卻無法離開那麼美那麼溫柔的雯。在我愛雪最深的時候,我仍然保持著一份清醒的認識,那就是,如果是擁有雯的一生,我會想雪;如果是擁有雪的一生,我一定會思念雯。

我對雪的聖潔的愛情,使我無法產生象對待玲那樣,把兩個女人都弄到一張床上來。因為我覺得那對雪是一種褻瀆!寧靜下來的時候,雯平靜的對我說,離婚吧,我成全你。我無語!

我是那樣的愛雪,甚至要求雪不要再跟她老公同床。為了驗證雪是不是真的不再跟她老公同床,我曾經混進雪所住的銀行大院,站在雪的窗外冒雨窺視(所幸雪住的是1樓)。

對雯,我卻沒有多少憐惜。有一次雯告訴我,說我的一個極要好的同學乘我晚上不在家,借口留宿,等雯剛睡,就起來要姦淫雯。雯不肯,同學就用強迫手段,把雯扒光,扭到客房,壓在雯身上,不停的用手撥弄雯的陰戶,手指插進雯的陰道,對雯進行指姦。

雯被他弄得春心蕩漾,床單都被她的淫水弄濕了。但是,一旦他用雞巴來插雯的時候,雯總是死活不肯,相持了三四個小時,任憑怎麼跟雯做工作,雯始終牢守最後的界線,始終為我把住貞潔!

雯告訴我這件事情,我只是對雯的行為感動,但是對我那同學,我並無半點恨意,可見我當時對雯已經沒有了愛意,我那同學什麼辦法都用盡了,居然還慌稱說是我讓他來幹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