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可餐

作者:濕了耶

1)

下班了。忙了一天,回到家對着牆壁看電視也是無趣,索性四處遊盪一番。

「咕嚕~」肚子在抗議了。剛好前面有家賣簡餐的,口味還吃得習慣,服務也不錯,不由自主地就走了進去。

紅燒牛--什麽?這個字打不出來?結果點了蚝油牛肉飯。沒有多久,盤底朝天了,冰咖啡也來了。心中煩惱着待會兒去哪裡,突然想到店裡有不少雜誌,反正老闆不會趕客人,冰咖啡又有人會來自動續杯,不如就在這兒看看雜誌,省得上書店站着跟人擠。

去架上看了看,這年頭雜誌少穿的居多,泳裝內衣就算了,拿個汽球擋着也算數?要不然就是右手當胸罩,左手當三角褲。雖然知道有不少是掛羊頭賣狗肉的,也記不得哪本值得一看。客人不多,既然沒人會跟我爭,就整疊搬回位子上,慢慢欣賞。

翻開一本,除了封面女郎,裡面全是在講狗咬狗的。第二本脫光的不少,可惜土模特兒的臉實在是不敢恭維。洋妞的,老是拿一塊塊曬焦的肌肉賣健美。倒是有幾本日本美少女的不錯,有幾個拍寫真的也還可以,只是脫得就有限了。

突然一道人影從我身旁閃過,接着是一聲輕笑。抬頭一看,原來是小惠。小惠是個大學生,從高中就開始在這裡打工了,跟我挺熟的,有她在我就不愁沒冰咖啡了。她正端着些盤子杯子走向廚房,卻又一回頭,看到我在看她,又是一笑。「你喜歡這型的啊?」

這小妮子居然嘲笑我?!那可不能輕饒了。我向她招了招手,她對着我嫣然一笑,腳步卻沒停下。一會兒,她空着手從廚房出來了,走到我身邊,甜甜地笑着。「什麽事啊?」我伸出手一拉,讓她坐在我懷裡,兩手也環住了她的腰。她驚呼一聲,但沒生氣,似笑非笑地調侃我。「找我做什麽?我的身材可沒有她們好啊~」「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看到男人慾求不滿就該躲遠一點,你倒是來調戲我。不給你點顏色瞧瞧,就算辜負了你的好意。」

她格格嬌笑,掙扎着想要跳下來,一雙白生生的大腿晃得我眼花撩亂。我二話不說,一隻手已經在細嫩的肌膚上滑動起來,同時親着她的耳朵和脖子。「嗯哼~不要啦~你好不規矩。」她的膩聲膩語,讓人更想要侵犯她。青春的肉體相當有彈性,但是我卻顧不得多玩弄幾把,忙着把手從短裙底下伸了進去。

「嗯!」她抖了一下,銀牙輕咬紅唇。「你┅┅你當真呀?」我舔舔她的耳垂,吹着氣。「當然是真的。小惠,你高興吧?」「我為什麽要高興?啊啊~」她連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因為我的另外一隻手也隔着衣服揉弄着她的胸部。「啊~這裡不行呀~」「不行你叫那麽大聲?」「我忍不住呀~啊!別那麽粗魯。」

「嘿嘿!更粗魯的來了。」「不要┅┅啊哈~」輕輕巧巧地揭開濕淋淋的小褲褲鑽進禁區,中指淺入淺出,快速地指奸着嫩穴,拇指搓弄着肉核。另一手也不能滿足於隔靴搔癢,把衣服愈掀愈高。「會被看到呀~」「那就讓他們看吧!」客人雖然不多,除了我以外還有兩桌。右邊不遠處有對中年男女,男的看了一眼又一眼,惹惱了女的,吵了幾句就結帳了。左邊隔着盆景有三個國中男學生,口乾舌燥地翹首窺春。

我將雜誌推開,把小惠放到桌上,先脫了她的鞋子,然後卷下了礙事的三角褲,開始舔弄少女的豐腴地帶。「嗯~啊~你┅┅你存心要我丟人現眼。」蜜汁愈舔愈濕,只有讓她泄個徹底,才有辦法弄乾吧?當下我解開西裝褲,掏出已經處於備戰狀態的肉棒,對準了嫩穴中央突破。「啊~」小惠忍不住大聲嬌呼,卻把櫃檯的阿牛給引來了。「惠姊,什麽事啊?」「沒事,沒事,你惠姊正舒服呢!去忙你的。」阿牛也才念高職,有點傻呼呼的,聽外號就知道了。看到他惠姊玉體橫陳,掀高了衣服露出乳房,裙子被卷在腰間,下半身妙相畢露且有男根深入,他還要問什麽事。不過左看看右看看,小惠的神情雖是難耐,卻也不像有任何求助的意思。他搔了搔頭,真地就回櫃檯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了。

小惠不是處女,不過性經驗並不很多,肉穴依然緊湊,動作依然生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提着她的腿,肉棒進進出出,讓雪白細嫩的乳房如布丁般地顫動着。她一手撐在高高疊起的雜誌上,一手就直接撐在桌上,側着身子讓秀髮灑落。每當我重重地頂到她穴心,她就抬起下 ,輕聲地嬌吟。

突然我又嚮往起她的美臀來,就將她翻了個身,讓她趴着把屁股翹高,那對奶子就印在桌上。我撫摩着小惠的圓臀良久,然後才挺槍入洞。插進去有濕熱穴肉包圍,抽出來有涼爽的臀肉伺候,真是雙重享受!我隨手翻了翻雜誌,找到一個曲線均勻的全身美女。「看,你現在就跟她一樣誘惑。」「啊!啊!差太多了。」「不會的,更何況你是活色生香呀!」「別說了~喲~」

她愈來愈狂亂,我也想衝刺了。只是旁邊還有三位觀眾,最精采的可不能跟他們分享。我解開了小惠的無肩帶胸罩,拋向他們那桌,跟着又抓起一旁的三角褲,也扔給他們,他們爭先恐後地伸手來接。「散場了,明天請早。」沒想到這下子二桃殺三士,三個人竟然吵了起來。我只好脫下小惠纖足上的那雙白短襪,扔在那個沒搶到的男生頭上,向他們擺擺手。「去!去!」他們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你怎麽┅┅把人家的┅┅噢~噢~啊~」不想讓女孩子埋怨的最好方法,就是讓她說不出話來。站着干有個好處,只要輕輕擺動就可以快速地抽插。「啊~啊~啊~啊~」她叫聲銷魂,竟是連綿不絕。「小惠你叫得真好聽!」我不禁如此稱讚她,可是她卻好像完全沒聽到。「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柔軟的穴肉一縮一放,讓人忍無可忍。「我也來了~」兩個人大呼小叫着,泄成一團了。

畢竟不年輕了,休息了好一會兒,我才從小惠身上爬起來。但是她還是趴着,彷佛是被我摧殘得嬌軟無力,我不禁有種虛榮的成就感。「你怎麽┅┅就在裡面┅┅萬一有了┅┅」少女的哀怨是輕聲細語,可是我聽起來卻覺得雷聲隆隆。「騙你的。」她探頭瞧瞧我,吐吐舌頭。「今天很安全啦!」說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把俏臉兒埋藏了起來。

「你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是吧?」她沒有抬頭,也沒有開口,只是吃吃地笑着。「阿牛~」他沒有大聲回答,卻是老老實實地跑了過來。「什麽事?」「你還沒有玩過女人吧?」「喂~你要做什麽?」他看看小惠裸露的屁股,搖了搖頭。「脫掉褲子,你惠姊讓你試一試。」說著我拍拍脫掉一半的西裝褲,示意他也弄成這個樣子。「討厭!你不要亂來!」我可絲毫不理會她的抗議。「快點!」阿牛又看了看她,然後解開褲子,露出了半軟半硬的童子雞。

我指着桌子的另一頭。「到那邊去。」然後把小惠翻過來,阿牛的陽具就垂在她臉上。「用手把他弄硬。可不准你用含的喲!你都還沒有含過我的。」「誰要用含的!」雖然不是很樂意,但她還是舉起玉手愛憐地撫弄傻小弟的雞巴,搓得他漸漸硬挺灼熱起來。「來吧!這邊讓給你。」我和他交換了位置,舉起小惠的兩條腿。「插進去吧!」他頂了兩下都沒進去,卻把小惠頂得嬌呼連連。「等一下!阿牛等一下!讓惠姊┅┅」她突然閉口不語了,默默地伸手扶住了今天的第二根肉棒,輕柔地導向入口。「可以了。」阿牛莽撞地使盡全身的力氣一插。「啊~」小惠皺着眉頭,一付不堪承受的樣子。

阿牛有些惶恐地看着我。「沒事,前後擺動屁股,動作輕一點就是了。」食色性也,這種事就算是傻阿牛也是一說就明白,有節奏地抽送着,臉上卻充滿了訝異。「感覺怎麽樣?」「好緊!好舒服!」「討厭!不要亂講!」小惠羞得滿臉通紅。「真的啦!惠姊我沒騙你啦!」「哎呀!你這人真是!」

這時候我剛發泄不久的小弟弟又開始蠢動了。我放下她的腿,摸她的臉,撫弄她的秀髮。「小惠,這根給你用含的。」「不要!」說是說不要,遭到衝擊的她還是伸手套弄着,套沒幾下就舔上了,跟着又開始含。我一邊享受小惠的櫻桃小嘴,一邊也沒忘了招呼阿牛。「阿牛,你不喜歡惠姊的奶奶嗎?」他搖搖頭。「喜歡。」哥兒倆一人分一隻玩弄起來,小惠的哼聲突然濁重起來。「阿牛輕點!你想要把惠姊的奶奶捏爆嗎?」「喔。」他依言減輕了力道,小惠的哼聲立刻變回又輕又軟。

「哈~哈~」小惠吐出了肉棒,大口大口喘着氣。「想挨大雞巴了嗎?」她白了我一眼。「不想含了啦!」我推着她站了起來,然後走到她背候,把肉棒從小巧的菊眼裡鑿了進去。「哎呀~怎麽弄那裡呀?」「不走後面,難不成兩根都走前面?」「不能兩個人一起來呀~」她肉緊得緊緊摟住阿牛,我有點吃味兒,手從中間穿進去,握着她的乳房把玩。

「喔~喔~」阿牛是第一次玩女人,能有這樣的成績,我覺得算很不錯了。「啊~啊~」童子熱精噴在小惠穴里,她把頭靠着阿牛的肩膀,激動地抖個不停,差點把我給夾了出來。不過反正我也無意打持久戰,趁着阿牛的東西還沒有軟化以前,加緊抽插着微微發紅的嫩屁眼。最後我抓奶的力量可能比阿牛還大,在小惠無法剋制的浪叫聲中,我將濃精從她的肛門噴了進去,她也再度泄了身,軟綿綿地倚在我懷裡。

2)

「歡迎光臨!啊~」看到是我,小惠就渾身不自在了。公式化地幫我點餐,擺餐具,沒事立刻就躲得老遠。我心裡頭暗自好笑,卻不點破。乖乖地吃了飯,喝着愈喝愈少的咖啡。

生意蠻清淡的,沒多久就只剩下我一個客人了。老闆不在,也沒看到阿牛,只有小惠一個顧店。好機會!我晃到櫃檯前面,她還在裝沒發現。「怎麽今天老躲着我啊?」「哪┅┅哪有?」不承認也沒有關係,要兜圈子就來。

「怎麽沒看到阿牛?」我故左右而言他,倒是沒想到給了她一個發作的理由。「你還說呢!阿牛辭職了啦!」「咦?為什麽?」「哪還要問為什麽!每天看到他尷尬得要命,他看到我也是古古怪怪的,當然辭職嘍!」我溜進了櫃檯里。「生氣啦?」「沒有!」她說她沒生氣,卻板着一張俏臉,背對着我。「他古古怪怪的是不是還想要?」她轉過身子。「人家是老實人,才不像你!」「喔~原來小惠喜歡阿牛啊~」

小惠有個大弱點,從老闆到熟客都知道,就是超級怕別人說她跟哪個男生一對。「才不是呢~你不要亂講話~」「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說就是了。」她急得兩手往我身上亂拍亂打。「真地不是啦~」「逗你玩兒的。瞧你急成這樣。」「哼!」又不理我了。

「放心好了。」我貼着她的臉輕聲說。「放心?」「我一個人也可以滿足你。」她滿臉通紅。「討厭!你在說什麽呀~」都已經臉貼着臉了,強而有力的手臂還會遠嗎?她想要逃跑,卻被我摟個正着。「不要啦~」「不要什麽?」其實我什麽都還沒有做,只是緊緊地摟着她。「你┅┅」「不要這個嗎?」我指的是把手伸進衣服里,揉弄柔軟的乳肉。「不┅┅不┅┅」「小姐,我要兩個奶油球。」「啊~啊~奶油球。」她已經不知所云了,看來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