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21-30)

三十、高中暑假調教篇──被連續姦淫的購衣行-下

買完內衣之後,校長讓我在比較沒人的防火巷換上一件內褲與其他衣物。但說是內褲卻只是一件細繩,只有一小塊透明薄紗能勉強遮住一點淫穴,而且那塊薄紗還從中間分開,菊花更是完全地露出。

然後校長帶著我去買衣服,但一樣都是極為曝露的羞恥衣服,不是短得只能勉強遮住翹臀的深V連身超短裙就是長度只有15公分的迷你裙,或是如同泳褲一般的牛仔熱褲。

而上衣也是竭盡所能地襯托或曝露我的堅挺豐胸,每一件都會讓我露出半球或剛好擋住乳頭,露腰裸背都是基本。說是衣服倒不如說是情趣內衣。

其他還有一些角色扮演的衣服,像是旗袍、護士服、和服、學生制服之類的。還好那家店家的店員是女孩子,不然我一定又會被粗大的肉棒中出了。

而我身上卻穿著下擺只到俏臀的漁網衣,幾乎全身都曝露在空氣中,只有乳頭的部分有一點點布料遮住,其他就只剩下稱不上內褲的細繩內褲了。

「校、校長……這樣好丟臉……」我雙手護著胸部蹲下來,我想我的臉蛋一定像煮熟一樣紅吧。魚網裝有點小,幾乎完全貼著我的滑嫩肌膚,甚至還有點陷進去。

「這樣才好看啊,要大方展現自己的魅力嘛,來站起來。」校長硬把我從地上拉起來,色瞇瞇地看著我那幾近全裸的姿態。

「啊,對了。校長等一下有事,筱惠可以自己走回校長家嗎?」像是忽然想到一樣,校長忽然露出困擾的神情。

「咦?要我這樣走回去嗎?」那樣不是丟死人了嗎……

「嗯,反正以後筱惠都只能穿這樣的衣服,趁早習慣嘛。」

「怎、怎麼這樣呀……街上很多人耶……」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一兩點左右,街上的人潮正要開始變多,再加上現在是暑假,一定會比平常更多人。

「好啦,不然妳就這樣直直走,會走到一座很大的廢棄菜市場,穿過那裡就可以到校長家的後門了。這樣人就不會多啦,說不定還不會遇到人。」校長指著防火巷深處說。

「真的嗎?」

「真的啊。我幫妳把衣服拿回去,先來個吻吧。」他一把抱住我裸露的嬌軀,吻得我腦子一片空白、什麼疑問都消失了。

校長把曝露的性感衣物帶走後,留下全身沒有一件正常衣物的我。經過的人越來越多了,要是被發現的話我不知道會怎樣,所以我開始朝校長說的方向走過去。

*********************

聽不見街道吵鬧的聲音,我已經到了校長說的廢棄菜市場。菜市場很大每個攤販都用鐵捲門從四面圍起來,所以整個菜市場就像迷宮一樣。

一路走過來真的如同校長說的,完全沒有任何人。所以我的戒心也就完全鬆懈,走進了廢棄的菜市場,只是看不到出口在哪,可能得要找一下路吧。

高跟涼鞋的聲音在菜市場內迴響著,我完全忘記自己穿著羞恥曝露的魚網裝、走在無人的菜市場中。在這裡反而可以聽到某處傳來的嘻笑聲。

大概走到中間的時候吧,旁邊的走道忽然有兩名壯碩的黝黑男人邊走邊笑往這邊走來。他們馬上就看到我羞恥的模樣,先是呆楞一下然後露出明顯的淫穢表情,接著朝我走過來。

因為距離太近,我連想逃跑的念頭都還沒有就被他們圍住了。他們非常靠近我,幾乎是快要碰到身體。

「對、對不起,請讓我過去好嗎……?」

「別這樣說嘛,陪我們玩玩吧!」男人把手放在我纖瘦的肩膀上、或是抱住我的纖腰。

被大肉棒幹了一上午的敏感肉體完全無力反抗,就這樣被他們牽著走。他們不知道要把我帶去哪裡,一路上他們大膽地撫摸著我那幾近完全曝露的性感肉體。

「嗯哼、嗯呀、不、不要摸呀、嗯、哼、嗯嗯~」我的嬌喘在菜市場中回蕩。

最後我被帶到了菜市場中偏僻的一處角落,這裡有兩間用攤販改造而成的簡陋房間,似乎是這兩個泰勞的住處,各有一張彈簧床墊,還有一張長沙發。

他們先是把衣服脫光並坐在一起,然後把我拉坐在他們的大腿上,幾乎沒穿衣服的性感美少女就這樣雙腿大開地坐在兩名不認識的裸體高壯男人身上。

「我叫阿成,他叫阿尊。妳叫什麼名字呀?」左邊的男人簡單地自我介紹。

「嗯哼、嗯、王、呀啊、筱惠~!」他們馬上開始盡情肆意愛撫我年輕的肉體,就好像我是他們的玩具一樣。

「今年幾歲啊?怎麼穿這麼變態的衣服呢?」阿尊熟練地隔著漁網裝稀少的布料搓揉充血挺立已久的乳頭,另一手則繞過我的背後、分開內褲的薄紗,長滿厚繭的粗大手指技術高超地玩弄我那早已氾濫的蜜壺。

「十、五歲、嗯!哼嗯!呀、啊啊!」我的雙臂想抓住什麼到處亂摸,結果摸到兩根脫離褲子充血挺立的黝黑肉棍。

粗大的肉棒爬滿了青筋,而黑紅色的大龜頭上則有一顆一顆的突起物,兩根肉棒的長度與大小都不輸校長,甚至有可能比他還大。

結果我纖細的手指一摸到肉棒就不放開了,而且還不自覺地開始輕輕愛撫。

「才十五歲就這麼性感,以後一定更漂亮!」阿尊則愛撫著我另一邊的豐胸,另一手搓揉著我彈手的白嫩俏臀。

「嗯、呀啊、不、不要挖、嗯哼、人家的、肉洞~~!」二十隻粗大的手指在我的性感肉體上愛撫,高潮了十幾次的淫穴不受控制地潮吹,陰精從淫穴中噴出灑在骯髒的地板上。

從早上跟校長在浴室洗鴛鴦浴開始,我的身體就一直處在發情狀態,現在也不例外。雙手愛憐地輕撫著那即將貫穿我身體、並在子宮中放出大量濃稠精液的黝黑粗大入珠肉棒。

「哇,筱惠潮吹了耶。」阿成更加興奮地挖弄著搔癢的淫穴,弄得蜜汁到處亂噴、嬌喘不停。阿尊乾脆把我的可愛臉蛋轉向他,大嘴直接蓋上我的櫻桃小嘴。

「嗯哼、嗯、啾、嗯嗯、哼嗯、嗯嗯、嗯唔、嗯!哼、嗯嗯嘖、啾嘖嘖、哼嗯!」我也熱情地回應阿尊的熱吻,名器肉壺也吸著阿成挖弄的手指。

我想一定沒有人想到,在這座廢棄的菜市場中有一齣淫戲正在上演吧。只穿著魚網裝的白皙美少女淫蕩地愛撫著兩名黝黑男人的粗大入珠肉棒,並任由他們玩弄自己的性感肉體,甚至還在跟其中一名男人進行充滿愛情的接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阿成挖弄淫穴高潮了數次,期間也一直在跟阿尊接吻。長時間的愛撫讓我們三個都流了不少汗水,唾液、淫水、汗水混在一起的味道如同春藥一般,讓我更加地敏感、淫蕩。

大概是覺得差不多了,他們兩個輕鬆地把我抱起,然後放在一張彈簧床墊上,接著把兩張彈簧床墊合併成一張。

「嗯……哼嗯……啊……」我雙腿保持大開的姿勢躺在床上喘氣,而阿尊跟阿成似乎在猜拳決定誰要先上我,最後是阿成贏了。

他挺著入珠肉棒跪在我的雙腿之間,我主動地伸手分開緊密的淫穴、露出粉紅色的肉壁好讓阿成能夠順利插入。

「我要進去囉……」將碩大的入珠龜頭抵著被我分開的淫穴,粗大的肉棒慢慢地插了進來。我可以感覺到肉壁緊緊吸住肉棒,卻又被入珠龜頭一點一點撐開,應該裝滿店長精液的子宮下垂準備受精了。

「嗯哼、呀啊、進來了、哼嗯!大肉棒進來了、哈啊!」我伸手撫摸還留在外面的大肉棒,又燙又硬就跟一根鐵棒一樣。

粗大的入珠肉棒慢慢挺進,入珠摩擦著肉壁,還沒插到底就讓我高潮不斷,敏感的淫穴在高潮的同時也歡喜地吸允著大肉棒,蜜汁也從細縫中如同湧泉一般流出,美麗的腳趾弓了起來。

最後,入珠的龜頭頂到了子宮。

「嗯呀啊、哼哼嗯嗯嗯、呀、啊啊啊啊~~!」高潮一陣又一陣,敏感肉壺緊緊吸允著撐開肉壁的粗大肉棒,子宮口也淫蕩地吸允著入珠龜頭,我的修長美腿也緊緊勾著阿成的腰身。

「阿尊,她的淫洞根本就是名器啊,就算我不動也會自己夾耶!」阿成爽得向猜拳猜輸的阿尊炫耀,粗大的肉棒被名器肉壺夾得一跳一跳。

「炫耀什麼啊,趕快把五發射完換人啦!」阿尊沒好氣地回應。

「急什麼!她今天根本就沒辦法離開這裡。」阿成開始小幅度擺動腰身,碩大的入珠龜頭一下一下地輕輕頂撞子宮口,入珠也隨著抽插摩擦敏感的肉壁。

「嗯哼啊、啊、哼嗯、啊呀、嗯!」保持挺立沒有擴散的柔軟豐胸隨著抽插一前一後地搖晃,我的小嘴也不停地發出淫叫。

「嗚哇,有夠緊的!」阿成忽然改變抽插的方式,每一下都會盡量將緊緊吸住肉棒的淫穴撐開,插到底後就用入珠龜頭在子宮口上研磨扭轉,同時也伸手隔著魚網裝用來遮住點的布料揉弄拉扯我那充血的乳頭。

「嗯呀、啊嗯、哼嗯嗯!啊啊、呀、玩弄人家的、哼嗯、乳頭、呀啊!」粗大的肉棒每次頂到底,都會讓我的平滑小腹微微突起,阿成看了更加興奮、加重力道抽插,好像要頂開子宮一樣。

阿成伏下身子,把蓋住乳頭的那一點布料移開,張嘴吸允那因為充血而從粉紅色變得有點桃紅的乳頭,弄得我的豐滿乳房都是他的唾液。

「啊、呀啊、哼嗯、嗯嗯!哼呀、啊啊、啊啊!」阿成抽插的同時也不忘愛撫玩弄我的身體,弄得我是香汗淋漓嬌喘不已。

或許是快射精了吧,阿成開始加速抽插,大肉棒一下一下地用力撞擊子宮口。

「啊!啊哈、啊、嗯呀、啊嗯、哼嗯!啊啊!啊嗯啊啊、哼啊啊!」雖然敏感的身體一直斷斷續續地高潮,但是我知道我即將迎來最猛烈的一次高潮。

「要射了!」粗大的入珠肉棒終於頂開了子宮口,同時在子宮中放出灼熱的黏稠精液。

「嗯哼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粉頸後仰,眼前白光閃閃、性感肉體因為高潮而不斷地抖動,淫穴也像是要榨乾阿成一樣地緊緊吸著大肉棒。

一直到大肉棒不再射精為止,阿成都在玩弄我可愛的乳頭,停止射精後粗大的入珠肉棒依然維持著原本的硬度。

「啊……哼嗯……呼、呼……嗯、哼嗯、啊嗯、啊啊、哼嗯……」還在高潮餘韻中的性感肉體,因為被阿成玩弄乳頭的關係被一直維持在高潮的狀態。

「來換個姿勢。」阿成將我翻身,讓我雙腿併攏跪趴在床上、只有翹臀高高抬起。翻身時碩大的入珠龜頭又磨了子宮一次,因此我又高潮了。

因為雙腿併攏夾緊的關係,使得我的淫穴幾乎完全與阿成的粗大肉棒密合,並清楚地感覺到大肉棒的形狀。

「嗚、嗯哼……好深……嗯嗯、哼嗯……啊嗯、哼嗯、嗯嗯、啊、哈啊、哼哼!」粗大的肉棒開始抽插,每一下抽插都讓緊緊夾住大肉棒的肉壁翻出去。

之後,我在這個姿勢下被阿成中出了四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