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1-10)

作者:Genesic01

一、強姦變和姦

我叫王筱惠,19歲大一生,身高178,是個長身美女。上面有個跟我一樣性感的成年姊姊,現在正外出工作,是某家大公司的總經理秘書。

父親在很多年前就意外過世,剩下成熟美豔的母親撫養我們。

我擁有一頭柔順的長髮;不笑時很性感,笑起來很清純的美麗臉蛋;不穿胸罩也不會下垂,一手無法掌握的G罩杯雙胸;扭起來有如水蛇一般,一條手臂就能很輕鬆地將我抱入懷中的21吋纖細蜂腰;不需要絲襪襯托也很白皙美麗、有如兩條玉柱般的修長美腿。

由於我的全身都是性感帶,所以只要刺激我一下就會淫水狂流。知道這件事情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欠幹的小騷貨,有時候都會故意在公眾的場合戲弄我。

喜歡穿曝露的衣服展現我的魔鬼身材,因為這副身體實在太美了,就連我自己都差點愛上!夏天的時候,我的衣著就只能以兩塊布來形容,上衣只能像浴巾一樣勉強包住堅挺的雙峰,是比我的奶子小好幾號的無肩帶露腰小可愛;而裙子則是15公分的超短迷你裙,因為被翹臀頂起的關係,只能勉強遮住我那若隱若現的私處,要是我稍微彎腰的話就會完全曝光,也讓我的一雙美腿完全展現在眾人面前。

當然胸罩就不穿了,不然肩帶會露出來;內褲則是高叉的超小丁字褲。當然,我每天洗澡都會把陰毛刮得非常乾淨,好讓視姦我的男人們不會因為看到陰毛而興趣大減。

雖然我的美腿不用穿絲襪,但是為了滿足男友的欲望,我經常會穿一些黑色絲襪、網襪或者是過膝襪;鞋子則是有高根涼鞋、普通的高跟鞋。

我的個性也很淫蕩,走在路上展現魔鬼身材被男人們視姦的時候還會感到興奮。在學校的時候,所有男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不只是同學,就連教授、主任、教官甚至是校長都盯著我魔鬼的身材不放,似乎只要我一落單就會撲上來把我的淫穴幹到紅腫、合不起來一樣。

當然我也不是沒有被全校的男人輪姦,不過那是高中時的事了。

剛開學就交了一個有錢又帥氣的男朋友,名字叫陳英龍,身高180,跟我這個長身美女站在一起就像是天生一對。而且興趣上也很合得來,性趣也是。

我身上的洞都被他的大肉棒搞過,有時候約會到一半想做就在隱密的地方搞起來,在公園的時候我還故意放聲大叫。交往一年,什麼體勢都玩過,口交、乳交、肛交、足交也都玩過,有時候阿龍心血來潮還會把我抓起來浣腸。

做愛的時候,如果我穿上過膝黑襪的話阿龍就會變得超持久,把我幹到昏過去之後還可以把我插到醒過來。所以如果我穿過膝黑襪,那天就不用睡覺了,隔天小穴會紅腫變敏感,上課時會很困擾。

我記得有一天穿著過膝襪被幹昏過去,隔天醒來之後阿龍的肉棒還維持堅硬狀態留在我的小穴裡,結果阿龍醒來看到我美腿上的過膝襪又把我壓在床上幹了一天。從這天開始,只要穿著過膝襪被幹,隔天醒來一定立刻把過膝襪給脫掉。

不過現在是暑假,所以就算我一個月穿著過膝襪都無所謂。

上半身穿著只能包住雙峰的小可愛,下半身是膝上30公分的超短迷你裙還有能讓阿龍威猛無比的黑色過膝襪,腳上是水藍色的露趾涼鞋。阿龍說這樣子能夠讓他更興奮,所以才這樣穿…內褲則是因為暑假每天都被幹,想說穿了跟沒穿一樣,就沒穿上了,這樣也方便阿龍直接上。

阿龍只穿著一件襯衫跟七分褲。

早上我們去約會看電影,看完的同時也在電影院的廁所搞了一次。然後去看下次到海邊玩時要穿的泳裝,在我穿上性感比基尼的時候阿龍衝進來又把我搞了一次。

現在是晚上10點,而我們正在XX公園的一處角落做愛,原因是阿龍又性起,【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反正我們也不是沒有在外面打野砲過,就讓他把我推倒在草地上了。

「啊啊…!嗯嗯嗯!哈!」我在阿龍身上擺動著翹臀、扭動著纖腰,他的大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兇猛地抽插、肉壁也用力地夾緊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尋常。

「真美啊…」阿龍把我的小可愛掀起,一對柔軟滑手的美胸就這樣曝露在空氣中,上面還爬滿了我的香汗,並隨著我的搖擺而上下搖晃著。

「啊!好大!幹死我了!阿龍~~!」我放肆地淫叫著,雙手抓住上下搖晃的大奶用力搓揉,還用小嘴去舔、去吸堅挺充血的乳頭,香甜的唾液順著乳暈慢慢地滑下乳球,在路燈的照耀下顯得十分美艷。

阿龍忽然翻身將我壓在地上,並且開始猛力抽動他的巨大肉棒,而他的雙手則是抓著我的奶子用力搓揉。到最後我是下半身整個抬起,阿龍直直地用力插入。

「啊~啊~要高朝了!啊啊啊啊啊───────!」我的美腿緊緊夾住阿龍的屁股,而他的肉棒用力一捅──雞蛋大的龜頭硬生生地擠入子宮,並且在裡面射出熱騰騰的精液。

阿龍射完就站了起來,我一看到那根沾著精液與淫水的肉棒之後,馬上起身跪在地上,然後開始細心地將上面的穢物舔乾淨。

不過我還沒舔完,阿龍就把我從地上拉起、壓在樹上進行第二回合的猛幹。這次非常持久,而且還變換了好幾次姿勢,最後他在正常位的情況下射在裡面,而我則是早就高潮到無力,在他射精之後就全身癱軟地靠坐著樹幹,任由濕得一蹋糊塗的小穴與滿是口水的奶子曝露在空氣中。

「妳的身體真像毒品,讓我一直想對妳射精。」阿龍站在我面前喘著氣,他那根大肉棒再次挺立了起來。

看到他的樣子,我用雙手將美腿分開,準備承受阿龍第三次的插入。不過,這時阿龍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鈴鈴鈴~~

「媽的……喂?」

「……什麼?」

「好…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阿龍掛掉電話後,一臉緊張地蹲在我的面前,那根勃起的肉棒已經縮小。

「我家裡出事了,要立刻趕回去,恐怕沒辦法送妳回家…妳一個人可以嗎?」

我無力地點點頭。

「那我先走了。」阿龍把褲子穿上後就用跑的離開了公園,留下被插到沒力起身的我。

從包包中拿出手機,時間是十二點…阿龍把我操了兩個小時。現在是夏天,所以我不把衣服整理好也不會覺得冷,反正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於是我就以雙腿大開的淫蕩姿勢下進入夢鄉中。

在我睡了還不是很久的時候,就因為下體傳來的快感而微睜雙眼。我發現自己的小穴正流出大量的淫水,還有一根比阿龍粗的巨大黑色肉棒正磨著我的穴口,漲成深紫色的龜頭上還有一顆一顆的突點。

那根肉棒的主人是體型比阿龍壯碩一倍、頂著大光頭、肌肉發達,黑色皮膚的黑人壯漢。他正一臉興奮地撫摸著我那雙穿著黑過膝襪的美腿,完全沒有察覺我已經醒來。

我的第一個想法並不是"我要被強姦了!"而是心跳不已地想著"被這根狂幹一定會很爽!"

「沒想到出來買宵夜也能遇上這種貨色…」黑人用流利的中文說著,然後他的雙手漸漸地摸上我的纖腰,接著移到我的一對大奶,開始小力的揉捏並不時地輕扯堅硬的乳頭。

一直磨著我的小穴的大龜頭,現在則是速度緩慢地前後摩擦著敏感充血的陰蒂,我的腰在黑人的挑逗下,不自覺地晃動起來,這個動作當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小賤貨想要啦?」他原本只是輕輕揉捏我的大奶,發現我醒來之後馬上就開始有技術地大力搓揉,那根大肉棒的龜頭則輕輕地將小穴口擠開,並在那附近輕輕摩擦。

「快點幹我!快插進來!」我受不了黑人的挑逗,自己伸手將被微微撐開的小穴掰開,並且扭動纖腰、讓溼答答的淫穴摩擦著他的大龜頭。將自己還有阿龍在的這件事,完全丟到腦後。

「死騷貨!」

黑人放開我的大奶,緊緊抓住我的纖腰,大肉棒用力一刺!龜頭貫通我那緊嫩的淫穴,直接撞在我的子宮口,而且他的肉棒還留了一節在外面。

我則是因為巨大的快感而叫不出來,小嘴張的大大,唾液從嘴角流出。緊嫩的小穴正包覆著龐然巨物,前所未有的快感散佈全身。

「媽的,比我幹過的處女還緊!」黑人捧起我的翹臀,開始用他那兇猛的巨大肉棒抽插我的淫穴。而我早就忘記自己是被強姦,淫蕩地舞動纖腰迎合他的猛幹。

「嗯、啊!啊!用力!好哥哥!插死騷妹妹!啊啊!」我的美腿用力夾緊黑人的熊腰,雙手圈住他的脖子淫叫著。如果有路人看到的話,一定只會認為我們是情侶,而不會覺得我是被強姦。

「操!操死妳的小賤穴!」黑人開始大幅度地擺動,巨大的肉棒像是要貫穿子宮口一般地撞擊著深處,龜頭上的入珠每次都會摩擦我的G點,使得淫水幾乎是用噴的出去。

十幾分鐘後,被如此猛烈的抽插送上了高潮。在我因為高潮而抖動的時候,黑人減慢抽插的頻率,並將我從地上拉起來,讓我雙腿大開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爽不爽啊,騷貨!」他掐著我的俏臀問。

「爽…好爽…插死妹妹了…」我則是抱著黑人的脖子,將一對大奶子壓在他那寬廣的胸膛上、美腿勾住他的腰,嘴角流著唾液回答。

「果然是騷貨!」黑人重重地插了我一下之後,一手托著我的翹臀就這樣將我從地上抬起,我也害怕掉在地上而緊緊抱著他。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空著的手上已經拿著我被阿龍幹時亂丟的包包。

「啊哈…啊…嗯…………你要…去哪裡?」襲擊小穴的快感過去後,我嬌喘著問道。只見他托著我走向公園的出口,大肉棒當然是規律地插著淫穴。

「去妳家,給我帶路吧。」

接著,我在他的抽插下,開始告訴他怎麼走到阿龍買給我的二層樓房。不過才走幾步路而已我就達到高潮,然後他又不停地抽插,害我在這短短的路途中被插到昏厥好幾次,又從昏厥中被插醒。

最後好不容易走到我家門口,結果黑人把我壓在門上猛幹,然後將又熱又燙的黏稠精液射在我的淫穴裡面,甚至快把陰道填滿了。

「爽不爽啊?」黑人把開始軟化的肉棒抽出去,抓了幾下我的大奶後問道。

「哈…哈…好爽……」我伸手沾了一點慢慢流出來的精液,將手指放進小嘴裡,一邊吸允一邊嬌媚地看著黑人。

「媽的,真是欠操!」他將那張大嘴吻上我的唇,並讓舌頭粗暴地在我的小嘴裡翻攪。我們就像是一對即將分開的熱戀情侶一樣,站在門口前激烈舌吻。

大概過了幾分鐘吧,黑人的大嘴終於離開了我的唇,他與我的唾液從我的嘴角慢慢流下,淫蕩的賤穴又開始泛濫起來。

「真是個騷貨…雖然我很想再操妳一次,不過我得回去了。」他重重捏了一下我的奶子,然後就把褲子穿好,準備離開我家。

「如果還想被我插的話,晚上九點脫光只穿高跟鞋到公園的男廁等我。」黑人丟下這句話後就往教會的方向走去。

而我則是整理好儀容,拿出鑰匙把門給打開,夾著黑人的濃稠精液與淫水走進裝潢豪華的家裡。這裡是阿龍買給我的家,好讓我可以方便上學,也是我們倆作愛最多次的場所。

看見答錄機有留言後,我就過去按下播放鍵。然後將自己拋在沙發上,沾起黑人的精液與我的淫水,忘情地自慰起來。

『筱惠,我父親在不久前出車禍死了……所以我得趕到美國去處理公司的後事,大概會是繼承他的職位吧……總之,我現在沒有時間可以跟妳在一起了。』

『我們分手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穴被黑人插得太敏感,所以我很快地就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