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送友騎

小林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長得有點像木村拓哉,人也蠻有趣的,女孩子很容易對他產生好感。

我老婆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我不在,兩人一見如故,晚上還一起散步。

後來只要我老婆知道小林會出場,什麼聚會她都特別感興趣。

小林對我老婆的想法我也很清楚,一次在舞廳裡他假裝很吵,故意摟著她的脖子貼著她耳邊說話,我老婆也甘之如飴。要不是有我,他們兩個早已勾搭上了。

我對此有點不知所措,我很高興我老婆有這麼大的吸引力(雖然這點已經得到無數次的證明),但我也有些吃醋,可小林又是我當兄弟的朋友,所以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我老婆身高1米64,美麗的臉蛋,身材苗條,屁股肥大而雙腿修長,走在馬路上回頭率很高,熟人中對她垂涎的人更是大有人在。

以前提到過我和老婆性交時喜歡玩角色扮演的遊戲,有時我扮她老闆,有時是她的醫生,甚至有時是她爸爸。每次我幻想自己變成那些人在幹著我老婆,我就會特別興奮。

她的刺激當然就不用說了,每次都很有新鮮感,像真的在跟不同的男人做愛。

一晚我把她脫光之後把燈關了(這樣比較容易想象),壓在她身上問她想讓我扮誰,她假裝想了半天,試探性地問我:「要不你做小林?」

我心裡一陣酸澀,因為我知道這次和平時不同,她是真的喜歡小林,想跟他做愛,而且已經想到足以大起膽子問我的地步。

我假裝毫不介意地答應,開始按照平時的步驟在她耳邊敘述起一個場景,讓她想像壓在她身上的是小林,她漸漸進入狀態,興奮起來。

她掙出身子為我口交,【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假裝小林的口吻問她好不好吃,她淫蕩地回答說她想舔他的雞巴很久了。

那天她很浪,我幹著她的時候她一直叫著:「林林,搞我!」

很快她就高潮了,高潮時她扭得特別厲害,嘴裡大叫:「林林!幹我!我愛你!噢!你幹得我好爽!」

我心裡有種特別的興奮,但更多的還是醋意,因為平時她沒有這麼投入和快樂。

我雖然喜歡暴露老婆,甚至對她被別人猥褻姦淫感到無比興奮,但通常我相信她就是被別人佔了肉體上的便宜,她的心總是屬於我的。但這次真的不同。

她高潮後似乎心存歉疚,主動要求幫我口交讓我射在嘴裡,為了避免她看出我的心事,我順從地接受了她的服務。

當她沉沉睡去,卻不知她老公在身邊心事重重。

後來幾星期我們這樣玩了幾次,我的醋意似乎逐漸淡去,有一天我終於覺得自己想通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我老婆也不是沒被別人幹過,最重要的還是她繼續跟著我,大家一起享受性的樂趣。

這樣想了之後,我覺得心情輕鬆了很多。

一晚我在挑逗我老婆的時候,突然問道:「想不想叫小林來一起玩?」

我老婆聽了又驚又喜,卻生怕我是在試探她,故作平靜地反問道:「你會肯嗎?」

我笑著說:「有什麼不肯,是我兄弟嘛!再說你又這麼想。」

我老婆臉一紅,抿著嘴直笑卻不否認。

我笑道:「看你這騷樣,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你有本事勾引他,我就讓你得償夙願。」

老婆美麗的大眼睛眨眨,有點不放心地道:「真的?」然後又生怕我翻悔似的趕緊道:「我們叫他出來喝酒好不好?」

我把手一攤:「隨便你安排。」

一個小時後,我們三人已坐在一家老外很多的酒吧的陰暗角落。我老婆穿了件無肩上裝(其實只是塊圓筒型的布,裡面有胸墊,連乳罩都不用戴),因為沒有肩帶,露出一小半的乳房以及肩膀完全暴露,給人把布塊整個拉下來的衝動。下身一條迷你裙配高跟鞋,裡面沒穿內褲。

我看著在公共場合,特別是朋友面前如此暴露的美麗妻子,心裡如有一把火在燒,燒得口乾舌燥,肉棒硬挺。

小林沒想到今晚有如此眼福,一面裝正經,一面趁我不注意(其實我注意著哪)眼神卻老望我老婆身上瞟。

為了實現計劃我們喝得很快很多,我老婆假裝受了酒精的影響(其實她酒量很好),老跟小林眉來眼去,動手動腳。

過了一會兒,我藉機如廁,回來時發現兩人已離座進了舞池扭了起來。我老婆跳得很瘋,後來還故意雙手勾住小林的脖子跳,他心虛地朝我這邊看了一眼,我忙假裝看不見他們的樣子。

兩人越跳越近,小林的膽子也越來越大,乾脆摟住我老婆扭了起來。

我看著最好的朋友抱著自己的老婆扭動,雙手從她腰部越移越下直到幾乎整個摸在她的大屁股上,心裡刺激得無與倫比。

他們跳了一陣子回來休息,大家又開始喝酒。後來我老婆似乎不勝酒力趴在桌上醉迷糊了,我趁機叫小林幫我送她回家再喝。

從出租車上把老婆抱下來時我裝做不小心,故意把她的裙子撩起讓小林欣賞她的大腿。然後我假裝抱不動讓小林幫我抬她的腿;只見他一手抱著我老婆的小腿,一手托著她的屁股,還不時往我老婆腿間猛瞧,看來他已經發現她沒穿內褲了。

想到我老婆最私秘的地方完全暴露在我好友的眼前,我興奮極了。

等到了我家,兩人合力將她弄上臥室大床,過程中,我老婆的裙子被拉至腰際,上衣則一邊褪下,露出半個乳頭,小林看得猛咽口水!

我朝他笑笑道:「想不想玩她?」

小林尷尬道:「這怎麼行?」

我暗想事到如今你還跟我賣乖,便笑道:「只要你搞得她爽就行了。」

為了減少他的心理壓力,我特地走開到廚房去拿啤酒,回來時見小林已脫下我老婆的上衣,正埋頭在她兩隻白嫩的奶子中間,最可笑可氣的是我老婆雙手勾著他的脖子,發出呻吟陣陣,原來她喝醉是裝出來的。

我見活春宮即將上演,便在床邊椅子上坐下,邊喝邊欣賞。

只見小林吻上我老婆的香唇一陣法式熱吻,惹得她媚眼如絲,嬌喘連連。然後他從她的耳垂、脖項,一路往下,直到將她的乳頭含入口腔,我老婆的奶頭被小林溫熱的舌頭舔過並不住旋轉,爽得她雙腿不住擦動。

他的手也沒閑著,正用力地揉搓著她的豐滿美臀;我老婆的手從小林的背部摸到下身,一下握住了他怒挺的雞巴不住搓動,爽得小林把雞巴向我老婆下身猛頂。

她朝小林媚眼一笑道:「先幫你舔好不好?」

不等他回答,她已鑽下身去,將小林的肉棒一口含在嘴裡,努力地上下擺動頭部,幫他口交起來。

小林投桃報李,抱著我老婆的屁股一頭載進她的私處吮舔起來,爽得她將口中的雞巴吐了出來浪叫一聲,然後忙又將它含回口中。

我老婆一邊吸吮著一邊淫蕩地望著我,見我全神貫注地盯著她,她爽極了,做出更加淫蕩的樣子賣力地舔起小林的卵蛋和屁眼,看得我渾身發熱,肉棒硬得要撐破褲子。

小林估計是怕過早交貨,讓我老婆含了一會兒就忙不迭拔出雞巴,將我老婆拉起身來,將她兩條腿抬上肩膀,一手握住堅硬如鋼鐵的肉棒頂在她洞口,還不忘記最後朝我看看笑道:「好好看著我幹你老婆。」

話音剛落,他轉過頭去,情意綿綿地望著我老婆,將肉棒緩緩插入她的嫩穴裡,只見我老婆的臉刺激得扭曲起來,嘴張成O型,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

看到心愛的妻子終於在自己面前被好友姦淫,我的心裡一陣痛,好想衝上去把小林一把推開,但看見老婆這麼爽的樣子,又不禁坐回椅中。

小林一邊握住我老婆的嫩腳親吻並吸吮她的每個腳趾,一邊緩慢而有力地插著我老婆的穴,這招沒幾個女人能擋得住,我很清楚我老婆也不例外,只見她雙手死命揉搓自己的乳房,渾身顫動,張大的紅唇裡吐出不住的呻吟。

這樣幹了一陣,小林又將我老婆翻過身來,面朝著我趴在床上作母狗狀,他自己從後面一插到底,這樣是我老婆最受刺激的姿勢,因為每下都可以進去很深。

只見小林飛速猛插,我的淫妻被幹得只有甩頭狂叫的份,她美麗的長髮在空中飛揚。幹到後來,她被插得雙手無力支撐自己而將頭埋在枕頭裡,只有一個大白屁股高高翹起以供丈夫的好友發洩。

我看得忍無可忍,快步過去拽著她的頭髮將她的頭拉起,一手掏出肉棒便塞進她的嘴。

平時我幹她的嘴的時候都很溫柔,但我這時想的只有虐待和發洩,我揪著她的頭髮像幹穴一樣,狠狠地幹她的喉嚨,毫不管她的手使勁想把我推開。

我就這樣一邊看著近在咫尺的小林幹著妻子的嫩屄,一邊在她的嘴裡發洩心中的酸澀。

這樣幹了十分鐘,我示意小林換位,這時我已獲得一點心理平衡,小林當然也不好意思像我那樣搞我老婆的嘴,於是我兩開始有配合地幹起她來。

我抱著妻子的小蠻腰往後拉的時候,小林便有默契地將拉住她頭部的雙手放鬆;反之則我將老婆往前推送,使她可以讓小林的肉棒幹進喉嚨;這樣幹我老婆爽極了,雖然叫不大出聲,但仍嗚嗚地發出滿意的哼聲。

我在她的大屁股上用力拍打,大聲問道:「被兩個男人一起幹爽不爽?」

我老婆吐出口中的肉棍,浪聲叫道:「爽喔老公!嗚嗚……你和林林幹得我好爽好爽!噢!老公你是不是也很爽?嗚嗚……看著我被人家幹!嗚……」

我聽得又氣又爽,抱著她一陣猛幹,搞得她死命地將屁股朝我撞。

我幹得氣喘吁吁,靈機一動,朝小林做個暫停手勢,抱著老婆轉身躺下,讓她在我上面,然後握住龜頭,藉助流下來的屄水把雞巴用力頂進她的屁眼。

好在我老婆的肛門早就被我開了苞,所以並不是特別費力,只要把龜頭頂進去,餘下的部份就沒什麼阻撓了。

小林饒有興趣地看著我戳進我老婆的後庭,我一聲招呼,他就從上面慢慢將雞巴插進我老婆的陰道。

這是我第一次這樣玩,只覺得小林插入的時候,只有一層薄薄的陰道壁將我們隔開,而且我的肉棒老有要被頂出去的感覺。

我老婆更是別提多刺激了,只聽她大叫:「噢!林林慢點……你的雞巴好大,撐得我裡面好漲!噢……啊……整個都進來了!」

小林開始慢慢抽插,我也小心地在老婆的屁眼裡地轉動陰莖,我們倆越幹越快,把我老婆攪得瘋狂大叫。終於小林第一個高潮,他一手狠抓我老婆的奶子,抬頭皺眉,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我在老婆的屁眼裡感到他的雞巴劇烈收縮抽動,自己也忍不住狂洩而出,兩股精液同時噴射入我老婆的體內,爽得她也在已嘶啞的乾嚎中達到狂飆般的高潮,只覺得她的陰道急劇收縮顫動,一陣陣地緊擠著體內的兩根肉棍。

等到三人都停止動作,大家已是大汗淋漓。我和小林同時拔出時,我老婆的淫水像撒尿一樣噴射出來,把她自己羞紅了臉。

休息一陣後我們又在浴室裡玩了一次3P,那晚無疑是我們夫妻性生活的一次高峰。後來只要大家都有空,我們常常叫小林過來玩,他還說將來討了老婆,一定要四個人一起換著幹。

我叫他不要太急,一定要找個美女,不然我跟他換豈不是很虧?

我老婆有了第三者的滋潤,變得更加風騷動人,我們夫妻的感情也似乎又更進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