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妻記

本文是來自台灣網友簡笑生的另一篇作品,繼上回的《嬌妻整容記》後,另一篇關於妻子的文章!各位慢賞……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5.04.15

作者:簡笑生

(一)邂逅

我跟我老婆是今年三月結婚的,屈指算來也是五個月了,琴瑟調和,別人看來我們算是郎財女貌,很恩愛融冾的一對,其實不然,我們倆其實在個性上就有很大的差異,我今天攤開來一一說一遍。

一、家世:她26歲,爸爸是大學中國文學教授,祖藉北京,領域以中國古詩詞、唐人小說為主,著作等身,譽滿國內外。媽媽是國立藝大副教授,又是著名花腔女高音歌手。本人二女中高才生,畢業後進入美國茱麗亞音樂學院,專攻豎琴、鋼琴,副修作曲碩士畢業返國,現在正在北交樂團任豎琴手,獨生女長得溫柔嬌美可能是家事白癡。她身高約165CM,體重約49kg (全是我目測得到的數據)。我29歲,爸爸是成園高中畢業,祖藉台中,空手以借貸業務起家,現在是某私募基金董事長,實際是炒股名人。媽媽北一女中畢業,文化大學肄業,在校時公認是校花 (我爸說的) 但未畢業就嫁給我爸了,很會做股票投資,白天上午基本上只能在股票交易所看到她,下午則可能跟大群跟著我媽跑交易所或百貨公司的貴婦團行動。我身高178cm,體重75kg,好打籃球和游泳,大學主修國貿,雙修法律,雖然功課不是出色,但我爸捐了一棟大樓給學校,我也拿到優異獎狀及畢業證書,我也是獨子。

二、學歷:她美國茱麗亞音樂學院碩士。我美國南加州大學碩士研究。

三、戀愛史她可能空白。我高中開始女朋友就沒斷過,但從沒有女友與我懷孕的意外件,但曾經有女孩想為我自殺。

四、喜好:她古典音樂,電影,讀書。我爵士樂和美國鄉村歌曲,旅遊,攝影。

五、職業:她樂團團員。我私募基金財團執行長 (實際上是炒股公司第二代老闆)。

根據以上各點你就可以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結合的,但世界上的女孩我沒看中則已,以我的 178cm 75kg運動員外表,加上我爸的財勢,只要我立定決心要娶到手,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是去年年底,在同學婚禮上跟她認識的,她正好坐在我鄰座,我被她美麗的外表及幽雅的氣質電到了,就輾轉打聽到她的資料,就下定決心要娶她做老婆。

(二)結識

我運用了手下人力,現在己經知道了她的很多資料,姓名、服務單位及地點,上下班時間和路線,小姑未嫁單身中,父母情況,以及交遊同儕。甚至連月經例假日期都知道。

我要想一個有特殊印象的開場場景,我和手下人力 (狗頭軍師) 推敲,利用最近梅雨季天氣,製造機會。

連日大雨,這一天早上天氣預報「晴」,她下了公交車,穿了一身白底紅花的洋裝套裝,登著高跟鞋登、登、登的去上班。突然一部汽車經過一個水塘濺她一身泥濘,疾駛而去,她正因事出突然,而呆在原地還沒有反應過來,突然有一台機車疾駛而來,駕駛剎車不及翻倒在地,又將她碰倒在水塘中,一身泥漿,頭髮,臉上全是濫泥,機車騎士停下來問一下有沒有擦傷,扶起機車就騎上車走了,她一臉驚惶不知所措,有一群人在圍觀。這時有一輛新的白色「朋馳」SEL450 靠邊停了下來,車中走下一位身高178cm身穿裁剪合身西服男士開門從後座下來。

「喔、這不是歐小姐嗎,有沒有受傷,我來送妳去醫院」我說。

「沒有 !沒有 !」她急著說。

「妳去那裡呀?我送妳去,」我不顧身上的新西裝就抱住了她半堆半送的將她推上了車,她羞著一身泥巴被眾人圍觀,也就趁勢上了車。

她一看我一身畢挺的西裝被污泥弄得一塌楜塗,又將潔白的車座墊套弄得一片狼藉,囁嚅講不出話來。

「沒關係,這些都可以洗了就乾淨的」我故作大方。

「你是怎麼認識我的,我不記得見過你」她有些疑惑。

「我是妳的粉絲,我聽過妳很多次的豎琴演奏會,前個月在東吳大學大會廳的古諾聖母頌的那次演出,我還送過花籃呢」(天曉得,連我自已都不記得有這回事)。她聽了非常感動,想了一下說:那您貴姓?」

「我姓簡,簡單的簡」我誠懇地說。

「妳家在那儿? 我送妳回家去更衣吧,」

「我家在板橋,這裡去蠻遠的,讓我去坐計程車吧」

「妳現在這樣,誰的計程車誰肯載妳呀 !」

「這樣好了,我家就在附近,妳可以在我家沐浴更衣,我女管家身材和妳差不多妳可以試借她一二件衣物暫穿一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或者可以要她到附近SOGO 買一套將就一下,等一下九點半我公司有一個重要會議,我也要回去換套衣服,」還沒等到她同意,司機己經將車子開下了住家大樓的地下室。

管家曾小姐其實是我真正管家曾太太的女兒,臨時徵召來代替她媽媽來上班,

身材其實和和誆來的歐小姐差蠻多的,在門內迎接我們,「Ms曾」這位是我的客人歐小姐,請你幫她梳洗一下,看看有什麼衣服可以借給她暫穿,如果沒有合身的,就拿我信用卡開車到SOGO 買一套合身的,不要在乎價格,歐小姐可是請不到的音樂家呵」

曾小姐說:「是」

「我在佣人房洗一下,更衣就要趕去公司開會,事情不要給我辦砸了」

我進了佣人房洗了一下,換一套西裝就出門去了。

曾小姐到她房中拿出一套純白配二只大紅蝴蝶女子洋裝,這是我昨天就按照歐小姐的尺寸買好的,穿上當然十分合身。

因為沒有請教過我的大名,又無法當面致謝不好意思就這樣離去,就在我家中打了一通電話回家,剩下時間就在我書房中走動,流覽我的藍光唱片、多是貝多芬、莫扎特、肖邦、普契尼、韋伯、德沃扎克等人的作品,看看我的藏書則列著李易安、李煜,周邦彥、蘇軾,納蘭詞、杜工部和唐人小說等等,還有幾本歐XX教授的大作。

下午五點半我才出現在我家大門,看到歐小姐尚末離去,我表現出十分驚異的樣子,就順便邀請她共去外面用餐,她說打擾我一整天,又害我破費買這樣一套漂亮洋裝,晚餐由她請客,我亳不客氣就接受了,請她提議餐廳,倆人就同行,走路去民生東路Chilis餐廳去喝冰啤酒烤雞,倆人在餐中交換了姓名手機號碼,餐後我們就很自然的攜手散步回我的住所,再由司機送她回家。

往後我就乘機展開熱烈追求,我們很快就進入了熱戀階段,很快我們就進展到舌吻和摸乳房的程度。

(三)考試

二個月後,有一天,她告訴我她爸爸要見我。

「賓果 !」水快要到了,渠快要成了。我有四位狗頭軍師,我連夜熟背了我軍師提供的國學修養的資料,連夜惡補他們合伙的大作 (大補貼)。

第二天在鳯凰 (她的芳名)的陪同下,我們驅車到了位於士林外雙溪的一楝圍牆上爬滿爬山虎,紅色大門口左在又各植了一支紫紅色和黃色的九重葛,地點相當幽靜。房子頗寬大大摡有明六十到七十坪的面積,進了客廳,主人歐教授從沙發中起立致意,我忙上前肅立半鞠躬,「歐伯伯您好,以前沒來給您請安,非常失禮請原諒,這次奉召前來,讓我先向您賠罪」。我誠惶誠恐,低身15度鞠躬接住他伸出的手握住。

歐教授微笑打量著我,對我的應對可能有些滿意。

「請不要拘束,請坐、請坐、」他指了指一傍的雙人座沙發示意我坐下,鳯鳯也挨著我一傍坐下。閒聊中詢問了一下我的家庭狀況及職業學歷等後就邀我進入他得書齋。鳯凰緊張地俟著我,陪我走進他的書齋,就開始詢問一些我個人資料,我就一一據實回答了,慢慢歐教授臉色一整問道:「我聽小女說你對中國文學也頗有研究對嗎?」喔 !要探我斤兩了。

「那裡,那裡那是令媛替我粉刷面子,在您國學大師面前,米粒之珠而已,稱不得什麼的」,賓果 ! 我知道正題要來了,軍師團給我的資料要派上用途了。

「你最佩服的古代文人是誰?為什麼?」歐老說。

「蘇軾,東坡先生,他不論在做文、做詩,作詞、寫書法都是單獨就在中國古今文壇」自成一家,獨據鰲頭。惜他一生仕途坎坷,未能得到對應的待遇」。

「你對中國古詞人的看法怎樣?」歐老又追問。

「詞人的範圍太廣很難一下講完,不過拿最著名的幾位來說,李易安戰難顛沛寫出東籬把菊黃昏後,有暗香盁袖自是千古絕唱,李後主的揮淚對宮娥和一江流水春去也也寫出亡國之君的悲痛,東坡居士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才算金杯擲地,有千古餘響,此外北宋周彥邦作詞的音正句律也有君子餘風,」我一口氣說了一堆詞人,希望他不要繼續追問。

「是周邦彥,不是周彥邦」他糾正我的錯誤。

「是 !是 !是 !我太緊張了,說錯了」我掏出手帕假裝擦去額上的汗。

其實這也是軍師們教的。

「你對柳永詞的看法怎樣?」他又問。

「很多人對他看法人品不好,但一個仕途失意文人,喝一些酒酒後行為放蕩也不好加以嚴厲批評,憑一個文人能寫出今夜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就可傳吟傳千古了,再加上忍把浮名換取了淺斟低唱,我喜歡」我一直在著急,不要再問了再問就要穿繃了。

接著又談到韓愈,我說昌黎雖說文起八代之衰,但也是宦途坎坷貶官潮州不幸,又說到文信國公,我說正氣歌一句「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驚天地而泣鬼神,求仁得仁雖死猶榮,又提到納蘭性德的詞,我說他是清聖祖的表弟,以天璜貴胄之滿人,而能融通華夏文化作詞填曲,殊屬難得,號稱清朝第一詞人,但我認為他詞中缺乏八旗子弟馬上得天下的英風,而有閏閣味難怪他得年不永 (其實這些全是歐教授大作之牙慧)

「干卿底事出於何處?」

「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是出自南唐中宗與溫庭筠的對答」我手心己出汗了。

「是馮延巳,不是溫庭筠,哈 !哈!」歐教授大笑,我羞得無地自容。

「是 !是我緊張說錯了」我心裡暗想,沒頭沒腦出一題誰能知道,他媽的。

「對對對我緊張把人名弄錯了」

「唐人傳奇小說讀過嗎?」他又問。

「讀過一些李娃傳,遊仙窖,白猿傳等不多」我已經額冒冷汗有些手足無措。他點了點頭敲了敲煙斗,呣 !了一聲就說:「遊仙窖是一本色情書,不宜多讀。好了 !孩子你己經通過了我這關,一個學商、學法的孩子有這樣的根基算很好了。我一直以為商人重利市儈氣沉重,你今天讓我刮目相看,你要去走走你岳母的這關了」,言下他已經把我當作女婿看了,鳯凰伴在我身傍笑容滿面好開心。

我乘勝追擊說了一句「啊 ! 三天前我沒來過您府上呀」說得歐教授哈哈大笑。

走回客廳,歐媽媽己經切好了西瓜及水梨擺在茶几上,歐教授坐在單人沙發主位上抽煙斗,笑著在仔細的打量我們,歐媽媽對著我們坐,也是滿臉笑容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仔細地看著我們二個。

「簡先生,聽鳯凰說你對音樂也非常有研究,平常會玩一些樂器嗎?喜歡聽一些什麼呀?」

「這是鳳凰小姐替我誇大的,實在沒有什麼研究,只不過平常玩玩吉他和比較愛聽一些古典樂曲而已,因為我工作比較忙碌,所以最愛比較短篇一些的曲子像悲多芬的月光,悲愴,D大調小提琴奏鳴曲,肖邦的波籣尼西斯,德沃扎克新世界,韓德爾的彌薩亞,德布西的交響詩,長篇的貝多芬英雄、命運、田園,合唱,柴可夫斯基的第五我都愛,其他的太多太多了一下想不起也說不完,比較不喜歡華格納的尼布龍河指環系列等曲子」。

她又問我「對聲樂喜歡不喜歡?」

「喜歡極了 !」我說。

她眼晴一亮,說了一聲「噢 ! 喜歡那一些? 」。

「男高音 Tenor,伯伐洛帝,多明哥,卡列拉斯、波切利,他們的意大利名謠及歌劇演出我是百聽不厭」說到我心坎裡喜歡的名角,不由人引起了激動。但我突然想到歐伯母是女高音歌者及教師,我連忙接著說:「還有瑪麗亞、卡拉絲,莎拉、布來曼,瑪麗奧、籣沙等花腔女高音也都喜歡」我故意說錯,跟著又更正說「噢 !不對瑪麗、奧籣沙是男的,是電影學生王子的幕後主唱」歐媽媽笑笑就不再為難我了。

考試 All Pass,歐氏夫妨婦就留下我共進晚餐。餐中及餐後的笑談中,已完全把我當中作他們的愛婿一樣看待。歐教授一直誇我,說:「你可以來修我的中國文學博士課程,你博學強記,一定沒問題」我心裡想我才不要修什麼文學博士,我一個月賺的錢比你一輩子賺得還多。鳯凰一直說她好緊張,一直怕我出醜失敗,患得患失。

結束後,臨走時歐伯伯送我到門口,要我去約爸爸媽媽一起見見面。鳯凰她躲在她父母的身背後,比了一個V形的手勢給我看。

大功告成,第二天我就犒賞了我的軍師們,四個人每人十萬元。

(四)新婚

我們在三月廿九日青年節假期結婚的,席設台北國賓大飯店,爸爸商場、官場的名流到了不少,我的大學師長、同學和公司旗下各幹部到了不少。

女方到了大學校長教授好幾桌,同學一大堆,值得一提的是鳳凰是她的交響樂團指揮和同事帶來管弦樂器,現場演奏婚禮進場和退場的曲子,比一般人用一台鋼琴演奏氣派完全不同。中場歐媽媽也一展歌喉,唱了普契尼蝴蝶夫人的[美好的一日],和波希米亞人中的 [ 我的名字是咪咪]。

徬晚我們回到自宅新房,同學及朋友們鬧了很久的新房,很多人都惡作劇出了不少的難搞的題目,鳯凰都見招折招應付了過去,深夜親朋才漸漸散去,雙方父母亦走了,洞房清靜了下來,鎖門落鑰房中就剩下鳯凰和我二人了。

我對鳯凰說「夜深了,我們也累了三四天了,如今可以喘口氣了,要上床休息了嗎?」

「嗯,我還要洗一個手,再沐一個浴才睡」她尿急了,進到浴室就聽到她大聲解放了,很快就聽到刷牙及放洗澡水的聲音,我也想推門入內上小號,發現浴室門己經鎖了,我敲敲門要求入內,她問我要趕什麼? 我說要上小號,她說「你去佣人間上好了」,我說「曾太太要用」,她說「你騙人」。

「等我一下馬上就好了,我穿好衣服就出來,很快」她在裡面回答說。

「喝了那麼多的啤酒,我快要斃死了,我尿在門口好了」我假裝。

「不要 !不要 !我好了 !我好了 !」她穿著一套粉紅色睡衣開門衝出來,就直接上了床,我也就匆匆去刷牙盥洗,擦乾了光屁股就往床上衝。

「喂 ! 你怎麼搞的,沒穿衣服就上床呀」她大叫。

「睡覺要穿衣服那怎麼睡得著呀?我睡覺於從來不穿衣服的」我說。

她急了將被子丟過來給我,我把被子蓋在身上,伸手就把她抓返進了被窩,順手將床頭音響遙控器按了一下,環繞音響中就輕輕唱出蝴蝶夫人中的愛的二重唱男女合唱的曲子。燈光也半暗了下來。

「要睡覺了,不要胡鬧」,她拉開我隔著睡衣摸在她乳房上的手。

「妳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我再進一步伸手進了她睡衣的裡面,抓住了她的乳房捏了起來,她越發緊張有些手足無措。

「你媽沒有教過妳,新娘的初夜要做什麼嗎?」我伸嘴向她索吻,她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要作什麼樣的反應。

其實她應該是知道要做些什麼,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這樣快來到而己,一會兒,不禁自己失笑出來,將頭鑽進我懷裡,嘰嘰咕咕笑了出來。

「人家第一次,害羞啦」,接著從枕下抽出一片純白的大浴巾塾在身下。

我把她抱緊一些,親了親臉脥,順手伸進她內褲裡,她有些緊張倆腿夾緊了一下,我堅決的不為所動,撫住了她的恥骨部不動,她也靜止僵住似乎閉往了氣,身體有一些擅抖。

她的陰毛不多但十分柔順,我掩住了它固定不動,中指指腹正好頂住她微凸的陰蒂,柔柔軟軟的十分舒服。

這樣靜止了半分鐘,我輕輕地用指腹對它輕輕地搓動,剛開始她身體僵硬,一會兒就柔軟了,二支大腿開始打開了一點,我的手就順勢而下摸到了下面的腟口,發現已有一些潤滑液體分泌出來,我知道是時候了,把她大腿分開爬上她的正面,一提我昂首己久的大雞巴對準洞口,作勢將入。我突然發現她在那裡緊張得不停發抖,我又突然驚覺我胯下這個女人,跟以往每一個女人不同,這位是我處心積慮而獲到的心愛女人,不是我以往以金錢征服的任何一個女人,我今天不要搞砸了這件事,以投資和報酬率來看我也不能魯莽行事。

我突然剎住我的下一步,就重新躺下,面對著她側身睡在她身傍,用手摟住了她,將她一只腳夾在我二條腿之間,低聲輕問「鳯鳯,你害怕嗎?」。

她搖了搖頭,把頭鑽進我懷裡。我堅硬的雞巴在兩人的肚上挺了挺,她不禁癢得發笑,雖說仍是處女,但27歲的女人了,怎能真的全然不懂,我把她再抱緊一些,她的手終於碰到了我的昂起己久的雞巴,我趁勢就拿住她的手捏住了它。她羞得將頭更往我懷裡鑽,但手裡的雞雞仍未放開,我知道事機到了,翻身將二人的位置調好,雞雞對準了她的陰道口,她說「輕一些 !」。

我點了點頭,身體一挺,噗一下一插到底,她沒有提防到我會心狠手辣,一口氣衝破了處女膜,直達天堂,痛得她大叫一聲手足無措,把我抱得肋骨好像快要斷了,我心中暗爽,我為妳化了這麼多的精神,不整妳一下,給妳知道一些下馬威,嘴上卻說:「啊呀 ! 對不起,我從來沒做過,不懂輕重,妳叫我快一些,我就快一些,沒想到會太滑了,就一下滑逛進去太多了,對不起,下次不敢了」,我就呆在原地不動。她一臉怒容想發脾氣,聽了這話又氣又好笑,竟笑了出來,說:「我叫你輕一些,沒叫你快一些,下次 !我那有下次可以讓你頂破,」他動了動屁股,命令說:「繼續 !」。

我得令後,慢慢地抽插起來,剛開始她還有些怕痛,動作還有些拘謹,慢慢就有些配合的迎拒自然的反射動作,沒經驗的女孩不耐久肏,不一會她高潮就來了,其實這幾天辛勞,身體亦告訴我累了,我就趁机休兵,抱往她相擁而眠。

早上醒來,發現老婆赤身裸體跟我二人合蓋著一絛被子,仍然在熟睡中,但卻禁不住輕輕地撫摸她明纖乳,不久,大概我碰到她乳頭癢醒了,迷糊中睜開雙眼看到我,怔了一下就大醒了,湊上臉吻了我一下。

這一吻,觸動了我的情慾,胯下的雞雞就開始有些作怪,頂了一下她的肚子,她卻笑了,伸手摸到了它,說:「壞東西,要打」,她這一碰我的雞雞竟然驀然抬頭,昂揚漲大,她嚇了一跳,我卻乘機翻身爬在她身上,她剛說一聲「不要」我己伸入了整個龜頭,我就說「好吧 ! 我下來」作勢要拔出來。

「不要,不要抜出來,」她反而挺起腰迎上來。

我心裡說一聲好,就大膽的抽送起來,因為昨夜已是放掉過,今天早晨特別耐用,我就長長短短的專心抽插起來一方面觀察她的反應。

她平靜地閉著眼,好像睡得正甜,但又有時候睜開雙眼骨溜溜的看著我,好傢很無辜的樣子,當我快速衝鋒十幾下,她又臉色緊張,把我抱得很牢,好傢很享受的樣子,充份表現出一個27歲風華女性的情慾覺醒,我知道她是一個非常好的性伴侶,她會我享受我能給她的愛。

一陣快速的衝剌抽插,她陰道一陣收縮,四肢把我圈住,用恥部拚命頂住我腹部,大聲叫出一陣不知所云的唷………的怪聲後就緊閉嘴巴,大口吸氣頹然大字型躺在床上呼氣,又回作淑女狀。

我知道很多女人做愛不常會有高潮,甚至有人一輩子不曾有過一次高潮,我老婆新婚初夜就經歷了二次的高潮,就算真不錯了。

起床後,看到她鋪在床上那條純白的大浴巾中央落紅點點,她不禁臉一紅趕忙把它捲起來塞在枕下,上妝時,我對她說:「往後我叫妳鳯鳯」停一下又說:「你叫我勛華,那是我爸媽叫我的名字,在閨房裡可以互叫「honey杭尼」。

她說:「是、honey」。

新婚頭二三個月內,白天我忙於公司的操盤,她仍然在樂團上班及演出,我們買了一台史丹威平台鋼琴,偶而在家中練琴或演奏,我們幾乎每三天晚上要做愛二次,很少休兵,她也很愛和我作愛,但這個象牙塔裡培育出來的大女孩,姿勢一成不變,跟我婚前其他玩過的女伴比較,實在有些古板,好像在嚼甘蔗根,老實說沒什麼意思。

最近因為政府停建核電廠,股市濱臨崩盤,從一萬二仟黠逐步跌到二千多點,許多人套牢破產,我們公司因為提早做空,反而大賺一筆,但很多向我們公司融資的散戶斷頭套牢,我們必須步步為營,宰殺斷頭不能手軟,雖然血流滿地還是不能手軟,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損失慘重,幾個月下來,在我全神注意操作之下,終於增加了一千億的收入,而與我互相對做,我爸爸那邊則是賠了二百多億,終於穩定了下來,我們也大大犒賞了有功員工。

在這段殺氣騰騰的日子裡,我每分每秒都手握重金,隨時有一步判斷錯誤,財產全部一夕之間付之流水,蒸發為灰燼的后果,但我細心應付每一狀況,寸土必爭,終究將敵手宰殺精光,雙手鮮血高唱凱歌。但每天收盤後有一股殺氣從我腹內湧出,急需要找我愛妻發洩,她那閨閣千金嬌滴滴的溫柔實在殺不掉我心中的緊張。

那一天,我和她二人全裸躺在床上,背景裡放著茶花女的飲酒歌,她張開了雪白的大腿,我跪在她腿中間,我一陣衝動,抓起二個枕頭塞在她屁股底下,將她兩支腳扛在我兩肩,在明亮的燈光下,她那桃源小洞,就纖亳畢露的呈現在我的眼前,水汪汪的向我貶媚眼,我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俯身插了進去,一插到底,開始大抽大插,次次出力插插用力,一陣猛攻,一射滿膣,好過癮。

再看她,她以不可置信詫異的眼光,呆呆的看著我,一臉疑問,說:「怎麼啦?瘋啦 ! 這是你嗎 Honey 」

「是的 ! 這是真正的我,我愛妳,我要瘋狂的和妳做愛,我不要半死不活才子隹人式的溫吞吞的愛,我要的是轟轟烈烈瘋瘋狂狂的和妳做愛,我要跟你生一打會打籃球的兒子和女兄」,我一口氣說出了斃了好久的話。

她聽了有些感動,她說:「可以,honey,我會為你生一個藍球隊或一個交響樂團」,她就把我拉到她身上吻我。

關燈、蓋被、互抱、睡覺。

(五)第三課

今天我31歲生日,岳母打電話來說,快一個月沒見到寶貝女兒了,利用女婿生日,兩老一起來到女婿家中走走,歐教授也順便來看看我的書房,我都半年都在和他寶貝女兒打砲,那有時間進砉房,急忙打電話給狗頭軍師到我家中,幫我佈置一下,好像天天開卷有益、手不釋卷的樣子。

在京華酒店訂了一桌生日宴,請到我父母一併到場,喝紅酒喝得賓主盡歡,很晚才和岳父母到了我的新居,帶歐教授參觀了一下書房,岳父直誇獎,工作仍不忘研讀,真了不起,岳母則將Stanway試了又試,彈了文彈,讚不絕口直誇音色很好,彈了一些簫邦的短篇。

送走了兩老,老婆說要送我一個生日禮物,東西放在臥房內。

我們就攜手進入臥房內,他要我坐在床沿,我問她什麼禮物,她脫了外衣在頭髮上紮了一朵緞帶花,對我一鞠躬說:「把今夜全獻給你,Honey」

就光身坐在我懷裡,我吻了她,問她要怎麼做? 她笑靨滿面地說:「教我第三課罷 !」

「什麼第三課?」我有些摸不到頭腦。

「第一課,你爬在我身上,第二課,我跨在你肩上,第三課是什麼我不知道呀」她俏皮的笑著,我用手去搓她的乳頭,她怕癢夾緊了兩臂。

我想了一下,躺平在床上讓她跨坐上來。

我雞巴堅硬的朝天翹起,對她說:「坐上來,慢慢插進去,直上直下不要插歪了,」她就照著做了」。

她就兩腳左右蹲著照著做了,將整支的雞巴吞進去了。

「儘量往下,頂到最深處」我說。

她雙手壓在我肩上,小心冀冀的坐到我大腿上,陰道很滑,我感覺好像一下就滑入頂到她的子宮口,她對我笑笑,就把屁股抬高把我的雞巴拉出了一半,我在下面就往上一頂又進到裡面,我故意說:「妳的屄裡面好滑呵」

「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骯髒 !」

「每個女人都有的呵,我不覺得這話骯髒,你認為妳長了一張這個就很髒嗎?

「不然妳要叫它什麼?亅我理直氣壯的反駁,下面仍不斷作上下活塞運動。

她顧上又要顧下,一下想辯駁又想不到詞彙,只有上下活動掩飾語拙。

一會她就滿面紅赧進入高潮。

從今以後,床第之間,她的胯間那東西就正式叫做 (屄)。

公主漸漸要走出象牙塔,我喜歡。

第二天,我們的課得程進到背後式。

(六)進修級

我們夫妻間在客廰,在廚房,在司機及佣人面前仍然是彬彬有禮,商場聞人,名門淑媛,可是一進入閏房,可立即變成豺狼虎豹、男貪女愛的新婚夫妻。

在我卅歲的生日,鳯鳯宣佈經醫檢查己懷孕一個半月了,我很快就把這喜訉告知了雙方父母,大家歡喜不已。

「honey,妳的屄立下了大功,應該接受我一個深吻嘉獎吧?」

「好呀 !」她湊上了嘴唇。

「不是這張嘴,是下面的那一張」

「什麼? 亂來 ! 不可以 !」她臉瞬間就湧上紅潮,講不出話來。

「為什麼不可以,都是妳親愛身體的一部份,為什麼別的部位可以親,而屄就不可以親? 是牙週病嗎? 還是今天早上沒刷牙?」我一本正經地說。

「我裡面要是有長牙,早就把你雞巴給咬掉了」她不經意也說了一句髒字。

「雞巴? 妳說要咬掉我的雞巴嗎?好呀,妳來呀」我抓住了她的語病,得寸進尺,羞得又低頭縮在我懷裡。

我除去了她的褺衣,親箸嘴,一手托著她的背,一手搓著她的乳房,把她慢慢放倒在床上,手慢慢移向她禁地,輕輕撫摸她又膨漲的陰蒂,她也慢慢放鬆了神經打開了大腿,我俯身下去,舔弄她的蓓蕾,她反躬著身體,蓓蕾緊貼著我的舌頭,雙手緊緊地握住了拳,呼吸突然變得好大聲。

我順著小陰蒂往下吻,到了桃源洞口,那裡充滿了滑滑的液體,有點微酸酸的氣味,我吻了許久又吸了吸才鬆口,我又爬到與她面對面,去親她嘴吧,她忙把臉偏一傍,生氣地說:「噁心 ! 骯髒鬼 ! 我不要,髒鬼 !」

「喂 ! 這可是妳自己的東西,我們寶寶的營養液哪,妳覺得我髒嗎?」我假裝生氣了,不想繼續做愛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轉過來親吻我,我說:「最好的部份我己吞下喉嚨了,我再去吸一些喂妳吧」。

(七)後記

我老婆經我一番調教後,細節不便再多加透露,但床技日益進步,己經由妙齡少婦變成熟為我最緊密的老婆和愛人,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我們已經有一個兒子,而我們的第二胎是一對明目皓齒的雙胞女嬰,目前為止,我們正向著組識一團百人交響樂團的目標努力中,我的岳父毋己預約要我們把第四胎過繼給他們,他們要把他 (或她)培育成一個精通音樂的中國文學博士,請為我們加油。

不可能任務,一年一胎,大概再生九十七胎才可以達成目標,鳳鳳今年卅一歲,大概要生到一百廿七歲才能達成功,喔 !到時候大哥一百歲,幼弟滿月。有人活這麼久的嗎? 有女人超過六十歲還可以生的嗎? 喔 ! 不可能任務,好吧,讓一步,生一個籃球隊好了,老婆妳辛苦了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