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啓蒙導師笑瑤姐

笑瑤姐並沒有看我,她的注意力在電視上,而我端著那杯茶,還傻站在那,多麽可笑的場景,一個穿著浴袍的大男孩,手裏端著杯茶水,雞巴還露在外面……

終于笑瑤姐又一次轉過頭來。

「呵呵,呵呵,你在幹嘛呢,傻樣,你走光了,好害羞啊,呵呵」笑瑤姐在笑,笑的那麽開心,就像一個姐姐在笑自己還不懂事的小弟弟。

我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我走到笑瑤姐的身邊,將她從沙發中拉了起來,一個公主抱,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裏,如此一氣呵成的動作,連我自己都驚歎,笑瑤姐被我的舉動也多少有些驚到,睡裙也被撩開到小腹,露出了黑色的蕾絲內褲,但那有些壞壞的笑容還留存在臉頰上,她很自然的雙手環繞在我的身上,眼神中充滿了愛惜,那種不是淫蕩、不叫妩媚,應該是一種愛,一種更爲親切和溫暖的愛。

我踱步進臥室,將她輕輕的放在床邊,低下頭,將唇靠近她的臉頰,她本來還有些驚異的眼睛,也已經悄然的閉上,從耳垂邊一寸寸的貼近她的唇,直到觸碰到她柔軟的嘴唇才停下來,我拉起她的雙手,扣在我的脖子上,順勢把住她的頭,從淡淡的吻,到濃濃的吻,我將舌頭伸進他的嘴巴裏,我得到了是一條更爲火辣的舌頭的回應,我將她放到在床上,整個人騎到她的身上,不住的熱吻,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我能感覺到她在吸允我的口水,而我更渴望吃掉她整個人,熱吻即將結束,我挪開了嘴唇去到她的脖頸,白皙通透的脖頸順滑而下,到她的胸前,也許是剛才的熱吻太過于激烈,笑瑤姐的喘息很急促,酥胸在我的面前起起伏伏,我的雙手從纏繞她的肩頭,到順勢滑向她的雙臂,再到握緊她的雙手,如此嬌媚的雙手,粉滑輕盈,拉起她的手,伸進我的嘴巴裏,不停的舔吸,然後,用嘴唇繼續向下劃去,隔著薄如蟬翼的蕾絲睡裙,去吻她的乳房,去舔她的乳暈,去吸她的乳頭,我翹起的雞巴肆意妄爲的在她雙腿間來回摩擦,我的雞巴已經青筋爆出,我渴望她的撫摸,我感覺到笑瑤姐的雙腳試著輕觸我的陰莖,粉滑細嫩的腳丫,在睾丸和陰莖上輕輕的摩擦著,我側過身,好能繼續和她熱吻,將下體盡可能的貼近她的大腿根部,我的手則伸進她的睡衣裏,向上探索,探索那高聳的雙峰,和已受到刺激變硬的乳頭。她的手也撫摸到我的雙腿之間,輕輕的兜住我的蛋蛋,感覺到一個手指已經順著蛋蛋的根部向我屁股中間劃去,時不時的撩搔著我我的睾丸,在玩耍了一小會之後,就慢慢的觸碰著我的陰莖,讓本來堅硬火辣的雞巴,更緊繃起來,當她用力去握住我的雞巴,那根已經開始燙手的雞巴,不由自主的跳動。她的手順滑輕輕的撸弄著我的雞巴,讓包皮和龜頭無數次的做著活塞運動,時不時還會得到手指在馬眼上的親密接觸,讓我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刺激,而她的唇變的更爲主動,這一次她的舌頭主動伸進我的嘴巴裏,能讓我也能吃到來自她的口水,我不住的允吸,生怕露掉一滴,我們側躺在床上,相互摩擦著,我的手離開了她的雙峰,像蕾絲內褲衝鋒,我伸出手指隔著內褲摩擦她的私處,手感如果在皮膚上摩擦一樣,感覺不到茂密的森林,她躲開我的唇,鼻息中發錯輕微的呻吟聲,長出了口氣,我的手也被她的雙腿夾在私處動態不得,笑瑤姐翻身起來,跨坐在我身上,揚起頭,讓秀發甩到身後,我能感覺到我的雞巴頂在她的內褲上,她輕輕的挪動身體,摩擦著我的雞巴。我感覺到包皮已經被蹭了下來,露出裏面的龜頭,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主動的女人,比起初戀女友那種欲迎還拒的做作,讓我更興奮,也更充滿了力量。摩擦陰莖的女人還在繼續,她牽引著我的雙手到她的雙峰上撫摸,我開始感歎,世間怎會有如此銷魂的女人,當笑瑤姐將我的手拉進睡裙裏面覆蓋著她的雙峰的時候,我狠狠的抓住了那飽滿的乳房,比起初戀女友稍顯稚嫩的胸脯,這裏的雙峰猶如純堿的饅頭彈性十足,又不失光滑,睡袍被我推到乳房的上面,笑瑤姐用嘴唇咬著睡袍,仍然是淡粉色的乳頭和乳暈,我還是認爲這個女人如含苞待放的處女一般,但她大膽、積極的作風卻幫我否定了這點。笑瑤姐翹起一條腿方便她褪下黑色的蕾絲內褲,退下的內褲被我抓了過來,放在鼻子上不停的聞著,聞屬于她的味道,姐姐不禁笑我是個小變態,我有些急切,我等待這一天等了多久?我盼望著正戲即將開始,卻沒想到,這才剛剛是序幕,笑瑤姐拉起我的雞巴,順著嘴巴慢慢的含了進去。

「啊……」我禁不住的一聲長歎,口交在之前的戀愛中是完全被禁止的,直到這段戀情。

笑瑤姐,慢慢的吞著,我感覺到溫暖,潮濕,和她靈活的舌頭,吞了幾次後,又吐了出來,像舔棒棒糖一樣左右親吻和舔弄,一只手則伸向我的臀部,試著探進縫隙中,撩撥我的屁眼,配合著手的套弄,嘴巴不停的吸允著我的龜頭,時而會更低下去,果我的睾丸,還偶爾會去舔我蛋蛋的根部,姐姐開始命令我擡起雙腿,我感覺自己更像個女孩,被一位女漢子玩弄,我幾乎是崛起了屁股,透過雙腿間的空隙,看著笑瑤姐在爲我口交,當一條濕漉漉的舌頭觸及我的屁眼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雞巴在漲動,一手撸著雞巴、一面是撫摸蛋蛋,還有嘴巴在舔我的屁眼,我的表情一定是很難看,因爲無比的享受這種快感,姐姐爲我口交了一會之後,就又騎到我的身上,但我始終感覺不到她的陰毛,我在猜想是不是她都剃掉了,她拉起我的雞巴用私處開始繼續摩擦,一邊用手指抓弄,一邊是陰唇的摩擦,我仰頭長歎。

「啊,好爽啊,啊,別,別弄了,想……想……」我到嘴邊的話沒說出來,我感覺想射了,距離上一次做愛還是2月14號,和女友分手的前一天。這段時間,我對任何女人都沒興趣,不看黃片,也不想什麽。我對愛情是無比的失望,我落寞,渾渾噩噩的混著日子。但今天我感覺憋了那麽久的精液很快就要噴發出來,我受到了如此強烈的刺激,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想什麽?想射麽?」

「想……」

笑瑤姐再次俯身下去,用嘴巴含住了我的雞巴,這一次,套弄的速度更快了,配合著舌頭的彈壓,粉嫩的手指快速的套弄著,借著口水和我馬眼裏的分泌物,如潤滑劑一般在笑瑤姐的嘴巴裏暢通無阻,「啊,別,別弄,啊,要射了……」話還沒完,我就精門大開,一股股的精液全都射進笑瑤姐的嘴巴裏,我不知道自己的雞巴又抖了多少次,只知道笑瑤姐被來勢凶猛的洪水嗆的夠嗆,精液真的是積攢了很多,順著笑瑤姐的嘴角流到了我大腿上。我在享受過後開始有些慌張,正戲都沒開始我就那麽不中用的射了,我有些羞愧,我望著還在捂著嘴巴的笑瑤姐,我看到她的眼神中出現了些妩媚,過了一小會,她的手才從嘴巴上離開,又拉起了我的雞巴,再次爲我口交,這次是在清理,清理龜頭上殘留的精液,她已經把之前射出的那些全都吞了下去。

「你都吃掉了?」我有些詫異。

「嗯」笑瑤姐擡起頭,衝我微笑著。

「上帝會懲罰把精液射到地上的男孩的」她開起了玩笑,我卻更不好意思了。

「多久沒做了?你射了好多」

「從上次分手之後吧」

「自己不手淫麽?」

「沒,我不太喜歡,有的時候會想,但做點別的事情也就過去了」

笑瑤姐又趴到我的身上,頭靠在我的胸前,一手還在撫摸我依舊堅硬的雞巴,「乖寶寶,以後有我陪你」

我不知道笑瑤姐爲什麽會這麽說,難道我只是她的寶寶,而不是男友麽?對于一個23歲的女人來說,我是有點稚嫩,但這不就是她和我在一起的原因麽?

「我不是你的寶寶,我要做你的男人」

「呵呵……」笑瑤姐沒再說什麽,只是淡淡的一笑。

我似乎是被這呵呵的一笑有些激怒了,我猛的翻起身,這次我要去掌握主動權,半年多沒做愛,我沒能把持住自己,但我對自己的能力和體力還是充滿了信心。我撲向了笑瑤姐,我直接朝她的私處開火,這時我才發現,原來笑瑤姐的私處是經過修剪的,只有小腹下側有個倒三角的陰毛,其他的地方,像幼女一樣幹淨。我不禁被嚇到了,我驚歎啊。

「好看麽?」笑瑤姐依舊是那種媚笑的樣子,我承認我看傻了,我也曾看過初戀女友的私處,但絕沒有這般讓我向往,笑瑤姐的話讓我回過神來,我開始了進攻,我捧起了她的臀部,開始大口大口的親吻,我伸著舌頭像她的陰戶舔去,沒有陰毛的阻擋,讓那裏變的更好吃到,我去舔我能舔到的所有地方,「嗯……」笑瑤姐發出了悶哼的聲音,她把著我的頭讓,用手指觸摸著我的臉,似乎是在引導我正確的地方,她試著推開我的嘴巴,用手指撥弄著陰核,我心領神會的去親吻它,去吸允它,她的聲音變的有些尖細了。

「嗯……哼……」鼻音的重音讓我知道她很享受。

我也伸出手指試著撥弄她的陰唇,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的陰戶,看著顔色還很鮮嫩的大陰唇,我貪婪的舔食著,我試著將手指插進陰道深處。一根,兩根,我勾著手指,用指尖去摩擦陰道的內壁。

「額啊……啊……,慢點弟弟,有些疼」

「啊,舒服麽?這麽摳你」

「嗯……嗯,會疼,慢一點」

我似乎聽到是再快點,我立起身,讓自己的手指能更舒服的插進她的陰道,大臂帶動小逼,我從寢室哥們那學來的功夫終于用上了,兩個手指在笑瑤姐的陰道內快速的抽插,「啊,啊,別,啊,啊……疼,寶寶,好疼」

「我不是你的寶寶,我是你的男人」自尊心再次受到刺激的我,更加瘋狂的懲罰這個女人,我心中的女神,你不該把我當成個孩子,我要做你的男人,讓你只屬于我。

「啊,老公,啊,輕一點,我不要這樣,疼……」笑瑤姐的眉頭都緊皺了起來,她看我的眼神多了些可憐的模樣,我終于放慢了速度,也慢慢的離開了陰道,手指上已經充滿了她的淫水,她抱著我的頭吻我的唇,「好老公,對我溫柔點,我怕疼」

「嗯」我知道自己的粗暴真的讓她有些難受了,我開始安慰她,抱緊她,她將我的手指放到嘴巴裏,爲我吸幹淨那些淫水,我再次低下頭,這次是用舌頭探進陰道中,她捧起我的臉把我拉到她的身上。雞巴早已暴漲,堅硬,還是年輕啊,剛射了一次沒多久就可以再戰殺場。但那時的我是那麽的缺乏經驗,幾次想試著進去都入不得門,笑瑤姐吻著我的額頭,拉著我的雞巴將它插進了我夢寐已久的陰道內,比起嘴巴裏的溫度,那裏更燙,當雞巴終于突破內陰進入到陰道內的時候。

「啊,我進來了……」

「啊……嗯……好漲啊,好大啊」也許是真的,也許是鼓舞,笑瑤姐的話讓我信心倍增,我開始抽插,本想直接踹到210邁的時候,又被咬著嘴唇,皺著眉頭的笑瑤姐阻擋下來,「慢一點,你的很大,太快會弄疼我」

我慢慢的開始抽插,試著更深一些,再深一些,直到整個陰莖都沒入到她的陰道內,我慢慢的增速,就像挂擋一樣,沒一次都再快一些,我想著什麽九淺一深,算著算著就忘到九霄雲外,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抽插了半天,我就開始加項了,我擡起了笑瑤的腿,那條又直又長的大白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左右不停的貪婪的舔她的腳丫,我的雞巴在腰肢的力量作用下一次次的頂進陰道深處,「啊,啊……嗯……」

「喜歡麽?喜歡我的雞巴麽?笑瑤,你喜歡麽?」

「嗯,嗯……」

「嗯什麽?你喜歡麽?告訴我,你喜歡麽?」

「喜歡,老公,我喜歡,給我,插我,快插我,操我……」

當笑瑤最後個詞說出來的時候,我撇下了她的腿,加速進攻她的陰道,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快,不停的抽插她的陰道,我希望我的雞巴能插的更深,我感覺到龜頭前方頂到了什麽東西,我管不了她是否會疼,我就想快,越來越快,我把著她的大腿,試圖將雞巴連帶蛋蛋和我自己一起插到那裏面。

「嗯,嗚……我要來了,嗯,好快啊,嗯……快啊」

「啊,來什麽?」現在回想我當時的傻樣,我原以爲只有男人會射……

「哈……嗯……來了,來了」笑瑤姐似乎被我弄笑了,但隨著雞巴的插入她又開始叫了,終于,我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在我深入的雞巴上噴發而來,這是什麽……

笑瑤高潮了,她有些疲憊,在身體稍有些抽搐後,幾股熱流順從雞巴流到了床上,我一面觀察著她的舉動,一面繼續抽插,我拉起有些疲憊的她,讓她趴在床上,我好可以在後面對她進攻,我喜歡這樣的姿勢,每次都感覺很有力的插入,睾丸撞擊著她的身體,陰莖能查到子宮的深處,我拉起她的胳膊,讓她向後弓起身,讓我們更快的抽插,直到我再次精門大開,用力的射到了她的子宮深處,這一次依舊很多的精液,這一次我的雞巴在裏面抖動了更多次,知道她無力的趴在床上,而我則躺在她的身邊。繼續親吻屬于我的尤物,屬于我的笑瑤姐。

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個晚上,總共做了5次,後來我被有點小潔癖的姐姐拉進浴室好好的刷了刷……從陰莖到屁眼,甚至姐姐還想幫我推推陰毛,被我阻止了。和笑瑤姐在麗江的日子,白天幾乎都是下午才起來,晚上就是瘋狂的做愛,當踏上家鄉的土地時,我都感覺到自己輕盈了許多。

笑瑤姐是我的導師,我的性愛導師,我們嘗試過車震,嘗試被蚊子叮咬的野戰,也在終極滑雪場的大樹後進行口交,我們在表姐家打麻將的機會偷偷在廁所裏苟合、接吻。我們在商場的試衣間裏口交。我喜歡她貴婦、野性、又淫蕩的身份轉換,我無限的陷入對她的愛戀中,我們在自己的住處浴缸中嬉戲,我們嘗試著用沐浴液做潤滑劑去肛交,我在我最強壯的時期,爲她奉獻了最棒的精液,我們從不帶套子,她也從不會浪費我的精液,不是喝掉就是讓精液融在她的子宮內。

如此美好的日子,讓我無心學習,不想回家,幾乎都住在她那,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她消失了,當我從外面踢球回來後,我發現她的行李沒了,床上還擺著幾個衣架,我們的情侶牙缸也只剩下我自己的了,我開始瘋狂的打電話,我開始不停的尋找她,但永遠都是一無所獲,「姐,你最近看到笑瑤了麽?」

「沒啊,她好久沒來學校了,電話也不接……」沒等表姐說完,我就挂了,我匆忙的去了停車場,那台A4L還在那裏,我似乎是在做夢,我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想讓自己快點從這噩夢中醒來,但現實是,我永遠都掉進這噩夢中,無法醒來。

後來,一位老人找到了我,笑瑤姐的奶奶,她告訴我笑瑤去上海了,不辭而別是爲了不傷害你,原來我們的愛情不是密封的,這位老人是知情者,老人知道我們真心的相愛,卻無法幹涉其中,笑瑤姐的父親需要借助更多的關系將遇到危機的企業度過難關,而笑瑤姐就是那把鑰匙。

過了許久,我收到了一份郵件:

晴晴:

是我,笑瑤,對不起,我的不辭而別讓你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可我何止于痛苦,更是陷入無盡的深淵。我其實是個壞女人,一個把你都帶壞的女人,我可以肆意的揮霍青春,忘卻上進,而你卻不能,我不應該如此對你,讓你做我的備胎,讓你做我的情人,我的愛人,我真心的愛人。

我走了,沒回過頭,關上房門的那一瞬間我哭了,而此時,當你看到我的信的時候,我已經穿了婚紗等待那個並不愛我的人來娶我,我是一個木偶,一個發泄品,一個被他調教的蕩婦。

對不起,晴晴,我愛你,但求你忘記我。

笑瑤

信的內容就這些,後來我的猜想就是笑瑤姐在那個男人的調教下,練就那讓男人無法招架的功夫,不知道多久,我在姐姐的空間裏看到了笑瑤姐的結婚照,那是在一家教堂裏照的,笑瑤姐沒有微笑,只有面無表情,旁邊留著小胡子的男人英姿挺拔,但總會給我一種衣冠禽獸的感覺。我曾幻想過,在他面前的笑瑤姐受盡折磨像母狗一樣,我曾恨過,或者是愛過……

在05年上班後,就沒有笑瑤姐的消息了,表姐選擇去了加拿大,她的QQ空間裏也沒了笑瑤姐的蹤影。07年的時候我還在路上見過一次笑瑤姐的奶奶,但老人已經想不起我是誰了,而老人的面容上多了許多的皺紋,那麽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