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幹按摩院的良家婦女

今天要記錄的一段故事是發生在去年我老婆懷孕回娘家時候的事情。

老婆因為懷孕,在8個月的時候,回娘家去住,而我有時候也過去看看她,可更多的時候是我一個大男人獨守空房,加上愛上網看一些A片A書,所以,一個人總是憋著會憋壞的。

有句話說的好,今天老婆不在家,我今兒真高興,真呀嘛真高興。

老婆遠遠離開我,而我一個人就幸福的放了羊了,沒人在約束我了。所以在老婆走了才兩天的時候,我上面和下面都很想念她,於是決定在這10來20天的時間裡找個人先代替她一下,以緩解我對她無限的思念。

(佛祖啊,你原諒我吧。)

於是我去了按摩院,由於老婆對於我是氣管炎,這些地方我很少能夠進去愉快的享受。在找了一家中檔的按摩洗腳院,因為銀子不多、不知道規矩,所以這家我看就不錯,閃爍的招牌下掛著的紅批語宣傳:按摩、洗腳、洗浴、踩背、全套38元。

剛進去,就來了個機靈的小伙子招呼我進入一個包間,【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在倒好茶水後他請我稍微等一下,服務員馬上就過來。

過了一會,來了一個穿著工作衣服的女人,樣子大概 25、6歲,樣子很平常,個子中等,可是身材卻很骨感,瘦瘦的。她進來後問:老闆,做什麼服務?

我點了個全套,於是她就按程先叫我換睡衣,也就是一條褲子,過了膝蓋多點。在我換衣服的時候她去端洗腳木盆去了。我換完沒多久,她就端著木盆回來,讓我把雙腳放進盆子裡,在得到我溫度還可以的回答後,就開始抓住我的腳來回的搓揉。由於我本身就不是風月場上的常客,也和她不熟悉,所以在她洗腳的時候,我們都沒什麼說話,只是隨便的聊了會。

洗完腳,終於到按摩了,她拿來一瓶子油,開始在我身上來回按摩,時而點、時而推,力度忽大忽小。先是胳膊,然後是胸部、大腿等部位,在按摩到我大腿內側的時候,我心裡感受到大腿的興奮,陰莖勃起了,把睡褲的檔心撐的很高。她裝著沒看見,繼續按摩。在按摩頭部的時候,而叫我仰面躺在她的腿上,而她的就盤著雙腿坐著。這個時候,我的眼睛一直看著她的臉,腦子裡胡亂想到,她看到我的陰莖硬了是不是會興奮?

按摩女發現我看她後,笑著問我:你老看我幹什麼呀。

我說我看你好看,難道我不可以看嗎?說完我又問她:你姓什麼?

她嘿嘿的笑起說:我姓王,老闆,你就會騙人。

我說:沒啊,沒騙你,你的身材很性感啊。

她聽了沒有說話。

我繼續說:你哪的人啊,怎麼幹這種工作?

她回答說:我是運城的,幹這個工作賺錢多點,比在飯店當服務員強多了。

我問她:一個月多錢。

她回答:保底工資300元,加上按摩提成大概有1500元。

我說:不是很多啊,對了,你們這能那什麼嗎?她停下手看的問:什麼?

我說:就是有沒小姐,能不能打炮。

她說:沒有,我們這裡比較正規,只做按摩,小姐倒是有一個但是不能幹炮只做胸推,老闆要點嗎?

我問:多錢?她說:168元。

我靠那麼貴?我說:不了,一會還有事情,我按摩完就走。哎,你多大了?

她說:你看我像多大?

我說:我看你像18、9歲。

她聽了笑的說:你真會騙人。

我故意誠實狀的說:沒啊,真的給我的感覺像是18、9歲,難道你有21了?

她說:我26了。

我說:不是吧,怎麼看你也不像26的啊,那麼年輕,結婚了?

她回答:結婚了,孩子都2歲了。

我說:不會吧?那你怎麼不在家看孩子,你家在那住?

她說:我在河西住(我們城市的一個區河西區),孩子我媽看著呢,我也不想工作啊,可是我是外地來的,想多賺點錢,回家做點小買賣。

我說:哦,那你老公在運城呢?

她回答說:不啊,就在這,在一個超市當保安呢。

我聽了一驚,問她:那他讓你幹這工作?

她說:那有什麼,我只做按摩,又不做其它的服務。

我心中有點失望,但是還是說:那就沒客人要和你做愛?

她回答:沒有,一般來的要是選擇做那種服務,就不會找我了。

我接著問她:那你不回家?這離河西挺遠的。

她說:回啊,一個禮拜回一天,一禮拜放一天假。

我接著問:那你晚上能不出去啊。

她說:沒事我出去幹什麼,這地方這麼亂,再說這也不叫隨便外出,除非有事情我請假,一般我都呆在這地方。

我說:那你給一個客人按摩了能提多少錢?

她說:像你這樣做全套的,我提15元,要是做100元的手推我能提30元。

我說:你還做手推?

她笑著尷尬的回答:是啊,又沒作愛,也沒對不起我老公,呵呵。

為了緩解氣氛我叉開話題說:你喜歡吃什麼東西啊。

她回答:面皮、巧克力、菠蘿、涮羊肉,可多呢。

畢著眼睛又休息了一會,我對她說:要是下次來我找你做按摩,你給我做手推,然後我把錢多給你點,不用通過按摩院,那樣你還可以多得到點,好不好?

她說:不成啊,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

就這樣我和她聊的聊的,按摩、洗腳、踩背就全做完了,她要我下去洗澡。

我拒絕了說:我回家可以洗。

最後我問她:下次來了怎麼找她。

她說:叫8號就可以了。

在我給了她50元後,她拿上錢叫我等等,然後為我交了38元,找給我12元。

我瀟灑的說:給了你吧,做的不錯。

她聽了很高興的把錢裝起來,然後問我:要不要再加點茶水。

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晚上11點半了,就說:不用了我換了衣服就走,回家喝。

我拿過衣服要換,卻看她沒有迴避的意思,就厚著臉皮,當著她的面前,脫下了按摩院的睡褲。

我的裸體暴露在她的面前,陰莖興奮的炫耀著,紅著圓厚的龜頭,昂首挺胸的跳動。而她卻很自然的看了看,回過轉頭假裝看電視。

我穿好衣服,她一直把我送出門。

在我回家以後,我打開電腦調出黃片,我邊看邊幻想著舔著8號的陰唇,摸著她的乳房,陰莖幹在她嘴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精子就爆炸了起來,射的還很遠。(我一般都是流出來,射出去的時候很少,就更別說距離了,唉。)

過了3天,我換上幹乾衣服,去了那家按摩院,直接點8號,叫她給我做38元的全套。

在包間看了一會電視後,她來了,我們依舊是像上次一樣,說說笑笑的做按摩,只是這次我的手不老實的摸了會她的乳房,她也沒反對。她的乳房,不是很大,有些小,但是抓在手裡挺充實的,尤其是奶頭,細細長長的。這次,我依然給了50元,除去38元的台費,12元依然給了她做小費了。

第三次去找8號的那天晚上,我吃飯時候喝了點酒,又看了會兒毛片,本來是不想去按摩的,可是實在是難受的撓心窩子,看看才10點,就穿上衣服去了。路上我買了盒巧克力,當然是便宜的,6塊錢一大塊的那種。

這次,我進去告訴接待我點8號,接待說8號正給客人做按摩,估計快完了,問我是換一個還是等會?我的選擇當然是等。在等待中我換好了睡褲。

過了30分鐘,我正無聊的躺在包間看電視,門推開了,赫然是8號。

她對我說:等了很久了吧?

我說:沒多久。

她說:我去端盆子。

我說:算了直接做按摩吧,對了這個給你。說著把我買的巧克力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來,塞在她的手上。

她很高興的說: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

我說:我前兩次來按摩的時候你告訴我的啊,你忘記了?

她回答:是嗎?你還真的記住了?

我說:恩,我還知道你還喜歡吃涮羊肉、菠蘿、面皮呢。

她聽了很高興把巧克力裝好,甩掉拖鞋上了床,半跪在我面前開始給我按摩。先是按後背,她的手指從背部,一直按到我的小腿上,中間在我的屁股上也來回揉了10來下。前兩次她都沒有按那地方,也許今天送了她巧克力她高興的緣故吧。

我感覺她按在屁股上的時候,她的手指就隔著薄薄的睡褲,而且有兩下竟然按到了我的前列腺根部位,使我的陰莖不覺的就漲起來了,壓在身下頂著床板,很難受。

按摩完後背,我翻身過來,仰面朝天。這時候,因為剛才按屁股的刺激時間過得比較久,陰莖已經疲軟下來。

她坐在我的身邊,一腳前伸在我的頭旁邊,一腳壓墊在屁股下坐著,雙手伸開先是在我的胸口上來回推動了幾次,然後開始按前胸。手指輕緩急重。說實話她的按摩技術真的不賴。在按摩我奶頭的地方,她故意逗留了一會。

我睜開眼睛看著她。她對我笑著,看著我的眼睛,同時雙手的食指和拇指形成蟹鉗狀,力道中等的捏住我的奶頭勻速搓動。一種從來沒體驗過的快感從我的兩個奶頭緩慢的傳遞在身體的神經細胞內,麻癢、麻癢的感覺剎那間就衝到我的下身,陰莖猛然站起,把睡褲頂起個小帳篷。

我和她的眼睛相互對看著。我看到她眼裡傳遞給我挑逗的眼神,她卻看到我嚴重慾望的癲狂。她突然手指用力合攏,增加對我奶頭的凌辱。

我隨著她的動作嘴裡發聲:哦……嗚……啊……。興奮得把我的陰莖催動的朝天崩崩跳動,雙手舒展開,又合併起來緊緊抓扯住床單床墊,把床上用品抓皺一片。

就在我苦苦忍耐她簡單強大的奶頭攻勢快要抵擋不住大聲喊叫的時候,她卻鬆開手,按摩我的肚皮。我的攻擊一消失,我的雙手也漸漸鬆開,床單也可以解放它自己的痛苦了。

她邊按摩邊問我:舒服嗎?

我說:恩,很舒服,你真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