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神( 三 ) 魔性的折磨

家貞穿著一套出色的美麗白色洋裝,喜氣洋洋的在機場等候飛機,自己最親密的家人全在身旁為她送行,想到再過幾個鐘頭,就能見到丈夫裕銘,內心真是悲喜交加,這幾天來的變化真大啊,家貞從一個純潔的處女一夕之間變成蕩婦,從高高在上鄙視男人的人,變成張著嘴需索男人陰莖的淫蕩女人,家貞不敢再想下去。

家人都說結婚後的家貞變的更漂亮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風韻,成熟少婦的感覺,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為何有這樣的轉變,就在上個星期,家貞嫁給了裕銘,新婚之後又被人強姦了,之後還被人拍下不堪入目的裸體照片,連自己一個人手淫事情,都被人偷偷拍下來要脅,想到這裡再看看身旁的家人,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若是這些骯髒齷齪的事情爆發開來,不但自己不知該如何自處,還會波及父親的企業形象,還有哥哥社團會長的身份,連丈夫的銀行都會受到影響的。( 裕銘,裕銘你要保護我喔,有你在身旁就沒有人敢侮辱我喔 )

「家貞啊…嫁出去就要聽老公的話…別再任性了…知道嗎」王媽媽慈祥的說。

「家貞…好好玩…注意身體跟安全知道嗎」王董親切的跟愛女說。

「家貞…快去快回喔…」大哥及大嫂雅惠接著說。

「知道啦…我要進去搭機了…拜拜…」家貞蹦蹦跳跳的進去候機室裡。

還有一點時間,家貞思緒回到最不堪的那一幕,她搞不懂為何阿昆會願意放了家貞,讓她回家然後出國渡蜜月,難道他們不怕她跑掉,是不是因為照片錄影帶在手,所以才有恃無恐的讓她回家去渡蜜月,想到照片跟錄影帶,想到淫穢不堪的姿勢被人拍下來要脅,家貞的下體又隱隱作痛,思索著將來……不敢想有將來了。( 裕銘如果知道的話,還會不會要我 ) 這是家貞最害怕的地方。

聽到廣播之後,家貞踩著高跟鞋,快步進入機艙裡面找位子。

「家貞…在這裡…快過來吧…」聽到這魔鬼的聲音,家貞整個血液都快結凍。

「夫人…快過來坐啊…」那是另一個魔鬼的聲音。

看看機票的劃位,家貞機票位置正好坐在阿賜跟阿昆的中央,家貞全身顫抖的坐在位子上,剛才的愉快氣份,馬上跌入深淵裡面。

「夫人…二天不見,有想我嗎…」阿賜立刻摟著家貞的腰際毛手毛腳的。

「嗯…穿的真美喔…」阿昆不懷好意的盯著家貞胸前乳溝。

「別這樣…我要去跟丈夫渡蜜月啊…」家貞懇求著。

「我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你說是吧…」二個人笑的很開心。

飛機繼續往前飛行,家貞又落入了恐懼不安的氣份當中。

「記得我們的約定吧…趕快動啊… 」

阿昆拿出一個跳蛋按摩器,用命令的語氣對她說。

家貞看看二人表情,痛苦的抿著嘴,離開坐位進到機艙廁所裡面,灣著腰低著身子把絲襪跟內褲奶罩全部脫下來,把跳蛋塞進陰道裡面,穿好外面套裝之後,返回坐位上,把剛剛脫下的內衣交給阿昆,兩人急色的拿來嗅著。

「嘿嘿嘿…肯聽話就會少受苦…」阿昆用勝利著的語氣說。

阿賜一把摸進家貞大腿根部檢查看看,還順便柔了一下奶子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才肯安靜下來( 完了,萬一被裕銘看到了,該怎麼辦 ) 家貞開始擔心起往後的日子了。

三個鐘頭很快就過去了,除了下體裡面似有若無的振動要忍耐,還有擔心陰道會分泌出淫水來沾濕裙子外,他二人之後都異常的規矩沒對家貞亂來,家貞懷著坎坷不安的心下飛機,在曼谷機場內家貞找不到丈夫,急的快哭了。

「跟你說過多少遍…你老公暫時不會來的…快跟我們走」阿昆惡狠狠的要脅著不管家貞是否願意,二個人一手夾一邊,硬是將家貞拖進車子裡,駛往不知名的地方,家貞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環境,加上語言不通,家貞只能任由二人拉跑車子開了一個多鐘頭,車子停在一個靠海的高級飯店裡面,阿昆辦好住房手續後,拉著家貞進到飯店房間裡頭,阿賜則帶著行李住在隔壁房間。

阿昆一進到房間裡頭,馬上露出猙獰的表情出來,掏出下體的一根黑雞巴,就把家貞的頭壓過來,逼她把它含進去,家貞認命的照做,跪在房間地毯上,張著嘴巴把一根腥臭骯髒的黑肉棍,吞進喉嚨裡面,賣力的舔食著阿昆的陰莖。

「嘿嘿嘿…真是聰明肯聽話的妞…真讓老子爽」家貞用嘴取悅著他。

阿昆在家貞溫熱的小嘴吸吮下,陰莖開始勃起變大,家貞也自己主動的脫光衣服。

「好了…你趴在那兒…」阿昆要家貞像只母狗般的四支著地,翹著屁股,讓他觀察一下她美麗的陰阜,阿昆玩了一陣她的外陰唇後,粗暴的伸進手指挖出跳蛋來阿昆提著粗大的陰莖跪在家貞背後,龜頭在陰阜外抹一下淫水,雙手抱著肥嫩的白臀,用力頂進去陰道裡面,快速的抽送起來。

「嗯…喔…真爽啊,小穴真是又熱又緊啊」阿昆幹著穴,讚美起家貞的陰道。

「ㄛ…啊啊…哎…啊啊…」家貞下體被粗大的肉棍插送著,忍不住呻吟起來。

阿昆抽了幾分鐘後,把家貞推倒在地板上,上身緊壓著她,肉棍再次刺進體內磨擦著,阿昆抹著汗水,拚命的搖擺下體,一根粗黑的爛根,在家貞體內進出不停,又比剛才漲大了不少,龜頭菱肉刮著陰道皺摺,二人性奮度同時提高不少。

「啊…阿昆…啊啊…來啦…來啦…啊啊…喔…出來啦…」家貞被推向高潮了。

家貞受到阿昆等人的調教,漸漸成為一淫蕩少婦,受到刺激也會激烈的呻吟著。

家貞陰道一陣猛烈的緊縮痙攣,夾緊著阿昆的鐵棒,受到家貞高潮的鼓舞,阿昆拉高家貞的大腿,用更猛力更深入的姿勢幹著家貞,速度更是加快許多。

「啊…啊…快…用嘴接住…」阿昆射精前,低聲嘶吼著。

阿昆猛然抽離陰阜下體,將陰莖龜頭轉向家貞的臉上,家貞配合著張大嘴巴,接住阿昆噴射出來的腥臭的精液,把它完全吞進肚子裡,還不嫌髒的用舌頭幫他舔完龜頭周圍的殘精。

「夫人…不錯有進步…等一下幫我洗澡吧…」阿昆很滿意家貞的聽話。

家貞敏感的身體,受到阿昆一夥人每天的性調教,漸漸由抗拒變成接納,身體敏感部位一受到刺激,就會忍不住興奮而高潮,雖然有時家貞很痛恨自己這樣的轉變,但是在暴力的脅迫之下,身體常會不能自己的失控。

「等一下你去隔壁房間找阿賜玩…知道嗎…別讓他等太久喔 」

家貞服侍著阿昆舒舒服服的之後,阿昆命令她去讓阿賜也玩一場。

「是…知道…」家貞只有聽話的份。

「馬上就要被脫掉還穿什麼衣服……」阿昆阻止家貞穿衣服的動做。

家貞只好披著一條白浴巾,赤裸裸的跑去隔壁阿賜的房間。

晚上家貞打電話報平安時,還被二人玩弄著下體及乳房,讓家貞喘噓噓的跟家人講電話,之後,家貞被二人帶去曼谷遊街,阿昆選了一件白色連身超短迷你裙給家貞穿著,還規定不能穿內褲奶罩,就這麼走在街上,一些皮膚黝黑的泰國男人,見到這麼一個超級美女,都會緊盯著她看,粉紅色乳暈若引若現的好不吸引人ㄛ,家貞那雙完美無暇修長美腿,更是目光的焦點,爬高踢腿時下體頻頻走光,瞬間露出淺淺的陰毛跟白屁股,讓這些黑皮膚的泰國青年,好奇的緊跟在後面家貞不是不知到這種情形,只是阿昆的命令她不敢違抗,下體涼颼颼的感覺,及隨時會曝光的壓力,讓她十分尷尬害怕。

「阿賜…我們一起去看泰國成人秀好不好…。」阿昆提建議。

「好好好…」阿賜附和著說。

阿昆帶著二人,九拐八彎的進到一條黑巷子裡面,買了票就把家貞推進去。

三個人在靠近舞台前面的地方坐下來,就開始欣賞表演節目。

家貞坐在二人中間,還搞不清楚狀況下被強拉進來,只覺得裡面又吵又悶熱,一股奇怪的杏仁味讓她想到男人精液的味道,胃感到一陣噁心想吐,她往中央的舞台上一看,差點嚇出一身汗來,原來台上有一對皮膚黝黑的泰國年輕男女,赤裸裸的身子在哪兒翻來覆去的表演做愛,台下觀眾也熱情的叫囂著。

那個女的跨著腿騎在男的腰部,正在上上下下套著一根黑雞巴,女的揉著雙乳表情生動的呻淫著,沒多久換成狗干的姿勢,再換成正常位衝刺直到射精為止。

「家貞你要仔細看喔…今晚回去我們就這樣子玩…喔… 」

「對啊…要多學點…」二人旁若無人的在家貞身旁說著( 這是哪兒,好可怕的地方喔,他們是要幹嘛…… ) 家貞心裡憂心著。

阿昆帶著家真來到這裡,是曼谷市中心有名的風化區,有許多色情酒吧及色情舞廳,還有一些成人秀場及色情電影院,充斥著泰國浴場及低級妓女戶的地方,都是男人尋歡做樂的天堂,吸引著無數觀光客在此流漣忘返,是每個來泰國觀光客必來見識一番的溫柔鄉。

舞台上接著出現二女一男表演,那男的勇猛的揮舞著雞巴,賣力插著二女的陰阜,直到男的丟盔棄甲射精為止,然又是二男一女的夾心表演,那面貌清秀的女生,用她身上三個洞穴接納著二男的大雞巴,看的台下觀眾血脈奮張非常刺激。

家貞看到這一幕,不經想到自己不也是一樣,像那個女的一樣被二人玩啊。

「阿昆…等會回去我們照著玩一趟怎樣… 」

「那當然囉…不然我們來看什麼的 」

二人故意在家貞面前這樣說,讓家貞羞的無地自容,下體不知不覺濕潤了。

阿賜突然握住家貞的手,拉過去握他褲裡的雞巴,陰莖馬眼還流出噁心的黏液,讓家貞很不舒服,但又不敢縮手回來,雞巴就在家貞手裡澎漲起來。

舞台上換上一個全身被綁的女人,被一個帶著頭套的男人用皮鞭抽打著,女人發出淒厲的叫聲另人不忍,最後還被蠟燭油澆燙著全身。

接著是一個雙手雙腳被反綁在椅子上的少女,被人用按摩棒操著光溜溜無毛的下體,女孩看起來大約才14歲,胸部還是未發育完成的扁平狀,女孩無助痛苦的眼神,讓家貞想到情趣商店裡受到的凌辱。

「跟我去廁所… 」

阿昆拉著家貞離開位子來到男生廁所前面,看一下四下無人就把她推進去裡面,反手關上木門後,很快的脫下褲子雞巴舉到家貞面前,家貞很有默契的把頭靠過去,用嘴含著半軟的黑雞巴,用力的吸吮起來。

「乖女孩…吸的我真是爽啊…喔…對…卵蛋也要含一下…喔好棒的舌頭ㄛ 」

阿昆的龜頭馬眼吐出的黏液,家貞全部都閉著眼睛吞下去,陰莖在她嘴裡漸漸澎漲變大,家貞更是ㄜ著嘴唇努力套送著,把一支醜陋的黑根當冰淇淋舔。

「好啦…站起來…裙子掀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