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神(四)魔鬼的主人

在台北市最繁華高級的敦化南路上一棟氣派的豪宅頂樓裡面,在主人臥房的大床上,一對中年男女揮汗著翻滾,一個美艷的貴婦人全身赤裸裸的騎在凸頭男生腰際,將他一根醜惡的大雞巴吞噬進她的陰道內,她身體上上下下著套著黝黑的雞巴,神情顯得非常的舒服,底下的男人用他的一雙大手,用力捏著豐滿的乳房,用盡蠻力柔搓著。

「喔…爽死啦……大雞巴越來越有勁了……喔…喔…要來了…啊啊…」

女人狂聲浪叫著突然間男人腰間一挺,把女人推倒在床上,運起下面一根雞巴,猛力的往女人陰道內衝刺,男人幹了幾十回後,還將女人一雙大腿抬高來,腳踝架在肩頭上面,讓女人的下體陰阜完全張到最大,女人濕糊糊的陰唇像張嘴,渴求著男人陽物進入,男人將一根雞巴用力往下一挺,猛烈不停的進進出出。

「哦…哦…好棒啊……真是爽啊……啊啊」女人的淫浪叫春聲,鼓舞的男人,更是加倍用力的操著浪穴。

「哦…出來了…啊啊」

「啊…我也要出來了…」男人終於射出雪白的精液出來。

一場激烈的性事,在男人洩身後歸於平靜。

「阿昆…越來越勇啦…跟那個幼齒妹比起來……唉…老囉…」

「胡說…艷紅姐的身材皮膚都沒有變…還更風騷有趣耶…」阿昆肉麻嘻嘻的誇著女人。

原來這一對狗男女,就是阿昆及裕銘老爸的女人艷紅。

趁著裕銘老爸出國考察期間,把阿昆找來床上,滿足一下壓抑許久的慾火。

「阿昆…那些錄影帶及照片我都看過了…事情辦的很好…我很滿意」

「艷紅姐交待的事情,我那敢辦不好…」阿昆笑的很饞眛。

「總共花了你多少銀子啊…」

「嗯…這可是我計劃安排很久…費了不少功夫跟人力的」

「別廢話了…一句話…」艷紅有些不耐煩的說著。

「八佰萬…」阿昆獅子大開口的講著。

艷紅聽到這數字,冷笑的打開皮包,【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開了一張二仟萬的支票交給阿昆。

「後續還有些事要麻煩你,這些錢你先拿著用吧」艷紅大方的犒賞阿昆。

阿昆拿到二仟萬的支票,笑嘻嘻的趕快收起來。

其實阿昆這個人,對於能玩到家貞的身體,就已經值回票價了,對於艷紅大方的賞金,算是錦上添花的采頭而以,因為全部的花費,他早就從家貞身上掏回來了。

「艷紅姐…嘿嘿嘿…恭喜你了,金寶銀行完全落入你的掌握之中囉…以後我的吃穿,完全要靠你賞賜囉……哈哈哈……」阿昆拍著艷紅的馬屁說著。

「哼…金寶銀行算什麼…只不過是個提款機罷了…富國企業才是我們的金礦…控制了家貞這女孩子…馬上就能挖到金子了…哈哈哈」艷紅終於說出了她的野心慾望。(原來她的目的是要吃下金寶銀行跟富國企業,野心未免太大了)

阿昆跟著皮笑肉不笑,心中暗暗吃驚。

艷紅原本做的是送往迎來的酒國名花,手挽高超的她想不到攀到金寶銀行的劉董事長,成為他的粉紅枕邊人,艷紅一心一意希望能取得劉太太的名份,不想卻被劉董獨子裕銘排斥,這件事讓艷紅一直懷恨在心,適機會想要報復。

經過艷紅細心的觀察,再加上請徵信社調查,發現他是個同性戀人士,目前跟一位美國男同學有曖昧行為,於是艷紅買通徵信社人員,偷偷拍下裕銘跟外國男子的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拿來要脅裕銘。

裕銘為了避嫌,也為自己同性戀行為解套,於是就同意父親的安排,娶了富國企業千金王家貞,沒想到讓艷紅得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同時控制了二人,也讓家貞陪著他墮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裡面。

「艷紅姐…嘿嘿…恐怕沒這麼容易吧,富國企業的董事長不是好搞定的人,加上他的兒子是立法委員…你雖然控制了他的女兒,但是要他們乖乖交出公司給你,沒那麼容易吧……」

「嘿嘿嘿…如果再加上他的媳婦呢,他們難道不會乖乖聽我話嗎……」

「艷紅姐…高…真是高招,他的媳婦也是個美人兒,看來我的雞巴又有福利囉,只是…我跟阿賜二個人想要搞定二個女人,人手似乎不太夠耶……」

「別擔心…過幾天我弟弟就出獄了,有他幫忙,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艷紅姐…嘿嘿嘿…那我開始去準備一下囉…哈哈哈…」

「快去快去…我少不了好處給你的……」

就這樣子,這對狼狽為奸的狗男女,在她們的密謀之下,讓二名美麗的女人,墮落進可怕的人間煉獄之中。

在台北專關重刑犯的土城監獄大門口,停著一輛賓士高級轎車,艷紅坐在車內等著她的弟弟出獄,艷紅的弟弟大龍是個不學無術的痞子流氓,曾被警察舉報流氓而去管訓三年,這一次是因為殺人判刑12年,經過6年之後辦理假釋出獄。

監獄大門一打開,大龍高高興興的走出獄所大門,看到艷紅來迎接他,更是喜不自勝,他粗壯的身材摟著艷紅說。

「姐…好久不見了…喔…愈混日子愈好過喔」

大龍看著珠光寶氣的艷紅,坐在大賓士車裡面,不禁羨慕起艷紅來了。

「大龍…我的好弟弟…出獄以後就跟著姐姐做事,包你吃香喝辣的,永遠不愁沒錢花用,我們的好日子不遠啦」艷紅非常疼惜自己的弟弟。

在回程的車上,艷紅將她的近況及將來的計劃,詳細的跟大龍描述著,阿龍愈聽愈興奮,沒想到艷紅這麼有計劃的想奪取金寶銀行及富國企業的資產,想到馬上將要發財了,斗大的汗珠留在額頭上,頻頻說贊。

「富國那位大小姐美嗎…我真想幹干她…嘿嘿…」

大龍被關了六年,現在最希望有個女人讓他發洩一下。

「哼…只知道玩女人…早幫你準備好啦,等一下阿昆會帶你過去會會她,記住,別玩的太過火,萬一她跑去尋死的話,會壞了我的大計的」艷紅再三叮嚀著。

「知道知道啦…」大龍有些不耐煩了。

家貞回到台灣已經四天了,她還被困在阿昆所設計的煉獄當中無法自拔,每天都是在無情的惡夢中驚醒過來,然後又在自己手淫過後睡著,日復一日的過了好幾天,六天前她因為月經來潮,被阿昆送回台灣之後,就一直被監禁在陽明山別墅裡面,由阿賜跟黃媽看管著,一步也不能離開房子,連電話也不准打出去,除了一天一次阿賜會把她找去吹喇叭外,她都是一個人悶在房間內哭泣。

這天中午,家貞被叫到樓下餐廳吃飯,阿昆帶著一個高大粗壯的男人回來,那個黝黑的男人滿臉橫肉,不懷好意的猛往家貞身上瞧,讓家貞背脊發麻,一股不祥的預感爬上心頭,詭譎的氣氛讓她全身冒出冷汗,緊張到牙齒打顫。

「嘿嘿…大小姐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大龍先生,他今天可是特別來看你的,快跟人家打聲招呼」阿昆笑淫淫的說著話。

「大龍先生…你好…」家貞勉強擠出一句話來。

「嗯…喔…真是美啊,她可是比照片錄影帶裡面更美更水啊…贊…好」

大龍高興的看著家貞,好像她已經是嘴裡的一塊肉般的得意。

「大小姐…把衣服脫下來啊…讓客人看看吧…」

「阿昆…我…」

有陌生外人在,讓家貞非常不好意思,但在阿昆的監視下,家貞只有聽話的份。

家貞含著眼淚,自己動手解開胸扣,露出渾圓飽滿的酥胸及細肩膀,一咬牙就將連身睡衣往下拉開,讓整件睡衣全部掉在腳踝邊,家貞瞬間全身赤裸裸的站在二人面前,她那美麗的動人裸體,有如維納斯般的在二人虎視眈眈下,一絲不掛的袒胸露乳在二人面前。

「贊哦…幾年沒玩過女人了…沒想到我出獄後第一次就碰上這麼美的女人…滋滋…我可是不客氣啦」大龍露出垂涎的模樣。

大龍走近家貞身旁捉著她,家貞就這樣赤裸裸的被大龍抱起來,有如老鷹捉小雞般的被抬到樓上臥房裡面,雖然家貞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大龍有如巨人般的身材加上蠻橫的態度,讓家貞害怕的一直哭泣不停。

「快過來幫我吹喇叭…乖乖聽話才不會受傷害…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