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神( 二 ) 顫慄的女體

家貞昨晚受到阿賜那個色魔的摧殘,全身虛脫的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家貞看著凌亂的房間,下體隱隱做痛,躲進浴室裡面又哭了一場,想洗淨身體卻也瞭解到,她失去了的貞節是永遠補不回來的。( 裕銘,裕銘你在哪裡,如果你在身旁,也許我就不會遭到這樣的侮辱啊 )

家貞坐在浴缸裡面,憐惜著自己的遭遇。

一個下午家貞都癡癡呆呆的躲在房裡不肯出來,到了晚上的時候,阿賜那個色魔笑淫淫的提著晚餐進來。

「夫人…不吃東西會餓著的…快點吃吧…」阿賜嘻皮笑臉的說。

「你走開啦…」家貞憤怒的想把他推開。

阿賜沒有生氣,反而坐在家貞身旁,靠近她的身體去摟著她的腰。

「夫人…看我帶什麼東西來給你看…」阿賜揚了一揚手上拿著的錄影帶。

家貞看到後,一股不祥的預感爬上心頭,該不會是……

「來我們先吃飯…吃完再看影片…要不然我只好送給你老爸先過目了 」

家貞知道這絕非好是,所以忍耐著性子慢慢將桌上的飯菜吃下肚子。

「對嘛…以後都這麼乖的話…我一定會好好愛你的丫…。 」

阿賜坐在家貞身旁哄她吃飯,少不了對家貞身體動手動腳的,家貞為了把柄在別人手上,只好忍氣吞聲的任他的髒手,在自己身上爬來摸去的,直到家貞吃完飯。

「好啦…看電視的時間到啦」阿賜說完後,就在房間裡面播放錄影帶。

影帶的畫面一開始是間浴室的鏡頭 ( 好熟悉的地方喔,糟了~~~是我房間 )家貞的影像首先出現出來,是她在上廁所的鏡頭,家貞掀起裙子將內褲拉到大腿間,然後坐在馬捅上面小便,連尿液噴灑出來的聲音都非常的清楚。( 糟了怎麼辦,連上廁所都要偷拍,他倒底是要幹嘛,真是變態極了 )

「我不要看啦…你快走吧…我人不舒服了…人家上廁所有什麼好看的 」

「別急嘛…後面才精彩…。」阿賜怕她走開,強行將她抱在懷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捉緊她一雙手,順便在她身上卡油,隔著衣服摸著她的乳房。

畫面接著播出家貞拿著紙巾來回擦拭下體的畫面,接下來都是差不多同樣的上廁所畫面,還有她在浴室洗澡的畫面,看來看去都是同一個角度所偷拍的畫面還有一件讓她苦腦的是他的髒手,一直在家貞的上下敏感處摸索不停,內心嫌惡不已的她,下體仍不聽使喚的濕潤起來,家貞不希望讓這個變態色狼知道自己下體的變化,怕他用惡毒的言語來羞辱她。

「來了…來了…精彩的來了…。」阿賜興奮的比著螢幕給她看。

那是她新婚之夜,獨自一人在廁所裡面手淫的畫面,家貞又氣又羞恥。

( 啊~~我完啦 ) 家貞絕望的掩面哭泣。

「夫人ㄚ…我就是因為看到你新婚大喜之夜,孤孤單單的獨自一人在搞,內心真替你不捨啊,你那個笨老公放你一個黃花大閨女不愛,我才有機會幫你破身啊,何況你還手淫了二趟,我知道你的需要,當然要過來陪你玩玩啊 」

阿賜在家貞耳邊吹哄她,手是一刻也沒閒下來。

「夫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陪在你身邊啊,幫你排遣寂寞無聊啊 」

阿賜是個花叢老手,他用很有技巧的手法,揉捏著家貞的身體,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出來家貞的乳頭慢慢變硬,下體排出濕滑的淫液來,證明身體願意接受他了,加上在她身旁耳語一番,足以融化每個女人,在他最有把握的時機時,瞬間就吻上了家貞的小口,用舌頭翹開她的牙齒,二人舌尖糾纏在一起了。

( 怎麼辦,身體好舒服喔,我居然沒力氣推開他,我真是太淫蕩了 )

阿賜看她臉頰發紅雙眼出水,知道她已經動了情,就捉著她的手去握下體的雞巴,家貞被一條又長又熱的長鞭嚇了一跳,雙眼張開瞪大,阿賜得意的將她的寶貝展獻在她面前,不讓她的手離開陰莖,還教她如何握著上下套用。

「夫人…我這根大雞巴是看到美女才會站起來喔… 」

家貞只敢輕輕撫弄,阿賜趁機會將她的睡衣脫掉,讓她只剩下粉紅色的內褲,然後玩弄她的一對美乳,食指還摳著她漸漸發硬的乳頭,忘形著盯著乳房看,嘴巴還不停嘖嘖嘖的讚歎道。

「美…真是美…真是美極了喔…我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乳房喔…顏色也真是美極了…家貞…你真是迷死人啦」阿賜打從心裡讚歎道。

阿賜頂著雞巴去磨蹭家貞的雙乳,用她的乳溝去夾著雞巴。

「來…用嘴巴給我吸一吸那裡」阿賜用興奮的口氣命令她。

看到家貞不知所措的樣子,阿賜用力的把她的頭壓向下體,提著雞巴往她嘴裡硬塞進去,然後擺動臀部抽送,把家貞的嘴當做陰道來用。

「嗚…嗚…嗚…」家貞發出痛苦不堪的悲鳴( 啊~~我真像是個妓女一樣,誰來救救我啊 ) 家貞自怨自憐起來了。

不敢反抗的家貞,勉為其難的運用舌頭幫阿賜吹喇叭,雖然有時牙齒會咬到,但是有個千金大小姐在幫他含著雞巴,阿賜已經是非常的滿足了。

等到阿賜的陰莖全硬之後,粗魯的把家貞推到床上去,用力拉下她的內褲,捉著二支腳踝,將她的雙腿扳到最大,人就跪在前面把頭探進家貞的下體部位。

( 啊~~真是羞死人啦 )

家貞從來沒有過,這樣讓人靠的那麼近,看她的下體。

家貞的陰阜生的極美,卷毛稀疏的沿著大陰唇兩旁生長,中間的小溝正泛出透明的淫水來,大陰唇微微分開來,露出二片粉紅唇肉,上端的粉紅陰蒂露出包皮,下端的陰道口吐出黏液把整個陰阜弄的濕糊糊的。

「真美…」這真的是他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陰阜了。

阿賜用手指去摳她的陰蒂花蕊,家貞馬上激起激烈的反應,拚命想逃開。

阿賜用嘴堵在她的陰阜上面,吸吮著陰阜津汁,然後伸出舌頭去剝開陰唇找到上面那粒珍珠,用嘴巴去含著陰蒂,家貞她馬上就扭動下臀,呻吟不止。

「不要啊…不要啊…啊啊…喔…啊啊 」

阿賜舔了一會兒家貞的陰阜,津津有味的品嚐家貞的下體分泌物之後,才停止玩弄她的陰阜,阿賜將她的大腿壓在胸前,雞巴對正陰道口,將龜頭挺進去,家貞的陰道是他玩過最緊的,就像壓縮機一樣的緊包住龜頭,還好陰道非常的濕潤,所以不難進去,他緩慢將整支雞巴都插進去,完全不理會家貞的掙扎,等到陰莖完全進入陰道後,漲滿陰道讓家貞的陰阜整個鼓起來了。

「啊…痛啊…啊…受不了啊…啊…進不去啊…啊……啊啊 」

阿賜不急著猛推急抽,先緩進快出讓她習慣雞巴的大小,配合著節奏進進出出,看到家貞秀眉都蹙在一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害怕的模樣,拚命抱住阿賜的背脊,用指甲在他背部刮出一條條血痕,經過一陣猛送急抽之後,阿賜被陰道幾次收縮按摩的太舒服了,一時情動陰精不忍,對著家貞陰道射出一道道白色的精液。

第二天上午,家貞忍著身體的疼痛,親自去了一趟公司,希望問出裕銘的消息,可惜劉董事長也出國了,求助無門的家貞,還在路途上受盡阿賜無窮盡的騷擾,心中真是苦不堪言,不知該向誰訴說。

吃完午飯後,阿賜隨便編個理由要家貞支開黃媽離開別墅,家貞知道他又想要侮辱她,雖然不願意,無奈在他的淫威逼迫下,斯毫不敢反抗。

「過來…把衣服脫掉」黃媽走了後,家貞馬上被帶進臥房裡。

家貞聽話的在他面前,慢慢將衣服脫下來,雪白無暇的誘人桐體,赤裸裸的站在阿賜面前,他伸出手掌來玩弄她的乳房,柔軟有彈性的乳脂,微微上翹的小乳頭由人又揉又捏,家貞下體美麗的陰阜,當然逃不過魔爪,阿賜要她像隻狗般的四腳著地,輪流將指頭伸進陰道裡面抽動( 奇怪了,為何身體有異樣的感覺,被人難堪的玩弄私處,卻有一點舒服的感覺,難道我真的是個淫女蕩婦嗎 ) 家貞不禁要懷疑自己的廉恥心。

鈴~~鈴~~鈴~~樓下客聽傳來一陣急促的門鈴聲。

「阿賜…有人來了,先讓我把衣服穿上吧,免得讓人看到了……」家貞懇求他。

「別急…你沒穿衣服更好看,就這樣讓客人看一下也不錯啊 」

阿賜說完後,拿出一個金屬手銬出來,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家貞銬在床頭上面,然後輕輕鬆鬆的走下樓去開門。

家貞只掙扎了一下子,就知道自己是無法打開手銬的,只好認命的躺在床上,只是體內傳來陣陣異樣的火熱,尤其是胸口的乳暈部位,陰阜底下也傳來一點搔癢( 怎麼會這樣子呢 ) 家貞突然感到一陣空需感。

雖然厭惡著阿賜,但是現在卻希望他能留在身邊,繼續來愛撫她的身體,她不安的嘗試扭動身體,好來解除這種麻癢的感覺,但是又找不出是哪兒癢,如果她的雙手能自由活動,那麼她一定會手淫起來。

遠處傳來二個人嘻嘻哈哈的講話聲音,從外面講到客廳,現在好像往樓上走近( 糟了,我現在的模樣…萬一被人看到的話…) 家貞急的想哭。

「呦…這房子真的好大喔,跟總統府差不多大喔,有錢人家真是好喔 」

二人說話的聲音愈來愈近,家貞也緊張的心跳加快,二個人終於進來家貞的臥房裡頭,那個人看見赤裸裸的家貞,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阿賜啊…真的是艷服不淺喔,她就是富國企業的大小姐嗎,真是美呆了,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女兒,一定是天天吃燕窩魚翅保養皮膚,你看看她的肌膚……滋滋滋,真是細皮嫩肉的 」

「怎樣啊…阿昆,我沒吹牛吧,真真真水喔 」

「幹過沒有…這妞玩起來…一定會很爽的」那個叫阿昆的人流著口水說話。

「當然玩過…她的處女之身還是被我奪去的……」阿賜得意的說道。

「真的呦…我真想嘗一嘗看看……你藥塗了沒有…該有反應了吧 」

「放心吧,我塗了好幾遍,除非…你藥不靈光 」

「不會…保證靈,我用過好幾次,不管貞潔烈女,只要用上了…馬上變蕩婦 」

「喔…那麼好用,我真想瞧一瞧 」

阿賜跟阿昆二人,就坐在床頭上聊天,完全無視於家貞的存在,家貞強忍著身體的麻癢痛苦,又聽見這二人的對話,心頭又驚又氣又害怕,不知道他們二人會使出什麼手段來凌辱她。

「阿賜啊,有沒有攝影機啊,要把我跟大小姐的第一次拍下來做紀念喔 」

「嗯…我去隔壁拿」阿賜說完就走出去了。

阿昆貪婪的看著家貞雪白的肉體,伸出他的魔爪就去捏家貞的乳頭。

「啊…痛啊」阿昆捏的很用力,讓家貞慘叫起來。

不理會家貞的悲鳴,阿昆照樣捏完左乳頭,換去用力捏右乳頭,還把家貞的乳頭拉著老高再鬆手,不然就去擰著乳頭旋轉不停。

「求求你啊…放了我啊…我好痛啊」家貞無法閃躲他的魔爪,只好哭著懇求他。( 我是怎麼了,為何捏痛完之後,會變的很舒服 )

家貞想到她自己身體上的轉變,開始恐懼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