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神( 一 ) 惡夜的來襲

在台北市最熱鬧繁華的東區地段,人潮往來最熱鬧的忠孝東路上,矗立一座高聳入雲霄的32層摩天大樓,那是台灣最大企業- -富國公司的總部,坐在頂樓150坪的董事長辦公室裡,65歲的老闆王添富得意的微笑,但事實上他真的該高興,因為過幾天將是他最心愛的女兒–王家貞出閣的日子,女婿是他商場上多年的老友- -金寶銀行董事長劉闊財唯一的獨生子–劉裕銘,這場婚宴算是二家台灣最具政商勢力的結合王添富本身經營的範圍,橫跨有關建築業、百貨公司、保險公司、通訊媒體、觀光大飯店等事業,已經是台灣屬一屬二的最大財團,更是培養自己的獨子–王進財擔任立法委員,可以說是政商人脈寬廣,若是再將自己的女兒嫁給金寶銀行的繼承人的話,那麼他王家的企業江山,將更穩如泰山了王家貞是王添富最小的么女,今年22歲剛從大學外語系畢業,容貌的非常的美麗漂亮,有一頭長髮鵝蛋臉,是個身材勻稱高挑,活潑有朝氣的年輕女孩,外型簡直就像小一號的日本明星松島菜菜子的翻板一模一樣,所以一直有許多男人圍繞身邊想追求她,無奈她眼高於頂誰也看不上眼,加上她們王家有著傲人的財富及黨政關係良好,更是勢寵而驕,這是王添富非常擔憂心的地方至於長子王進財則是王董最引以為傲的地方,這個孩子懂事負責任,工作起來就像個拚命三郎一樣,加上處事圓滑利落,才30歲的年紀就當選好幾個社團幹部,當然他這個老爸在背後也是竭盡心力輔選,動用全部的關係人脈,還灑下不少銀子才能當選,但是當選之後也為家族企業幫助不少王進財跟老婆雅惠有一個三歲的兒子叫王建鑫,是他們家的寶貝這時桌上的擴音器傳來陳秘書的聲音。

「董事長…董事長…大小姐來了…。」不多久,家貞開了門進來。

「爸…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看傢俱,順便給點意見嘛…。」

「女兒啊…爸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東西還是你們年輕人自己挑,無論什麼東西我都會同意的」

「那你不去看我們的新房喔…我跟銘裕約好要去看裝潢耶」

「好好好…女兒啊…那是你未來的公公買給你們小二口子的,爸怎麼會有什麼意見,你快去快去啊,別讓銘裕等太久…。」

「知道啦…爸…拜拜…。」

家貞說完還在王添富的大光頭上親一下才離開,王添富看著寶貝女兒的離去,思緒不盡回到半年前的事。

就在半年前,王添富參加一場政府所主辦的財金座談會,在台上與劉闊財比鄰而坐,劉闊財還帶著獨子劉裕銘一同來參加建言會,算是給剛回國的兒子見見場面,王添富對於跟在劉董身邊白淨斯文的裕銘有些好感,跟劉董攀談了一下才知道,原來劉裕銘今年27歲,剛從美國讀完碩士班回來,目前就安排在金寶銀行擔任執董,見習一下台灣市場的環境,打算將來自己退休後,就由他來接續掌理銀行的工作。

聽完自己老友的介紹,再看看這位長相斯文有禮的年青人,突然間腦筋靈光一閃,內心有個二全其美的辦法,於是跟劉董說。

「劉董ㄚ…你知道我有一個掌上的明珠女兒,雖然驕慣了些,但是那可是我最寵愛的心肝寶貝喔,她啊…現在還沒有看的上的男朋友,哪天我讓這二個年輕人見見面,做個朋友看看…。你說好不好啊」

「好ㄚ…好ㄚ…能夠認識王董的千金,算是我兒子高攀啦…時間我們就趕緊安排一下,讓這二位年輕人自己去發展看看囉…哈哈哈 …。」

劉闊財對於王董的這項建議,可說是萬般的高興,因為論財力政商實力,王家的富國公司都比自己的銀行大多了,如果二家的第二代能夠結合起來,對自己的企業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王董對女兒的疼愛,是在企業間有名的,能夠跟王家攀上姻親,那是對兒子婚事最好的安排。

果然在二家家長的安排之下,活潑可人的家貞碰上了文靜斯文的裕銘,二個年輕人對於彼此都有些好感,加上長輩在一旁煽風點火一下,一直在促成這樁婚事,家貞雖然任性,但心裡明白她的父母親還是希望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婚姻。

雖然家貞對於裕銘還不甚瞭解,只覺的他的人瘦瘦高高的戴副眼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膚色有些蒼白,但是對人很客氣,對自己的家人更是非常斯文有禮貌,約會了好幾次,裕銘連她的手都不敢碰一下,就算是倆人的眼神交會一下子,裕銘都會害羞的低下頭去,臉頰紅紅的,家貞心想這個二愣子婚後因該會很聽話吧。

相親認識之後二個月就準備結婚,雖然快了一點,但是二代20年的交情太深了,所以家貞對於這樁婚事,倒沒有什麼樣的意見,完全聽從父親的安排,連要結婚的事情,都是爸爸告知的,小時後曾經幻想著白馬王子向她求婚的夢想,完全被現實給打破。

坐在豪華賓士大轎車裡的家貞,看著車子從忠孝東路轉上陽明山,很快的車子來到半山腰上的一棟豪華大別墅前面停下來,這是裕銘父親為自己兒子結婚所準備的新居,房子連同千坪的土地市價約二億伍仟萬,外家伍仟萬的氣派裝潢,簡直就像是皇宮一般的奢華,賓士車子按了三聲喇叭,大門緩緩的打開,讓車子駛進去,停在別墅的草皮前面。

在房子前面的草地上,劉董賣力的親自指揮裝潢工人,要它們盡快趕工,看到家貞的來到,劉董笑迎迎的走上前去。

「家貞…你來啦…看看傢俱買的夠不夠,還缺什麼別客氣,趕快講…我會叫裕銘盡快給補上去喔 …。」

「謝謝爸…已經買好多囉…用不完的…。」

「來找裕銘吧…他在裡面監工…我們一起進去吧」

進到美倫美奐的新家,客廳沙發上坐著一位貴婦模樣的女人,那是劉董的情婦,叫做艷紅,劉董在幾年前在元配劉太太過逝之後,就沒有再娶,只是把艷紅這個女人帶回家來,跟進跟出的,裕銘就叫她阿姨,所以家貞也跟著叫艷紅很會做人,極力贊同娶進家貞回來,一直在後面盡力促成這段婚姻,所以家貞對她的印象並不壞。

「阿姨好…。」

「好好好…新娘子真是漂亮喔,我們裕銘真是修來的好福氣啦…才能娶到這麼好的老婆…來來來 …看看還缺什麼」

「謝謝阿姨…真的什麼都有啦…。我上去找裕銘了」家貞說完之後,轉身就往樓上走。

說真的家貞很不喜歡這位阿姨,雖然她對家貞還不錯,但是家貞對她總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厭惡感,覺得這個阿姨太強勢,佔著裕銘父親的光,對下屬頤指氣使,而且裕銘背地裡曾跟她說,這個艷紅阿姨跟著他父親,完全都是為了奪取他們劉家的家產而已,所以裕銘非常的討厭她,裕銘的父親一直還未將艷紅娶進門,就是因為兒子的反對。

家貞到了樓上主臥室,看到裕銘正在搬東西,為佈置新家而忙碌不停,內心十分感動,主動走到他的身旁挽著他的手臂。

「裕銘…好辛苦喔…累不累…下來客廳休息一下嘛」

「家貞…謝謝你…我不累…你先到樓下陪著爸爸…。我一會兒就下去」說完,裕銘輕輕推開家貞的手臂,埋頭又在搬東西了。

家貞對於裕銘剛才的舉動有些不悅,但是一會兒就想說,也許裕銘他是怕自己身體髒,弄到家貞的新衣服,所以好心要她先到樓下休息吧。

回到樓下客聽,只剩下艷紅阿姨一個人,艷紅看到家貞下來,高興的挽著她的手,嘰嘰喳喳猛講話,無非是講劉董花了多少錢,幫她買這買那的一些事情,家貞實在不願聽下去,好不容易等到裕銘忙完,小倆口就一起去試新娘禮服去了。

一個月之後,在台北最大的五星級大飯店,舉辦了一場世紀級的豪華婚宴,劉王兩家的政商人脈都非常的好,席開250桌的大場面驚動了各界,加上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相配,連報紙新聞媒體都來採訪不停,一致認為這場婚宴將代表二家勢力的大結合,連股票市場都反應了同步看法,二家旗下的關係企業股票,連續漲停了好幾天。

新婚之夜,在陽明山上的新家臥房裡,家貞懷著緊張的心情迎接她的初夜,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受到傷害,想到自己謹守了22年的處女之身,將要被丈夫給奪走,雖然有些害怕但也有些驕傲,希望裕銘能夠瞭解她這份心情。

在結婚之前,每次約會的時候,裕銘都會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觸她的身體,有幾次家貞半開玩笑的問他,裕銘都是回答說想把這種感覺留到新婚的時候,所以現在時間將要來到了,讓家貞有些緊張跟不安。

( 不知道剛才裕銘喝了一些酒,有沒有怎麼樣…。 )

家貞好心的為自己新婚的丈夫有些擔心,因為裕銘回到家後,在浴室裡待了好久都沒出來,躲在大紅被單裡面的家貞,穿了一套性感撩人的桃紅色內衣,全身因為緊張而發著熱,家貞感覺到自己的下體有些濕潤。

雖說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家貞還是會因為害羞而不敢探出被窩,去看看裕銘的狀況,只能在床上等著丈夫。

「家貞…你睡了嗎…」裕銘終於來到床邊坐下來,無限愛憐的撫摸著家貞的臉龐,低下頭去親吻她的額頭,家貞高興的摟著裕銘的腰際。

「裕銘…你愛我嗎」從倆人認識到現在,裕銘從來不曾對家貞有任何甜言蜜語過,更別說我愛你三個字,所以家貞好希望能從裕銘的口中聽到。

「我愛你…家貞」

「我也愛你…裕銘…老公。。。」

裕銘輕輕壓著家貞的身體,將嘴吻向家貞的唇邊,家貞熱情的將自己的香舌送上,吻了良久的時間,裕銘鑽進棉被裡面擁抱著家貞的身體,兩團火熱的身驅緊緊依靠在一塊兒,在家貞的協助之下,裕銘手忙腳亂的把家貞身上僅有的一套內衣褲給脫下來。

「真美啊…。」

裕銘看到家貞雪白無瑕的桐體,不禁讚歎著,家貞一直對於自己的美貌非常有自信,加上平時的勤勞保養肌膚,可說是維納斯再現,34B傲人的胸乳,加上玲瓏剔透雪白的肌膚,當然讓裕銘看的目瞪口呆。

裕銘自己動手脫下內褲來,親吻了一下家貞的乳房後,粗魯的要架起家貞的大腿,兩人的下體彼此碰撞在一起,裕銘身體緊緊壓在家貞的身體上面,經過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家貞看到滿頭大汗的裕銘,還在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的模樣,不經疑惑的問。

「裕銘…。怎麼啦……。」

「家貞…對不起…剛喝了點酒…我…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好嗎…」

裕銘說完之後,提著垂軟的陰莖離開家貞的身體,就轉身睡在床的一角,獨自睡了起來,以掩蔽自己的性無能。

( 裕銘…。真的太累了吧……。 )

家貞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對於期待許久的浪漫新婚之夜,這樣草草收場,內心不禁有些失望,對於剛才被撩起的慾望無處可以發洩,心理有些焦躁不安。

等到裕銘發出短暫的鼾睡聲,還不習慣有人睡在一旁的家貞,獨自一人走向浴室裡,打開連蓬頭將水灑向身體,藉著潤膚乳液的濕滑,雙手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肌膚,在不知不覺當中,手指慢慢滑下了下體的陰阜上,右手手指在稀疏的陰毛中央,沿著裂縫來回輕輕撫慰,左手捏著自己右邊的乳房,思緒來到只有自己才能瞭解的地方。

家貞雖然是還未經人道的處女之身,但是自小就有自慰的習性,大約是國小五年級吧,有一天家貞在學校的教室裡面,突然被一位蒙面的歹徒從身後緊緊抱住,一張粗黑的大手緊緊壓在家貞略為隴起的胸部,家貞驚嚇過度無法喊叫,這名蒙面歹徒將她強壓在桌子上,從背後掀起白摺裙,一雙大手摸著她的屁股許久。

「乖乖不許動…。否則我會殺了你……。」

歹徒說完之後,就脫下家貞的內褲,五根手指頭就在家貞無毛的恥丘上面,粗魯的摩擦著,然後那人蹲下來,用他又濕又黏的舌頭,直接舔在她的陰阜屁眼外面,家貞嚇的失了魂,任由歹徒用舌頭舔在她的下體四周( 他在幹什麼…怎麼覺得好舒服喔 ) 家貞有種異樣的舒服感覺。

歹徒粗糙的體毛磨擦在家貞後臀部,經過一二分鐘時後,留下一團腥臭的白色黏液在她的大腿上,直到聽到幾陣吵雜的人聲走進來,歹徒才一溜焉的跑掉,還帶走她的內褲,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家貞還有些蒙懂害怕,雖然沒受到很粗暴的對待,但是還是在家貞的心理上,已經蒙上一層揮不掉的陰影,從此以後家貞開始有了手淫的習慣,身體也變的敏感多了,只要自己稍稍刺激一下,就會起高潮了,家貞知道這是她反覆練習手淫得來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