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從抗拒

第一章 寂寞夜

那晚,由梨子睡不著覺,在床上翻來覆去,伸手摸雙人床的另一邊,只有空空的凹痕而已,感覺不出丈夫的溫暖。看了枕邊的時鐘,過了下午十一時,經洛杉磯到巴西首都的丈夫大概還在機中,要建巨大的水壩,特別組成預備調查指導者的丈夫,要深入險地的丈夫他辛勞是可想而知。

四十二歲,人生最活耀的時期,在一流建設公司擔任幹部的信一郎來說,這次的預備調查對他是一大挑戰。信一郎踴躍出發,但是,留下由梨子每天過著苦惱的日子。

說出來很害躁的事,她第一次結婚時,對性行為感到痛苦,丈夫單調又亂來的舉動,影害了她也說不定。曾經是同窗的學友們,他們都高興談性的話,把歡樂露骨表現著談論時,由梨子都知道那是他人的事。

丈夫突然不明的去世時,由梨子說真的放心。活用著語言學登記人材公司而認識了早見信一郎,戀愛的結果是再婚。這件婚事家人不贊成,連朋友也反對,四十二歲的信一郎與二十七歲的由梨子,年齡差短太大,而且男方還有一小孩。

「由梨子,你還年輕,想生幾多個都可以,為什麼要和一個有孩子的人結婚呢……」

母親哭著勸由梨子,但是由梨子與信一郎結婚,是緣份或命運嗎?她與信一郎初見面時,確信個性相合的感情而產生的。由梨子與他雖然年齡相差很大,信一郎很疼她,而夜裡,夫婦生活,驚人熱情對待由梨子,大概是信一郎想根除由梨子前夫的陰形而努力也說不定。

經過二個月後,由梨子嚐到性的歡樂。不知是何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信一郎暗地裡把兩人做愛時所說的話錄了下來,然後找機會放給她聽,由梨子起初以為是他人情事的再現。

「啊……老公,插進去,已受不了了!我求求你插進去!……」

知道那是自己的聲音,那時既驚訝,又不好意思。但是,雖然這樣,由梨子的股間已溢滿了淫液,身體因等待粗大的肉棒插入而顫抖,很明顯地能看出由梨子大大的飛躍了。

「啊!」由梨子回想昨晚的事而嘆息,無法控制本身的騷動,淫水一直的湧出來。半年來如果都是這樣的話,一定會發瘋。

用手打開床燈,因為是初秋,房間涼涼的,對熱辣辣的她會感到較舒服,於是由梨子便把棉被踢開。

由梨子像青春年少的高中生般十分亢奮,解開睡衣的鈕扣,身上的香水味飄逸著,把心情向往奇怪的方向。想起丈夫出國前,拿兩隻手指夾著凸起的乳頭,不由得也把自己的手指模仿丈夫的愛撫。睜開眼,幻想著丈夫的手,現在她很想把挺直的肉棒含在嘴裡舔,吸吮撫摸。

「老公……我……我想做愛……」V字型的手指移到下腹部,三角褲已經濕了,從薄薄的布料上面撫摸著恥毛。

「形狀很好看,生得沒那麼密,像是高中生。」

由梨子經常對丈夫說:「啊啦!老公,那麼年輕的女孩你也嘗試過了?」

「不是,只是想像啦!」

由梨子自己也覺得恥毛少了些,但丈夫反而誇她,感到非常的高興。這是老公的手啦……由梨子從三角褲上用手指往後磨擦,只有這麼做就一陣的麻痺。

「好舒服!老公……」

丈夫硬直的肉棒接近來,從心底就欲望著,在內洞口磨擦花唇、肉芽,然後侵入肉洞裡的感覺。想到這裡,一件薄薄的三角褲變成多餘,抬起雙腳,從腳跟拉出三角褲,往下看,兩個隆起的乳房起伏著。把兩個枕頭置在一起,在上面再放有彈性的坐墊,上半身大概有四十度的傾斜,乳房下面的小腹部有一小撮的恥毛。雙手抓著雙乳揉,用手掌輕撫著乳頭,這時生出一陣麻痺般的快感。由梨子的手實現了丈夫愛撫的方法,把自己的手幻想著丈夫的手,所以快感也更強,很舒服的感覺。

「老公……做,再做……」向幻影說話,不知從何處也聽到了丈夫的聲音:「很舒服的樣子,由梨子。」

「是,真舒服……」

「只有這裡就好了嗎?」

「不,下面也要!」

「女人要求越多,男人越高興。」由梨子聽見丈夫這樣說。

「下面也要……快點!……」

好像信一郎就在旁邊似的,由梨子在自言自語。左手放在乳房,右手伸到下面,立刻撫揉充血的肉芽,好像小孩吃餅,把最好吃留到最後。同時,自己很快就嚐到快感,回憶著和丈夫交合,慢慢浸在悅樂的世界裡,撫摸著微捲的恥毛。

「啊!……」只有這樣,她就忍不住馬上進行自慰動作。自己本身渴望像迫切需求,快感隨著更增加,由梨子和信一郎這半年的夫婦生活領略過。

初婚時,丈夫沒有給由梨子充份的準備,忽忙結合,等她適應時,自己已經早早放了出來。那種無味的性交,由梨子再婚後,被信一郎徹底的矯正過來,咬著慢慢細嚼,從頭開始。被教過的由梨子,短時間就嚐到女人的歡樂,大概是進入女人的旺盛期的影響。

由梨子等不及夜的來臨,雖然不能像年輕夫婦那樣每晚性交,但是信一郎一定抱著愛撫她。由梨子初生以來,嚐到夫婦生活的幸福與快樂,說害臊的話。

早上她送走信一郎和明信,下腹部從前晚就開始癢癢,自慰變成她每天的課程,回復和前夫完全想不出變化的生活。疼她又有前途的丈夫,像成績又好又有理性的孩子圍繞著她,由梨子現在是最幸福的人。所以這半年的離別,由梨子認為是神賜給她的一種磨煉,想到半年後的肉體歡樂,就好像被吞入快感的浪潮。

「老公!快做……」

由梨子終於用指頭掃著充血的肉芽,輕輕的觸摸,腦裡一陣麻痺,下腹部的黏膜雀躍,自然的秘唇翻開的感覺,「啊!這裡插入粗大的肉棒多好……」這次用指甲搔著黏膜邊,像接通強烈電流似的顫抖腰肉,腔內噴出淫水。

「陰戶,真舒服……」

小聲自言的由梨子,沒人在也紅著臉,在人前決不聽女性器官的俗稱,無意中在耳邊聽到丈夫耳語時的害羞和奇妙的亢奮,又被強制說出口時,那解放般的爽快感是無法形容的,由梨子不斷說著,完全沉醉其中。

有潛在魔力的那種話,這次說得很清楚,女陰收縮著,全身起了痙攣,二隻手指已不能滿足,用全部的手指,中指磨擦裂溝的陰道口,食指和無名指磨擦陰唇,大拇指壓迫勃起的豆粒大的陰蒂。手指到手掌都被淫水濡濕,像溶化般滑溜溜的感覺,緩和了刺激。

「啊!爽……真爽,老公……」

不但動手,真的性交般移動著腰,刺激更強,用手掌覆蓋著陰部慢慢地上下撫摸,中指差點滑入洞裡,忍耐著只擦充血表面的黏膜。有時發出像貓吃奶聲,如今那聲音更增加了快感。

「真舒服……」由梨子的聲音高起來,自己的「好狀況」真想讓丈夫看看。

挑撥時,丈夫像小孩般的模樣真想看,忍不住將中指插入肉洞,發出不能聽的聲音。整個中指沒入肉洞裡,夾著指腹的肉,很明顯地可以感覺出來好像一層層要翻過來似的。由梨子有力地磨擦,感情傾向加虐性方向,儘量用拇指厚厚的肉用力壓迫陰蒂,痛!但是產生比痛更敏銳的快感。

「真舒服……」

挺起腰,插入中指的肉洞凸出扭曲,手的動作更快速了。丈夫常會在這時候振動著手,由梨子也模仿丈夫的動作,雖然沒有丈夫的快速,但是連續振動著柔肉,由梨子仍沉浸在快感中。快達到高潮,要得到已經很容易,由梨子尚迷惑,想拖延時間保持「好狀況」,對自己的貪婪嚇呆而苦笑。

手腕酸痛,便停止振動的方法,磨擦黏膜,繼續不停,「快要丟了……」不覺中吐出哀怨聲忍著。由梨子轉向化妝台,三面鏡裡映出自己的容態,要上床之前先把中間的鏡子稍為調整向下方,所以全身都照出來。雪白的裸身中央點綴著恥毛,有點像少女未成熟的感覺。拉開陰唇,紅紅肉片因濕潤而發光,丈夫的硬大肉棒,常通過狹窄的肉孔插進來。

先用食指插入,很快就進去,再加上中指也隨著插進去。抽送時,筋肉也呼應著收縮,因流出白漿,所以抽送時不會很困難;再加上無名指,腔口大大的擴張,筋肉霎時扭曲;不久第三隻手指也進去,壓到根部密蓋在腔口,在洞裡的手指搔動著,根部的肉強有力地壓著陰蒂,內外的快感倍增。

「啊!啊啊!……好舒服!」

挺著腰劃著圓圈,淫水通過屁股的裂溝流到肛門,滴落在床單。由梨子感到自己在做污穢的事,但是越污穢,貫穿體內的快感便越強。最後,第四隻的小指也跟進,四隻手指合著摳挖,磨擦肉壁,有時手指也會碰到G點的地方。

「嘻……」

這時,由梨子美貌的臉容扭曲,唇裡發出像怪鳥般的叫聲。由梨子磨擦、搔著、按著,映在三面鏡裡的姿勢,用熱嫩潤濕的眼睛看著。

突然,由梨子的腦海裡有一種破滅的想法交錯,不猶豫的反轉過來,像狗般四肢爬著。由梨子更覺昂奮,雙臀的裂溝向著鏡子,前後的裂痕映在眼裡,點綴在裂痕邊的恥毛,看起來更淫糜。

插入的四隻手指往小腹方向拉,縱裂的溝大大地向外擴闊,那異樣的陰戶形狀令由梨子非常興奮,好像是被丈夫做的。在那裡有另一個自己的臉似的張開笑口,把腔口拉大,黏膜哀叫著,恥毛垂下,捲在手指上,白漿經四隻手指流到手腕。把兩腳稍微擺平,淫口開得更大,雖然很痛,但是很舒服,由梨子陷在矛盾中。

搔擾裡面的動作,就快達到高潮,儘量忍住,又仰臥著把雙腿併攏的高高抬起來。四隻手指夾在秘穴裡,大腿根的後方露出凸出的陰唇,用手指插入。

「老公……來了!快來了!……啊!丟了!我要丟了!啊啊……」

四肢微微的顫抖,由梨子不能持久地抬高雙腿,像投出般的放下雙腿,吐出一陣陣淫液。由梨子到最後已沒有力氣從肉洞抽出手指,指縫溢出大量的媚液。

在腦海裡浮現著丈夫的肉棒,啊,真想要像那樣的夜,每天都要過,想起來就有忍不住的感受,本想忘掉,但又開始玩起自己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