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員招聘策略:性政策》(新)

在每一個月,我們會在所有男職員當中,抽一位男職員,給他一次增加員工守則的機會。在不違反現行的大規定下,他可以增加一項關於女職員的規定。這項新規定會由各部門的主管研究對她們部門的影響,一天內決定是否執行。通過的話便會在下一個工作天開始試行,並在三個月後檢討是否永久保留。若被否決了的話,這機會算是浪費了。如果是涉及修改大規定,就要全體過半數職員同意下,方能生效。還有其他問題嗎?

「暫時沒有了。」

那我們談談正式的待遇,若你受聘,年薪是兩萬美元,再加上醫療保障和退休保障計畫,花紅及年終獎金另計。每年會有七天有薪假及十四天年假,期間可以選最多一百位女職員陪你渡過。由於你需要搬到這兒居住,並遷入我們替你安排的宿舍,我們會負責你的搬遷費用。你還可以選5個女同事去協助你收拾東西和解決生理需要。你可以考慮一個星期,才決定是否接受。

「我不需要考慮,這工作實在很吸引和有挑戰性,我決定接受。不過因為要搬屋的關係,我相信要一星期後才能上班。」

在我表示接受時,我看到潔文的表情明顯放鬆了。和一直以來友善而專業的態度不同,她像個小女孩般興奮的說著:「實在太好了。你做了個最好的決定,相信不用一個星期我們便可一起工作了。這份員工守則你需要看,裡面詳細列出你要遵守的規則和你所享有的權利。現在我先帶你去做身體檢查。」

我即場就把聘書簽了,簽好後我們離開我的辦公室。路上我興起了一個惡作劇的念頭,把陰莖自褲襠內掏出,然後截停一個在身邊經過的OL,把手伸進她的裙底扒下她的內褲。接著我把她推到牆上,把陰莖插入她的體內,並吻著她的嘴。由於我才剛剛做了一次,所以便沒有打算在她身上抽插。我只是讓我的陰莖插進她體內,並隔著衣服搓揉她的乳房,直到肺部氧氣用完要換氣時,才把陰莖抽出讓她離開。

接著,我抓著第二個經過的OL,重複剛才所做的事,扒下她的內褲、插進她的體內、搓揉她的乳房,然後抽出陰莖讓她離開。

第三個正要經過的OL停下腳步,耐心的等待我放開正插著的女人,然後插進她的陰戶內。其中一個OL在輪到她時,急急的自己動手脫下內褲。另一個直接把內褲扯破,以免浪費時間。另一個沒有做任何動作,不過當我把手伸進她裙底時便明白了她的原因,她可沒有內褲讓她脫下。

更多的OL走過來,等著我插她們,其中一個甚至在我插入的同時得到高潮,結果在走過幾百米的通道間,我足足插了二十個OL。

當我到了醫護大樓,我看到很多護士。她們戴著整齊的護士帽,白衣裙很短,走路時會露出半條大腿,看起來很可愛。我被帶進了一間很大的病房,躺在病床上,首先有兩名諼士替我換上睡衣,之後就來了四個女醫生和十六位護士,她們的穿著都帶點性感,總是有意無意的想暴露大腿根。我的眼睛在這群年輕的護士身上打量,想起以前只能幻想護士小姐的裸體,去滿足的性慾。我想,這次會不會可以會護士小姐做愛呢?房間裡的十八個白衣天使的都很俏麗,能上到任何一個都心滿意足了。

她們白色的制服完全貼在身體上,走路時從胸部到屁股露出豔麗的S型線條。如果從前面看,貼身的制服,沒有戴乳罩,顯然能看出豐滿的雙乳。如果再仔細看,就能看出淺紅色的乳頭頂起胸前的白色制服。一位看上似是中年婦女的女醫生說:「李先生,你好。我是你這次身體檢查的主診醫生,叫我美妮就可以了!」檢查開始,先是視力,抽血,心肺功能等基本測試。我的全身被她們的嫩手摸了好幾轉。雖然弄了很久,但我一點都不感到煩厭,可能是因為護士們都很漂亮吧!

完成了檢查後,美妮說:「你的身體狀況很好,現在我需要你的尿液樣本。」

一個護士拿來尿瓶,拉開我的睡衣前擺。我緊張的吸了一口氣,因為我已脫掉內褲,只見紅色的陰莖從睡衣下出現,而且直直的挺起。我急忙轉開視線,不去看陰莖。只見護士右手拿尿瓶送到我側臥的下半身,另一個護士用三根手指輕輕握住陰莖,引導肉棒進入尿瓶。我立時感到腦海裡有一陣的快感,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雖然以前都試過驗小便,可是那都是自己到廁所去收集,現在卻要當眾尿尿,一時間,我羞得尿不出來。

這時,美妮說:「李生看來要喝點水,姑娘們設法讓他射精一次。讓陰莖軟下來好收集樣本。」說完後,護士的手開始套弄著陰莖上下摩擦,又柔搓我的陰囊。我不禁閉著眼睛享受柔軟手指的觸感,不久,護士就改用用舌尖去舔龜頭,我感到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兩位本來站在一旁的護士走上來,一人抓起我一隻手,撩起她們白衣的裙擺,把我的手插入褲襪和屁股之間。我感覺到她們毛茸茸的陰戶是沒有穿內褲。她們引導我的手去享受她們光滑的屁股的彈性感覺,又微微分開夾緊雙腿,讓我的手指滑入濕淋淋的陰戶裡。當我把手指抽出來,只見上面沾滿了透明的黏液,在日光燈下發出光澤。

突然間,美妮彎下身來,嗲聲嗲氣的在我耳邊耳語:「李生,你這麼拘謹,檢查很難繼續的。我們都是公司的一分子,可以隨時隨地為你提供性服務的。你放鬆自己,盡情淫亂的玩弄我們,這樣的檢查才準確啊!而且我們都是受過性慾處理訓練,你絕對可以放心地釋放性慾的!」美妮這樣說,我的理智完全喪失,不禁學著成人電影的對白,淫賤地說:「想不到妳們的陰戶會這麼濕呢?是想性交吧!為了容易插進肉洞裡才會這樣濕淋淋吧!對不對?」

我的手又伸入白衣內,淫邪的手指從屁股縫插入肉洞裡,撫摸不像是處女的流出大量淫蜜的肉洞。但這次很不同,她們用力夾緊大腿,可是,我毫不在意,因為她們的反抗使我更興奮,我任意侵略柔軟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輕輕的在陰核尚揉搓。漸漸的,我感到夾住我手腕的大腿,慢慢放鬆力量,令我更大膽在肉洞裡活動手指。

她們也開始扭動屁股配合我的動作,同時,口交的護士的嘴裡發出哼哼聲,只見她握住肉棒的根部開始撫摸,上下摩擦,一面把美麗的嘴唇張開,伸出舌尖去舔從龜頭流出的透明液體。我忍不住的叫了起來,看著面前的護士,算是不錯的美女,替我性服務,心中樂滋滋的。想著能和美女護士性交,就產生極大的興奮!

我為甜美的快感半閉起眼睛,讓護士引導我的手去打開她們白衣的拉鍊,手進入純白的乳罩裡,令雪白的雙峰露出,撫摸有彈性的乳房,柔軟的嘴唇和乳房,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醫療室裡做這種好事。

我隨手伸入其中一個護士的裙內,發現陰戶已經十分濕潤。我用手指分開柔軟的陰唇,洞內很窄小,只能勉強進入二根手指,當插入的手開始活動時,只見她不斷扭動她豔麗的屁股。

我看著站在一旁的女護士,在她們模特兒般均勻的身上打量。眼裡發出淫邪的慾火,說:「這裡正好有空床,妳們三個就在那裡手淫吧!美麗護士小姐的手淫秀,不是隨便看到的。妳們先坐到那個床上吧!把上衣的拉鍊拉開,脫下三角褲。」她們含羞似的,一臉委屈的坐到床上,手放在胸前的拉鍊上,把拉鍊拉到肚子的下面,又是沒有穿乳罩的乳房!然後稍許抬起屁股,把純白的三角褲和褲襪一起從修長的腿脫下來,整個豐滿乳房從白衣之間露出,我忍不住吞下口水。

她們的手伸入上衣裡,開始慢慢的撫摸乳房。我說:「要認真的弄,把腿分開!」 我見她們又點遲疑,又說:「脫衣舞孃在開始時,不是有露出陰戶的姿勢嗎?妳們照那樣做!」在我的「號令」下,她們慢慢分開雙腿。隨著兩腿分開,原來蓋在膝蓋上的白衣,慢慢向上縮短,露出白衣內豐滿的肉體。我幾乎停止呼吸,因為看到黑色的陰毛,她們閉上眼睛,左手在一個乳房上輕輕揉搓,右手從膝蓋的內側向大腿根移動,修長的雪白手指猶豫一下後,移動到陰毛上,在那裡輕輕揉搓。我說:「看不清楚,要把膝蓋數起來分開一點!」

她們一臉羞恥,但繼續把雙腿分開,撫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陰毛上的手也開始活潑的蠕動。手指摸到陰唇上,手指更激烈的尋找最敏感的部位。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頭。「啊…」其中一位開始出現快感忍不住叫了聲,好像支撐不住身體的倒在床上,白衣的下襬已經撩起在大腿上,暴露出赤裸的下體。雙腿分開約120度,令陰戶清楚可見。

只見她們的手指活動得更快速,美麗的手指在微微起的維納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從處女般的淺粉紅色洞口看到濕潤的光澤。她們雪白的身上微微出汗,乳房被撫摸得出現紅潤,最後,中指插進肉洞裡。她們輕輕哼了一聲,仰起美麗的下顎,中指的第二關節已經進入肉洞,在裡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隻手也從乳房轉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陰核,無意中開始扭動屁股。

她們緊緊閉上眼睛,咬緊嘴唇,兩條雪白的大腿夾在一起摩擦,手夾在光滑的大腿間,更活潑的蠕動。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帶撫摸,揉搓,挖弄,從下腹部傳來肉體摩擦發生的水聲,流出的蜜汁弄濕肛門,她們抬起屁股夾緊雙腿,手指深深插入後,用力抽插數次,忍不住扭動屁股。看來,高潮將要來臨了,「啊!」她們一邊喊,一邊身體向後仰,頭上雪白的護士帽頂在床墊上,用力把中指插入。強烈的高潮,使已經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床墊上。

我邊享受著護士的口交,一邊看著她們自慰,就算今早射了兩次,還是慾火高漲。我說:「妳們剛才自己弄得很兇,我還未看過同性的性交,試試吧!首先,妳們兩個一起脫衣服吧!」我淫邪的翹起嘴角,指著兩個站在遠方的護士說。

那兩個護士表情緊張,但都同時走到我的床邊,伸手把胸前的拉練慢慢拉下去;看美女的護士脫衣服,和看色情電影,完全是兩回事。二人脫下白衣,偶爾也以怨恨的眼光看我,彎下身體把包圍下半身的褲襪和內褲一起從腳下脫去,身上只有美麗的黑髮戴著白色的護士帽。真美,我不由得吞下口水。

她們一個叫絲絲,奶子比較大點,另一個叫敏儀,身材比較著通,但是臉蛋兒長得很俏。絲絲把敏儀輕輕放到病床上,敏儀雙手抱在胸前,閉上眼睛,咬住紅唇的樣子有說不出的可愛。絲絲親吻著敏儀,二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絲絲用舌尖舔敏儀粉紅色的耳垂,敏儀顫抖一下縮緊脖子,難為情的用手掩飾胸部。絲絲作出妖豔的笑容,拉開她的手,吻她胸部,把乳頭含在嘴裡,溫柔地戲弄敏感的乳頭。

敏儀發出能使聽到的人感到性感的哀怨聲音,同時扭動身體。絲絲發出甜美的聲音:「敏儀,妳太可愛了,來,在姊姊這裡同樣弄吧!」她挺起美麗的乳房壓在敏儀身上,再稍微抬起胸部,留出一點空間,讓敏儀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裡。絲絲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妖媚的嘆息,美麗的眉毛也彎曲,香唇翹起,手指撫摸敏儀的耳根。

我心想:「啊,真夠勁,近處看真人表演就是不一樣!」我緊張的瞪大眼睛看兩名護士淫穢的做愛,手亦撫弄著另一個護士的一對發達的鐘型雙乳,直撫得粉紅色的乳頭勃起。我那一直被含著的肉棒也硬得不能再硬了,要不是今天射了兩次,我早就射精完場了。不久,絲絲的裸體向下移動,把敏儀的雙腿分開豎起成M字型,絲絲把頭埋在敏儀的雙腿之間,在敏儀新鮮的肉壁上以不顧一切的態度猛舔。因為絲絲的上半身向前彎曲抬起屁股的關係,由屁股的嫩肉圍繞的恥部完全曝露出來,肛門的花瓣像沒有用過一樣的清純,但微微綻放,露出濕濕的光則。

「敏儀,我已經不行了…」絲絲用迫切的說著,並改變身體的方向,二個人的大腿交叉,使陰戶與陰戶緊接。絲絲抱起敏儀的腿,兩人的下體在上下摩擦,兩個成熟的肉體,像軟體動物一樣的扭動。敏儀發出快感但又驚訝的聲音,陰毛一起摩擦發出亦沙沙的聲音,像是每一次都刺激到敏感的陰核。敏儀也開始扭動屁股,絲絲忘我的大叫:「那裡好舒服…」。她們的蜜汁,在兩人的大腿上發出光澤,濕淋淋的花唇摩擦時發出淫縻的水聲。兩個護士都扭動有白色護士帽的頭,完全露出本性,更貪婪的向高潮的頂點掙扎。

我也伸出手指插入絲絲和敏儀的陰戶裡揉搓,說:「妳們濕淋淋的淫亂肉洞夾住我的手指,真是本性淫亂的女人!」這時,美妮醫生拿著一根黑色的女同性戀專用的假陽具,它有點像中世紀在西歐使用的貞操帶,腰帶上裝有覆蓋陰戶的皮帶,不同的是,在相當於陰戶的位置上有兩根內外吐出的假陰莖。美妮把這假陽具套在絲絲美麗的下身上,腰帶則在絲絲的腰上固定,然後把皮帶上的塑膠假陰莖,慢慢的在絲絲肉洞裡插入一根。「啊!」絲絲輕輕哼一聲,雙手忍不住顫抖,當假陰莖完全插入時,絲絲的身體軟棉棉的要當場躺下去。美妮支撐著絲絲的屁股,把皮帶拉緊,將一端固定在腰帶上。

真是很奇特的模樣,頭戴護士帽,像維納斯一樣的美麗裸體,可是她的雙腿中聳立一根發出黑光的假陰莖。美妮抓住從絲絲的大腿根挺出的假陽具用力旋轉,令深深插入的假陽具在絲絲火熱的肉洞裡轉動。絲絲撫摸著自己豐滿有彈性的乳房,壓著敏儀的身,把小小的已經勃起的乳頭含在嘴裡。絲絲在敏儀的身上愛撫,從可愛的耳朵到脖子,從敏感的腋下到小腹,敏儀的敏感肉體隨之顫抖,呼吸也開使急促,她的身體已失去抗拒的力量,經過一陣長長的深吻,二個人同時深深嘆氣。

絲絲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深深插入的假陰莖在肉洞裡引起強烈快感,本來接吻就已經有強烈的甜美感,絲絲還加速用手搖動插在自己肉洞裡的假陽具。而在絲絲身上突出的假陰莖,動不動就碰到敏儀的陰戶上,立刻變成強烈的刺激使肉洞裡出現搔癢感。接著,絲絲咬緊紅唇,把敏儀的充滿健康美的大腿左右分開,只見暴露的花蕊流出黏黏的液體,看來她已經發情。

絲絲張大充滿情慾的美麗眼睛,她的身體進入敏儀的雙腿之間,手握住挺立的假陽具,把前端壓她的陰戶上。絲絲的身體慢慢向前挺,黑色的假陰莖頭部微微進入敏儀陰唇裡,慢慢塞滿她的陰戶。絲絲毫不留情地抽插,兩人雪白的臉頰淫靡的隆起,護士帽有節奏的擺動,兩人握緊和真的肉棒一模一樣的假陽具,前後活動,同時也淫穢的扭動屁股。看到這種情形,我的慾火燒到極點:「妳們不要自己一個人享受,和我玩玩吧!好嗎?」

馬上有幾個護士又走到床邊,拉開白衣,讓我的雙手自由的抓住富有彈性的乳房揉搓。「真是美極了!」我心想,她們發出白色光澤的裸體,有壓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蓋住的乳房,如小提琴一樣凹下去的細腰,穿著極薄貼身的褲襪,因為沒有穿內褲,從褲襪滲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帶。在燈光下,美麗的護士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掩飾白玉般的肉體,有說不出的性感,這景象令我的慾望越來越強烈。

我舌頭不停的在乳房上舔,又用整個手掌壓在豐滿的乳房上旋轉,幾乎能看到青色靜脈的乳房充滿彈性,能把我的手指彈回去。我緊縮嘴唇如嬰兒一樣吸吮乳頭,右手則伸向大腿根,她急忙把有一點鬆弛的大腿夾緊,但我的手指已經滑入肉縫裡,透過白色的褲襪在柔軟的肉縫裡輕輕的摩擦。另一隻手繼續撫摸越來越熱的乳房,不久後透過褲襪感受到蜜汁濕潤感。我感到原來夾緊手腕的大腿,逐漸無力的鬆開。

一個護士把屁股轉到床頭的方向,形成69式的姿勢,騎在我身上。我撩起白衣撫摸著屁股,看到兩個豐滿的肉丘,在肉丘的溪谷間有濕淋淋的陰戶。「不要看。」她說,但我卻仔細的看著美麗護士的陰戶,以婦產科醫生的態度撫摸有黑毛裝飾的花瓣。我說:「是漂亮的粉紅色,好像經驗不多的樣子!」

她的屁股顫抖,同時用力緊縮肛門,本來就窄小的肉壁變得更小,進入一半的手指被夾緊,我同時用手指玩弄充血勃起的小肉豆。她發出急迫的聲音,扭動光滑潔白的屁股。我把臉靠在屁股溝上,伸出舌頭舔著陰唇,聞到向潮水流下後發霉的味道,深深吸入。當我把兩片陰唇向左右分開,從裡面露出複雜的構造,而且沾滿蜜汁。我奸笑著說:「已經這樣濕淋淋了,差不多想被插吧?妳們自己騎上來吧!這是女人在上的騎馬姿勢,護士應該知道吧?」

護士慢慢的改變身體方向,騎在我的下腹部上,她右手握住肉棒,然後慢慢放下屁股,呻吟了幾聲。美麗護士雙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勢,我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感到膨脹的龜頭似是碰到子宮口,她拚命的搖擺戴白色護士帽的頭,突後就向前僕倒,喉嚨也發出悽慘的叫聲。我抱起護士,雙手握住從制服露出的乳房,手指捏弄抬起頭的小小乳頭,像是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彈性把手指彈回去。

我停下來說:「妳自己扭動屁股吧!」護士慢慢前後搖動屁股,輕輕抬起屁股又輕輕放下去。我更是興奮,抓住豐滿的雙乳,更仔細的揉搓,不停對勃起的乳頭揉搓。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讓肉棒變成在洞口戲弄。她的汗珠從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溝上,從性器交媾的位置發出摩擦的水聲,豐滿的乳房在不停的搖動,窄小的陰道慢慢鬆弛分泌出蜜汁的肉壁包圍肉棒。

之後一個護士坐到床上,雙腿分開豎起成M字型。褲襪的中心線正好在陰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極薄褲襪下,幾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陰毛;而且微微張開的陰唇吐出大量黏黏的蜜汁,把褲襪緊貼在陰唇上,顯示出那裡得複雜形狀。「哈!這裡已經濕淋淋了!」我笑說,把臉埋在她雙腿之間,並伸出舌頭進入吐出蜜汁的肉洞裡,馬上聞到強烈的味道。

我的舌頭在肉縫裡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陰核上時,她產生一種坐立難安的強烈快感,拚命忍耐時這股快感出現在雪白的裸體上,忍不住左右扭動。原來似要逃避的恥丘,現在反過來迎接我的舌頭,加上聽著一房的淫聲浪叫,這種感覺使我大為興奮。我的下半身進入形成M字型的雙腿間,當肉棒的尖端在靠上的溪谷定位後,用力插進去。肉棒深深插入後,肉洞仍就是那樣窄小,可是裡面的肉壁像柔軟的手掌,把肉棒溫柔的包圍,而且開始蠕動,有如把肉棒向更深裡面西進去的樣子。

她仰起頭來,身體向上挪動,護士帽在頭與床之間壓扁,甜美的刺激感直達腦海,我抽插的速度開始加快,有如做伏地挺身的樣子,用力插入到肉洞裡。為追求高潮的極點,她故意挺起恥丘和對方摩擦,因為上身向後挺,更強調美麗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也好像要求什麼東西的勃起。聽到美麗護士們如泣如訴的哼聲,我覺得自己登上天堂,原以為她們像綻放在高領上的花朵,不是我能高攀的。可是這個美麗的護士,正在我的肚子下甜美的呻吟。我用手指玩弄勃起的乳頭,火熱的肉洞裡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壁纏住肉棒,令我的精液從輸精管前進。

「李生,要不要幹處女護士?她叫莎拉,今年才20歲。」美妮一邊說,一邊揉著一個年輕女護士的陰戶。我推開抽插中的女護士,走到莎拉面前。她的緊張的想夾緊大腿,但已經來不及阻止我的身體進入大腿之間。我同時把肉棒對對她處女的洞口。莎拉拚命的想夾緊雙腿,可是被我用身體迫開以後,便無法再合攏了。我用力向前挺,凶暴的龜頭把新鮮的粉紅色陰唇頂開。莎拉發出尖叫聲音,可是我不顧一切的把肉洞向裡插。因為激烈的疼痛,莎拉發出慘烈的叫聲,身體慢慢向前挪動,我追逐向上逃走的陰唇,同時有如橡皮的肉膜阻擋前進,使我更發生強烈的虐待慾望,使出全身的力量向裡插入。

突破處女膜的粗大肉棒,立刻侵入窄小的肉洞裡,肉棒衝入到陰道的最深處。我開始抽插,雪白的下腹部隆起成肉棒型,擠出黏黏的蜜汁,而且在半透明的蜜汁中混合著證明破處的淺紅色血液。強烈的抽插使莎拉美麗的乳房不停的顫抖,我的虐待狂慾望愈來愈強烈,狠狠的向窄小的肉洞裡插去,同時一把抓住她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

莎拉把夾緊我腰部的雙腿,改放在我的腿下,併攏伸直。我低哼一聲,連連又快又深的插入,她也以勒緊屁股的肌肉,挺起恥丘作為回應。「洩了!」她尖叫一聲,全身隨即僵硬。莎拉皺起眉頭不顧一切的喊叫,我也猛烈的抽插,已經壓扁的雪白護士帽前後猛烈搖動,窄小的肉洞微微發生痙攣,同時夾緊肉棒。「啊…」莎拉的身向後仰,然後,我的肉棒抽慉一下後,以猛烈的力量噴出僅餘的精液。在麻痺般的陶醉感中,又猛烈抽插十多次,陰戶的肉壁緊縮,巨炮爆炸,把精液一滴不剩的送進去。享受過射精餘韻的我,從躺在那裡像死人般的莎拉體內拔出失去力量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