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姨的私人秘密

誰都會有第一次,各式各樣,我的可能和你不一樣,也許相差無幾,可總是讓我至今不能忘懷。

那時我十五歲,家裡來了親戚三個人,要住下一些時間,父母就把我的房間給他們住,安排我到鄰居朋友家裡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來吃飯上學,好歹不算遠,走路五分鐘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覺沒人管,相安無事。

一晃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對我住的房間主人開始好奇,別人家住房都很緊,他們為什麼有房不住,通過我的留心和大人的隻言片語知道了,這是一對夫婦的家, 男的借調外地支援地方了,家裡沒別人,女的一人害怕住到娘家去了,空著房子,聽她的好友說劉大夫(我母親)家來人想讓小孩暫住一下,沒打夯兒就給了鑰匙。

夏天的天氣好熱,母親不讓我開他們的電扇,好在我睡在客廳活動沙發上,打開兩邊的窗戶空氣對流,我光著脊樑,只穿小褲衩,還算涼快。平時喜好運動,睡覺是倒下就著,條件到是不計較。可是好景不長,終於有了讓我睡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一天晚上,我白天踢了一場球累了,洗洗老早就睡了,迷迷糊糊聽見門響,鑰匙開門聲,熟練的開燈,我睡眼蒙瞪的坐起,看見一個滿臉詫異的女人,好像在他們家掛著的照片上看過,她疑惑的問:「你?」我沒有完全的清醒,條件反射的知道怎麼了,「阿姨,我媽媽讓我來這睡覺的。」

她似乎明白了,不過還是小聲叨嘮了一句,「我還以為小不點呢?哦,啊,啊,你睡你的,我只是來換衣服,一會,一會就走。」

我仍舊迷迷糊糊,但是我看見她滿臉通紅,手足無措,我都忘了自己嘟囔了一句什麼倒下頭去。

忘了說了,我雖然是十五歲,可我已經一米八的個子,平時愛好體育,有挺健壯的身材,常常令班裡的小女生羨慕,常常喜歡和我搭訕,只是我不太開竅,挺害羞,可能是肌肉發達,頭腦簡單。

不像現在的我……,快跑題了,哈。她只是聽說劉大夫的小孩住,沒有想到是類似個大小伙子,又只穿個小褲衩,順便說一句,我穿的是三角的緊身褲衩,運動短褲裡面穿的那種。

從小時候親戚都說我的小雞大,老愛和我開玩笑,我也老是很窘迫,穿運動褲衩,裡面也要用緊身褲包緊,可還是一大包,鼓鼓的,尤其在運動場上,使我很苦惱了一陣。

只是後來和一個女生好了,才知道女生不懂事前還是喜歡鼓鼓的大包,僅僅好奇而已,只是怕見到真的,懂事了才會喜歡真的。

我叫阿姨的女人,是過來人,我當時猜她不到三十歲,當然知道鼓鼓的大包裡面是什麼東西,我沒有看清她看沒看,當然她看到了,後來證實,她不僅被我的身材,最重要的是被我包裡面的內容吸引,當時既然無意中看見,沒有不臉紅的道理。

如果她拿了衣服走了就沒有後事了,如果她不好奇也就相安無事了,如果她不是動了一點點春心也就沒有一切要發生的任何事情了。

衣櫃在客廳,在我睡覺的摺疊沙發斜對面,她到裡屋放下手裡的東西,為了涼快換了家穿的衣服,到衣櫃取東西,回頭小聲像是自言自語說:「這麼熱的天幹嗎不開電扇?」

我條件反射似的回了一句:「我媽不讓開。」

「這個劉大夫。」她摸了一把我身上的汗,【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隨手打開電扇,開到最小檔,定好了搖頭,我迷糊地看了她一眼,說謝謝阿姨,這一看壞事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背心,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跳動著,並在她的領口、肩邊跨欄處若隱若現,乳頭清晰的頂在背心後面划來划去,下身的五分褲很和體,苗條的身材並著誘人的其他東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的下身頓時有了反應,我明顯感覺在膨脹,褲衩成為阻礙。

我動也不敢動,閉著眼睛,年少無邪的我感覺自己像是流氓一樣。她又走到我的床邊伸手試了試風力,摸了我身上一下大概試試涼不涼。

一陣香風,柔軟的手,加上我體內已經發生的變化,我激靈了一下,她手也哆嗦了一下,「冷嗎?」

「正好。」我協力裝做悃及了,嘟囔著反翻個身,用腿蓋住我那個支起帳篷的小弟,我窘迫及了,剛才我正躺著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彎曲,臉朝著衣櫃的方向,我雖 然看不見,但我知道我的小弟已經博起,按照以往的經驗他的博起,將不得不使他兩個朋友睪丸從小褲衩邊上顯露出來,翻身蓋住了難堪的根源使我好受多了。

剛才還困得要命的我,現在睡意上哪去了?八點鐘躺下就睡著了,大概也就四、五十分鐘吧,現在迷迷糊糊的閉著眼睛,可總是有些東西在眼前晃動不能入睡。

在學校我不喜歡大胸脯的女生,真話,她們的發育讓人不好意思面對她們,也許那時我真的不開竅,現在是我看到除了小時看母親的乳房以後看到最真實的乳房了,當然我還沒有看到過完全暴露的,可這已經足讓我生理反應到讓我難堪的地步了。

見鬼了,真流氓,不許瞎想!真盼著她趕快走,我打個手槍快睡覺。順便說一下,我發育挺好,十四和同學學會打手槍,不久就有了第一次的遺精,偶爾忍不住也做做,挺舒服,有點犯罪感。阿姨,你快走吧,我好睡覺!

她關掉客廳大燈,只打開我腳下的落地燈,不知道怎麼了,她停了一小會,沒有走,而是進了洗手間,放水洗澡,水聲花花,真吵,我又不能現在打手槍,洗手間門對著我的腳,萬一打到半截讓人撞見,那可死定了。好煩!

其實時間並不長,五分或十分鐘,她洗完,我聽見拖鞋聲輕輕來到我腳邊,她在擦頭,偶爾的水霧濺在我的腳上涼涼的,她小聲問:「電扇涼不涼?」我不像剛才,現在頭腦很清醒,就忍住不回答,只盼她完事快走。

她停住擦頭,我估計她一邊在審視我,一邊在聽我的呼吸聲,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我在家的時候,學校要求睡午覺,我老是偷偷看書,媽媽有時到我的屋來檢查,我已經練就一個本領,裝睡比真睡還要象睡覺,均勻的呼吸,適當的粗氣聲,放鬆的臉部表情,我敢打賭她確定我睡著了。

聽了一會,她用手摸了摸又推推我的腿,加大點聲問:「吹得涼不涼?」我仍不回答,可是我好像覺得她並不想讓我真醒,難道她要幹嗎???其實我沒有想她幹 嗎,可是不爭氣的小弟卻又條件反射般的開始膨脹,當然我不敢回答,更不敢動,只要起身肯定暴露那個高高的帳篷,不要讓已經的難堪再次難為我,她會告訴別 人,劉大夫的孩子是流氓的!

她就在我的腳邊擦頭髮,時間真長,幸虧我的工夫還好,不然堅持不住了。一會她換了一條毛巾,繼續站在我的腳邊,擦呀擦,估計擦乾了她把頭梳好紮起來,那裡 沒有鏡子,幹嗎她總在那站著,哦,那她一定在看我!知道讓人看只穿著小褲衩的自己真是不舒服,身上像有小蟲在爬,我快忍不住要翻個身了,她好像使勁的搓搓 手,然後邊摸我的小腿邊小聲說著:「電扇涼嗎?」

看我沒有反應開始摸摸我的大腿,真的挺舒服,我沒有讓人這樣摸過。我暗暗的享受著柔軟手的撫摩,心裡放鬆了,自然裝睡得更像了,呼吸均勻的加粗了點聲,表 示更加沉睡。她開始摸我露在小褲衩外面的屁股,我沒有感到特別好,但是並不難受,沒有反感,心想她在對我耍流氓,反正我感覺還好,讓她摸吧。

可是當她柔軟的手摸我的屁股溝以後,我突然感覺非常的難堪的事又開始籠罩著我,因為她直截了當柔軟的手觸到了我的一隻睪丸,不輕不重的握住,啊!剛才我為 了掩飾小弟弟的博起側身蓋住了他,可是由於小弟已經使睪丸快暴露了,翻身腿又放得太靠前,又促使他滾出褲衩邊一覽無遺,腳邊的落地燈更使他清晰明瞭,哎 呀,原來她老是站在我腳後擦頭,一直是在欣賞著我的睪丸呢!好丟臉呀,不過她摸得真的很舒服,我願意她摸。

摸了一會,她卻不滿足了,先親親我的大腿,好癢,我忍住了,她又好像聞了聞我的睪丸,因為有頭髮沾到了我的腿,我使勁才忍住,她的臉貼到我的腿,可能受到 我碩大稚嫩的性器的吸引,忍不住親了一下我的睪丸,我差點忍不住叫出來,實在太癢了,當她用舌頭舔到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了。

我先動了一下腿,使勁喘著夢中帶著鼾聲的呼吸,嘴裡嚼著什麼,反過身來正面朝上,手撓了撓舔癢的睪丸,又繼續喘我均勻的呼吸。

她被嚇了一跳,忙站起身,顫抖的聲音說:「電扇涼嗎?」我一點反應都沒有。

心理話,我怕真醒了,她不好意思繼續,那多掃興,我真的希望她繼續摸,只是不要弄癢我;再說翻過來,我還想讓她其他也都摸摸呢?我現在一點也不難堪了,反 正我睡著了不知道,只是不要讓我真的面對面,假裝不知道享受真好。後來,有經驗以後我也試著用過這樣的方法,感覺特好,想聽以後講。

她緊張了一下,畢竟是在玩弄一個未成年男孩的性器官嘛。看我真的沒有反應,她可能也許聽說,十五六的男孩睡覺象死◎,所以又坐在我的腳邊摸摸我仍在外面的睪丸,然後從我支得很大的褲衩邊伸進手,輕輕攥攥我的小弟,向下壓低他。

另一隻手,移開我已經蓋不住一大包的褲衩前檔,讓小弟完全暴露出來,我的小弟直挺挺的衝著天,我好像聽見她不由自主的叨嘮一下,好傢伙!她又輕輕伸進手, 把我另一隻睪丸也放出來,她輕輕搬開開我微微圈著的一條腿,坐在我兩腿之間兩隻手握住我的兩隻睪丸,用手指慢慢翻開我剩下一點的包皮,讓我的龜頭完全暴露 出來。

我的包皮有點長,但是如果博起剛好不會拉扯,龜頭外露涼颼颼的,在她攥握和揉捏下,我感覺陰莖在充血,龜頭在腫脹,如果這時我要是屁股一用上力,當時一下真能噴出來,可是我的腿被她叉開,還彎著,再說我也不敢用力,萬一噴了多沒有面子,我要慢慢享受。

她摸來摸去,揉來揉去,就是不碰我的龜頭,任他腫脹的真難受,我真想讓她也輕輕捏捏我的龜頭,她只是在玩陰莖和睪丸,任意的讓龜頭充血。

我感覺她低頭聞我的龜頭,有頭髮碰到我的陰莖了,我剛洗的也不知道乾淨不乾淨,她好像接受了舔睪丸差點弄醒我的教訓,沒有舔我的龜頭,只是越來越重的蹂躪著我,我隱隱約約感覺她老是看我臉上的反應,因為她一動臉,零星頭髮就要掃動我的陰莖和龜頭。

看我在如此大的動靜下依然沉睡,她終於下決心一下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啊,她幹嗎呀!不過太好了。

含住以後,她卻沒有動,繼續起勁的揉搓我睪丸和陰莖,並使嘴給龜頭越來越緊的壓力,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會,我特想讓她動動,這樣我會徹底崩潰。她這時卻 放開了我,手也放鬆了,而是在離我龜頭很近的地方,輕輕玩弄我的陰莖,好像在端詳,過一會抱住我的睪丸和陰莖,並且又含住我的龜頭壓緊,然後再放開,我被 她玩得已經徹底崩潰了,全身的血都已經湧到了陰莖,集中到龜頭上。

我只好顧計重演,在夢中暱噥著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仍然裝做毫不知曉,但是我調整到更舒服的姿勢,這回她沒有害怕,手都沒有離開我的陰莖和睪丸,也沒有起 身,她大概堅信我醒不了,其實我特別想在她含我的龜頭的時候,用點力,我肯定回在她的嘴裡噴射,現在我都不知道如何結尾,長此玩法,我大概會被她玩死了, 我要發洩,不忍了。

當她再次把我的龜頭含入嘴中,施加壓力並且得寸進尺吸允的時候,我不由被她的溫柔感染的輕輕一個激靈,腿和屁股忍不住稍微暗中用了點力,我的精液一瀉如注噴將出來,我舒服極了,還是有點怕。

令我萬分感動的是她只是詫異了一下,並沒有跺開,嘴也沒離開我的龜頭,手仍舊握住我的睪丸和陰莖,我的屁股條件反射的抖動,她卻保持著一個姿勢接受著,我仍然裝出是在夢中的射精,溫暖舒適新鮮刺激。

我想不動都不可能,我像落入深谷,不停的墜落,只想抓住點什麼,哪怕是稻草,抖動由急變緩,終於完成了,我的小弟處於溫暖的包圍中,仍然享受著溫柔的對待,我還在享受。所以依然裝做沉覺沒醒。

說心理話,她如果沒有含著我的龜頭,我如果只是噴射,我一定假裝從夢中醒來在她的手中發洩,使她繼續讓我享受。可是在她口中噴出,我實在難以面對這個阿姨,我畢竟才十五歲,不知道怎麼處理尷尬的場面。

她等我完全平靜下來,輕輕抬起身來,讓她嘴裡的精液留在我的陰莖和龜頭上,她用粘滿精液的手繼續揉揉我的陰莖和睪丸,粘糊糊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好玩的,也許我射精她沒有想到?

我聽見她的嘴有聲音,好像在品味年輕的精液,當她要鬆手的時候,我並沒有完全縮小的陰莖又在慢慢壯大變化,畢竟是從沒有過的經歷,我仍然感覺異常的舒服。她好像又很有興趣的使勁揉起來,很快壯大了小弟。

突然,她飛快進洗手間,擦手,帶回來一塊毛巾,然後用我的手握住我自己依然勃然向上的陰莖,我任她擺弄著,突然,她用力推並且大聲叫我:「醒醒,醒醒,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