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絲襪足交技師

第一章

房間裡,男孩站在床尾的地板上,渾身赤裸,腰部一前一後用力抽插著,大汗淋漓,嘴裡止不住的呻吟。「啊,快了,真的好爽,啊!就是這樣,腳不要再動了,就這麼夾住我的肉棒,讓我來。噢,天,這雙絲襪蹭起來真的好爽。」只見一位中年熟婦正躺在床上,身著黑白相間的連衣裙,身材豐滿,身體隨著男孩的動作也前後抖動著。熟婦身上的連衣裙被拉到了腰上,下體完全展現了出來。

肉感十足的下體蹦著深肉色的超薄褲襪,薄薄的絲襪裹在熟婦的肉腿上看得男孩血脈膨脹,肉色絲襪之下一條緊繃繃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吊在熟婦的屁股上,除了內褲前方那一小塊近乎透明的蕾絲,系帶往後都深深的沒入熟婦的臀縫裡。熟婦的陰毛透過透明的的蕾絲和肉色褲襪被男孩死死的盯住。熟婦似乎已經習慣了少年的目光,此刻她擡著自己的絲襪肉腿,雙腳足弓併攏,男孩抓著熟婦的腳背,怒漲的肉棒從熟婦的絲襪腳尖開始向腳後跟抽刺,龜頭盡情的摩擦著熟婦柔軟而肉感的絲襪足底,伴隨著男孩的呻吟,熟婦的絲襪腳底漸漸被馬眼分泌的汁液浸濕,深肉色的絲襪仿佛透明了,這加大了男孩的快感。

男孩盯著熟婦性感的絲襪下體,淫蕩的熟肉透過絲襪展現著只有這個年齡才有的豐韻與誘惑。熟婦的絲足就是男孩那致命快感的源泉。啊,受不了了,怎麼會這麼爽,是因為絲襪的緣故嗎,快忍不住了要射了。男孩的身體在輕微抖動了,雙手死死的抓著熟婦的絲足,加快動作「唰唰唰」肉棒依舊在熟婦的絲足底間抽插。熟婦也感到了男孩的反應,知道男孩快射了,笑道:「呵呵,這次怎麼這麼激動,絲襪都快被你磨破了,知道你喜歡這雙絲襪,要不要停一下,再換雙其它的絲襪?」此刻男孩感到精液都要到馬眼了,哪裡還顧得上停下來換絲襪,最後在熟婦的絲襪足底間抽插一次後,飛快的拔出肉棒,右手握住棒身,馬眼抵在熟婦絲足右腳的足底上,精門大開,「啊,射了」猛烈的精液直沖熟婦的絲足,一下,兩下,濃稠的精液太多了,順著熟婦的絲襪足底向下流,熟婦感覺到了連忙用左腳伸到右腳的腳跟下,精液就順著右腳流到了熟婦左腳絲襪腳背上,這一下右腳底,左腳背都粘慢了男孩滾燙的精液。白色的精液佈滿熟婦的肉色絲足,在絲襪上慢慢流淌,場面淫靡萬分。

男孩因強烈快感帶來的射精而氣踹噓噓。熟婦兩腳相互揉搓,將絲足上的精液順著腳底和腳背抹勻,直到精液顯不出白色,而腳步的絲襪因被精液浸濕,變得更加透明。熟婦做完這一切,放下雙腳似乎很滿意,登上一雙棕色高跟鞋,走出了房間。這位男孩就是我,長輩們叫我小文,我的家本是一個傳統家庭,但也許是命中註定也或許是陰差陽錯,我和媽媽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轉變,究竟是怎麼回事,一切要從2年前說起,那一年我11歲,媽媽43歲。

第二章

說實話我的媽媽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年熟婦名字叫做陳萍,不像很多小說裡寫的母親,雖然人到中年確還依然保持著二十幾歲的緊致身材,也沒有絲毫不受歲月控制的容顏,她看起來只是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婦女,1米65的身高。

我記得看媽媽年輕時候的照片,身材可以算是凹凸有致,可是我出生後加上步入中年身材越發豐韻起來,纖細的腰身沒有了,前挺後翹只是從前,擁有的只是一身誘惑的熟肉。(各位可能要說這樣的女人作為本文主角有什麼看頭,不要忘了本文的主題就是絲襪與熟婦,本文就是寫給熟婦絲襪的愛好者們,其他人也許早早關上了網頁,可眾多同好們也許才剛剛挺起呢)是的,我的媽媽和其它眾多同好的媽媽一樣,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婦女,她的胸器是否還依然挺拔而富有彈性,當時我不知道,但有一樣我看得到,是我勃起的動力,那就是媽媽性感的絲襪肉腿。媽媽的腿本來就不短而且直,按照現在的審美來看絕對算是美腿,可媽媽中年發體後,腿部的肉也多了起來,特別是大腿肉感十足,渾圓豐滿但不臃腫,長長的肉感萬分的大腿加上同樣不短而豐滿的小腿在我看來是極品性感美腿。很多人喜歡年輕女孩的修長腿型但我看來媽媽的肉腿才是最性感的,這是上了年齡的中年熟婦才獨有的性感。

雖然上了年紀,但媽媽依然愛美,年輕的時候就愛穿裙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知道自己腿肉多起來了,而且皮膚也比不上年輕小姑娘,於是她特別愛搭配兩樣致命性感裝備:

絲襪和高跟鞋。媽媽登上高跟鞋可以讓本來就不短的小腿拉長,使肉腿擁有了完美的線條,纖細的高跟往上是緊致豐滿的小腿再向上就是媽媽肉感十足渾圓的大腿,一句好形容媽媽的腿就是長而富有肉感。媽媽再將她的肉腿裹進絲襪,熟肉透過那薄薄的絲襪仿佛要噴薄而出,特別是媽媽的大腿根部由於太豐滿,絲襪被繃得緊緊的顯得越發透明,絲襪包裹的熟腳,完美的遮住了腳上的瑕疵,透明而光滑的絲足更顯熟婦誘惑。媽媽也知道自己再不是穿什麼都好看的年紀了,所以年紀越大越喜歡穿絲襪高跟,過了四十歲幾乎是有機會就會穿。

由於大腿豐滿,長筒襪穿上後很容易滑落,所以媽媽的絲襪都是褲襪,各種厚度都有,超薄的、薄的、天鵝絨的。因為黑絲顯得過於顯眼,所以媽媽的絲襪主要是深淺不一的肉色、咖啡色和灰色,但它們共同的特點是穿在媽媽的腿上都顯得很透明。年幼的我也有幸目睹到媽媽穿絲襪的過程,看著薄薄的絲襪慢慢包住媽媽的小腿、大腿、肉臀,媽媽的絲襪下體一覽無餘,熟肉透過絲襪就是蒙上了淫靡的光芒。我從小就對媽媽的絲襪有異樣的感覺,看見媽媽穿絲襪就會隱隱的興奮,但並不過激,那時的我不知道這就是原始的性衝動,以為只是單純的覺得媽媽漂亮,所以媽媽也把我當小鬼頭,絕不會往那方面想。如果現在再看到同樣的場景,呵呵,我非撲上去拿肉棒在媽媽的絲襪肉腿上蹭個夠,直到射得媽媽滿腿都是我的精液。當然這是後話了,但當時的我就是這樣的單純。

媽媽18歲就參加工作在某國營機械廠做一般行政工作,爸爸原來也在廠裡上班後來跟著幾個朋友,自己出去發展了。考慮到照顧家庭的原因,媽媽就一直在廠裡不求多高的收入但求穩定吧。爸爸的事業算不上多大但也能保證我們家過得比較充裕,可一切在我13歲那年變了。那時我們家搬了家沒幾年,突然有一天一個女人來到我們家對媽媽說道:我懷了你家男人的孩子,你們離婚吧。這對媽媽簡直是晴天霹靂,我還記得媽媽哭著拉著爸爸問:「你為什麼這麼做,我什麼地方讓你難受。」爸爸沉默了,半天回答道:「她比你年輕。」媽媽被徹底擊倒了。離婚後我跟著媽媽一起生活,爸爸留下了一些錢和沒還完貸款的房子。那段時間媽媽真是一蹶不振,可日子還得過,她還有我需要撫養,所以也慢慢恢復了平靜,可也只是短暫的平靜。

由於機械行業發展過甚加上大量民營資本參與競爭,使得這個原來的香餑餑變得每日愈下,機械廠的效益大不如前,開始減員增效,領導考慮到媽媽一個人加上我而且又是老職工才沒有讓媽媽下崗,但收入也大不如前,我和媽媽的日子開始拮據起來。雖然媽媽每天仍舊上班但回到家一個人會偷偷的歎氣,這些我都看在眼裡。

一天媽媽下班回家給我講:現在的年輕人的想法真的是很奇怪啊!我連忙問:「媽媽,怎麼了?」

「剛才下班我就一直覺得有人好像在跟著我,在樓道裡一個年輕人突然走到我身邊問我:大姐,能不能麻煩你個事兒?」媽媽問:「什麼事兒?」

那個年輕人支支吾吾臉通紅的說到:「大姐,我覺得你的絲襪很好看,你看我給你100塊錢,你能不能,能不能脫下來賣給我?」「媽媽一聽覺得特別奇怪:「你要買我的絲襪?超市到處都有賣得,你直接去買就是了,我這雙都已經穿髒了,你拿去幹什麼,再說我也不會脫給你的。」年輕人還不放棄又說:「真的大姐我就是覺得你這雙挺好看的,就想要你這雙,髒了沒關係,可以洗嘛。」可媽媽還是覺得這個年輕人的要求非常奇怪,仍然沒有答應,那年輕人見媽媽是鐵心不會賣給他只得怏怏的走了。我看著媽媽腿上的淺咖啡色的絲襪,雖然的確很誘惑也覺得奇怪,因為不知道穿過的絲襪有什麼用處。

那時的我們哪裡知道這世上還有原味絲襪這一說,後來想起眾多男孩一手捧著媽媽的原味絲襪,貪婪的吮吸著媽媽絲襪上濃烈的足味,這雙絲襪是從媽媽的肉腿上脫下來的,這股味道就是中年熟婦散發的熟味。同時一邊將襪尖套上怒漲的肉棒,再深吸一口熟婦媽媽的原味絲襪,這味道是世上最好的偉哥,開始來回擼動,幻想著媽媽的絲足正夾著自己的肉棒來回摩擦,從絲襪足尖經過多肉柔軟的足底一直到腳跟,一路上馬眼分泌的汁液流在了媽媽絲襪足底上,透過絲襪粘上了媽媽的熟腳。仿佛媽媽真的在用她豐滿的絲襪熟腳滿足饑渴的男孩!啊,阿姨你的絲襪好滑,阿姨不要停,用你的腳繼續搓我的肉棒,我的小兄弟好喜歡阿姨的絲足,又軟又硬的,對,我快受不了了,阿姨我要把精液全部射在你的絲襪肉足上。不一會兒男孩在抖動中射精了,炙熱的精液射透了媽媽薄薄的原味絲襪,幻想著自己的精液流淌在媽媽的絲足上。後來每當我想起這個場面,媽媽的原味絲襪能帶給那些同齡的男孩無比的滿足時我的下體同樣的挺立起來。

第三章

媽媽每天還是穿著絲襪上班,回到家也不著急脫,我的眼睛就跟著媽媽的絲襪肉腿來回轉,對正在做飯的媽媽稱讚到:「媽媽,你的腿好漂亮哦,媽媽穿得那個薄襪子真的好透明哦!」媽媽聽到笑到:「傻孩子,這個是絲襪,是專門給婦女穿的。」「哦,那我看到街上其它的阿姨也有穿絲襪的,但她們都沒有媽媽穿著好看。」「媽媽都人老珠黃了還有什麼看頭,爸爸就是因為媽媽老了才不要媽媽了,等你長大了有了女朋友,到時候看都不會看媽媽一眼了。」「怎麼可能,媽媽才不老,媽媽好漂亮的,我不要女朋友只要媽媽。」「哈哈,小鬼頭,現在嘴巴說得好聽,說了這話以後看你怎麼耍賴。」媽媽嘴上這麼說可心裡暖暖的,想到這世上還是有男人欣賞我的,離婚給兒子的巨大傷害也只有自己彌補了,看來兒子最喜歡自己穿絲襪了,以後就儘量滿足兒子的這一小小願望吧,至少自己的絲襪能是兒子美好的童年回憶,媽媽這樣想著。於是媽媽每天都儘量讓自己的絲襪肉腿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盡可能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而這時的我每天看到如此香豔的場景對媽媽的回報就是衷心的稱讚。可一個人的到來,從此讓我和媽媽都有了轉變。

眼見日子越來越緊迫,媽媽心裡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但她竭力不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那是初夏的一天,我和媽媽正準備吃晚飯,這時門鈴響了,媽媽打開門一看是廠裡原來的同事田莉。田莉比媽媽大幾歲在之前的減員增效中下崗了就自己出去做買賣了,具體做什麼買賣就不得而知了。媽媽見後忙說:「王姐,好久不見了,快進來,小文快叫田阿姨。」我一聽忙說到:「田阿姨好。」田莉一笑聽後走進屋對我說「小文真乖,才一段時間不見都長高了。」我嘴裡應付著回應,眼睛卻忍不住向田阿姨下半身看去。原來田莉身材比媽媽矮,又有點胖腿也是肉腿,不過還不算是上下一般粗的象腿還是比較勻稱有粗有細,不過比起媽媽的性感肉腿還是有不小差距。可就算如此田阿姨居然穿的是超薄的黑絲,蹦在田阿姨的肉腿上透出了肉色,遠看如同深咖啡色的絲襪,而腳上蹬的是淺口黑色高跟鞋,這兩樣性感殺器穿在田阿姨豐滿的下體上我想不看是不可能的,我心想田阿姨都四十好幾的人了怎麼還穿得這麼誘惑呢。

田阿姨隨即在在沙發上坐下來,這一坐乖乖,原本就不長的短裙一下子往上滑了好大一截,黑絲大腿全露出來了,整條大腿和肉臀都根沙發貼在了一起,這一下大腿的絲襪繃得更緊了,黑絲快變成肉絲了。除了媽媽的絲襪下體其它女人的絲襪肉體我還沒見過呢,我當時不知道這就是性衝動只知道死死的盯著田阿姨黑絲下體看。好在田阿姨不知道我正盯著她的黑絲肉腿,也許把我當小孩子看也沒當回事兒所以毫無防備,又微微岔開了雙腿。這一下我直接看到田阿姨陰部了,田阿姨黑絲包住的下體穿的是黑色的內褲,好像內褲很小緊緊的勒住了田阿姨的陰部,拉成了一條線深深埋入了她的肉縫。當然當時的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女性生理構造一竅不通,完全是原始的本能讓我忍不住悄悄窺視田阿姨的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