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櫻的悄悄話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到旁邊有人說話。睜眼一看,原來不知什麽時候,眾會友已經紛紛圍到我們身邊觀看了。現在我和周先生反而變成表演者。我羞得連忙又把眼睛閉上。只聽到周太太的聲音說道:「我老公太長了,每次他弄我時,我都不感讓他整條進去,李太太真利害,可以讓他這樣抽送。」

王先生說道:「今天應該讓在場的女士和周先生試試。」

桃妹也說道:「對!不過最好也讓每一個男仕和阿櫻試一試。」

趙先生笑着說道:「說得有理,我們馬上開始吧!」

於是在兩張沙發上展開了別開生面的場面。周先生離開了我的肉體,除了周太太,其他的女士一個接一個躺下來讓周先生把那條超人的肉棍插入她們的陰道嘗試抽送三十次。我這邊也挺忙的,除了我老公和周先生,其他的六個男人輪流把他們的陰莖插到我的陰道里。第一個上來的是阿南,他和我已經屬於舊相好了。這時我已經不再害羞,我放開懷抱,仔細地品賞和比較着他們的器官。第二位是趙先生,他的特點龜頭很尖,所以他不怕在抽出時把陽具整條拔離,因為他隨便地一挺就可以輕易地把肉莖塞回我的陰道里。王先生的陰莖雖然比較短,但是很粗硬。他塞進來時,把我的陰道口漲得很有充實感。所以在短短的三十個進出里,我竟然被他弄出一次高潮。

接下來鄭先生的陽具也有點兒特別,他的龜頭特別大,所以在我陰道里抽送時,仿佛一個小球在裡面來回滾動。葉先生和劉先生的陽具和我老公差不多,都是一種在書本上可以見到的,比較常規的陰莖。輪到了曹先生,他的陽具又輿眾不同了。他是一種細長型的。老實說,我並不太喜歡這種陽具,他未能和我的小陰唇很好地摩擦,卻把我的肚子攪得一蹋糊塗。

在大家忙亂的時候,我先生和周太太也不甘寂寞,他以一招「龍舟掛鼓」的花式把她抱在懷裡走來走去,一邊性交,一邊觀看這個熱鬧場面。

這時正在讓周先生試棍的鄭太太突然說道:「這麽你們這些男人今天特別有能耐,弄了這麽久都沒有一個人射精呢?」

王先生笑着說道:「剛才的晚餐里每個男仕所喝的酒里都加了料,今天晚上不過十二點,可以和你們盡情地交歡而不會射精哩!」

曹太太說道:「哇!這樣你們男人可不是太佔便宜了,不公平哦!」

王太太地笑着說道:「曹太太,其實我們也喝了催情劑和避孕藥,我們也可以盡情耍樂,而不必有後顧之憂呀!」

曹先生笑着說道:「王太太,我想和你來個「漢子推車」,好不好呢?」

王太太回答道:「我剛才已經和阿趙玩過「漢子推車」了,不如我們來過「床邊拗蔗」讓我拗斷你那條命根子吧!」

曹先生道:「來就來嘛!我還怕你嗎?」

王太太拉着曹先生到客房裡去了。鄭先生對我笑着說道:「李太太,你好可愛,剛才時間太短,不能盡興,我們現在繼續下去好不好呢?」

我笑着對他點了點頭。於是我仍然以剛才的姿勢讓鄭先生玩「漢子推車」其他的會友們也紛紛找對手繼續淫樂。我見到桃妹正在和周先生玩「隔山取火」,這個小淫娃倒很聰明,她既想享受周先生的肉棍兒,又怕他太長,用這樣的花式就最合適不過了。

阿南找上周太太,他和她年齡差不多,倆人乾柴烈火,連站立着都可以玩得難分難解。周太太單腿蹬在沙發上,阿南雙手捏住她一對白嫩的乳房,扭腰擺臀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陰戶狂抽猛插。

我老公的對手是趙太太,他和她正在玩「坐懷吞棍」。趙太太扭腰擺臀,積極地用她的陰戶套弄我老公的命根子。

鄭先生在我陰戶里射精之後,溫柔地抱着我講起他的一些夫婦交換的經歷:

有一日,鄭先生在某報紙見到「夫婦徵友」四個大字,在好奇心之下,馬上寫封信去,在信里只表示自己是單身男人,因為事先並沒問過她老婆肯不肯,如果說有老婆,到時鄭太太又不肯去,豈不是無法子交代。

幾天後,收到對方的回信,並約出來飲茶。見面時,才知對方姓文,三十幾歲,文太太的年齡比她丈夫還小几歲,身材樣子都不俗,尤其是胸前一對竹筍型的奶子,簡直好像要衝出她的上衣跳出來透氣似的。

離開酒樓之後,鄭先生跟着文先生夫婦去到他們的家裡,文先生熱情地招呼鄭先生到沙發上坐下來,然後就和他太太走進浴室去沖洗,出來之後,倆人的身上只圍着一條浴巾。他們叫鄭先生也進去洗一洗。當他沖完涼時出來,見到文先生已經和他太太在沙發上玩起來了。文先生正在用舌頭舔文太太的陰戶,而文太太就用小嘴含着她丈夫的陽具又吮又吸。

見到這樣的場面,鄭先生的陽具即刻硬了起來,但見到倆夫婦正在忙碌,他唯有先欣賞着雙人表演。文太太見到鄭先生已經從浴室出來,就推開她的老公,招手叫鄭先生過去,鄭先生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走近她的身邊,文太太一手拉掉他身上的浴巾,捉着他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吞入她的口裡。鄭先生的陰莖都有六寸幾啦,文太卻可以放在口中出入自如,嘩!她的功架還真是了不起哩!。

文先生仍然舔吻他太太的陰戶,過了一會兒後,都不理他老婆是不是受得了上下口一齊來的滋味,就一下子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文太太肥美的陰戶里。文太太隨即更加落力地把鄭先生的龜頭又含又吮,搞到他忍不住在她的臉上吐射出來,文太不但沒有抹凈一臉的精液,而且仍然繼績含吮着他的陽具。鄭先生被她這麽一搞,原本已經就要軟下去的肉莖就很快又硬了起來。

文先生見到了,就叫鄭先生頂替他的位置。鄭先生和他調換了位置,就把肉棒插進文太太的陰道里。只見她一邊替自己的自己老公口交,一邊猛扭自己肥白的屁股。居然可以一邊把她老公的肉莖吞吞吐吐,一邊還可以發出淫聲浪叫。

鄭先生和文先生兩人,一個在上邊、一個在下面一齊玩着文太太,很快就盡興了。

鄭先生回到自己家裡,足足過了三天,才有精力應付自己的老婆。和他太太幹完之後,趁着餘興向太太講述了他和文先生一齊玩文太太的事,並問她有沒有興趣試一試。

鄭太太聽鄭先生說了之後,並沒有怪他獨自去偷歡。還表示跟他去嘗試一下夫婦交換都無妨。於是鄭先生立即打電話約文先生,對他說了實話,表示想帶太太去一齊玩。

文先生聽了十分高興,可是他和太太剛好要到泰國旅行。不過他又說:「既然是要玩「夫婦交換」,無非是貪新鮮,不如介紹李先生和李太太你們玩啦!」

在文先生的介紹之下,鄭夫婦認識李夫婦,並請他們到自己家裡吃飯。

李先生和他太太的年齡也是二三十歲左右,李先生的樣子很斯文,是某洋行的高級職員。李太太是銀行小姐,一見到她的樣子,鄭先生已經要吞口水。她生得唇紅齒白,皮膚雪白細嫩,十足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兒。

吃個飯後,鄭先生拿出珍藏的四級錄影帶播給大家欣賞,李太太知道鄭太太是第一次,就拉着她到一邊竊竊私語,只見李太太和鄭太太兩女人小聲講、大聲笑,鄭先生知道她們一定已經商量好了,就提議大家先沖個涼。

於是由李太太和鄭先生先進浴室去沖洗,在浴室里,鄭先生殷勤地替李太太寬衣解帶抱入浴缸。藉口替她沖洗,實行在她的身上到處亂摸。李太太已經多次參加夫婦交換了,所以當鄭先生撫摸她的乳房時,她只是很大方地對着他笑。鄭先生得寸進尺,把手摸向她的陰戶。李太太也投桃報李,用一雙軟綿綿的小手兒把鄭先生的肉莖翻洗的乾乾凈凈。

沖洗好,李太太沒有穿上衣服就拉着鄭先生赤條條地走出浴室。接着,李先生也拉着鄭太太進入浴室。他們也沒有把門關上,可以見到鄭太太的表現十分被動,不過李先生摸她的肉體時,她也不敢拒絕。

沖完涼後,眾人的身上都一絲不掛了。李先生對鄭先生說:「你老婆是第一次,可能需要你在身邊,不如我們就在客廳里玩四人大混戰好不好呢?」

鄭先生點了點頭表示贊成,於是,四條肉蟲便在廳中開始玩起來了。起初,鄭太太好像很緊張,於是鄭先生就提議兩個男人先一起玩他老婆。李太笑了笑說道:「好哇!你們都不理我了,我也要玩一份!」

李先生笑着說道:「你怕沒得玩嗎?」

李太太二話不說,就用嘴含住鄭太太的奶子,鄭先生見了,也即刻起身過去撫摸他老婆的陰戶,李先生更將他的肉莖整條塞進鄭太太嘴裡,鄭太太從未試過又男又女的這種搞法,但從她身體擺動的樣子,就知一定是很好的享受。

鄭先生把他太太的陰戶挑逗了一會兒,自己的陰莖已經硬過鐵棒,見到李太太仍然在吮他太太奶子,就走過去,一下子就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李太太滋潤的肉洞里。

李先生的肉莖讓鄭太太含了一會兒,亦不甘示弱地湊過去插我老婆,兩個男人可能覺得太刺激了,只搞了一會兒,就差不多在同一時間裡,各自把一道暖流往兩個女人的陰道里射出來了。然後四個男女才暫時安靜下來,一起在坐在沙發上休息。

李太太笑着問鄭太太有沒有玩過「磨豆腐」,鄭太太搖了搖頭。李太太就伸手去摸鄭太太的陰戶,鄭太太笑着說道:「我那裡剛才被你老公弄得一團糟哩!」

但李太太仍然繼續挖鄭太太的陰戶。搞了幾搞,鄭太太居然好像很舒服地任李太太摸捏挖弄,李太一邊吮奶,一邊好伸出手指去挖鄭太太的陰戶,弄得鄭太太大叫舒服。接着李她們太居然同鄭太太熱吻起來,只見兩個女人嘴對嘴地索吻送舌,然後李太太一個鯉魚反身,好似鄭先生平時同他老婆玩六九花式似的。鄭它也用口服務李太太,兩個女人這樣的玩法,鄭先生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只見她們用尖尖舌頭互相舔弄着對方的陰戶,被鄭先生和李先生剛才射在她們陰道里的精液塗了一嘴一臉。

這樣玩了一會兒,兩個女人就把腳疊着對方的腳,陰阜對陰阜研磨起來。但是磨了還不夠三十下,鄭太太就推開李太,走過來說要來一條真的肉棒止痕癢。於是再由李先生出馬和她盤腸大戰。這次鄭太太用的是「坐懷吞棍」,她已經敢採取主動了,只見她騎在李先生腰際,讓李先生捏着她趐胸上一對肥白的奶子,自己則扭腰擺臀,把李先生的肉莖納入她陰道里套上套落。

李太太也不放過鄭先生,她先把他的陽具放進嘴裡。鄭先生被她溫暖的小嘴一吮一吸,當場又硬了起來。於是李太太坐在沙發的扶手向後仰躺,然後把兩條雪白細嫩的粉腿高高抬起,讓鄭先生玩「漢子推車」。

鄭先生雙手握住李太太的腳踝,發現她一對小巧玲瓏的肉腳十分迷人,忍不住把她的腳底貼在我臉上。哇!這個尤物,連腳底下也是綿軟細嫩的。再看她的陰戶,她的陰阜上光潔無毛,飽滿得來仿似一個雪白的大饅頭。那嫣紅的肉縫裡此時正緊緊地銜着鄭先生插進去的肉棍子。因為沒有陰毛,故可以清楚地見到,當鄭先生往裡插時,她的陰唇也被頂得凹陷進去,而當他往外抽時,她連陰道里的嫩肉也被帶了出來。

鄭先生回頭望望他老婆那邊,鄭太太仍然騎在李先生上面,鄭先生清楚地看見她那陰毛擁簇的肉洞,正把男人的肉棒一吞一吐着。

這天晚上,鄭太太讓李先生幹了三次,鄭先生也和李太太玩了三次。最後的一次,完全由李太太作主動,鄭先生舒舒服服地躺着,由李太太用嘴把他吮吸得硬起來,然後騎到他身上套弄。

經過今次,不知是不是挑起鄭太太的淫筋,居然問她老公什麽時候有得再玩。鄭先生只好笑着對她說:「你們女人隨時都可以讓男人插,但男人起碼都要回一回氣嘛!」

一星期後,經過李先生的介紹,又和陳先生和王先生共三對六個人玩其世紀大戰,鄭太太一早就說要試兩男一女的滋味了。徵求大家的意見後,首先就由王先生以及陳先生一起玩鄭太太。只見兩個男人坐到她的左右,鄭太太先替陳先生口交,但她的手就摸硬了王先生那條肉腸,接着又調轉目標替王先生吹蕭,這樣調來調去好幾次之後,鄭太太來個觀音坐蓮,坐到陳先生身上快樂,但也讓王先生把肉莖喂入她的小嘴裡口交。鄭太太還沒試過上下口齊食,整得幾整,她已經高潮到來。但她依然不肯停下來,她示意王先生躺下來,又坐上去當女騎士。

鄭太太含着陳先生的龜頭吞吞吐吐的時候,他問她有沒有試過前後夾攻,鄭太太含着他的陰莖搖了搖頭。陳先生又問她想不想試一試,鄭太太把他的龜頭從嘴裡吐出來,笑着點了點頭。於是陳先生就爬到我老婆後面,粗硬的大陽具對準目標,一下子就插入鄭太太的後門處抽動起來。

鄭太太大聲叫了一下,接着便轉為淫叫,只見她雪白細嫩的肉體同時插入了兩條硬梆梆的大肉棍,一條插在陰道,一條塞入肛門。有時這條進、那條出,有時兩條同時進退,不停地頻頻在她前後兩個肉洞里抽插着,而我老婆只知淫聲浪叫。

鄭先生他太太這麽開心,亦過去湊熱鬧,把他的肉莖塞入她的口裡,造成三男一女的淫樂場面。但是王太太和陳太太已經看到淫血沸騰,她們再也第不及了。倆人老不客氣地把鄭先生拉過去她們那裡。於是鄭先生便和王太太、陳太太等來一次一箭雙鵰,他先叫陳太太替他品蕭,而他自己則幫王太太吹口琴。嘩!王太太被鄭先生用口整幾整,已經淫水流個不停,流得鄭先生滿嘴都是。而陳太太的唇舌功夫都好利害,除了食蕉食袋一外,連鄭先生的屁眼都舔進去,她用力把舌頭鑽進鄭先生的肛門,鄭先生說那滋味真的好玩極了!

接着,鄭先生叫陳太太坐上來扮觀音,她一招「坐懷吞棍」,鄭先生的陰莖便盡入她的肉體里了。王太太可能已經受不了,她不肯再讓鄭先生口交,只讓他撫摸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一會兒,王太太又溜到陳太太後邊,在陳太太一上一下套弄鄭先生肉棍的時候,王太太就用嘴趁機用唇舌舔吻鄭先生的肉莖和春袋,嘩!這下子真利害,令到鄭先生過足了癮頭。

整得兩整,陳太叫鄭先生先招呼王太太一會兒。於是鄭先生就爬起身來,用「漢子推車」的性交花式抽插王太太。陳太太無所是事,居然坐到王太太的頭部,要王太太用口招呼她的騷肉洞,只見王太太一邊任男人抽插,一邊用舌頭不停舔着陳太太的陰戶,而且還用雙手搓捏陳太太的乳房,兩個女人都不知多開心。鄭先生則樂得好像在看小電影似的。一邊讓粗硬的大陽具在王太太抽送,一邊欣賞兩個女人互玩。

抽送了百來過進出,鄭先生終於射到王太太的陰道里。兩個女人都不很夠喉,又繼續玩磨豆腐,鄭先生靠在床上休息,見到他老婆和王先生、陳先生還在玩成一團肉堆。他唯有坐着當觀眾。順便又摸捏身邊兩個女人身上多肉的部位。

鄭先生最後又說道:「經過這幾次「夫婦交換」,我老婆都不知多開放,目前平時在家裡都經常肯剝光豬到處走,不過我就搞得精疲力盡了。」

我望了望這時的鄭太太,她不知什麽時候就已經和我老公黏在一起了。

鄭先生講完他的故事,自己又興奮起來,就以「隔山取火」的花式又玩了我一次。

這一夜,我們瘋狂地玩到天光,熱鬧的大廳才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