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櫻的悄悄話

沒有多久,男人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桃妹的體內。他立刻要桃妹仰卧在床上,然後雙腿跪在她頭部的兩側,把沾滿淫液的肉棍放進桃妹的嘴裡。

桃妹皺起眉頭,但終於還是用舌尖舔弄,肉棍很快就恢復精神,於是男人用正常的姿勢在她的陰道插進肉棍,第二次就不再那麽容易射精了。桃妹也在男人的抽插時自然地發出淫浪的聲音。男人插進來又退出去時,桃妹覺得自己的下體快要溶化般地從裡面湧出快感。他忍不住扭動豐滿的屁股,她覺得被虐待的火焰快把全身都燒光了!

桃妹美麗的四肢抱緊男人的身體,她實在無法控制自己,在體內不斷湧出的甜美的快感下,發出了撒嬌和哼聲,這時,她的理性已經完全消失,在男人射精之前,她就已經有了多次的高潮。

「太太,你真是太美妙了!」男人抱住桃妹的身體不放。他看了看壁鍾,對桃妹說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快完,現在開始,大家可以自由地選擇伴侶。我想會有一大堆男人向你提出要求,如果你全部答應,你會變成被輪姦一樣。」

「是嗎?」桃妹竟無表情地站起來,她並不驚奇,也不害怕。她來的時候就準備讓大家輪姦的。她知道就是自己表示不願意,也絕對不會被接受。

那男人痴獃地望着桃妹,望着她修長大褪現出美麗的曲線。他忍不住用沙啞的聲音又請求道:「太太,再來一次好嗎?」

桃妹沒有出聲,她默默地躺下來,並分開了雙腿。但是,那男人說的是真話,當他還沒有硬起來,已經有五個男人來到這個房間里。他們一起向桃妹求歡。桃妹也微笑地對她們點頭答應。

「我們讓太太決定順序吧!」有一個男人這樣提議後,大家就排成一排,讓桃妹一個接一個地把肉棍含在嘴裡舔吮。每個男人的形狀和顏色與大小都各不相同,桃妹看在眼裡,心裡開始激動地冒出慾火。

這種最讓女人享受的東西,眼前就挺立着五根,怎麽可能會不想要呢?單單這樣看在眼裡,桃妹的仙人洞里已經開始冒出山泉。她一根又一根地仔細享受。有一個男人在這年青美麗女人的熱心又巧妙的舌技下,已經很快就射了出來。

*** *** *** *** ***

桃妹終於挑選了一個前額光脫脫的高大的男子,雖然沒有頭髮,但他有很多體毛,他的肉棍子也是最大的。他立即流露出緊張的表情爬上床。其他四個男人凝視着這大陽具的男人用手按住桃妹雪白屁股,往她光潔無毛的肉洞里插進巨大肉棍的情景。

剛剛插入的一剎那,那男人一聲慘叫,原來他在這剎那就射精了。接着,另外三個男人小聲商量幾句,她們決定同時桃妹的肉體上得到滿足。

其中一人躺在床上讓桃妹把陰道套上他硬物,另一個則抱住桃妹的屁股從後面插了進去,還有一個男人也迫不及待地把肉棍兒放到她的嘴裡。桃妹被興奮的男人前後同時抽插,她的性慾很快就達到高潮。

三個男人們都分別在桃妹的肉體里射精了。可是熱鬧的肉宴還沒有結束,當這三個男人滿足之後,又來了幾個男人向桃妹要求。那時侯桃妹已經記不清到底應付了幾個男人了,只知道全身都沾上男人們的精液,不斷地產生了趐麻的快感。

等到她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在一間浴室里。瓷磚地上還有有三過赤裸的男人,那些男人跪在桃妹的身旁,仔細地洗她的身體。

桃妹走到外面,見到多數的的男女都在大廳休息,都是赤裸裸地在喝酒。桃妹在女人群里坐下時,立刻有兩三個男人過來提出要求。

「讓我休息一下吧。」桃妹很客氣地回答。

「那麽等一等我再來找你吧!」男人們很紳士風度地退下去。

桃妹伸手準備拿放在身邊的杯子。可是旁邊伸過來的手先拿走了。桃妹伸手去拿其地的杯子,又有女人搶先拿走。桃妹這時侯才發現,在場的許多女人們都對她露出冷漠的眼光,她默默地想站超來。

「喲!又要去幹了吧!」

「這女人今晚出盡風頭了!」

眾女人七嘴八舌地,紛紛議論着她。桃妹只好重新坐下。她說道:「我已經被那些男人搞得好累了,你們請吧!」

「哼!你當然夠了?說得真好聽。和那樣多的男人干過,再大吃的女人也該夠了。你把男人的精液都吸完了,還有我們的份嗎?」一個肥胖的女人吸着香煙挖苦着。

「你也應該有幾句交代的話吧!」剛才抽中阿南做伴侶的女人瞪大着眼睛說。

「對不起了!」桃妹見眾怒難惹,只好道歉。

「道歉也沒有用,只好拿你做代替了!我有同性戀的嗜好,像你這麽可愛的女人,不僅男人喜歡,連我也很想做伴侶。」

「可是┅┅」

「不准你拒絕!」其他的女人也一起站了杠來,她們大概是準備用暴力也要讓桃妹答應。桃妹向男人們露出求救的眼神。

「你怎麽了?」剛才提出要求的男人很快就發現情況不對,立刻走過來說道:「對不起,這位太太剛才答應過我了。」

可是那男人還沒有說完,背後有其他的男人說:「有甚麽關係?看看女人同性戀也是很好玩的。還有其她已經和桃妹玩過的男人也表示同意。

「你站起來!」桃妹被推了一下,只好站了起來。

「把她吊起來!」

「請不要這樣呀!」恐懼感使得桃妹大叫。

「哀求也沒有用,快來抓住她!」馬上有幾個女人湧上來。

桃妹掙扎着,但一點也沒用。很快地就把她拴在大廳中央的兩根鐵柱上,桃妹以大字型赤裸裸地站在眾人眼前。那些女人用手撫摸桃妹的豐滿的乳房。起初在整個乳房上輕輕摸捏,後來就從乳房的四周向乳頭摸過去。有的女人用舌頭從她的背後舔到脖子,再舔到耳朵,還有其他的女人在肚子上、屁股上、大褪內側、腳趾間,用舌頭舔,用手撫摸、這些女人當然知道女人的敏感地帶。

桃妹咬緊牙關忍耐,她已徑被男人們姦淫數十次,經過無數次的高潮,但在同性者面前表現快感,她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呼吸也開始急促。那些女人繼續在王香豐滿的乳房下緣用舌尖輕輕舔。女人撫摸畢竟不像男人那樣粗魯,她們用手掌輕輕接觸,動作也溫柔。桃妹命咬緊牙關,不一讓自已叫出來。可是女人把乳頭含在嘴裡時,桃妹實在忍不住深深地喘着大氣。

剛開始時,桃妹的身體僵硬,但這時侯美麗的裸體在開始扭動。

「嘻!看她的乳房硬成這個樣子了,真好色。」有一女人提住沾滿口水的乳頭。

「看這邊吧。又是濕淋淋了。」蹲在那裡玩弄着桃妹陰戶的女人從肉洞裡面拔出手指,展示着桃妹陰道的濕潤程度。

「你是不是又開始想男人了呢?」一個女人抓住王香的頭髮狠狠地發問。

「請你們饒了我吧!」桃妹紅着檢勉強地說出一句話。

「哼!還在裝正經!我看,就用那個東西吧!」

「有道埋,用那個東西叫她嗚嗚叫,一定很好玩!」

她們所說的東西原來是一條會活動的假陽具,當那條假陽具插入桃妹的仙人洞里的時候,本來就很性感的肉體立刻有了反應。桃妹像蛇一樣地扭動,插入假陽具的下體更使她忍不住屁股亂扭。桃妹心裡很不願意在這樣多的人面前扭屁,阿火熱的下體不由自己控制而扭動杠來。

「想要男人就明白地說吧。」女人們都坐下來,一面喝酒一面欣賞着桃妹狼狽的樣子。這時,男人們也笑嘻嘻地圍過來。剛才向桃妹求歡的男人一再向眾女人求情,桃妹的肉體才得到解放。然而她立刻又要接受一條肉棍插入她的身體。

桃妹講完她第一次參加換友俱樂部的經歷,又說道:「我覺得那些地方的男人雖然沒有阿南那麽英俊,但是作為一個女人,偶然讓一群醜男人輪姦一下,倒也不失是另一種緊張刺激的遊戲。緊張的原因是你不知他們將怎樣對待你。至於刺激,恕我難以形容出來,只有等親臨其境去體會了。」

我說道:「你剛才所說的太刺激了,我可不敢領教,如果比較小型的聚會,我倒願意去嘗試一下。」

過了幾天,桃妹告訴我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她說有幾對志同道合的夫婦,準備籌備一個夫婦交換的聚會,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參加。我對打電話對老公一說,他馬上同意了,於是我便答應了桃妹。

一個禮拜後的周末傍晚,我們跟隨桃妹和阿南到了半山一個豪華別墅。進入客廳是時候,已經有幾對夫婦先到了。他們全都已經換上了睡衣。

我們和桃妹阿南也一起到浴室稍作沖洗,換上自己帶來的睡衣。然後在客廳的沙發坐下來。

主持這次聚會的是王夫婦,他和太太的年紀都和我們差不多,王先生向大家表示,為了答謝大家熱烈支持,這次聚會的費用全部由他們負責。接着,大家自我介紹。原來一共有八對夫婦,除了周先生的年紀四十來歲,其他的夫婦大多數都在三十歲左右。不過看起來周太太反而是其中最年輕的,她的樣子比桃妹還要嬌嫩,是在場最受男仕矚目的女人。

在餐廳用過茶點,王夫婦招呼我們到客廳,這裡有好多張雙人沙發。王太太告訴我們說這些沙發是她先生專門為這次活動兒添置的。接着趙先生拿出私人珍藏的色情影帶播給大家觀賞。客廳里有一架三十四寸的大電視,清晰的男歡女愛的鏡頭開始在我們眼前出現,原來竟是趙夫婦做愛時自拍的錄影帶。他和太太在床上採用了種種花式性交。趙太太低頭紅着臉不敢看,趙先生卻津津有味地介紹他當時的心情,以及太太做愛時的反應。趙太太不時捅了他一下,但是周先生仍然濤濤不絕地講述。

電視里的畫面使得我渾身發熱,我見到其他太太也是臉紅紅的。這時,王先生突然說道:「哇!我看得熱血都沸騰了,趙夫婦如果可以來一場真人表演就更好了。」

趙先生笑着說道:「我倒沒問題,不過我太太怕羞,她一定不肯的,如果你太太願意合作,我一定奉陪!」

王太太爽快地說道:「好!我來做女主角,不過有個條件,在場的女士們都要陪我脫光了身上衣服才行。」

王太太說完,就拉着趙先生到對面的沙發,她把身上的睡衣褪下,亮出一副嬌人的身材,笑着的我們說道:「你們也脫衣服呀!你們脫了我們立刻表演。在這裡就好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嘛!不要拘束啦!」

趙先生也說道:「王先生,請你幫幫我太太吧!其他先生也幫幫你們的太太呀!」

王先生坐到趙太太身邊,伸手摸向她的睡衣,在場的男仕也把他們的太太們脫得一絲不掛。王太太果然說做就做,她先要趙先生吻她的陰戶,隨後她也含吮他的陽具。她和趙先生以「69」的花式互相為口交着。

坐在我身邊的周先生似乎對我特別注意,他的眼睛老是往我身上看。過了一會兒,他走過來向我老公打了個奇怪的手勢,我還沒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我老公卻走到他太太那張沙發坐下了。接着周先生笑着對我說道:「不介意我坐在你身邊嗎?」

我點了點頭,周先生立即坐下來,這個周先生,雖然在這裡年紀最大,卻另有一種中年男仕的渭力。我赤身裸體坐在他身邊,覺得怪不自然的。他滿有風度地脫下身上的浴袍披在我身上,我雖然有衣蔽體,可是他反而精赤溜光了。我偷眼看他的底下,哇!那毛茸茸的地方豎起一條粗硬的大肉棍,比起阿南和我老公的都還要粗長。

我環顧四周,原來每位太太的身邊都已經換上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桃妹身邊坐着孫先生,阿南卻坐到孫太太所坐的沙發上。在座的男女俱已身無寸縷。我見到周太太赤身裸體地被我老公抱住,於是也把身體偎入周先生的懷裡。

這時趙先生的陽具已經插進王太太的陰戶,王太太雙腿勾住男人的身體,倆人的上身緊緊地摟抱着,但是下身卻不停地扭動。再看其他的男女,也各自在互相調情。桃妹這小淫娃,已經把孫先生的龜頭含在嘴裡吮吮吸吸。趙太太也被王先生抱住玩「坐懷吞棍」。我先生這個急色鬼,竟把周太太掀翻在沙發上,雙手按着周太太的臀部「隔山取火」。阿南則把頭埋在孫太太的趐胸舔吻他的乳房。其餘的三位太太,也被對手以不同的花式玩得興緻勃勃。只有我仍然被閑置着。我望了望周先生,正好他也望着我。這時我已經慾火焚心,周先生卻偏偏一派紳士風度。只用他的眼睛欣賞着我身體暴露出浴袍外的部份。我望望他的陽具,已經比剛才還要堅挺,其實根本已呈蛙怒,但是他卻對我無動於衷,連摸都不摸我一下。

我心裡開始有點兒幽怨了,也就在這時候,周先生突然將我的浴袍脫去,他鑽入我雙腿中間把我的陰戶又舔又吻。我突然受到這樣的刺激。立刻產生了無比的興奮。自覺得淫水源源冒出,周先生則狂吸不停,而且偶然用舌頭撩撥我的陰蒂。同時把他的雙手伸到我胸前摸捏我的乳房。我被他這樣子上下夾攻,心裡的欲炎更是火上加油。就在我非常渴望他插入我身體的時候,周先生及時地把我抱到他懷裡。我已經顧不得羞恥,手馳他粗硬的大陽具對準自己的陰道口,身體狠狠地坐下去,一瞬間已經讓那條肉棍整條插入我的陰道。當時的感覺輿我和老公以及阿南性交時很有不同。周先生的陰莖特別粗而且相當長。不但漲滿我的陰戶,而且鑽入我肉洞的深處。

周先生終於說出了和我接觸後的第一句話,他問道:「李太太,你能適應我嗎?」

我含羞地說道:「你的東西很偉大,我都被你漲滿了,不過還算適應得來。」

周先生說道:「剛才我遲遲不敢動你,就因為怕你受不了。現在你能讓我完全的進入,真是太好了。平時我和太太玩的時候,她一定要用手握住,只准我進入一截,現在你可以躺下來讓我盡情地抽送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可以的,不過你仍然要慢一點,因為你實在太大了呀!」

我從他懷裡慢慢站立。他的陽具也徐徐退出我的肉體。這時他那條粗硬的陽具實在大得令人吃驚。我甚至奇怪自己陰道怎麽會有這樣的容量。

周先生讓我坐在沙發的扶手向後仰躺,這時我的陰道便坦蕩蕩地對地着他隆起着。周先生扶起我的雙腿,我也再度把他的肉莖導入我的陰戶。他緩緩地抽送,每次抽出時都到只把龜頭留在我陰道的狀態。但插入時就把若長的肉棍整條塞進,而且還把小腹貼在我的恥部壓一壓。我覺得讓她弄得很舒服,就索性閉目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