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櫻的悄悄話

突然,阿南把我的粉腿拍開,騰身一躍而上,我立刻感到一條粗硬的肉棒慢慢插入肉體,它又熱又漲,感覺上非常充實。我不由得伸手把他健壯的身體緊緊摟抱。這時,我覺得雙乳熨貼男人寬闊壯實的胸肌。雖然我已經不計其數地在丈夫的懷抱里有過這樣的享受,可是和陌生男子貼身還是第一遭。所以特別興奮。

阿南輕聲在我身邊說道:「你的下面真好,把我吸得緊緊的。」

我的肉體既然和他交合,臉皮也老起來了,遂風騷地說道:「你的棒棒也不錯呀!硬梆梆的,把我漲得好充實哩!」

阿南開始活動着身體,讓他的陰莖在我的體內一進一出。我的陰道被他研磨得非常舒服,分泌也越來越多。如同平時和老公做愛一樣,我一興奮就大聲哼叫起來,阿南像受到鼓勵似的,益加努力地在我肉體橫衝直撞。

弄了一會兒,阿南要我躺在床沿舉高雙腿讓他玩「漢子推車」的花式。他的雙手捉住我的腳踝,粗硬的大陽具一會兒長驅直入,一會兒在洞口陰唇輕輕點觸。

就在我欲仙欲死的時候,忽然聽到桃妹的聲音在旁邊說道:「看!阿櫻爽死了!」

我睜眼一看,原來我老公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赤條條的站在床邊觀看。桃妹也是赤身裸體。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還飽含着白色的漿液,看來我老公已經在她的肉洞射精了。

我伸手捉住老公軟垂的陽具,老公也湊過來撫摸我的乳房。在兩個男人合力進攻之下,我興奮得高潮疊起。情不自禁地淫聲浪叫起來。

阿南的陰莖在我下體狂抽猛插了一會兒,終於突突地射精了。但是他仍然精神十分飽滿。當他把肉棍兒從我陰道里拔出時,仍然無比堅硬。桃妹突然伸手握住他的陽具說道:「老公,我還要和你來一次!」

阿南笑着說道:「沒問題,不過你這麽浪,最好是我和阿基前後夾攻,讓你試一試兩條陽具同時插入的趣味!」

桃妹淫笑着說道:「也好,你們放馬過來吧!」

阿基和阿南說做就做。阿南讓桃妹伏在他身上,肉洞和肉筍配合之後,阿基就從女人的背後直搗後門。桃妹大聲叫道:「哎喲!我被你們插死了呀!」

阿基沒有理會只是一味狂抽猛插。我在旁邊看了也覺得很新奇。雖然我老公也玩過我的屁眼,可是一個女人同時讓兩個男人淫樂,我還是第一次親眼所見。雖然剛剛才被阿南幹了一場,也不禁意馬心猿難拴。

阿南見到我粉面通紅,就說道:「阿櫻,要不要試試呢?」

我笑着說道:「怎麽個試法呢?」

阿南道:「這樣吧!還是你騎在你老公上面,然後我從你後面來。」

我聽話地趴在阿基身上,把他的肉莖吞沒在我的陰道里。阿南隨即把他粗硬的大陽具塞進我的肛門。這樣一來,我頓時覺得下體有說不出的飽漲。

阿南試圖在我後門抽送,但是我覺得不但無快感可言,甚至還有點兒疼痛。於是我叫他暫停下來,我要老公將我抱在懷裡,我的屁眼容納他的陽具,然後高高地舉着兩條大腿任阿南在正面狂抽猛插。

玩了一會兒,我覺得老公的陽具在我肛門裡一跳一跳的,大概正在射精。阿南也把腹部緊緊抵在我的小腹,他終於又一次在我的肉體里噴射精液。

阿南和桃妹在我們家玩到將近十二點鐘才回去。我們和阿基上床後,他很快就睡着了,我卻仍然在回味着剛才同時兩個男人玩的事。

第二天午餐時,桃妹笑着對我說道:「阿櫻,昨晚好興奮吧!」

我白了她一眼說道:「那還用說,難道你不興奮?」

桃妹笑着說道:「其實還有更刺激的哩!你聽說過夫婦交換嗎?」

我回答道:「沒有哇!是怎麽有回事呢?」

桃妹道:「就像我們昨晚那樣,不過規模要大一點,人數也多一些!」

我正想問個仔細,桃妹已經主動向我講述她和阿南第一次參加俱樂部的趣事。

阿南和桃妹到達那個會所門口時,就見到一對夫婦在爭執計較,原來女的想臨陣退縮,但男的不依。剛好這時有讓出來迎接,於是大家都跟隨着進去了。

屋裡的人全部一絲不掛的。阿南叫桃妹脫下衣服後,自已也開始脫衣服,桃妹默默地站在阿男身旁,她聽到剛才的那對男女又開始爭吵爭吵。女的說:「我還是要回去,我不喜歡交換。」

男的說:「來到這裡還說這種話?昨天你對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嗎?」

女的又說:「可是我還是害怕,不知道會有甚麽樣的人對着我。」

男的摸着她的脖子說道:「你不要怕啦!來這裡的人都是斯文人嘛!」

在一個很大的大廳里,已經有十對男女,燈光很暗,而且播放着性感的音樂。桃妹緊靠在阿南的身邊坐在地毯上,然後觀察着其地男女,幾乎所有的人都在三十歲左右,只有阿南和桃妹是最年輕的一對。

全體集台之後,出現主持人。他說道:「歡迎各位光臨,現在馬上就舉行換友的第一次派對,首先要決定伴侶,請男性到這邊來排隊。」

根據主持人的指示,二十名男人,一字排開。每一個人拿到一根很長的繩子,然後把繩子拴在性器官上。那些常來的客人好橡很愉快的樣子,動作也熟練。在女人們轉過身的時凄,大家把繩子交叉放在地上。繩排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後在中間蓋一條被單。主持人說:「現在請各位女性選一條繩子,繩子所拴住的男人就是你們的對手。如果巾巧繩子的另一頭是自己的老公,就由我主持另外交換。」

站在那裡的女人們紛紛挑選繩子,她們的身上都一絲不掛,但論年輕與美麗,桃妹絕對是鶴立雞群。從這端的女人依序拉繩子決定自己的伴侶。一個三十多歲的清瘦女人抽到了阿南。輪到桃妹了,結果她抽中的是矮小凸肚的男人,她感到並不滿意。

決定伴侶後,大家各自擁抱對方,配合音樂開始跳舞。

「太太,請多指教。」那個矮胖的男人鞠躬後,用手摟桃妹的腰,桃妹全身惑到很不自然。她很想推開那男人就逃走,可是感覺出圍在她腰肢上的手決不會給她那樣做。

在桃妹的四周,有的女人把臉靠在男人的胸上,彼此熱情地撫摸。有人離開大廳到準備好的小房間里。但是地們並不是牽着手走,有的把繩子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牽狗一樣牽着走。也有相反的,男人貓在地上讓女人騎在背上走、

「太太,你是第一次嗎?」桃妹的臨時伴侶把已經勃起的肉棒頂在她的下腹。

「是的。」桃妹用生硬的口吻回答他。

「在這裡男女之中有一個做主人,另外一個做奴隸,你喜歡做甚麽哩?」

桃妹說:「我還不知道這裡的規紀。」

那男人笑着說道:「那就由我決定吧!我先做主人好嗎?」

桃妹點了點頭。大廳里幾乎所有的男人部在看着桃妹趴在地上被那個男人拉進房間里去的場面。

桃妹被帶進去的房間,床邊準備了許多小道具。男人拿起手扣,把桃妹的雙手在後背扣上。

「首先要為主人服務。」男人用冷漠的聲音命令,他股間的肉棍從剛才一直挺直到現在。桃妹只好認命地跪在他面前,用舌頭舔男人的東西。那男人立刻身體顫抖,頭向上仰,他在感謝自己的幸運之神,他已經參加過很多次,但是遇上這樣年輕的美女還是第一次。桃妹不僅相貌長得美,身材也非常的好。豐滿的乳房上可愛的乳頭向上微翹,修長的雙腿,臀部像歐美女人一樣向上翹起,從她身上很能感覺到年輕的氣質。那男人知道他以後再來也很難有這種機會。一個像女神一樣美麗的女人伸出舌頭舔地的肉棒,雖然他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並不是心甘情願的。但這種情形反而令到男人的慾火更強更烈,通常來這裡的女人都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沒有一點羞恥心。相比之下,但這美麗的女人還有羞恥感和厭惡感,雖然她嘴裡不說,但從態度和舉止看得出來。

「現在你是已的奴隸!要服從我的命令!」他一面說一面抓住桃妹的頭髮,使棍子的頭部擠向她喉嚨的深處。

過了一會兒,男人從桃妹嘴裡拔出肉棍,問道:「味道如何呢?」

桃妹低下頭回答道:「很有趣!」

「回答不錯,但真正的性虐待還沒有開始哩!站起來!」男人拉着桃妹的頭髮使她站起了來,並排站立時,桃妹比地還高一些。男人雙手捏住桃妹嬌嫩的乳房,原來就尖挺的雙乳顯出更漂亮的形狀,淡紅色的乳頭向上挺起着。男人忍不住吞下口水,他不禁讚美地說道:「你的乳房真是漂亮到極點!我一向都是用繩子捆綁對手,使用各式各樣的器具虐待,可是現在看到你這樣美麗的曲線,連那樣做的心都消失了!」

男人立刻朴向漂亮的乳房。他似乎覺得自己恢復喜歡做虐待狂之前的正常慾念了。現在他心裡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和這個青春美麗女郎性交。

他又問道:「太太,你的乳房敏感嗎?」

桃妹猶豫着,沒有回答。

「快回答!」男人用手指捏了一下沾滿口水的乳頭。

桃妹趕快回答說:「是的!」

那男人又說:「每天晚上老公這樣撫摸,你就興奮吧!是不是呢?」

「偶而是的。」桃妹的臉通紅,聲音也很小。

「你說謊!有這樣好的身體,沒有男人一天也受不了吧?」男人竟然激動地生氣,桃妹感到有點兒恐懼。加果是遊戲就沒有問題,但這個男人是真正生氣了。她在感到新鮮和刺激之餘,也有點兒擔心被他傷害。

「你快說,怎樣弄你才會有性衝動,是這樣子嗎?」男人用力抓住她的乳房揉搓。

桃妹低聲說道:「輕一點更好。」

「那麽,這樣好嗎?」男人果然放鬆了一點。他說道:「乳頭要怎麽辦玩呢?」

桃妹說:「用舌頭輕輕舔。」

那男人照她的話在敏感乳頭上用舌尖輕輕舔。桃妹不禁顫抖了一下。

那男人抬起頭來問道:「有快感了嗎?」

桃妹說:「有的。」

「有了快感應該叫出聲的。」這時候男人蹲下來,拍了拍桃妹的大腿,說道:「快把你的雙腿分開!」

桃妹把腿張開,那男人注視着她修長美麗的雙腿,說道:「還要大一些!」

桃妹只好把她的雙腿伸展到最大限度,這時侯男人就在大腿根凝視。他說道:「為甚麽沒有毛?」

桃妹道:「不知道呀!我天生就是這樣子的。」

「真是一個美麗的仙人洞!我太喜歡了。」男人把頭靠過來,伸出舌頭探入裡面,桃妹感到很刺激,她全身顫抖。男人則不停地在那裡舔着,好像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樣子。桃妹咬緊嘴唇,在男人的舌頭不斷舔下去的時侯,桃妹也無法控制自己,淫水滔滔流出來了。

「趴下來!」這時侯男人終於抬頭說話。桃妹趴在床上,男人抱住她那雪白渾圓的屁股,猛烈地將肉棒插進濕潤的陰道里去,男人的表情好像很激動。他用力前後活動,桃妹的屁股美極了,尤其從後背到屁股的曲線充滿了性感。那男人想到自已正在姦淫着這樣美麗的女人,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只知道猛烈地抽送着粗硬的大陽具。

在被姦淫抽插的過程中,桃妹淫慾的火焰逐漸燃燒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