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櫻的悄悄話

十七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和阿基拍拖。我們陶醉在熱戀中,差不多在每一天的晚上都會相約在公園裡見面。在那翠綠樹叢里的草地上,還有許多年青的戀人在我們附近卿卿我我,非常親熱地擁抱在一起。

本來我和阿基只是一對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在公園裡也只是純純地清談。但是身邊一對一對的情侶們親熱的情形直接影響着我們。有個樣學樣,阿基也開始不老實,老是對我的身體動手動腳的了。我表面上雖然稍微推拒,其實是讓他摸得很舒服。

我們每次約會都到同一個地方,但是每次都可以見到不同的情侶。不過也經常可以見到一對熟悉的情侶。他們和我們年紀相仿,估計還是正在讀書的中學生,他和她的舉動都很露骨。男的有時把手從女的衣領伸到她胸部,有時還伸到她裙子裡面。而女的也把手插入男人的褲子里摸弄。時間雖然只是晚上十時左右,我們和他們也只有幾步的距離,這對男女旁若無人似的。女的散開厚厚的長裙坐到男的懷裡,如果我沒有估計錯,她一定沒有穿內褲。因為她一坐上去就扭腰擺臀,好像已經和男的在交合。

倆人劇烈地活動了一會兒,才突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兒,他們先離開了,樹下的草地下卻留下一個潮濕的膠套。

見到別人在親熱,我也把身體緊緊地向阿基偎貼。阿基吻着我,吻得我渾身輕飄飄的,他又牽我的手兒去接觸他的下體,弄得我的心裡趐趐麻麻的。隔着厚厚的牛仔褲,我感覺到他那裡硬梆梆的。阿基在我耳邊問道:「阿櫻,我們結婚之後,你敢不敢像剛才的女孩子那樣做呢?」

我答道:「為什麽不敢呢?不必等到結婚吧!明天晚上我就穿裙子來見你!」

阿基道:「你真會開玩笑!我才不相信哩!」

第二天晚上,我果然穿着長裙,並且故意不穿着內褲。阿基見我去穿裙子,就悄悄地把手伸到我的大腿。前幾個晚上,阿基就已經隔着底褲撫摸過我的恥部,但是此刻他接觸到的卻是我光脫脫的陰戶。他吃驚地問道:「阿櫻,你真的肯給我?」

我含羞地點了點頭。阿基喜悅地說道:「我們去租間房吧!在這裡太委曲你了!」

我說道:「才不和你去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哩!遇到熟人怎麽辦?」

「但是┅┅」阿基還想說什麽,我已經打斷他的話說道:「你別介意啦!在這裡有什麽不好呢?幕天席地,最具大自然氣息嘛!」

說著,我把裙子一拉,撒嬌地坐到他的懷抱。阿基也知趣地把褲鏈拉下,讓粗硬的肉棒放出來。倆人的性器官頭一次互相接觸,我的心裡砰砰地亂跳。雖然聽說過初夜會疼痛,又心思思想嘗試做愛的滋味。

我撥開小陰唇,慢慢地讓阿基的陽具向我的陰道里擠進,果然覺得有些漲痛。可是陰道裡面又癢得很,好想讓他插進來。於是我把心一橫,咬緊牙關把身體向下一沉。只覺得「卜」的一下,又熱又硬的龜頭突然地滑入我的陰道。那種感覺既充實又帶有漲悶的疼痛。我緊緊地把阿基的身體摟抱不敢再動。

阿基關心地問我疼不疼,我含着眼淚望着他沒有答話。【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感激地把我一陣狂吻,吻得我的心都趐麻,陰道也比較放鬆,不那麽疼痛了。

這時,在我們附近的那對男女也像我們這樣的姿勢互相摟抱,那女子在男人的懷裡扭腰擺臀,臉上的表情看來非常陶醉。

我也學着她那樣,收腰挺腹,讓陰道套弄着粗硬的肉棍兒。初時,我覺得陰戶被他的龜頭漲得好痛,但是隨着陰道產生分泌,就慢慢潤滑起來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漸漸取代了初次性交的痛楚。我興奮地把阿基緊緊摟着,纖腰款擺,使他的肉莖和我的陰道內壁緊密地摩擦着。

阿基是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初試雲雨情,他顯得很激動。一陣急促的呼吸中,他停止了抽送,把小腹緊緊地貼着我。我也覺得他的龜頭一跳一跳的,一股熱流注入我陰道的深處。那時我渾身飄飄然,魂魄都不知飛到那兒去了。

嘗過做愛的滋味,我們很快就結婚了。婚後,我和阿基十分恩愛。我們嘗試了各種性交的花式,用盡同的方法取悅對方。阿基對我呵護備之,我也將肉體向他徹底奉獻,身體上的肉洞,凡是可以讓他的器官插進去玩的,我都讓他插進去取樂。甚至讓他在我的嘴裡射精。

幾年後,當我們試遍各種各樣有趣的做愛方式,就開始覺得乏味了。只是每當回味在公園拍拖時的情景,我和阿基都會很興奮。

有一個晚上,我讓阿基弄過之後,說道:「阿基,你記得我們在公園一邊做,一邊看別人做的事嗎?」

阿基道:「記得,那時候真刺激。我很想和你再去玩一次哩!」

我連忙贊成道:「好哇!我們明晚就去!」

坐言起行,我們第二天晚上就到初戀的公園。雖然事隔多年,周圍景物依舊。只是原先的小樹比以前長高了。

我們在一棵大樹下的石頭上坐下來。這兒就是我和阿基共渡初夜的地方。周圍蟲聲瞅瞅,陸續有幾對情侶坐到我們附近。和過一樣,大家都沒有理會別人在做什麽。只顧和自己的情侶尋歡作樂。

我仍然像以前那樣,穿着長裙而不穿內褲。很方便就和阿基合體了。我一方面享受他的陽具給我的充實。一邊東張西望,觀看別對情侶們的動作。

忽然,我看見離我們不遠的一對正在纏綿的男女,那女的竟是我所服務的公司相熟的同事李桃妹。她和我一樣,也是騎在男人的懷裡。她只顧扭動着身體,並沒有留意到我也在她的附近。直到她停下來時,仍然沒有發現我在看她。我也不想讓她發現,所以當阿基射精之後,我就想迅速離開這裡。可是畢竟還是讓她看見了。

我和桃妹沒有打招呼,只是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匆匆離開了。

第二天中午,桃妹走到我身旁,笑着說道:「昨天晚上玩得很開心吧!」

我也說道:「彼此彼此嘛!」

桃妹道:「你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怎麽還到那種地方去呢?

我說道:「就是因為結婚多年,覺得性生活乏味,才去那地方邊看邊做嘛!」

桃妹笑着說道:「既然你們喜歡看別人做愛,我們也正愁沒有適當的地方可以舒舒服服干一次。不如你借地方,我和阿南可不介意現場表演讓你們觀賞哩!」

我說道:「是嗎?如果真的這樣,我今晚就對老公說了!」

桃妹道:「當然是真的,難道你還以為我在說笑嗎?」

當天晚上,我對阿基一提,他不加思說就同意了。於是我和桃妹約好,在周末讓她和男朋友到我們家來過夜。

大約晚上九時左右,桃妹果然和阿南到我們家來。我們把睡房騰出來,好讓她倆在床上玩個痛快。桃妹很大方,公然在眾人面前脫衣裸露了她的上身。她的身材挺不錯,有一對很尖挺的乳房。我看見阿基這時也正注視着她的胸部。

接着,桃妹把阿南的褲子鬆脫,白嫩的手兒握住他的陽具套了套。然後用嘴去吮。阿南的肉莖早就硬了,讓她這麽一吮,更加筋肉賁張。他有點兒忍不住了,就伸手去脫桃妹的下裳。先見到桃妹露出一個渾圓的白屁股,在她騎到男朋友身上的時候,則清楚地看見粗硬的陽具慢慢地從她兩瓣粉紅色的嫩肉間擠進去。

桃妹扭腰擺臀,讓阿南的陰莖在她的小肉洞吞吞吐吐。過了一會兒,倆人變換了姿勢。桃妹貼在床上,粉腿高抬,讓阿南在她上面揮棍直入。這時,我們更清楚地見到倆人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桃妹的陰戶沒有毛,恥部非常白凈。陰道口的嫩肉不時被阿南的肉莖擠入翻出。看得出她那裡是十分滋潤的了。

我看得心痒痒的,不由自主地把身體偎入阿基的懷裡。阿基立即把我摟住,一手撫摸我的乳房,另一手深入我內褲里挖我的陰戶。我被他這麽一搞,立即從心裡癢遍了全身。我巴不得阿基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可是他只顧觀賞着桃妹和阿南表演。我只好也忍耐着心頭的淫興。也把目光注視在床上兩條肉蟲的真人表演。

桃妹和阿南翻來覆去地玩了好久,才靜止下來。桃妹和阿南的肉體分開時,她的陰道里洋溢着濃稠的半透明漿液。她和男朋友穿上衣服,就匆匆離開了。

送走了阿南和桃妹,我和阿基就迫不及待地幹了起來。這一夜,因為觀看了桃妹和阿南的現場表演,我的心特別淫蕩。阿基和我玩的時候,我的淫水把床單都流濕了。

經過了這次,我們夫婦更加熱衷於這樣的淫戲。之後還不到一個禮拜,阿基又要我邀請桃妹和她的男朋友過來玩。桃妹笑着對我說道:「阿櫻,想不到你也這麽貪玩,不如我們來一個夫婦交換,讓我試試你老公的本事吧!」

我紅着臉答道:「這我可不敢做主,又不知阿基怎麽想,那裡好意思問他呢?」

桃妹道:「只要你不吃醋就行了嘛!」

我說道:「既然是互相交換,我還有什麽理由吃醋呢?不過實在說不出口呀!」

桃妹笑着說道:「好吧!就由我來勾引你老公,我不信他能抗拒我的誘惑。不過你可要給機會讓我施展,不能老纏住你老公哦!」

我說道:「你放心啦!由你來打開局面再好不過了,我那裡會做絆腳石呢?」

於是,我約桃妹在周末帶她男朋友來我們家聚會。

星期六晚上八點,桃妹就和阿南來了。桃妹一來到對我說:「阿櫻,我來的時候見到你們附近的百貨公司有件套裝很不錯,如果你穿上一定很好看哩!」

我說道:「是嗎?你帶我去看看好不好呢?」

桃妹道:「我來的時候,腳都走累了,叫阿南陪你去吧!」

阿南立即站起來對我說道:「行呀!剛才桃妹有向我提過,我知道那間鋪頭哩!」

我知道這是她故意支開我,便跟着阿南下樓。在電梯里,阿南挨得我很近,同時用色迷迷的眼光望住我。我心想:桃妹一定把交換的事告訴她男朋友了。想到今晚將和這位丈夫以外的男人上床,我的心砰砰地亂跳。

桃妹所介紹的衣服果然是我所喜歡的。我不加思索就買下了。回來的路上,阿南贊美我剛才試身的時候很好看,我也故意向他拋了個媚眼兒。

回來時,我故意不按鍾,直接開鎖進門。原來桃妹已經得手了。自己我老公舒坦地坐在沙發上。褲子的拉鏈敞開,桃妹正握住他的陽具又吮又吸。見我進來,才抬起頭來說道:「阿櫻,我和你老公談妥了,今晚我就和他玩。讓阿南陪你吧!」

我雙頰發燒,羞澀地說道:「我要衝涼了。」就急忙向浴室走去。

阿南追上來說道:「要不要我來服侍你呢?」

我逗了他一個媚眼,沒有回答。阿南便把我的身體抱起來像走進浴室。我被阿南這麽一抱,渾身都趐軟了。完全無抵抗地任他寬衣解帶。阿南脫光了我身上的衣服,把我赤裸的身體抱起來,在我的雪白的乳房上親了親,然後輕輕地放到浴缸。

接着,他也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踩入浴缸的另一邊。他捧起我的雙腳,愛不釋手地撫摸,仔細地欣賞我的每一隻腳趾,然後用唇舌舔舐。我被他弄得心都浪起來了,於是也老着臉皮在水底伸手去撫摸他的下體。阿南把身體移道我身旁,笑着說道:「怎麽樣,這小弟弟能讓你滿意嗎?」

我含羞地把臉偎到他寬闊的胸部,低聲說道:「門還沒有關上哩!」

阿南一手摸捏着我的乳房,一手指着浴室的門口說道:「桃妹和你老公都已經合體了,你還怕人偷看嗎?」

我把雙眼望向客廳,果然見到桃妹騎在阿基上面,用她的陰道頻頻地套弄我老公那條又粗又硬的大陽具。我不禁雙頰發燒,羞澀地把頭兒垂下。阿南把手摸了摸我的陰戶說道:「阿櫻,我們也來玩玩,好不好呢?」

我沒有回答,只把頭往他懷裡直鑽。手兒卻緊緊地握住阿南的肉莖。他的嘴唇吸住我的奶頭,還把指尖輕輕揉動我的陰蒂,時而把手指伸入陰道。我的心簡直要跳出胸腔來,渾身卻趐麻鬆軟。唯有毫無抵抗地任他所為。

摸了一會兒,阿南從浴缸把我抱出來。我們把身上的水珠抹乾,雙雙赤身裸體地走到客廳。這時,桃妹和我老公已經轉換了姿勢。她躺在沙發,兩條白凈的嫩腿高高向上舉着。我老公執着桃妹的腳踝,將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體狂抽猛插。

桃妹被幹得如痴如醉,見到我出來看她,卻故意大聲說道:「哇!阿櫻,你老公實在真利害,我已經被他干出第二次高潮了呀!」

我白了她一眼,就拉着她的男朋友進入我的睡房。這時我的心裡已經非常渴望,只是羞於直接表示出來。阿南大概看穿我的心思。就主動把我抱到床上,他把我的雙腳捧在手裡玩賞,用舌頭舔我的腳趾縫。一邊舔舐,一邊地稱讚道:「阿櫻,你的腳兒又白又嫩,實在美極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

這時我心癢難煞,已經快忍不住了。遂向阿南拋了個媚眼兒,說道:「死鬼,你把我弄得癢死了,人家的心都癢起來了,不理你了!」

阿南笑着說道:「你不理我,我可偏要理你,你老公已經和我的桃妹合體,你可不能動耍賴皮呀!」

我說道:「我那裡有耍賴皮呀!又不是不給你,可是你只顧逗人家嘛!」

「你實在惹人喜歡,我捨不得一口吃下去,要慢慢品嘗呀!」阿南說著,就順着我的小腿一直吻到大腿,最後吻到我的陰戶,用舌尖撩撥敏感的陰蒂。我渾身像發冷似的顫抖着,雙腿把他的頭緊緊夾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