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戀人、愛人》

作者:東方神起

PS:匆忙之作,一個小時構思二天完稿,故事難免錯漏百出,還望海涵。喜歡羔羊文行的小弟來說,這『情人節征文』理應參加,于是,才有了這篇匆促之作。

這是小弟至今為止單篇最長篇幅最短的一篇,一章45200 多個字就完結的作品,沒有高潮,也沒有結尾,一切都那麽自然,就像佛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如果硬要說有,小弟想,可能是羔羊的那個『情人』太利害了,害得小弟不得不動手惹一惹這顆不沾陽春水的塵埃,僅此而已!

============================

我叫陳放,對,這是父母給起的名,什麽意思,早已不知曉,我衹知道,這名字很有豪氣,一直沿用至今。

如今我是一家百強企業的副總了,男人嘛,叁十而立,如今事業有成,收入也進入了一個千萬的階級,在這個水泥森林、車水馬龍、寸土為金的城市,我也有一個為自己遮風擋雨的住宅。

當然還有一位很疼愛,很喜歡自己的女友!

我今年叁十二歲了,在事業與愛情一同收入包囊中的同時,男人的那種溫飽思淫慾的齷齪想法在內心裏也漸漸萌芽了。我坦白,我不止一個女人,除了女友外,我還有倆位情人,就是那種私下一直保持著性關係的女人。

我不想叫她們為炮友,因為她們從來沒有向我索求過什麽,反而我們在一起時,我們過得很快樂很自在,這種關係,我情願相信是情人關係。當然,她們沒有向我要求過什麽,但身為男人,自己不可能沒有表示,像過節嘛,倆人偶爾相歡時,我會時不時的會送些小禮物給她們,我知道激情總需要有代價的。

周旋在倆位情人與女友之間,我一點也不覺得累,我很享受這偷情中的刺激,那種亢奮不是可以言書的,所以,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在叁個女人間游刃有餘,當然,這跟本人的英俊蕭灑、高大威猛有陌大的關係。

明天就是情人節,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我當然會跟自己同居叁年的女友過,這方面,倆位情人都沒有意見的,因為這倆位情人也有男朋友和丈夫,她們的情人節也想跟自己的男朋友與自己的老公過,除了性,我們叁人從來不幹涉對方的私生活,所以,我們叁人的關係很默契而有序的進行著。

*** *** ***

今天一早,我就早早的給第一個情人電話,她是一位在校女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今年才十九歲,青春活潑、朝氣蓬勃,不知是不是年紀越大越是對小女生著迷的原因,摸著她那一身彈力十足、緊致光滑的肌膚,我就越覺得『老牛吃嫩草』這話很在理,充分的說明年紀越老的男人越對年紀越小的女孩有一種迷戀,就像現在我對雪兒一樣,不僅當她是自己的妹妹來看,更當她是自己最親近的性伴侶。

二月十叁日,情人節的前一天,雪兒接到我的電話後,鶯歌燕舞、開開心心的去我早已訂好的酒店房間裏等我了,聽到她那興奮嬌美鶯歌的聲音,我就有一種年輕的感覺,也許,這就是我喜歡與她在一起的原因吧。管她呢?男人有時猥瑣的像衹貓,時不時的喜歡偷腥吃,也許,現在我就是一衹愛吃腥的色貓吧。

女友沒有在自己的公司裏上班,按她的話說,不想因為我這棵大樹的關係在公司裏施展不出她的能力,所以,她在其他影視廣告制作公司裏上班,至于她做些什麽,她倒沒有跟我詳談,衹是感覺到她自打上班後,心情一天一天的好,那春風滿面的嬌美模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撿到雙色球的頭獎呢。

為了不影響自己與小情人之間的幽會,我特意給女友和另一個情人電話,告之,我有一個內地考察的項目要做,需要一天的時間,這段時間,我不會在公司,當然也不會與女友一道共同吃午餐了。不管是女友還是另一個情人,她們對我的話沒有異意,都很爽快的答應了。

沒有情人的情人節是很寂寞的,那種孤寡、那種蕭瑟,也是不能言書的。

可能是靠近情人節的關係,我今天特別興奮,早早的駕車趕往那個酒店。那是我與小情人幽會的固定蜜房,一年七八次的,不用服務員帶領我也很熟悉的開門進入這包房裏。

我很喜歡白天與情人幽會,這不僅僅衹是容易找借口,還有白天那耀眼的陽光直刺照在小情人那彈手可破的肌膚上,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她身上的每一根汗毛,以及她身上那白裏透紅的青筋淺露的美景,特別是光亮的陽光直射在小情人的玉乳紅頭上,盯著那嬌滴慾墮的紅色乳頭絕對是一種享受。就好像倆顆鮮紅的草莓果長在她雪白的胸脯上,看得我舌幹喉噪起來,那一刻,我才知道,小情人不僅僅衹是棵嫩草,她還是一顆鮮嫩嬌艷的果實,是給我來摘采的。

輕輕地推開門,我慢慢的走進這房屋裏,地板是一層幹幹凈凈的柚木地板,而我已光著腳,先是輕輕的打開浴室的門,確定裏頭沒人,之後,我又輕輕的走到客廳的玄關上,這時,我看到了,我的小天使正不著一絲衣物,全身光禿禿的昴躺在意大利的沙發上,窗簾早己拉開,讓那晨曦的陽光直照在她的胴體上,緊繃光滑的肌膚被陽光一照射之下,竟然像一面鏡子一般折射在我的眼裏,此時,我看到了小情人像一位小仙女一般,全身上下閃著耀眼的金光,那完美的雪肌玲瓏有致呈現在我的眼底,在陽光的襯托之下,我還真的不敢去玷污她的神聖……

長長的秀發垂在沙發上,塗著眼影的美眸微微閉合著,長長的睫毛在顫動著,就像一位睡美人一般正等著她的情郎;90後的幼齒嬌容,白皙而紅暈,不塗胭脂的臉頰堪比韓潮的小美女,看得讓我不由的一陣心顫;如玉的粉頸上挂著一個鑽石吊墮,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閃著讓人迷醉的光芒;鑽石吊墮正如挂在倆座粉嫩的玉乳之間,乳房不大,算是盈盈一握吧,可那不斷喘息起伏的雪白胸脯正好把這對嬌乳張挺著異常誘惑,特別是峰頂上那倆顆鮮紅的果子,在光燦燦的陽光照耀之下,倆顆紅果竟然是晶瑩透亮,就像倆顆紅水晶一般,看得我倆眼直瞪著,不想再眨動,我怕浪費掉這春光美景;向下慢慢望去,是一片結實光滑的雪白小腹,小小的肚臍眼呈橢圓小洞,在這一片雪茫茫的小腹上十分的詭異而誘惑,特別是小腹下,那稀疏的淺色卷毛很整齊的排列在合閉的倆粉唇之上,修飾的一個倒叁角指向藏在毛發中的小豆上,點到為止,讓我不斷的聯想著那尖毛所指的銷魂唇瓣裏,是否有珠露在漫延;一雙修長的均勻美腿正交疊在一起,雪中帶著淺青色的筋脈,看得我一陣腦血澎湃,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

這是一付什麽樣的佳人春色呢?現在的我不想去定義,我衹想著上天再借我倆雙眼睛,讓我把小情人這如雪似玉的肌膚再看個遍,從上到下,從裏到外,讓我再看叁百遍……

「哥,妳來了?」小情人那長長的紫色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後,漂亮的眼影慢慢張開,一雙清澈如水的美眸終于張開,嬌涎慾滴的嘴唇緩緩開啟,精致的童顏俏臉如花般綻開來。

「嗯,雪兒,妳真美……」伸出雙手在雪兒這賽雪欺梅的肌膚上行走,一邊輕輕地撫摸著一邊由衷的贊嘆著。

「嘻嘻……哥,妳就壞……」雪兒被我摸著嬌癢難耐,一邊扭著腰身一邊臉紅紅地嗔羞著道。

「太美了,雪兒,哥好喜歡妳……」本來自己大雪兒十叁年,按年紀可以當人家的叔叔了,可在這個時候,我的雙手在她這彈性極佳,滑膩緊繃的肌膚上左摸摸右揉揉,一點也沒有當長輩的禮節,而是用自己的雙手不斷的玷污著這具如花似玉的胴體。

不知為何,跟小情人在一起,我特顯得自己很年輕,就像她的哥哥一般,大不了幾歲,看著她漸漸泛紅的臉頰和那慢慢急促呼吸的體態,以及那倆顆晶瑩透亮的乳頭在自己的指間裏揉捏時,我這才發覺,我就是她的『哥哥』。

「嗯……哥……別……噢……」本是昴著玉首的雪兒在我的雙手攀上她的玉乳後,她就更是無力的昴著玉首,那鮮紅的紅唇正吐著濃重的氣息,那如雪賽霜的胸脯開始大起大落的喘氣起來,本來想阻止我使壞的玉手卻無力的按在我的手背上,更像似給我一種陌名的鼓勵,揉捏她鮮紅乳頭的手指更是加重了幾分力道,本想開口說話的雪兒此時衹有張嘴哼呼嬌喘的呻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