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妓?妓妻

序言

有句老話:寧可娶個婊子做妻子,也不娶個妻子做婊子。

這兩條我都做到了,也都沒有做到:我娶了一個妓女做妻子,婚後的她繼續當妓女………我不後悔因為我喜歡,因為我愛她,我的雲!

(一)

我妻子雲和我結婚前就不是處女了!這是在婚前我就知道的。今年28歲的她已有六年的性交史及三年的婚史。

我認識她是在六年前,那時美麗漂亮青春的她已經是我哥們青的女朋友了。

青比我們都大,開始時青總對我們吹噓和雲作愛是多麼的舒服!雲的奶子多大、屁股多圓、陰道多緊……

其實雲的奶子和屁股我們都看到過,雲平時穿的就比較暴露,加上青又總不許她穿內褲和胸罩,而且還常常在喝完酒後不論有多少人在場,拉過雲就又摸又親,有時直接把她的上衣撩起來當著我們這班小兄弟的面揉著雲的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就會拉起她的短裙,露出雲那圓若兩個半球的雪白的臀部,看的我們直嚥口水。

而22歲的雲開始時很害羞,總是用雙手極力的阻擋青近似野蠻的動作,【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漸漸的迫於青的淫威,而且她也是真的愛著青,再加上習慣了,也就不再當回事了,我們也樂得大飽眼福。

當雲已經成為我妻子後,我問起她那時的感受,她嬌羞的說:「被你們那麼多人看到私處,第一次人家羞的哭了。第二次時除了害羞外,就是覺得有種怪怪的感覺,既怕被你們看到,又想多露出一點。」

後來不知怎麼的,青開始討厭雲了,也許是玩膩了吧,總聽到青大喊著:「滾——!你這個不要臉的婊子!你去賣吧!」並看到雲含著眼淚飛快的跑開。

這也是後來我們結婚後每次做愛或與別人上床時,雲最愛聽也是聽後最興奮的一句話。

有好幾次我看到我的幾個哥們從雲的房子裡出來,臉上掛著淫蕩的表情,我就知道雲剛剛被他們姦污了!但不知為什麼,我始終沒參與過他們對雲的姦淫。

婚後的雲對我說,正是那些哥們對她一次又一次的姦淫,才使她走上了後來的道路,也是我後來在多年後又遇到了已經成為婊子的雲,並娶了她。

當雲23歲時,青因為一次街區間的流氓打架而砍死了對方的兩個兄弟,被對方索命,我們一幫兄弟也四分五裂。當時聽說雲成了其他幫派的老大的情婦,但好景不長,半年後的大抓時雲的靠山進了大獄,雲從此以賣身為生,而且還漸漸有了名氣——以風騷、不要臉而出名!我也是從那以後才又聽到她的消息的。

我再次遇到的是兩年以後了,25歲的她由於有了太多男人的精液的滋養而出落得更加迷人,尤其是那個豐滿的圓臀,被太多的人操過,彷彿要隨時從緊繃繃的褲子裡爆出來,使你忍不住想撲上去狠狠的親一口。但你也許不信,此時人盡可夫的雲,竟時常在臉上飛過一抹紅暈,同時再加上嬌羞的一瞥,令人心顫,也正是如此,我才會娶了她。

(二)

說起兩年後我們的相遇,也不禁令人心跳。

當時的我已經結束了街頭混混的生活,有了一份穩定的生活,以前的兄弟也都沒了來往,除了亮和平,他們和我都是當年與青一起混社會的哥們。

亮比我大兩歲,平比我小一歲,卻都一樣的好色,最可貴的是:他們也和我一樣,對於女人的屁股斤斤計較,那緊繃的、圓圓的、肥大的屁股,被包在各式各樣、或透、或漏、或二者兼有的褲子外,而隱隱可見的內褲的那兩道八字形的勒痕,則勾起我們無限的幻想,尤其是夏天,淺色外褲下一件小小的深色低腰內褲會令我們哥三個流著口水偷偷的跟出幾條街。

我的妻子雲當年就經常這樣穿戴,令我們目瞪口呆:

「小心看瞎了你們的狗眼!」

雲笑咪咪淫蕩的故意晃著肥碩的屁股,在乳白色的西褲下,緊緊勾勒出紫色的低腰內褲,而其中的一道八字,已經被豐滿的屁股擠到了臀縫裡,小半個圓圓的屁股就彷彿直接暴露在明亮的陽光下。

———眩暈!!

雲一轉身,正面豐滿的陰部被勒出兩個胖胖的嘴唇,好像一動一動的要張嘴訴說什麼,我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對自己說:

有朝一日,我要把臉深深的埋在這個女人豐滿的屁股上,從後到前在從前到後仔細的品嚐她那神秘地帶的每一絲氣息,少活兩年也值了。

「雲姐,讓我們也嘗嘗你後面的滋味吧—!」

亮嬉皮笑臉的調戲雲,一旁的平也附和著。

「行呀!明早上我上完廁所叫你,可不能不來!」

雲走過去坐在亮的腿上,親暱的使勁用屁股蹭亮的下身,亮幸福的眯起了眼睛,我則吞著口水直喘粗氣。

「我也要!」平忍耐不住。

「來啊,找你大哥要去,他發話,我讓你睡一晚上,保證爽死你,哈哈!」

調笑之中雲轉身而去,留下一陣令人眩迷的香味和目瞪口呆的三兄弟。結婚後我問雲當時的想法,她只淡淡的說了一句:

「看著你們流口水我心裡挺不忍的,反正不是處女,誰幹都是幹,而且不同的男人也會帶給我不同的快感,要不然我也不會去賣身。」

我熱血沸騰!可當時我剛剛入道,資歷比起亮和平來要淺,不太敢和當時老大的女人開玩笑。後來對雲的迷戀又發展成了崇拜,由對她身體一部分的崇拜發展到了對她整個的人、一顰一笑的崇拜,後來雲失寵後亮與平都數次的得到了雲的身體,並在事後大發感慨:

「媽的!婊子、絕對天生的婊子、太會伺候男人了,讓你爽翻天。兄弟,有機會一定要操一下雲,不然枉為一世!」

這就是雲!

我好幾次看到她雪白的身子、令我發瘋的臀部、和迷人的小穴,還有小穴裡插著的各式各樣或長或短或粗或細的陰莖,還有那不斷流出來的白色乳液,但我始終沒有勇氣象其他兄弟那樣揪著她的頭髮瘋狂的運動並高喊著:

──「婊子!雲你這個臭婊子……!」

 我不敢這樣做因為

———我崇拜!

(三)

一天亮和平一起興沖沖的來找我,興奮得語無倫次,爭著告訴我,在我們這座城市最有名的一家「妓院」裡,發現了有著最迷人臀部的婊子,且皮膚白嫩、身形豐滿、風騷迷人、上下的活都非常好,已經成為這座城市的名妓中之一了,最難得的是她有一個奇怪的習慣:

不是有錢的都可以操她的,她挑選的是與客人的緣分,無論是達官貴族還是下里巴人,如果看著不順眼,即沒有緣分的,出多少錢使多大勁也不伺候。投緣的客人哪怕沒錢,身份再低賤,照樣脫了褲子隨你操,而且口交乳交一樣不少。

傳說本市的一位副市長在隨從的陪同下浩浩蕩蕩專程來玩,點名就要操她,結果由於氣質太過於猥瑣,也就只能摸了摸她的乳房打個飛機帶著遺憾與不滿離去,而另一個街頭偶遇的車站值班員卻因為投緣沒花一分錢,她出錢主動在賓館讓他操了一天一夜,據說那值班員事後連續調了兩個班在家休息……

這個妓女就是雲!

亮和平也是偶然從別人口中知道,就立即去找了雲,雲見了他們以後非常高興,畢竟時過境遷人已不同,當年是受我們尊敬的「雲姐」,大家只能偷偷咽咽口水,如今淪落為了萬人騎的婊子,大家禁不住又說到了當年不可一世的青,今天已是一缽黃土了,卻連一個墳前燒製的人都沒有,大家不禁傷感起來……

當雲知道我們三個還經常來往後,連連問起我的消息,知道我們都沒有女朋友後,當即表示:

如果我們不嫌棄她的身子,以後她永遠對我們三個免費,而且隨叫隨到,任何方式都可以用,決不反悔!

當時就把亮和平感動的眼淚直流。當晚一起去痛痛快快的喝了個酩酊大醉,之後雲果然沒有食言帶著他們在賓館開房,大玩了一場二龍戲珠的把戲。情節我就不細細形容了,反正用亮和平的話講:一晚上反反復複上上下下差點休克,而雲也是下身腫痛、嘴酸臉麻、整整昏睡了一天……;分手時一再交代下次我們三個一齊來。

我聽完後恨的牙根癢癢,給他們一人一大腳,大罵他們不夠意思不仁義不是東西是混蛋!是烏龜王八蛋(其實後來的我才是不折不扣的烏龜王八,而且當得有滋有味)——這樣的事情不叫我!!他們兩人嬉皮笑臉的解釋了半天,找出了所有可以找的理由,其實非常簡單──那天我加班。

按捺不住激動,立即行動!

我二話不說拉起他們打車向那地方狂奔,按捺著狂跳不止的心臟三步並作兩步奔上樓,想立即能夠看到我魂牽夢繞的、有著迷人屁股的雲姐……!

誰知媽咪卻告訴我,雲被兩個港商包了一星期,已經踏上了外地的火車…!

那一瞬間,我一拳重重砸在了身旁的門上,在媽咪詫異的目光中轉身而去,第二天手腫得老高,亮和平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昔日老大的姘頭、如今的婊子會這樣令我著迷,平時各種各樣的女人還有不少的雞都在我們身下呻吟,而這樣的女人有什麼特別的嗎?

十天後,亮和平又一次興沖沖來找我:

「雲姐回來了!」

「你別誤會,我們倆可沒有單獨去找她,我們為了你,專門找媽咪後才知道的!」

兩人急切的辯解,沒時間和他們計較,立即出發!──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們倆都藉口有要緊事辦,不能去,卻又極力勸解我單獨去:

「反正我們操過她了,你一個人去吧,不過小心別讓她把你榨幹了。」

「對了,她的逼比當年鬆了,不過技術比當年好多了!」

兩人一唱一和的把我推出門,我一邊琢磨他們的話一邊招手叫了一輛出租,是的,當年雲失寵了以後,我們那班兄弟差不多都上過她,唯有我因為敬慕而不敢。

當我見到雲的第一眼印象是:太美了!雲較以前又豐滿了許多,皮膚細白,雙乳峰挺在薄紗披風下若隱若現,一條短皮裙包不住豐腴的羊脂般的大腿,坐在沙發上半開半合的大腿裡,白色內褲若隱若現。最可貴的是,雲抬眼見到我後愣了足足半分鐘,之後一抹緋紅竟然現在她白嫩的臉龐上,雙眼含春柔情似水,我的骨頭都要化了……

(四)

雲的住處是和另一個小姐岩合租的,當我倆依偎著走進門的時候,岩光著上身,下穿一條丁字內褲,正往臉上抹著化妝品,見我們進來,只淡淡的說了句:「少見你把客人帶回家來,稍等一下我這就走!」

我雖然玩過不少妓女,但她們的住處我還是頭一次見。

終於,不大的房子裡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雲側身坐在溫馨的燈光陰影裡,半邊的臉上灑滿了明亮,而那一絲紅暈又飛上了臉龐,眼裡含著無限的嬌媚飛快的瞟我一眼又轉過頭去看著牆角,我不懂,一個妓女怎會有如此的撩人的風韻?

眼裡瞟著雲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膚、還有那若隱若現的雙乳,壓在床上曲線畢露的臀部與雙腿構成的優美弧線,我口乾舌燥。一瓶紅酒打開了我們的話題:

失寵後的雲幾乎被青用各種方法虐待過了,但雲依然還愛著青,當她發現自己的身子在陽光下被暴露給青的兄弟、被大家用視覺姦淫著的時候,青的陰莖可以長時間的保持怒張的狀態,而自己的神秘地帶被當眾展示的那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更令人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