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的懷孕期

早上醒來,吃過早餐,公公出去買菜了,我走出陽台想要把昨晚晾的內衣收了,到了陽台,就看見隔壁住的那個有深度近視的老翁已經站在他家的陽臺上等我。

“老公,這老不修啊,每天都在那偷瞟我那些的性感內衣,當然還看我怎樣收內衣,看我有沒有只穿著三角褲就赤著上身在陽臺上收衣服。你不知道啊,前些天有一次因為急忙中沒注意,我仗著公公不在家就圖方便,從洗澡間出來直接到陽臺上拿晾好的胸罩,沒想到那麽巧就讓他瞧得一清二楚!

這老不修每天都會在同一個時間向我們家陽台瞧過來,你看,他一見到我又便點頭笑了,裝成正經的笑,但眼光就是那麽淫淫的、色色的,看得我有時也覺得心癢。這幾天晚上自我“安慰”的時候,不知怎的會想自己正被一個八、九十歲的老男人按在床上,和一個這麽大年紀的男人做愛會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呢?”

我是明知那老頭對我色迷迷的,但反而滿心歡喜,這畢竟是我的魅力啊!於是也大方地跟他點頭微笑。我瞧瞧下邊那園子,那群老頭又聚在一起下棋、看報了。想起昨晚的事,我又是一陣興奮!

拿起內衣褲我走回客廳,正想回房間,突然“叮叮……”的門鈴聲響了,我放下手中衣服便去開門。門一開,我心裡砰的一跳,按門鈴的原來是昨晚那個禿老頭!

禿老頭見我開門,馬上咧開兩排咖啡色牙齒的嘴就說:“阿嫂,早上好!”

我說:“早上好!你是……”

禿老頭連忙說:“哎喲!阿嫂你忘記了?昨天晚上到二樓來幫忙的人就有我啊!嘿,我就住你樓下,我姓高,街上的人都叫我高大爺。”

看他一對金魚眼不時地瞧著我胸部,我才想起自己還沒穿胸罩,這時身上薄薄的絲質睡衣肯定把我胸部透視出來了!不過我也不打算把胸罩穿上,就由這高老頭看個夠吧!我倒想看看這老色鬼有什麽打算?

高老頭臉上堆滿誠意、慈祥的笑意說:“阿嫂,你……你沒事了吧?”

我沖他笑笑說:“哦,已經好很多了。”

高老頭又斜眼瞄了一瞄我的胸部,嘴裡說:“好,好,沒事就好!嗯……不過……不過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訴你。”

我問:“有事情要告訴我?好啊,您說吧!”

高老頭卻低了低頭,似乎有些為難:“嗯,這事嘛……在門外說不方便,你看能不能找個地方,我和你單獨說說?”

我心想:“這老色鬼,一定是昨晚占不了便宜,現在想來找點補嘗。好,我將計就計,看你這老頭能把我怎樣?”

我把他請進門裡,但高老頭似乎不想進屋,站在門前搓著雙手。我問:“高爺爺,有什麽事情你盡管說吧!”

高老頭有些為難地歎了口氣,說:“哎呀!這本來是你家的事兒,我們外人嘛……不好說。不過不說嘛,萬一弄出什麽不好的事,我心裡可又不安啊!”

我故意裝成有些著急地問:“高爺爺,我家裡到底有什麽事情,會……會對我有什麽不好呢?你老人家不用客氣,盡管說吧!”

高老頭想了一想才說:“這……這事情一下子談不詳細,而且我怕你公公回來,他知道了可就不妥。要不我們找別的地方談,否則談不多久你公公那就……那就……”

聽他說要找另外地方談談,我頓時想到昨晚自己幻想被他們三個老頭LUN奸的景況,心裡有一點點怕,但又覺得很刺激,想了想,反正就他一個老頭子嘛,也不怕應付不來。但我還是說:“為什麽我公公回來會不方便,是什麽重要的事情嗎?”

高老頭把頭伸到門外瞧了瞧動靜,然後又一面正經的說:“阿嫂,那對你來說當然重要!”

我試探地問:“那……那不如到你家那邊說好吧!”

高伯一聽,眼中閃過一陣興奮,但馬上就收斂了,他點頭說:“好,好,到我家會方便些。”哼!這下我自投羅網,這老頭一定開心死了!

“嗯,那我先回房拿鑰匙,高爺爺你等等我。”我回到房裡打開衣櫃,把那條粉紅丁字褲和蕾絲胸罩穿上,拿了鑰匙回到客廳,和高老頭出了家門。

我也喝了兩口,放下杯子扮作心急地問:“高爺爺,到底有什麽關於我的事情,你不妨直說。”

高老頭沈吟了好一會才說:“這事……本來我外人是不好說的,但我看你長得漂亮,人又善良,還懷了個娃娃。一個女人真不容易,何況丈夫又出了差,所以……唉!但我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我說:“高爺爺,你就直說吧!”

高老頭看了看我,好像有些難地說:“好吧!昨天晚上,你不是在二樓保安雜物房裡暈過去了嗎?”

“是呀!”我說。

高老頭說:“就在昨晚,我們聽到劉老六說了,於是就都上樓來想要幫你的忙,卻看到……看到……看到你公公他……”

“我公公,他怎麽了?”我急問。

高老頭:“哎呀!他……他那時候正光著屁股趴在你身上,在……在動著,他……”

“我公公他……他趴在我身上,動著……動著,你是說……不可能!”

高老頭:“就是我們也不相信,我們一進來都傻了眼,你公公他嚇得趕緊穿褲子,你說……這……這……”

“什麽?”

高老頭:“這難道還不明白嗎?你公公他趁你人事不醒的時候,竟然……對你……對你……哎!太過份了!好在我們剛好上樓,你才沒被他……但是,你可是他兒媳婦啊!他怎麽可以……唉!”高老頭說著時喘著粗氣,一臉不滿之色。

“哼!”我心想:“這老頭真狡猾,五十步笑一百步呢!哦,莫非他想編個故事讓我相信,然後……好將計就計……”

我裝作害羞又害怕地低下頭,輕聲的說:“怪不得……昨晚回家後我就覺得下麵那……那地方……有些奇怪……這……原來公公他……他那我應該怎樣好啊?!”

高老頭這時似乎是要安慰我的模樣,一隻手輕輕搭在我的肩頭上,用一副長輩疼惜孩子的語氣說:“阿嫂,你不用難過,有什麽事,高爺爺一定為你出頭。

你啊,人長得這麽漂亮,又溫柔善良,我打從第一回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的女兒一樣,好想保護你、疼愛你!”

我裝作又委屈又害怕地有點哽咽的說:“高爺爺,謝謝你把我像女兒一樣看待!不瞞你說,其實……其實公公他平時也……也藉故對我……”

“啊,他對你怎樣呀?別害怕,告訴高爺爺……”高老頭說著,已順勢把我摟緊了!

“他……他對我動手動腳,還……還偷看我……洗澡。我本來……以為他年紀大了,男人嘛,有點那個也正常的,所以也就算了。但……但想不到他……他竟然真的要……要侵犯我!”

高老頭這時也把身挨緊過來,繼續疼愛地說:“唉!好女兒,你丈夫長期不在家,是對你不太好的,你知道嗎?”

我假裝拭眼淚,幽幽的說:“高爺爺,我知道,其實……我也很難過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但丈夫不在身邊,有時候一個人在家……又要防著公公,真的不知怎麽說好了,寂寞的時候又不知向誰說,我……我……”

高老頭看我情緒起伏,認為是時候了,於是把搭在我肩上的手向下挪到我腰上,另一隻手輕輕地拍著我的大腿,好像在安慰一個孩子似的說:“好女兒,不用傷心啊!我就像你爸爸一樣疼你、愛你,有什麽事盡管告訴我好了。”

“嘿,老公,這老色狼要露出狼尾巴了,嗯……你看他雖然人長得醜,嘴也有點臭,但……但我一想到被老頭子按在床上那情景,我的心就覺得又刺激、又渴望,怎麽好?老公,要是你現在馬上出現在我眼前,那……那我就跟你走吧!要不是的話,我……我可說不準待會這老頭強行分開我的雙腿、要粗暴地幹進我那裡的時候,我……我可是是鬥不過他的。噢!現在被他溫柔地哄著,我就已經覺得全身無力了!老公,快救我……”

高老頭的手繼續摸著,還把頭哄到我耳邊輕聲問:“好女兒,告訴爸爸,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很寂寞啊?”

我裝作很迷亂有些害羞,鶯鶯地回答說:“當……當然寂寞啊!那又有什麽辦法呢?他要賺錢養家,我……我再怎麽想……想他,也只好忍著啊!”

高老頭順著勢問:“你說想,是想他還是想那事兒?”

我的頭幾乎貼在高老頭的胸前,輕聲地回答:“高爺爺,你……我一個女人不也有那需要的時候嘛!怎……怎能不想了?嗯,你你別再問這些了,人家怪不好意思!”

高老頭:“那可難為你了囉!像你這麽一個好媳婦,我要是你丈夫,說什麽也不會把你丟下不管!其實嘛,我們附近的長輩們都很喜歡你,都希望要有你這樣一個好媳婦,都說要有你當兒媳婦,那可真是“老有所淫”,啊,不,“老有所樂”啊!”

當高老頭說到這時,我突然覺得頭部有些暈眩,心頭開始發熱,全身像曬在太陽下一樣暖哄哄的,並且突然間有想要男人的沖動,下體又熱又癢似的,欲念隱隱上升,並且身體一陣陣地酥軟。

“高爺爺,我……我怎麽好像……好像……?”我下意識地問。

“好像什麽啊?乖女兒。”高老頭把我摟得更緊的反問說。

我稍為擡頭看一看高老頭,見他雙眼中充滿了淫欲,我突然隱隱地明白到:剛才喝下的那杯水一定是被他下了藥!我心中一陣激蕩,那股熱潮進一步燃燒起來,看來高老頭是早就安排好了!

我暈迷中想到自己可能要被這老頭MI奸了,但也不怎麽害怕,說:“嗯……高爺爺,我……我頭暈。”

高老頭:“哦!你頭暈了是吧?沒事,來,靠到我的肩上。好女兒,哪裡不舒服了啊?”

我意識迷糊中回答說:“我……覺得全身都很熱!”

高老頭用他那對乾巴巴的手掌分別按在我頭兩側太陽穴上,關切地說:“頭暈了?不要緊,來,我給你按摩一下。”

“啊……我的……心跳得很厲害!”說著,我慢慢地倒在高老頭懷裡,我覺得自己兩臉發熱發紅,下體的欲望越來越強烈了。

“老公,現在就算你回來也已經來不及了。嗯,我好想要,快點,別再磨時間了!”

這時,高老頭讓我慢慢地躺在沙發上,我全身乏力,腦中唯一清晰的是一個念頭:陰道很癢,很想要被男人的肉棒插進去,填滿、塞滿,還要不停地磨擦!

我似乎還聽到高老頭叫我、搖我,當時雙眼還能看清東西,只看見從一邊的房間裡走出來了幾個人,那……那是劉六叔,還有那幾個……是公園裡經常看到的……老頭子。

我迷糊地眯著眼,似乎看見高老頭、劉六叔他們幾個圍在我身旁,我覺得全身被好幾對手掌不停地摸弄著,我的大肚子被摸弄過、兩只乳房被不同的手掌摸過,用力地揉搓、溫柔地摸捏。

而陰道裡有些硬硬的東西挖進去摳弄著,跟著又被又濕又熱的軟乎乎的東西掃弄過。接著我的身體被翻動著,每次翻動後就有一個人趴在我身上、或是伏在我背上什麽的,那時總會有一根又熱又硬的大家夥慢慢插入我的陰戶,把我的陰道塞得滿當當的,還頂到很深很深,頂住那處最敏感的地方。

那些又熱又硬的大家夥在我陰道裡讓我感到既充實又舒服!它們在裡邊動了好一陣以後,就有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好像湧又好像灌似的鑽到我的子宮時裡去。

我不知有多少根大家夥插進過我的陰戶,因為它們使我感到漲滿的程度和插入的深度都不一樣。

當被插入後,我很舒服,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呻吟,但又沒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好多次被熱乎乎的東西灌到子宮後,我舒服得暈了過去!暈過去前,我心裡隱隱地意識想對老公說:“老公,你回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