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差人姦淫記

今天下午,我在同學家裡看電視,看完後,便獨個兒離去。

在走廊步行時,聽到防煙門裡有些聲音傳出,於是便把防煙門推開丁點來偷看一下。

原來是一對小情侶在吵嘴,他們年紀只有十二、三歲,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不禁駐足觀看。

那女的樣貌尚算不錯,只是泄有一頭咖啡色的頭髮,說話故作粗野,看來是時下的wet妹一族。

聽他們的對話,似乎是那個男的想那小女生多留在他家裡一會,而那女的卻不願意。男生動作有點粗魯,他用力的拉着女生的手臂,雖然她喊痛,但男生就是不肯放手。拉拉扯扯間,男生氣上心頭,狠狠的打了女生一把掌,打得女生眼有淚光。

我本來已經對男生的無賴舉止感到不爽,現在居然還要打女生,基於正義感和貪玩心態,我猛然推開防煙門,向他喝道:『我是雜差,臭色狼,膽敢在光天化日下向女生施暴?』

男生最初怔了一怔,但瞬即回復囂張本色,反唇相擊:『差人又怎樣?她是我老婆仔,我教訓老婆又與你何干?』

我上前一把捉住他的手臂,唬爛他:『不管她是不是你老婆,總之打人就是不對,來,跟我返差館。』

他想把我推開之餘,還破口大罵我娘。我一怒之下,朝他的小腹打了一拳,他雖未昏倒,但亦已痛得跪在地上,不能言語。

『小子,你現在可真大條了,我要加控你兩條罪名:拒捕加襲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要再裝蒜了,快起來跟我返差館。』我還在他身上踢了兩腳。

男生只能發出呻吟聲,沒有理會我,反而他的小女友卻緊張起來,還跪在地上地上來求我:『長官,求求你饒過我男友吧。剛才我們┅┅不過是耍耍花槍罷了┅┅他也不是有意冒犯警官的┅┅他還年少,如果你帶他返回差館,那他就前途盡毀了┅┅』

看見她這副模樣,我心裡偷笑起來,但仍然正經八百的說道:『那我今天就行行好┅┅』我低頭跟她說著的時候,竟然從她寬闊的衣領,居高臨下地看到她的胸前春光:雪白奶罩加上揭露在兩個奶杯之間的乳溝,為多看一會兒,我故意把說話說得慢點:『嗯┅┅放他一馬┅┅嗯┅┅不過┅┅你也得小心┅┅看着他┅┅嗯┅┅不要讓他再┅┅嗯┅┅胡來┅┅』說的時候,我甚至幻想她正含着我的老二,努力地吸吮着。

最後,我那義正詞嚴的講辭,拖得不能再拖,終於說完了,只好讓她把男友扶回家,這時我們才發覺他已昏迷了。

『現在的年青人體質真弱,這麽容易便暈倒,不過應該沒什麽大礙,回家休息一下便可以了。』心裡卻在想:希望我沒有打死他吧。

女生雖然有點擔心,卻也不敢不聽我的話。但男生既然昏倒了,她沒法扶他回家,我唯有跟她一起把男生抬回家。

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冒牌差人,所以打算來到門口後便走人,否則給他家人看到,甚至查究起來,那就麻煩了。

女生在男生腰間拿出鎖匙開門,我趁這空檔轉身離去,卻被女生叫住。

原來她知道男生家裡沒人,所以想我幫她把男生抬進屋內。

我看一看她暴露在衣領以上雪白的肩膊,不禁再生淫念,想起剛才偷看到的春光,自覺下體又開始硬起來,腦里同時產生了一個邪惡念頭。

『嗯,那我就送佛送到西吧┅┅』

我不但幫她把男生抬進屋內,還把他抬進睡房裡。

把男友安頓好以後,小女生再次向我道謝。

『嗯,既然大家都不再追究,那你當然也不用到醫院驗傷,不過我作為市民公僕,我得肯定你沒事才可以離開。你的臉還痛嗎?』

『謝謝長官你的關心,我已經不覺得痛了┅┅』

我可不管她痛不痛。我靠向前,用手摸她的臉。

『噢–』她有些抗拒,卻不敢把我的手推開,只是全身僵硬,一動也不動的。我見她不敢反抗,於是更加恣意地輕薄她的小臉蛋。

『這樣覺得痛嗎?』

『不┅┅一點也不覺得┅┅我真的沒事┅┅不用麻煩你擔心了┅┅』

嘿,想就這樣把我打發?沒這麽便宜。我用手指的前面和後面來回輕掃她的臉,趐癢的感覺使她的臉蛋變得紅卜卜的。

『可是你的臉很紅喔。』

『這個┅┅嗯┅┅那可能是天氣熱,所以我的臉才那麽紅說┅┅』

『是嗎?』我乘機用另一隻手摸她的另一面:『可是你的另一邊臉都沒那麽紅耶┅┅』

我雙手捧着她的兩頰,掌心輕擦着柔滑的小臉蛋。她的臉愈來愈紅,像極了一個熟透待摘的紅蘋果。先前的wet妹態度逐漸失去,換來的是含羞答答的神態,她愈來愈顯得可愛,我兩眼不禁停留在她的面上,好好欣賞着她的嬌羞模樣。

看到我從正面呆望着她,兩頰又被撫摸着,她覺得很尷尬,但又不敢反抗。想把面別過旁邊,卻又給我的手掌固定了她的頭。除非她很用力,否則還是沒法把頭轉過去。她只好閉上眼睛,以逃避我那貪婪的目光。

既然沒人監視我,我便更加放恣地欣賞她面上每一英寸地方。她的輪廓、眼眉、鼻┅┅等部位其實很好看,如果她沒有泄發,言行可以溫婉些,那她一定更加吸引。

當我的目光落到她的小嘴時,我忍不住吻在她的嘴上。

『噢–』她大吃一驚,張眼見我強吻她,慌忙地把我推開。但推開我後,她沒有後續動作,只是呆在原地,顯然,她也不知所措。

『對┅┅』我本來下意識想說『對不起』,但從她的眼神,我知道她雖然不滿意我的行為,同時卻又害怕剛才的動作會惹煩了我,因為在她心目中,我是一個抓住她男友痛腳的差人–我仍然隨時可以追究他拒捕和襲警的罪名。

那我還有需要退縮理由嗎?更何況她只是個年少無知的小丫頭,而我可是個大學生喔,如果我不在她身上多撈點便宜,那還對得起我自己麽?

『對┅┅對了,雖說不再追究,不過我還得稍稍記錄一下你們的資料,』為怕她起疑,我強調這不過是例行公事,『記下來後我便會走了。』

我想她也巴不得快點走,所以乖乖的跟我合作。

你叫什麽名字?–劉小詩。

年齡?–十三歲。

(果然幼齒,這就更加不能輕易的放過她。)

那這個男生呢?–陳大文。

跟你的關係?–男女朋友┅┅

喔。

(還有什麽好問呢?有了┅┅)

『等一下,剛才他說你是他的老婆,不是嗎?』

『這┅┅他是這樣叫我,不過那只是開玩笑的說話罷了,我們還沒有真的結婚。』

(蠢貨,這還用說?十三歲的女生可以去註冊結婚嗎?)

『可是他既然用上這樣親昵的稱呼叫你,你們不會只是男女朋友關係這麽簡單吧?』

『你的意思是┅┅』

『你們有做過夫妻間才會做的事情嗎?』

『??┅┅』

『那讓我問得直接點吧。你跟他有沒有性關係?』

她想不到我會這樣問,登時目定口呆,好一會才矢口否認。但我節節進迫,還提醒她,跟未成年少女進行性行為是犯法的。待她給我迫得快哭出來時,我才假裝好心提出解決的辦法。

『要證明你跟他沒發生過越軌行為,也不是沒有辦法┅┅』

她喜出望外,忙問我是什麽辦法。我知道她上鉤了,於是便直接了當的告訴她:『你讓我檢查陰道便行了,只要讓我看看,我便可以知道你有沒有跟男人做過愛。』

她面有難色,當然啦,讓陌生男子檢查自己的陰道,還真難為情。於是我便騙她說:『你也不用覺得難為情,不少風化案的事主,來我們的差館報案時,都是由我來給她們檢查的,所以你也不是第一個給我檢查。』

她問我:『你們差館沒有女警嗎?這種事情不是由她們來做的嗎?』

她似乎沒我想像中的那麽豬玀,不過這也沒難倒我。我跟她說:『女警是有的,不過我受過特別訓練,所以可以跟女警一樣,做這些事情。』

沒想到她竟然打蛇隨棍上,向我提出要求:『那我可以讓你們差館的女警來檢查嗎┅┅』

我不得不在心裡讚賞這個要求。如果沒看過那篇什麽《偷胸圍的少女》,那我還真不知怎麽去解拆(畢竟我比她見多識廣)。我以退為進,假裝認真的跟她說:『這也是個好主意,不過那時我得跟同僚交代事情的前因後果,如果他們聽到你男友拒捕和襲警的話,他不給打個半死才奇。你也知道,差館裡頭是粉黑暗的┅┅』

我的唬爛再次見效,她連忙改變主意,說不要去差館了。

最後,她當然只有屈服的份兒。

我讓她自行把下裳脫去。她脫去牛仔褲和內褲後,下身完全赤裸,我可以看到她一雙雪白的大腿,但在大腿盡頭處,卻只隱約看到漆黑的一叢。為了讓我仔細『檢查』,我把她男友推倒在地上,然後要她張開大腿,躺在床上。

我靠上去,正要檢查時,她叫我小心點,不要把裡頭的東西弄出來。

『什麽?你說什麽東西?』

干!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原來她剛好來月經,她說的東西,就正是塞在裡頭的棉條。

雖然有點失望,但我也要玩過夠本。我的手指在她陰毛叢中打圈,手指頭又輕輕的揉着她小穴入口兩旁的嫩肉。我一邊玩,一邊偷看她的神情。隨着我對她私處的玩弄,她也動情起來。我聽到她急促的呼吸聲,眼裡流露出渙散而又妖異的光芒,私處也開始充血發熱。

而我那早已發硬的老二也愈加難受,我覺得內褲緊緊的纏着下身。我盡量去忍受這種待發的感覺,但最終還是受不了,我解開腰帶,把牛仔褲褲頭和內褲褪下到膝頭處,讓老二在空中盡情昂起頭來。

『你┅┅』看見我竟然把勃起的陰莖暴露在她眼前,她給嚇得目定口呆。

如果她不是剛逢月事,我一定隨即撲上床,把老二直插進她的陰道里。雖然現在此路不通,但在我看到她張開空洞洞的小口時,我給我的老二找到了一個好去處。

我把她從床上拉下來,要她跪在地上,然後站在她面前,這樣我的老二正對准她的小嘴。

『你┅┅你想做什麽┅┅』她愚蠢地問道。

『你下體太誘人了┅┅剛才給你檢查時,連我老二也給搞得疼痛難受┅┅所以想請你幫幫忙┅┅用口給它解決一下┅┅』

『不┅┅這麽骯髒┅┅我不要做這種事情┅┅』

『不要害怕,雖然大汗點,不過我每天都有洗澡┅┅一點也不會骯髒┅┅乖乖聽話┅┅警訊節目不是經常呼 警民合作嗎┅┅』

『不┅┅電視哪有叫人家做這碼子事情┅┅』

『不要多說廢話!你再不合作,我就一槍打死你!』

在我的恐嚇下,她放軟了態度,不敢再強撐。在半推半就的狀況下,我終於成功地把老二插進她的小嘴裡–這不正正就是幾分鐘前的幻想嗎?想不到幻想可以成真。

我兩手抓住她的頭,不停地前後抽動,有好幾下,我甚至覺得龜頭還頂着她的喉頭。不知是因為給我的老二插得難受,還是因為被迫替男人進行口交而覺得屈辱,她開始流下兩行眼淚,但我當然不會因此而產生憐憫之心。為了加強因而產生的征服感,我反而加快了動作,直至到達了高潮,把精液射進她口裡後,方才把她放開。

或者不想再面對着我那沾滿口水和精液的醜陋器官,她立刻轉過身去,而且背向著我把口裡的穢液連同口水一起吐出來。

但她這樣背對着我,卻讓我留意到她那豐滿又白 的屁股。

(蠢!剛才居然沒想起女人還有這個菊花美穴。)

不過應該還可以再來一次,來個梅開二度。我匆匆用手搓弄已經軟下來的陰莖,腦里也努力地幻想起來:朱欣、酒井法子、何雨雯┅┅等港日台尤物,還有最近頻頻見報的什麽什麽名媛,再加上在日常在大學校園碰到的不知名美女和認識的女同學┅┅

在眾女的精神支持下,我的陰莖再度勃起來。

劉小詩仍然跪着,上身俯伏在地上哭泣,屁股則正正的向著我,我清楚地看到屁眼的菊紋。乘她全無防備的時候,我悄悄的跪到她後面。為怕她因痛而掙扎掉,我從後用雙手環抱着她的蠻腰。

『衰人┅┅我不要你再碰我,你走開┅┅』

劉小詩發現我來到後面時,已經太遲了。她還沒說完,我已經把陰莖插進她體內。她的屁眼雖然很緊,但沾滿黏液和口水的肉棒滑溜溜的,一下便撐開屁眼四周緊閉的肌肉,順利進入她肛門深處。她痛得大叫大嚷,又不停掙扎,幸好我早抱着她,使她最終都沒法掙脫我的魔掌。

她的掙扎,只增加了陰莖跟她狹窄肛門的摩擦,令我的快感加強。我也沒閑着,下身猛地抽送。強烈的快感,使我抽送了十幾二十下便射精了。

我再一次在劉小詩身上發泄獸慾過後,滿足地穿回褲子離去。

沒想過假冒差人是這麽好玩的。或者因為這次對象不過是個無知的小女孩,所以才這麽容易成功吧。下次,為了挑戰自己,我或者要找個成年人來騙騙–當然同樣會找個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