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援交女友

— 01.

這是我在認識小彤之前的故事…那時我再過兩年就快畢業了,大學兩年以來似乎什麼都沒得到。高中交過的女朋友,現在早就已經分手。一個倒追我兩三個月的女孩,現在也已經是班上同學的馬子。更扯的是,他跟那女孩發生關係之後的隔一天還跑來跟我炫燿。

轉眼之間大學生涯過了一半,卻似乎什麼也沒留下。如果硬要說有,那大概就是遺憾吧。在上投資學的時候,小楓傳了一張紙條給我,說有很勁爆的事情要跟我說。小楓的名字當中完全沒有這個「楓」字,也沒有人一開始就這樣叫他。全都只是因為他自己覺得跟流川楓一樣強,所以強迫別人這樣叫他。

如果不這麼叫他,他還會故意裝做沒聽到。小楓跟我同班兩年了,我們也住在同一個頂樓加蓋的鐵皮屋。他長的不賴,但是就是很挑剔。只要不是高水準的女孩,他完全看不上眼。幸運的是,他長的很帥。不幸的是,喜歡他的女生都很醜。也因此有這麼一位跟我一樣一事無成的好朋友,陪我一同忍受煎熬。

「告訴你一件好事。」「什麼。」「你聽了不要嚇到。」「你白痴喔。說啦。」「我昨天下午跑去跟人家援交。」小楓說的很小聲,但是在我耳裡卻聽的很清楚。「屁啦。」「我說真的啦。昨天下午我修資管的課,結果坐在後面都聽不懂。我就用他們的電腦上bbs,真的聊到一個援交妹。

「最好是這樣啦。」「不聽就算了。」「好啦,你說吧。」「她說起話來很凶,不過蠻有意思的。所以我就跟她約在西門町。」「你不覺得自己老喔,還去西門町。」「不然你說要約哪。」「隨便啦,重點是什麼。」「那女生是大一的,叫做小苓。長的超漂亮的。」「漂亮?多少錢一次?」「八千。」

「這樣你也花的下去?」「幸好我沒有在網路上問她價錢,不然就不會去了。但是看到她之後,就算是一萬塊我也甘願。」「有這麼好喔。」「長的漂亮,身材又很好。我看她至少有C罩杯,腰又很細。」「真的還假的啊?有這麼好。」

「重點是她的技術很好,你看她的樣子完全想不到她還會口交。」「她幫你吹喔?」「多的勒。反正花再多錢都值得啦。」「所以呢?你想誇耀就是了。」「不是。我是想推薦給你。」「去死吧,要我當你表弟喔。」「我是認真的,這麼漂亮的援交妹找不到的啦。等我存夠了錢,還要再找她一次。」

「我才不要,你有聽過劉鏞豆腐西施的小故事嗎?」「沒有。什麼故事?」「他說一堆阿兵哥被騙去看豆腐西施,明明很醜卻故意跟其他人說很美。使得被騙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去看。」「馬的!我電話給你,去不去隨你。」小楓把他早就寫好電話的紙條交到我手上,然後向我比個中指後就像廁所的方向走去。我打開手掌,紙條上面寫著【小苓0952_***_***】。紙條旁邊還畫了一個很醜的大拇指,旁邊用潦草的筆跡寫著「讚」。

回到五樓加蓋的鐵皮屋,在夏天的時候根本只有一個熱字可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偏偏我又沒有裝冷氣。小楓跟同學留在學校打球,另外一位留級要考研究所的學長還在圖書館看書。我打開了桌上的電腦,第一件事情就是先上網看看。一個網頁開在TaiwanLiss,一個網頁開在qqgirl。看看上面有什麼更新圖片已經成為我每天例行的工作。

有時候會順便看看有沒有新的色文可看。看了幾張不錯的圖,在硬碟上建立新資料夾,更改日期為檔名。然後將看到的好圖按下【另存新檔】,放在硬碟當中。硬碟裡面數以千計的圖片,已經成了我龐大的資料庫。雖然我希望有機會可以重複看,但是圖片已經多到我沒有時間去看第二次了。

存放在電腦裡,大概只是求個心安吧。至少可以跟人家誇耀說我有幾百張「草莓牛奶」或是「hiroko」的圖。我一向喜歡清純女生的圖片,對於SM或是噁心的虐待,我一向跳過不看。看到喜歡的目標,存檔之後就順便拿張衛生紙,對著可憐的垃圾桶發洩。

如果要問我,我還真不知道我的性伴侶到底是衛生紙、右手還是垃圾桶。至少它們不會為了我爭風吃醋。紓解後的心情,不知道是滿足還是空虛。只是覺得精疲力盡,然後想去尿尿。至少滿腦子的情色思想,暫時獲得解放了。

我脫下褲子,想說穿內褲可以讓小弟弟比較輕鬆。結果在床鋪上看到了小楓給我的字條。其實我也很想打這支電話,但是又怕小楓騙我。搞不好電話的另一端是個老阿媽,不然就是小楓的朋友。我還可以想像小楓在一旁狂笑的表情。我知道在西門町的麥當勞是個性交易的集散地,不過我也沒遇過。

只是高中的時候在台北大亞百貨前面都會有小姐在問我滿十八歲了沒。同學說那是拉客人的,然後就是到後面的巷子辦事。我也聽說淡江的bbs有一堆援交的人在那邊交易,但是我也沒特別注意。因為我一直覺得援交都是醜女或是胖女生才會做的事。

如果真的長的漂亮,只要釣個有錢的凱子當男朋友就夠了。何必犧牲到連自己的貞操都要賠進去。面對那張藍色四公分長的字條,想到讓我不小心睡著了。

下午是小楓叫我,我才醒過來。「你電話打了沒?」「哪有這麼快的,你當我是色鱉啊。」「如果你不要的話,我要推薦給我朋友啦。」「那跟我打電話有什麼關係?」「我不想跟太多人共用。目前只有我知道,我最大忍耐度就是再多一個朋友。如果你確定不要,那我就介紹給我高中同學。」

「喔,那我要。」我討厭被拒絕的感覺。「那好。有問題再問我。」我刻意將這件事情忘掉,想藉此拖延時間。一直到了晚上九點多,我突然像是發神經似的,居然用自己的手機撥電話給【小苓】。本來是預計只要電話響個兩聲就掛掉,卻沒想到電話才響了第一聲,就被接了起來。

「喂。」我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緊張,因為我的心跳連自己都聽的到。「喂?哪位?」電話中傳來的真的是年輕女孩子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甜美,好像從聲音就可以感覺到她的模樣。

「妳是…小苓嗎?」「喔。是啊。」「我…」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因為我總不能說【妳在做援交吧,我們約個地方辦事吧】。「我想約妳出來,可以嗎?」「你是誰啊?」我想我大概被小楓騙了吧,對方似乎不是我想像的那種女孩。

「我是小超。我同學給我妳的電話…」「你同學是誰啊?怎麼會有我的電話。」「他叫小楓,我不知道妳認不認識。」她在電話裡面停頓了一會兒,然後接著低下聲說「喔,我知道了。你要約哪裡?」「石牌捷運站可以嗎?」「為什麼?」「我想說可以去行義路洗溫泉。」

我根本沒想過會打通,更不用說要去哪裡玩了。大熱天去洗溫泉,大概只有白痴才會這麼說吧。「什麼時候?」「明天下午,六點…半。」「喔。可以。你再打我手機。」「喔,好。」「就這樣,掰。」「掰。」天哪。電話就這樣掛掉了,看起來我好像比她還不明白狀況。明天下午沒課,就先這樣暫定了。小楓也沒追問我電話的事情,到了快十二點我就先上床去睡了。

隔天中午過後,我的心情就開始緊張起來了。感覺好像我要去相親一樣。小楓沒有跟我談到這個,但是我卻開始害怕。照理來說我是男生,應該是抱著快樂的心情去等待傍晚的到來才對。過去雖然不是說沒有過性經驗,但是我還是第一次會覺得緊張。

整個下午對我來說好像突然變的漫長,讓我還故意找了班上幾的同學一起去學校附近打球。到了五點左右,我居然開始憂鬱不知道該穿什麼衣服出門。一通電話,好像讓我反倒是成了跟女生一樣。我換好衣服,剩下的就等著時間慢慢走過了。

晚上六點半,石牌捷運站前。我其實提早到了十五分鐘,但是卻離捷運站有段距離。直到時間快到了,我才慢慢把機車騎到捷運站正前方。在我拿起電話之前,我向四週瀏覽了一下來往的女孩子。不知道對方到底長相是不是真的像小楓說的那麼好。

當我剛開始按電話鍵的時候,有個女孩子悄悄的走到我身邊。我一開始不太理會她,也沒抬頭看。直到電話撥通之後,我才拿著電話抬起頭來。一個直髮大眼睛的女孩子正看著我,而她白色包包裡的手機正在響著。

「妳怎麼知道是我?」「因為這裡只有你騎機車停在這邊。這裡是紅線。」她的聲音好柔,比電話裡面還要好聽。「上車吧。」我拿了一個瓜皮式的白色安全帽給她,正好可以搭配她的衣服。她穿著粉紅色的上衣,無袖、荷葉邊的款式。純白及膝的裙子,白色的包包。身材…只能說「讚」。

如果不是她跟我說話,我就算找遍整個捷運站,都不會相信她就是【小苓】。「還在唸書嗎?」「當然。」雖然天氣很熱,但是我總覺得她給人的感覺很冷淡。當她跨上機車後,也與我的背部保持了一段距離。她的雙手是抓著車後的握把,讓我很難想像我跟她是準備要去辦事的。

「妳唸什麼系?」「外文。」「台北的學校嗎?」「嗯。」「幾年級。」「大一。」「比我小。應屆的嗎?」「不是。」「妳什麼星座的啊?」「你為什麼一直問啊?」我還覺得奇怪,弄得好像我在逼問她一樣。「不然要我說什麼。」她沒有說話。

過了五分鐘之後,她才出聲。「處女。」「什麼處女?」「我啦。」「為什麼?」「你不是問我星座。我說處女座啦。」「喔。」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問她星座,反而讓她不高興。原來我跟她出來的原因,與她的星座是蠻大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