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事的20歲處女女兒

快樂週末終於來了,娜娜上大學了,由於學習緊張,她要四周才休兩天,我們見面的機會也就少了,而我對娜娜的思戀之情卻愈來愈烈。偶而碰到,二人也只是相對一笑,我感覺到,娜娜表面上好像在躲著我,而從她的眼睛裡,也曾瞬間閃爍過性慾望的期盼到來。

一天傍晚,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剛剛從教室裡出來,便看到娜娜和她媽阿琴老師正從外邊回來,阿琴推著自行車,娜娜用手扶著車後架上的大書包。

「娜娜怎麼回來了?」

「你怎麼忘了,國慶節放長假嗎?我們學校放了5天,麗娜她們只放了3天。」阿琴在和我說著,說了幾句我也沒聽清楚,我嘴裡含糊的答應著,眼睛偷偷的瞄著娜娜那亭亭玉立的身體,漂亮動人的臉龐。

「回來了,好,好,這就好!好長時間沒有機會見面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娜娜身邊,輕輕地拍了拍她那柔嫩的肩膀。娜娜似乎聽出什麼,低下頭紅著臉,叫了一聲:「叔叔好!」就和媽走了。我看著娜娜倩麗的背影,心裡想:怎麼找個機會,把娜娜姦淫呢?

晚飯後,我在無聊的看著電視,娜娜打電話約我去她家,說有事要我幫忙。我來到她家後,娜娜先告訴我她媽外出去了。我看到電視上的教的是探戈舞步,問她是不是在學跳舞,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我說:「探戈舞步比較複雜,沒有一個舞伴是學不好的!」

她問我一句:「你會不會跳探戈?」

我已經明白她的心思了:「會啊!你願意我當你的舞伴嗎?」

她開心起來:「我跳的不好,你別笑我!」

「反正沒事消遣嘛,怕什麼?」

於是我又回到客廳,自然的牽起她的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隨著電視傳出的音樂跟她跳起探戈,這時我才明白為什麼我開門時,她穿的那麼迷人,而且在家還穿著高跟鞋,原來她是一個人在練舞,真是一個風騷的小浪貨!

娜娜身高大約163公分,踩著高跟鞋超過了168,與我跳舞,兩人的身高倒是挺配的。

探戈是比較高難度又浪漫的舞步,如果跳得好,有許多肢體交叉移位的動作,會讓人看了受不了。

她除了對我熟練的花式舞步感到佩服之外,偶而當我們肢體相貼之時,又露出無比的的羞澀,尤其她那美麗的雙眼,勾人魄魂,盯得我內心狂跳,摟著她纖細動人的腰身,不時兩人大腿相貼的磨擦,挑得我胯下的陽具已經硬邦邦了。

於是我弄了些花巧,將娜娜摟到胸前,她的乳房的乳尖與我壯實的胸部輕觸,下半身相貼,腿部廝磨,好像是跳黏巴達,剛開始她有點推拒,不肯將下體凸起的陰戶部位與我的硬挺的陽具碰觸到,可是隨著音樂節奏,陶醉在浪漫的氣氛中,她開始有了反應。

首先是我感覺到不時與我胸部輕觸的乳尖變硬了(她的胸罩很薄,觸感特別清晰!),兩人大腿的廝磨也使她亢奮,放鬆自己任我擺佈。

當我粗壯火熱的陽具貼向娜娜凸起的陰戶上時,她先是迴避,可能感官上的刺激,激起了她原始的本能,最後羞怯的挺起陰戶與我的陽具緊密相貼,她忍不住開始輕輕呻吟。

我不著痕跡的將探戈的舞步換成了情人間的慢舞她還不知道,只是混身軟綿綿的任我摟著,我看著她吐氣如蘭的柔美紅唇是如此的誘人,眉眼微閉,忍不住輕輕的吻了下去。

在兩唇相觸之時,麗娜全身一震,接著輕輕的張開了口,讓我的舌尖伸入了她的口中,可是她的嫩舌卻羞澀的迴避著我舌尖的挑逗,我啜飲著她口中的香津,放在她腰間的手移到她的豐腴微翹的美臀,用力將她下體壓向我,讓我火熱的陽具與她的微凸的陰戶緊密的磨擦,我感覺到她的陰戶發熱了,這時她移開了與我深吻的柔唇,喘著氣。

娜娜說:「我們,不該這樣……唔!」

我不待她說完,舌頭已堵住了她的嘴,手伸入她低領的衣衫內撥開她的胸罩,握住了她的乳房,指尖揉動著她已經發硬的乳珠,她忍不住呻吟出聲,終於吐出了柔軟舌尖任我吸吮,同時也伸手回抱我的腰,下體的陰戶也不停的挺動,用力與我的陽具頂磨著。我將她上衣的紐扣一粒粒解開,襯衣已被扯開,一具美妙絕倫的軀體體顯露出來,凸凹有致的侗體舒展著,雪白的臂膀和修長的雙腿就是那麼隨意的放著,但絕找不出更合適的放法,我懷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覺得任何人都不能褻瀆這麼完美的身體,我不轉睛地看著娜娜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啟,貝齒細露,細黑秀髮分披在肩後,水汪閃亮的雙眸閃著羞澀而又似乎有些喜悅的輝芒,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我的手握住了那嬌挺豐滿的玉乳,揉捏著青澀玉峰,感受著翹挺高聳的處女椒乳在自己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盈盈一握、綿軟噴香,讓人愛不釋手。

我的一雙大手,撫握住她那一對彈挺柔軟的玉乳,我的手輕而不急地揉捏著……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脈賁張。看見麗娜那線條優美的秀麗桃腮,我不由得色心一蕩,手指逐漸收攏,輕輕地用兩根手指輕撫麗娜那傲挺的玉峰峰頂,打著圈的輕撫揉壓,找到那一粒嬌小玲瓏的挺突之巔–乳頭。兩根手指輕輕地夾麗娜那嬌軟柔小的蓓蕾,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娜娜被那從敏感地帶的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弄得渾身如被蟲噬,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

娜娜在慌亂與緊張萬分中不能自禁地一陣顫慄,秀麗清雅、美若天仙的她那本來如雪的嬌靨上不由自主地迅速升起一抹誘人的暈紅。她溫柔的眼神頓時變得慌亂不堪,她為自己那羞人的身體而感到無比難堪,她狼狽地慌忙將皓首扭向一邊。

我的手開始往下移動,溜進內褲伸向她神秘地帶。這次遭遇到娜娜輕微的抵抗,但根本起不到作用。我忍不住了,伸手撩起了娜娜的裙擺,當我的手撫上她未穿絲襪柔滑細膩的大腿時,她全身輕顫,我的手順著她大腿內側探到了她的胯下,觸摸到她已經被淫液蜜汁滲透的小三角褲。貞潔的花唇被我左右撥開,將中心的入口處裸露了出來。我色情的手指在麗娜內側的粘膜上輕輕重重地撫摩,她的身體在小幅度的抖動。純潔的幽谷已經開始泥濘潮濕,我撫弄一下她的陰阜,撥動一下她的陰毛。娜娜的兩條雪白雪白的大腿輕輕的交叉在一起,擋住了陰阜之下,兩腿之間黑黑的樹林裡,那可愛的神秘園的入口,那裡是進入她身體內的唯一通道,也是我快樂的源泉。她隆起的陰阜向下延續,在兩側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條狹長的三角區,兩側是隆起的豐滿的大陰唇,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只留下一條小小的深紅色的縫隙,縫隙的上緣是的陰蒂,烏黑的陰毛分佈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大陰唇的下緣會合後變成一條細細的繫帶,一直連續到同樣緊閉的菊門口,這裡是一條險要的峽谷,皮膚的顏色恢復了晶瑩的白色,兩側是圓渾豐腴的小山一樣的臀部,潔白柔軟如凝乳一般。

我的手指小心地放在她兩片嬌羞的大陰唇上,薄薄的嫩膚吹彈得破,狎玩著她的陰阜和陰毛,手指不斷地搓揉。

娜娜雪白耀眼的美艷胴體上抹了層層紅霞,身子不由自主地顫動,胸前高挺堅實的乳房,波濤般的起伏跳動,幻出了柔美無瑕的洶湧乳波,身上沁出的香汗且點點如雨,混著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愛液微薰,如泣如訴的嬌吟聲,聽得人心癢難熬,聞得人情慾大動,她緊緊摟著我,她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呻吟著、享受著給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渾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頂,她只知道拚命抬高香臀,我見俏她春情如潮,媚態嬌艷,猶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漲,緊抱她嬌軀,我的手指再次掠過她的珍珠,娜娜的雙手又抓緊了我的腰部,她緊咬著潔的貝齒,修長美腿像抽筋一樣緊繃,有彈性的柔膩腿肌不停的抽搐著,一股熱流由她陰道內湧出,微燙的陰精滲過了柔軟的薄紗內褲流到我龜頭上,她的高潮來了,她的花瓣張開了。這時我已經亢奮到了極點,如果不用她的陰道美穴幫我消火,我那根火熱硬挺的大陽具只怕會爆炸。

我不理會她的掙扎,摟緊她的頭部,讓我們的四片嘴唇貼得更密實,撥開她壓住我的手強行伸入她的內褲,手指在她已經被淫液弄得濕滑無比的陰唇上磨擦,這時娜娜全身抖動,甩頭扭腰急欲掙脫我的擁抱,兩人就站在客廳的大理石地上糾纏,我伸腳勾住她的小腿,她一個踉蹌向後仰倒,唔唔驚叫聲中,我已經扶著她的背部輕輕仰臥在地面上。

我把她壓在身下,她扭動著腰肢不斷掙扎,肢體的磨擦,反而讓我更加亢奮,用力的將她的小內褲一直扯脫到腳下,只剩內褲一邊還勾在小腿上,在她驚呼中手指已經插入她滑膩的陰道,好緊的穴,我手指被她陰道內的嫩肉緊緊的包住,指尖觸到她的陰核,立即繞著她已經脹大發硬的陰核轉著圈,她大力的呻吟,用力甩頭,柔唇終於擺脫了我的嘴,下體夾緊了大腿。

她叫著:「我們不能這樣,請你起來!」

「事到如今,難道你不想嗎?我是第一次。」

我說話時,中指繼續不停的揉動她腫大的陰核,弄得她一股股的淫液不斷湧出,我悄悄拉下了牛仔褲的拉煉,堅硬的大雞巴已經伸了出來。

娜娜扭力腰肢說:「你不起來我要叫了!哎呀~」我趁她說話時,突然扳開她的大腿,抽出我插在她陰道中的中指,只聽到「噗哧!」一聲,我的大龜頭已經挺入她被淫液弄得柔滑無比的陰道,她疼得兩眼翻白大叫一聲,我立刻用嘴堵住她的嘴,防止她再叫,同時我將大屁股向上一抬,又猛的向下一壓,整根粗長堅硬的大雞巴一下子貫穿了麗娜那嬌嫩無比的陰道。

娜娜微動了一下,放棄了掙扎,靜靜的躺在客廳裡清涼的大理石地面上,我則壓在她身上,兩人的下半身都是赤裸相貼,我的陽具已經整根插入她的陰道,大龜頭頂在她的陰核花心上,緊密的一點縫隙都沒有,我感覺得出她與我緊貼在一起的大腿肌肉繃得很緊,反而帶動陰道的緊縮,子宮頸將我的龜頭緊緊的咬住,使我舒爽的不得了。

我低頭親吻著娜娜的柔唇,她沒有任何反應,眼眶中積滿了淚水,我心底沒來由一陣愧疚,嘴離開了她的柔唇。

我歉然的說:「你實在太漂亮了,太吸引人了,我實在忍不住……」

她淚水流了下來,怨憤的說:「你這等於是強暴我!」

我只好睜眼說瞎話:「真的對不起!我有一個月沒有做愛了,你又是那麼迷人,我才會忍不住……」

看到她不出聲,我將大龜頭在她花心用力頂一下,她一聲痛叫。

她皺眉:「你別動,很痛的!」

她有點害羞的說:「我跟你是第一次,你的……又那麼大,弄得我又脹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