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的小蕩婦

今天是星期六,傑克‧布蘭多原本計畫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椅上頭,用爆米花及電視機上的超級杯比賽陪伴自己渡過一整天,不過他的女兒珍妮卻不斷吵著要到鎮上新開幕的健身中心去。

「好嘛,爹地,瑪麗跟克萊兒都去過了,我可不想到了禮拜一又只能聽她們在那兒說個不停。」珍妮噘起小嘴,拉著傑克的手臂左右搖晃,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甘休的神態。

傑克也不曉得到底是怎樣的笨蛋,才會想要在這種荒僻的鄉下小鎮蓋健身中心這種時髦的玩意兒,不過它的確讓日常娛樂少得可憐的鎮民們提供了一個好去處,尤其在年輕人之間,頗以去過健身中心作為時尚的指標,他自己也聽伐木場的同事們談論過好幾次。

珍妮前不久才剛滿十五歲而已,還不是可以放任她到處亂跑的年紀,傑克稍微沉吟了一會兒,終於點頭說道:「好吧!乖寶貝,妳先準備一下,我們等等就出發。」

「哇!太棒了,謝謝你!」珍妮高興地跳了起來,輕輕在傑克的臉頰上吻了一下,接著便馬上沖到樓上去,聽著女兒房裡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傑克無奈地聳了聳肩。

*** *** *** ***

「噢!爹地,你看你看,那是什麼?」一進入中心,珍妮就忍不住興奮地亂叫亂跳,傑克雖然也對各種新穎的健身設備感到好奇,但他可不想給人當作沒見過世面的鄉下老粗,所以只是故作淡定地隨意張望。

「那人不是奧斯曼先生嗎?」珍妮忽然指著前方不遠處一位四十來歲、身材矮胖的禿頭男子,傑克認得那人是珍妮學校裡的教師,在校方所舉辦的懇親會上見過幾次面,然而除了那個又大又圓的肚腩之外,傑克對他並沒有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

奧斯曼先生似乎也看到了珍妮和自己,傑克向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接著便對珍妮說:「寶貝,我想,在開始運動前,妳先去把東西寄放在櫃檯會比較好。」

「好,那就約在這裡會合!」珍妮說完,便踩著輕巧的腳步朝櫃檯跑去,只留下傑克一個人在原地等候。沒想到這一去就是十多分鐘,正當傑克開始不耐煩地跺著腳的時候,總算再度聽到珍妮的聲音。

「哈囉,爹地!」傑克循著聲音望去,在人群中卻找不到珍妮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細一看,一名有些面熟的金髮女孩,正揮手快步朝著自己跑來,端詳一下那張臉蛋兒,似乎是珍妮沒錯,但是傑克卻有些困惑了,因為方才分手時,珍妮身上穿的是家裡帶來的藍色運動服,現在卻變成了一套黑色的,像是泳裝般的東西。

原來珍妮不只是去將東西寄放在櫃檯而已,她還不知從哪弄了套運動專用的韻律服換上。

緊身的韻律服將青春期少女發育的秘密洩漏無遺,珍妮的身材好得令人無法想像,從胸前兩道飽滿的弧線判斷,至少也是D罩杯以上的程度,兩側腰部高開岔的設計,讓珍妮自臀部到腳踝的完美曲線被徹底地強調出來,這是一具沒有異性見了會不動心的火辣肉體,一個活生生的性感尤物。

上禮拜才與親友一起慶祝了珍妮十五歲的生日,但是現在傑克無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把眼前的珍妮與慶生會上戴著壽星帽子的鄉下小女孩聯想在一起,他不由得想起藏在抽屜深處的那幾本色情雜誌,珍妮與雜誌上的女郎們相比也毫不遜色,更難得的是她的臉孔是那麼的清純無邪,而且還是自己的女兒。

周圍的男性們不論老少,這時候無不偷偷朝著珍妮行注目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旁的奧斯曼先生更是瞪得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一樣,傑克卻無法責怪他們,因為連他這個做爸爸的也因為驚豔而出神了好一會兒,何況他人呢!

「嘻嘻,讓你等了很久嗎?爹地。」珍妮跑到傑克面前,身子輕巧地轉了一圈說道:「看起來如何?我從以前就想穿穿看了。」

當珍妮的背向自己時,那翹挺的屁股令傑克不由得心跳一陣加劇,他儘量讓自己保持著平靜的語氣說道:「噢!妳看起來美極了,寶貝,火辣又性感!」想到身為父親,這樣說好像不大妥當,他趕忙又補上一句:「不過妳不認為穿這種衣服對妳來說還太早了點嗎?」

「才不會呢,這是瑪麗借給我的,她說上健身中心時就該這麼穿!」傑克聽了女兒的反駁,不禁為之氣結。瑪麗是彼得牧師的女兒,珍妮的手帕交,一個徹頭徹尾的鬼靈精,總是有出不完的怪主意;傑克決定等到回家之後,一定要先給彼得牧師打個電話,看看他們家的女兒還給珍妮灌輸了些什麼奇怪玩意兒,不過現在他首要做的,就是儘量別讓女兒受到週邊圍觀的這群狂蜂亂蝶的騷擾。

傑克觀察了一下,發現健身車那一區的人潮較少,於是便對珍妮說道:「乖寶貝,我想我們應該先從一些簡單點的器材開始嘗試,健身車也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你說得對,爹地。」珍妮接受了父親的意見,選了一台健身車,開始學著旁人,有模有樣地踩起來。傑克故意站在後面,假裝指導珍妮的動作,其實是剛好阻擋住來自後方不懷好意的視線。

傑克這時鼓起父親的權威,用強烈的眼神無言地警告周圍的雄性莫要輕舉妄動。眼見無機可趁,圍觀的人潮遂逐漸散去,到此傑克才終於鬆了口氣。

正當傑克打算也找台健身車來運動一下時,一個景像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前方的珍妮每次踩動踏板的時候,渾圓的臀部被大腿帶動,如同兩團擠不壞的布丁一樣,不斷變化成各種形狀,其中蘊含著一份難以言喻的動感與彈性,這讓傑克無法移開目光。忽然間,他狼狽地發現一個事實,自己竟然勃起了?!要不是穿著寬鬆的運動褲,可能會當場出糗。他做了幾次深呼吸,試圖讓心情冷靜一點,不過效果似乎十分有限。

傑克環顧四周,也許是因為剛剛騷動的反效果,他與珍妮的周圍並沒有其他人,健身區一帶空蕩蕩的,這樣的安全感讓他下腹又湧起一股奇妙的衝動。

接下來的發展,傑克自己事後回想起來,也感到頗不可思議。

「噢,乖寶貝,妳的姿勢似乎不大正確……」

「咦?是這樣嗎?」

「嗯嗯,妳應該把手放在這裡……對了,還有壓低上半身,把屁股抬高。是了,就這樣……」其實傑克對健身的知識一竅不通,這麼說不過是假藉指導珍妮姿勢的名義,從後面挪近身子,同時將勃起的雞巴輕輕貼到珍妮的臀部上。

「噢噢……」年輕所特有的緊實與彈性,隔著布料傳達到雞巴前端,一瞬間產生了麻藥般的甜美快感,傑克的腦袋頓時變成一團融化了的奶油,他禁不住低聲呻吟,而珍妮卻似是一無所覺,依舊用力踩著健身車,臀部再次規律地朝傑克的雞巴壓迫過去,這讓情況變得更加不可收拾。

這樣的動作無異是在猥褻珍妮,傑克很清楚自己不該這樣,但是腰部就是不受控制,尤其是身處在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那種隨時被發現的刺激感,與下腹傳來的快感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讓傑克的理性徹底的萎縮了。

就在神魂顛倒之際,他偶然瞥了下目光,正好與回過頭的珍妮四目相接。

『她知道了!』原來珍妮早已發現了,一時之間,傑克羞愧得無地自容,他本來應該馬上停下這荒唐的行徑,但是惡魔的聲音這時卻在傑克耳邊響起:『別停下來,這麼美妙的快感可是一生都不會再嘗到了!』那聲音雖然微弱,卻字字清晰,將傑克本已混亂的思緒更導向瘋狂。

『珍妮發現了卻沒有說出來,表示她不會介意的……不必懷疑,一定是這樣的,因為她是我的女兒啊……噢噢,我的親生女兒。』胡思亂想的同時,傑克的動作更加大膽。

珍妮這時候已經無法裝作不知情了,她的腰部微微地顫抖起來,兩腿不自然地向外張開,臀部因為這樣被抬得更高,這讓傑克更加毫無阻礙地前進到深處,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龜頭的前端已經稍微撐開蜜壺的開口,觸碰到珍妮那禁忌的處女膜。

『就這樣插進珍妮的體內吧!』從來也不曾想過的淫穢想法,佔據了傑克的思維,這時他的雞巴已經堅硬到難以置信的程度,彷佛稍加用力就能突破韻律服的限制,穿刺進女兒的體內。

這時,兩人身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把傑克從淫亂的妄想里拉回現實,他就像個作弊被逮到的中學生一樣脖子一縮,慌忙地站起身子,原來有位老婆婆撞倒了排放啞鈴的架子,工作人員正趕忙過去處理,情況一片混亂。

傑克的腦細胞還無法瞭解眼前的狀況時,珍妮已經跟著站了起來,「爹地,我想我們該回去了。」冷冷地丟下這句話後,珍妮便頭也不回地朝櫃檯跑去,只留下傑克一個人茫然若失的站在原地。

回程的車上,珍妮無言地望著車窗外面的風景,傑克也是心中有鬼,尷尬的沉默充斥在倆父女之間。

*** *** *** ***

珍妮一進到家門就馬上就躲回房裡,傑克則是懊悔地坐在沙發椅上,抱著頭對自己今天的行為感到苦惱與不解。身為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對女兒的邪念令他感到羞愧,在健身中心的時候,一定是被惡魔之類的附了身,才會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慢慢冷靜下來之後,傑克的思緒回到現實的層面上,有必要與珍妮談談,只要誠意地解釋與道歉,必定能夠取得她的諒解。妻子正好去參加了婦女團體的活動,要到明日才會回來,這給了傑克最寶貴的時間,他打算在妻子回家之前把這件事處理好。

他走到珍妮位於二樓的房間門口,深呼吸了好一會兒之後,敲了敲門說道:「乖寶貝,是我,妳睡了嗎?」

「……有什麼事嗎?爹地。」

「方便的話,我能進來跟你談談嗎?」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傑克也有些擔心,如果珍妮不願見他,事情就難以解釋了,所幸珍妮並沒有避不見面的意思。

「嗯嗯……當然,請進吧!」

當傑克推開房門,珍妮正趴在床上,漫不經心地翻閱著時裝雜誌,讓人頗意外的是她只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小背心,下半身一條又窄又緊的白色小褲,傑克即使站在門口,也能嗅到珍妮充斥在整個房間的體香,這對現在的他來說無疑是有點太過刺激了,一時之間竟忘了要說話。

「你找我有事嗎?爹地。」甜美的聲音讓傑克清醒過來,他趕忙清了清喉嚨說道:「咳咳,嗯……孩子,我有點事想跟妳談談。」

「喔,有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我想,我有必要跟妳解釋一下……」

「解釋?」

「嗯,我想說的是,一個身心正常的男人,在某些場合下,有時會有一些奇怪的舉動……」

「你所謂的奇怪舉動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