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女失身

第一章 春滿靈堂

晨光初現的時侯,在一個高級私人屋村裡,一陣陣呻吟聲從其中一個單位裡的主人房傳出來。原來房裡的睡床上有一對肉蟲正在翻雲覆雨。床上的男人大約四十多歲,他叫倪國明,是一間玩具廠的大股東,床上的女人是國明的太太馮玉珠。他們兩夫妻年紀相差很遠,玉珠現在才三十出頭。

在十多年前,玉珠和國明都在同一間玩具廠打工,當時的國明十分英俊,是廠裡女工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很多女工都向他自動獻身,玉珠也是其中的一個。不過當時的社會比較保守,一般人都缺乏性知識,玉珠經常和國明上床,她又不懂得去避孕,終於珠胎暗結。

玉珠的父母知道後便強逼國明娶她,國明唯有和玉珠結婚,而他們結婚之後不久,玉珠便生了一個女。國明做了爸爸之後變得收心養性,專心去賺錢,過了幾年之後,他儲了一筆錢,和朋友合資開了一間玩具廠。至於玉珠在結婚之後就留在家中做家庭主婦,全心全意去照顧丈夫和女兒,平時有空就和一班有錢太太去健身中心,因此她雖然年過三十,但身材還保持得很好,胸前一對三十五吋大奶豪無下墮跡像,至於腰枝和大腿上連一點多餘的脂肪也沒有。

由於玉珠身材保持得好,所以國明也懶得去拈花惹草,他十分滿意玉珠帶給他的性愛享受,這天國明就是一睡醒便抱著玉珠做愛,而且一搞就搞了大半個鐘頭,國明雖然搞到滿身大汗,但卻換來一份回味無窮的享受。

雲雨過後,國明攬著玉珠休息了一會,床頭的鬧響起來,國明是時候要上班了,他依依不捨地放開玉珠走入浴室梳洗,換上西裝後,玉珠已再次睡著了,國明走到床邊輕輕吻吻了玉珠一啖,然後才返工。誰不知天有不測之風雲,這一吻竟是國明對玉珠的最後一吻。在一個鐘頭後,一陣電話鈴聲把好夢正濃的玉珠吵醒,而電話傳來的消息更把玉珠嚇至目瞪口呆。

原來國明在上班途中被一輛沖紅燈的私家車撞倒,意外發生後私家車不顧而去,而國明被送到醫院後已返魂無術,警察從國明身上記事簿找到他家裡電話號碼,於是打電話叫玉珠去醫院認屍。

玉珠去到醫院後一見到國明的遺體便哭得死去活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邊哭一邊叫警察把撞死國的司機捉來填命。不過警察無法幫她捉到殺夫真兇,意外發生時雖然有人看到私家車的車牌,但調查後發現這私家車剛好在事發前被人報失,警方在幾天後雖然找回失車,但這失車已被燒成一堆癈鐵,所有證據已被偷車賊燒燬,所以無法追查。

正所謂人死不能復生,玉珠唯有收拾心情替國明辦理身後事。由於國明在香港沒有親人,因此在喪禮的第一晚,靈堂十分冷清,到深夜時靈堂裡除了玉珠和她女兒倪佩絲之外,就只有一人。他叫陸志光,是玩具廠的另一股東,除了玉珠兩毌女之外,他便是國明在香港最親的人。

玉珠兩毌女在靈堂上一邊哭一邊燒金銀衣紙,不經不覺已到了午夜,志光勸她們回家休息,但玉珠堅持要替亡夫守夜,不過她也認為佩絲年紀太細,不宜守夜,於是請志光送佩絲回家。

志光駕車送佩絲回到家時,佩絲可能哭得太倦,已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志光唯有把她的一隻手搭在自己肩頭上,他又用一隻手繞過佩絲背脊扶著她入屋,他們一路行,志光的手就慢慢移到佩絲胸前。

佩絲今年只有十八歲,胸前一對剛發育的乳房只有檸檬那麼細,志光的手輕輕托著她的乳房,他感到佩絲的喪服內並沒有胸圍。志光偷偷捏了一下手中的乳房,但佩絲還是半睡半醒的,全無反應,志光於是更放膽去摸,他好快就找到乳頭的位置,他用手指輕輕捏著佩絲的乳頭,發育中的乳頭特別敏感,好快就被志光捏得發硬,白色的喪服上明顯地凸起了兩點。

志光把佩絲扶入睡房,佩絲一躺在床上便睡著了,志光好想趁這個黃金機會仔細去再摸佩絲,他甚至想解開佩絲的衫鈕,望一望她那對剛發育的小乳房,再看看她的雙腳盡頭處究竟開始長毛了沒有,但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不想為了貪圖一時的手欲而破壞了他的計劃。

原來志光和國明合資開的玩具廠,志光只佔兩成股份,其餘八成都是國明所有,所以志光雖然是股東,但廠裡的大小事務都由國明話事,他本來想和國明拆夥再另開一間玩具廠,但他又不夠資金,唯有繼續做個有名無實的板。不過志光不服氣一世受制於國明,於是便想了一條將玩具廠據為己有的毒計,而計劃裡的第一步就是要殺死國明。

當日把國明撞死的失車就是志光偷的,駕車撞死國明的人也是他,事後放火燒車的人也是他!由於志光把所有證據消滅了,警察也沒有懷疑過他,所以他的第一步計劃可以話做得十分成功,而他現在要做的正是計劃的第二步。

志光送了佩絲回家後立刻返回殯儀館,靈堂裡只有玉珠一人,她呆呆地望著國明的遺照,心裡想著以前和國明一起時的甜蜜往事,由於她想得太過入神,所以完全不知道志光已返回靈堂,直到志光伸手拍她肩頭時才從回憶中走回現實世界。

「國明已死了,」志光安慰玉珠說:「你不要太傷心,要小心身體,佩絲好需要你照顧的。」

「佩絲回家後睡了沒有?」玉珠關心地問。自從國明死後,佩絲就是她在世上最親的人,所以更加疼愛佩絲。

「你放心吧,她可能哭得太倦,一回家就睡著了。」

「勞煩你了,今次喪事如果沒有你幫手,我真不知怎去做。」

「國明是我的多年朋友,我當然會幫手,阿嫂,我看你也倦了,不如在長椅上睡一會吧!」

「我又怎睡得著呢?我嫁了國明十幾年,我現在一合上眼就好像見到國明,他死得這麼慘,我真希望他可以報夢給我,告欣我誰是駕車撞死他的兇手。」

「阿嫂……」志光被玉珠的話嚇得心裡一寒,但他如果相信鬼神之說的話,他就不敢把國明殺死啦,所以他好快就回復鎮定,他把話題帶開說:「你不要胡思亂想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你應該為未來打算。」

「未來!我也不敢想了。國明在生時,我從來不過問工廠的事,如今要我接管工廠,我也不懂怎去打理,以後工廠就要靠你了。」

「你可以放心,工廠我也有份的,我一定會好好把工廠搞好的。」志光又把話題帶回國明處:「國明以前對你很好,他現在死了,我真替你擔心。」

「陸先生……」

「阿嫂,不要這麼客氣,」志光把珠的說話打斷:「我和國明這麼熟,你叫我志光就可以。」他一講完就握著玉珠的手以示安慰。

「志……志光,國明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留下我和佩絲兩個孤兒寡婦,你叫我以後怎麼過活呢!」

「阿嫂,其實你還年輕,大可以把國明忘掉,找過一個男人再嫁的,以後不愁沒有好日子過。」

志光這樣說是有目的的,因為國明死後,工廠的八成股份落在玉珠手裡,他見玉珠今年三十幾歲,正好步入性慾旺盛的狼虎之年,猜想她不可能從此為國明守寡一世,所以他的第二步計劃就是要挑起玉珠的慾念,只要能夠贏取玉珠的芳心,他就可以把玩具廠完全控制。

「我的年紀也不細了,而且又帶著個女,怎會有男人肯要我!」

「阿嫂你其實保養得很好,你和佩絲走在一起時,其他人都會以為你們是兩姊妹,就連我也對你有好感。」

「這裡是國明的靈堂,」玉珠對志光怒道:「他剛死去,頭七都未過,你怎可以對我講這些事?!」

「阿嫂你要面對現實,國明已死了,你應為將來打算,而我是真心真意想照顧你和佩絲一世的。」

志光講完後便一手把玉珠拉起,一張嘴印在玉珠的唇上,玉珠一時間嚇得不知所措。自從國明死後,她一直處於極度悲痛中,從來沒有想起性的問題,但志光這一吻卻挑起了她那績壓多日的性慾,她回想到國明在臨死前的早上,他們在家裡做愛,這情景是何等甜蜜,不過當她一想起國明,她便立刻把志光推開。

「我們不可以這樣的,如今國明屍骨未寒,我不能做出對不起國明的事。」玉珠斬釘截鐵地說。

「如果國明的屍骨已寒,你是否會接受我?」

「我……」玉珠想不到志光會這樣追問,她說:「我不知道。」

志光對玉珠的答案感到很不滿意,他拉著玉珠走入靈堂後的停屍房,床上躺著國明的屍體,冰凍的冷氣使玉珠不禁打了個冷震。

「你看!國明是屍骨未寒嗎?他早已被冷氣雪凍了,」志光拉著玉珠的手到國明的遺體上說:「不信你可以親手摸一下。」

當玉珠的手快要碰到屍體時,她不敢再把手伸前,她眼前的屍體就是和她做了十多年夫妻的國明,他們多年來的性生活,玉珠層摸過國明身上每處地方,但現在不知為何不敢去摸國明的屍體,一隻手停在半空。

「你為什麼不摸?」志光追問:「你怕什麼?難道他不是你丈夫?還是你已經想把他忘掉?」

一連串的問題,玉珠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眼淚再次湧出,她雙手掩面,轉身跑出停屍房。但志光也追了出來,他在靈堂後把玉珠拉實,他出力把玉珠擁抱著,一張嘴再次印在她的唇上。

玉珠心裡很亂,她張開眼望著志光,後來她視線轉到用玻璃做的停屍房,她一看到國明的屍體便把志光推開。

「我……我不能這樣做……不可以在這裡。我見到國明的屍身,我……我好怕!」玉珠道:「我怕國明在天之靈會怪責我。」

「阿嫂……不對,我應該叫你做玉珠,國明已經死了,如果他是愛你,他在天之靈也會想你以後有個好歸宿,他不會怪你的,我和國明是好朋友,我好明白他的,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會好高興,你相信我吧!」

「你講的話是真的嗎?但我們在這裡,我感到國明就好似在旁邊看著我們一樣,我真的是好怕。」

「你放心啦,其實我把你拉到這裡,是想和你在國明的屍體前做愛,一來讓國明知道你找了個好歸宿,等他可以安心地去,二來我要你衝破國明這個心理障礙,只有這樣做才能使你忘記國明。」

「你沒有騙我嗎?」玉珠半信半疑地問:「我可以忘記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