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創傷

(一)

這是我的故事,是我們一家的故事。

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述說。也許我應該從頭開始,引導你經歷我的整個過程,讓你詳細地了解事情的發生、發展和結局。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錯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我是真的錯了,但是什麼才是對的呢?我不知道。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還是有必要源源本本地說出來,是非讓別人判斷去吧。

首先,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一些我們家的背景。

我的家庭只有三名成員:我,媽媽和奶奶。我們的年齡正好彼此相差十五歲,但感覺上年齡的差別並不大,是彼此的稱呼拉大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奶奶是法國後裔,她的父母定居美國後才生下了她。奶奶的經歷相當坎坷,六歲的時候,父母相繼去世,撇下她一個人在孤兒院。從我有記憶以來,就很少見奶奶笑過,她很孤獨,也很憂郁,這也許與她不幸的童年有關。十五歲的時候,她不幸遭人誘騙失身,然後不久就遭到遺棄,而那個作孽的人竟然是個中國海員。當然,這只是奶奶不幸人生的開始,而這個不幸的開始就讓她懷孕了。

後來,有個富有的人家很同情她,收留了她,雇佣她做女佣,但他們對她很好,把她當自己女兒來對待。奶奶工作很勤奮,也很討主人的喜歡(後來我知道了這家人其實也不安好心,他們是看中了奶奶的年輕美貌,經常藉一些狂歡晚會對奶奶提出無理的要求,奶奶不但要應付這家的人,還要忍受他們朋友的侮辱,但奶奶孤苦伶仃的一個人,還帶著一個年幼的女兒,只能把一切都忍耐下來了),最終他們收養她作為養女,成為了這個家庭的一員。

幸運的是這個富有的人家沒有自己的後嗣,他們死後,奶奶作為養女繼承了他們全部豐厚的財產,也算是對往事的一些補償吧。

媽媽從小就被奶奶寵壞了,而且奶奶的養父母也很喜歡她。但是奇怪的是媽媽在一個性泛濫的家庭裡長大,她小的時候,一定目睹了許多淫亂的場面,知道男女間可以有許多美妙的事發生,但她卻保持了自身的純潔,一直到十五歲。在這個不幸的年紀,媽媽在圖書館遭到一個中年學者的強姦,結果生下了我,可憐的我直到現在都不知道我的父親到底是誰。

媽媽和奶奶兩人一起把我撫養成人,但是我卻沒有福氣享受溺愛的滋味,因為她們對我的要求很嚴格,要求我事事獨立,做事要有自己的主張。我很愛她們,她們也很愛我。雖然她們的要求很嚴格,但我不怨她們,我知道她們是為我好。所以我從小就很獨立,雖然我可以向她們要求任何我想要的東西和幫助,但我通常是靠自己的努力去克服所有的困難。

一直到我十五歲,我的生活都是充實而正常的。

然而,世事的發展總是有些出人意料。

俗話說『女人四十一枝花』,奶奶雖然已經四十五歲了,但是她卻一點也不顯老,反而是越發的嬌艷迷人,渾身上下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韻味,是那種看起來很有涵養,但又很嫵媚的女人。也許是法國血統的緣故,奶奶與生俱來一種浪漫典雅的氣質,雖然表情常常很憂郁,但是卻平添了一種恬靜儒雅的味道。

奶奶的頭髮本來是金黃色、略偏白的,但是她卻喜歡隨心所欲地染髮。我就見過她染成棕色、黑色和鮮紅色等,但我最喜歡的是更接近自然的紅褐色。奶奶也很喜歡洗頭髮,我喜歡看她剛剛洗過頭時嬌慵的樣子,那時她的頭髮卷成一束一束的,一直垂到她的肩上,臉上飄著淡淡的紅暈,顯得格外的迷人。

奶奶喜歡讓披肩的長髮垂下來,自由地灑落在背後。她很不喜歡束髮,也不喜歡讓頭髮隨便地擺在前面,她覺得那樣很可笑。我最喜歡的是手指插進奶奶長髮裡,給她結辮子的感覺。

我常常把頭埋在奶奶鬆軟的長髮裡,使勁地嗅那種令人心神俱醉的髮香。奶奶也喜歡甩著長髮,讓髮梢輕輕拂過我的肩頭,我的胸膛,我的小腹,還有我的下體。當奶奶用手握住我巨大的陽物時,她總是垂下長髮,用髮絲層層纏繞著我粗大的陽物,然後,我就按耐不住地撲了上去……當然,這都是以後發生的事了。

奶奶臉部的曲線很柔和,這使她看起來有些柔弱,但她的眼睛卻炯炯有神,彷彿可以把別人的五臟六腑都看穿似的。當她盯著你看時,你會有一種心虛和無地自容的感覺。她的眉毛很淡,溫和地向上翹起,斜斜地插入兩眼之間。當我吻她的脖子和精致的小嘴時,她嬌小挺拔的鼻子會微微地上翹,顯得十分可愛。

奶奶的嘴唇小巧玲瓏,薄薄的兩片,【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看起來很性感。當你吻上或舔她它們時,你會感覺到它們的柔軟和濕潤,特別是看它們含著你的肉棒時,你會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奶奶的臉形是圓的,與媽媽的形成鮮明的對比,當你吻她們時這種感覺會更明顯。

奶奶的脖子細長,上面已經可以看到一些皺紋,但是她的肌膚依然是那麼柔軟和光滑。她說,適當的皺紋可以更好地吸收我的精液。如果我用肉棒摩擦她的乳房,她一定會讓我射在她的脖子和下巴上,然後用我的精液塗滿全身。

奶奶的乳房並不算大,但是十分的堅挺,而且富有彈性。如果我們做乳交的話,她的乳房剛好可以把我的肉棒夾住。她的乳頭顏色是鮮紅的,一點也不像一個老年的婦女,乳暈銀幣般大小,小小的乳頭點綴在上面,顯得十分可愛,令人忍不住想張嘴咬上一口。我最喜歡把奶奶的小乳頭含在嘴裡,細細地品味,感覺它們慢慢地變硬,然後流出淡淡的乳液。

奶奶的身材很齊整,個頭不高,但是曲線卻十分的美妙。她的腰肢纖細而柔軟,小腹平坦光滑,歲月沒有給她的身體留下任何痕跡。她的臀部豐滿但不肥大,大腿的肌肉略顯鬆弛,手摸上去時十分柔軟,觸感很好,只是缺乏彈性。她的陰部十分豐滿,那裡是我的天堂。當我把臉湊上去時,我可以充分感覺到它的溫暖和濕潤。奶奶的陰部長滿了細密的陰毛,但是陰毛的顏色卻不盡相同,穴口四周的是金黃色的,靠近穴口顏色卻變為灰色了。有時奶奶和媽媽同時處於排卵期,奶奶就會用雙腿夾住我的肉棒,媽媽則在奶奶的身後,用嘴吮吸我的龜頭,將我射出的所有東西都吞下去。

奶奶的腿有些瘦小但很修長,當她用雙腿夾住我時,我只有投降的份。奶奶的身體是我認為的世界上最美的兩具胴體之一,當然,另一具是屬於我媽媽的,那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我的媽媽,現年三十歲,面容嬌好,雖然已是中年(?),但是身體依然保持著少女的姿態,她的外觀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小得多,如果她說自己才二十歲,保証不會有人懷疑。

正如我所說,媽媽是個中法混血兒,但是更偏向於中國血統。她的頭髮烏黑發亮,整齊地垂在雙肩上。她的臉形與奶奶一樣有點圓,但是要飽滿得多,極有肉感,而且肌膚細膩,白裡透紅,十分可愛,不細看一定會以為真的是個中國人。我最喜歡吻媽媽的小嘴,她的吻甜蜜而溫馨,有一種說不出的消魂感。在我們做愛時,她和奶奶會用嘴吮吸我的肉棒,看起來母女倆有些相似,但是彼此的技巧卻不盡相同。

媽媽的體形也繼承了東方人的特點,嬌小玲瓏,線條柔和,比奶奶要小一號,但唯一例外的是她的乳房。媽媽的乳房雖然不能稱作巨大,但是異常豐滿,比起奶奶來還要大一些。她的乳頭是可愛的櫻紅色,點綴在兩座挺拔的小山上,仿似兩粒熟透的櫻桃。媽媽的乳頭是她的性感帶,當我著意地舔吸它們時,媽媽會全身發癢,不住地向我討饒。

媽媽的小腹平坦而寬敞,極富彈性,伸手撫過時,可以感覺到她內蘊的激情。媽媽喜歡和我做乳交,用她豐滿的乳房緊緊地夾住我粗大的肉棒,用力地擠壓,最後讓我把精液射在她的小腹上,然後把它均勻地塗在身上、乳房上,讓奶奶把它舔乾淨,還說可以保持肌膚的細膩和彈性。媽媽的屁股尖尖翹翹,不算豐滿,但是肉感很好,當她們倆趴下來讓我用手掌拍打時,媽媽屁股上發出的聲音要響得多。

媽媽的大腿具有年輕人引以為傲的結實和豐滿,雙腿並攏時,中間不留一絲縫隙。媽媽的腳小巧可愛,而且非常靈活。你一定沒聽說過或見過用腳使人射出來吧?我媽媽就可以。她經常用雙腳夾住我的肉棒,用力地揉搓,靈活得跟手掌一樣。

哦,想一想就能夠令人膨脹!

好了,詳細地描述了一番奶奶和媽媽的身體容貌,不管你感覺怎麼樣,我想應該夠了。雖然好像描寫得有些肉麻,但是她們的真人比我描述的要美得多。

閑話少說,現在讓我來告訴你我們是怎樣從一個思想保守、舉止拘謹的家庭轉變為一個放蕩淫亂的家庭吧。

看了受不了可以去打幾個手槍,但不要學我。

一切的過錯(?)都是從我十五歲那時開始的。

我像往常一樣放學後哪兒也沒去,直接就回家了。

此時正是早春時節,空氣清新,氣候宜人,天空一片湛藍,像平常一樣,是個好天氣。往常在這樣的好天氣裡,奶奶總是在花園裡悠閑地澆花除草,或是四處溜達,呼吸清新的空氣。媽媽則多半是躲在自己的工作間裡縫縫補補,高興的時候還會畫幾幅畫,雖然有些無聊,但是對於一個衣食無缺的女人來說,倒也能消磨不少時光。

但是今天似乎有些特別,我進門後一個人也沒有見到。花園裡沒有奶奶熟悉的身影,媽媽貫常工作的房間裡也沒有媽媽的影子,像是商量好似的,兩人同時消失了。

院子、花園裡都沒有人,我進到屋裡,找遍了樓下的所有房間,卻連人影也沒見著半個。我想,她們興許是又去看什麼展覽或是上街購物去了,反正這種情況又不是第一回了。於是我聳了聳肩,回我的房間去了。

我們家住的是大洋樓,分為上中下三層,我住在最頂層,也可以說是閣樓吧,只是這個閣樓大了點罷了。

我的房子占據了頂層幾乎一半的空間,房間十分寬敞。當然,我特意重新安裝了一部梯子垂到二樓,這樣,當有人上來時,我一定可以發覺。

我有一些玩具,但不多,畢竟我不是小孩了。我訂閱一了些體育雜志,主要是關於籃球的,我愛好運動,尤其喜歡籃球,所以房間裡有一些健身器材和幾個籃球。

總的來說,我沒有讓奶奶和媽媽失望,她們的嚴格教育是對的。我基本上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在學校裡成績優秀,體育運動又十分在行。與時下那些早熟的男孩們相比,我從來不看什麼色情漫畫、A 書 A 片等那些無聊透頂的東西。

一句話,我從裡到外都是一個好孩子。

我上到二樓向通往我房間的梯子走去。梯子的位置在走廊的盡頭,我必須先經過奶奶的房間。

奶奶的房間就在樓梯口的左邊,而媽媽的房間則在樓梯口的右邊,這有時候會給我造成不便,因為我有時候會看球賽的電視轉播而待到深夜,為了不驚醒她們,我不得不踮起腳尖輕手輕腳地經過她們的房間,以至於我完全清楚二樓地板的哪一塊木板踩上去會發出響聲,哪一塊不會。

奶奶的房間開了一小道縫隙,我經過的時候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你也許在想,又是偷窺,這已經是陳腔濫調了,幾乎所有的亂倫故事都是從偷窺開始的,就不能來點新鮮的東西嗎?我只能抱歉了,因為這就是事實,我也想有點新鮮的東西,但事情的確就是這樣開始的,我無法杜撰出一個我沒有經歷過的開始。

我有些好奇,悄悄地把門打開一點,探頭往裡看,眼前的景象簡直把我驚呆了。

只見媽媽躺在床上,兩腿大開,奶奶趴在她身上,兩人成『69』姿勢,奶奶的臉正對著媽媽的陰戶,我看不見媽媽的臉,不過,我想媽媽一定也和奶奶的處境是一樣的。

我下意識地把門拉上,僅留一點縫隙,使我剛剛好能夠看到裡面的情景。

我不能相信平日端庄正經的奶奶和媽媽會做出這樣的事,在我的記憶裡奶奶和媽媽總是晦談有關性方面的事,偶爾涉及的時候也是一筆帶過,從來不在我面前透露過她們對性的看法,但我至少知道媽媽自從被男人強姦後,就十分痛恨男人,所以這麼多年來,盡管追求媽媽的人不少,但是媽媽從來都是不屑一顧,再加上她們嚴格的教育,連帶我對於性也嚴肅起來,在學校裡很少交女朋友,更不用說有過什麼體驗了。

但是眼前的一切卻著著實實地給了我極度的震撼,我的理智告訴我此時應該輕輕地把門關上,回自己的房間,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我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眼睛一刻不眨地盯著奶奶和媽媽赤裸的身體,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了褲子上。

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盡管我平時對性不是很留意,但是同學中隨便的人總是不少,耳濡目睹地,也知道了不少東西。

我知道用手抓住自己的生殖器用力地揉搓可以令自己很快活,有時候在課堂上我就見過幾個同學這麼做過,聽他們說很爽。

我解開褲子上的拉鏈,把手伸到了短褲內,摸到了另一個不會說謊的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它已經『長大』了,觸手處熱乎乎的一大把。

房間裡,奶奶和媽媽還只是互相用舌頭舔著對方的陰道外側,顯然她們才剛開始不太久,但兩人看起來都很快樂。奶奶和媽媽平時高興的時候都很健談,或者說多嘴,但是此時兩人出奇地安靜,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舔著對方突起的裂縫。

我的下體一直在不斷地膨脹,大到我幾乎無法再握在手裡,頂得內褲高高鼓起。

我為我這種不合時宜的衝動感到不安,我暗暗譴責自己不該偷看奶奶和媽媽的秘密,但是潛意識裡我又十分渴望能夠看下去,我甚至感到了一種背德的快感。

哦,我真是墮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