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華奇遇記

本篇文章是來自一位台灣網友(簡欣華)的投稿,共有十個章節,是網上首發,小站有幸有此機會和大家分享。

據我所知,文章大部份內容是真實經歷,描述由少女到老年的性愛經歷,各位可以慢慢欣賞喔!

最後,也在此感謝「欣華」在小站發表她的作品!祝願她身體健康,生活快樂!- 搜性者 2015.03

各位朋友如需轉載,請保留此段或註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作者:簡欣華

這是我一生簡單回憶的紀錄,大部份都是實在經歷的事物,據實寫下。

為避免我所認識的人困擾,文中的人名我都用假名,如果正好相同,請不要介意,因為中國字常用的難免碰巧了相同,或音同字不同。

我民國卅四年出生於河南扶溝,父親是軍人,四歲時在廣州隨軍撒退到台灣,方知他們的陷共船隻未能成行,母親率我到了台灣舉目無親,迫不得已改嫁給我現在的爸爸,在台南居住,開了一家「渡小月」麵店,到九歲時母親也過世,爸爸又另娶了阿姨,我就在這里入學長大。

我後父是台南人,沒有子女,因之我雖不是他親生,但對我非常愛護,一直培養我到師專畢業,可惜他英年早逝,都不能報答他養育之恩,這是我終身憾事。

今年我62歲了,垂垂老矣,寫這篇自傳蠻有白首宮女,述天寶往事的感覺,有些不勝唏噓。

現在我是一個單親媽媽,只是兒子姓的是我法律上老公的姓,他真正的血親老爸己經將星熒熒,不能揭露了。

我雖然讀到師專畢業,曾為人師,但我因小時習慣和處邊隔壁鄰居小朋友說慣了俗語,所以我平時口語,不太注意,除了上課堂上要說部定國語發音外,我口頭語言,雖為人師表,卻屄屄屌屌的粗話說慣了,有時為了表達當時直接感覺就戒不掉,請讀者見諒。

我從15我就知曉人事,與我首位愛人發生關係開始,身邊情人不斷,【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年青的日子里,除了大姨媽來的日子,幾乎每天都在做愛,甚至有幾次還繼續照常開工。

我做過不同的愛,異國戀、黑白配、SM、女女同性、異性、平常、站立、爬式、女上男下、幼齒、靠牆、野外、穿環等等都酷愛嘗試,我也做過二男3P,二女3P,甚或有一次被騙做過8P,也曾被騙做過幾次賣屄的笨事。我也要在此揭露出來,防止有人落入我所遭遇的笨事重演。

我在前二三年,每次對鏡自憐,都自已感覺自己很是美麗,六十歲的人,看來也只像四十歲的樣子,甚至可比卅五、六歲的樣子,皮膚白嫩緊緻,頭髮烏黑柔順。嗓音嬌嫩幼齒,牙齒平整,視力甚好,眼睛大顆雪亮,細長的入鬢雙眉,鼻子纖細而有些翹,嘴唇稍厚而微翹,我認為我這種美麗,一方面遺傳自我母親,另一方面是源自我經常做愛,而且常吸取年青男子的雄精,吸陽補陰多吃雄性賀爾蒙有關 (也許是迷信),但從我61歲停止做愛後,快速的老化,皮粗鬢白也是事實。

最近攬鏡自憐,鏡中老婦,顧影自傷,但又不甘人生枉度一場,提筆為記,乃為自己回憶及懺悔。

第一章 少女的我

"你好! 我的名字是吉欣華你可以叫我欣華" 為了要和三樓的美國房客打招呼,我連夢中都在練習中英文的自我介紹詞,"How are you? My name is Jyi Shing-Hua" 或 "How are you? My name is Jyi Shing-Hua, You can call me Shing-Hua "

那年我十四歲,自認臉蛋還算長得漂亮,只是身材不算太好,嫌有一些小隻,胸部平平的,從小和爸爸及後母阿姨居住在台南民生路上的一楝四層摟祖居,我家樓下開了一間小吃店,為了要貼補家用,全家三人都住到頂層,將二三樓隔成小間出租給成功大學的學生居住,每半年向租房的學生收取房租就成了我主要的任務。

因為三樓最近進住了幾位男女美國學生,國中二年級的我就得勤練幾句洋文好使用。

頂樓本來只有一大間,為了要讓出二樓,全部面積租人,現在則隔成好幾間,有二間寢室和儲藏室。爸爸和阿姨住前間寢室,我則住在頂樓中間寢室,後面則有一間浴廁。

最近心情很煩,一直感到胸部漲漲的,二隻小奶漸漸澎漲成形,雖然暗高興,但一直感到不太舒服,想問後媽(我叫她阿姨)卻不敢,想問同學又不好意思,只好難過時用手壓壓或搓搓,上廁所時看到陰阜張出了幾根細細的陰毛。還有那粒縫中的小肉苞,有時會從那肉縫中向外凸出頭來。臨睡覺時用手搓搓它,會感到很舒服。

也沒撞到什麼東西,前天旱上在上廁所時竟然發現下面竟流出血來,嚇得我要死,趕快在三角褲中問塞了一些衛生紙吸乾防止它漏出來,一時不知怎樣處理,到學校里要告訴護士姐姐,想瞭解這是什么,真是羞死人了。

進了醫務室,今天的值班護士小姐是張姊姊,她正好閒著,偷偷的告訴她自已身體最近的變化,她要我躺上手術檯,拉上布簾打開了上衣,露出了胸部,她用手輕輕地揉了一下乳頭,我感到一陣舒服感從胸口自外向外抖動,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噤,喉頭"咕"了一聲。張姊姊微微笑了一下,把我的上衣蓋了回去,叫我脫下了內褲,打開雙腿檢查,她用鼻子靠近嗅了一下,微微一笑,用中指指甲在我冒出肉縫的小肉苞上輕輕劃了一下,這一下劃得我四肢擅抖,又打了一個大寒噤,感到縫中有液体在向外冒,張姊姊笑著要我穿好衣服,就告訴我說 "恭禧您! 妳長大了",接著就告訴我要去配胸罩了,還有有關月經和它保健常識。同時告訴我等月經乾淨了再來找她檢查,她會進一片教導我生理衛生知識。

月經過去後,我在浴室中清潔了肉縫和肉苞,我發現肉縫清潔的過程能帶給我非常的愉快感覺。從此我就經常注意爸爸和阿姨房中的動靜。因為要賣早餐,他們二人睡得比較早,常常房中有些不太平常的聲響出來,以前我也不太注意,但現在就變得十分好奇,就在房間隔板上找可以窺探的小孔。皇夫不負苦心人,總於在隔牆的偏上方找到了一個理想的洞孔,它位在隔牆中央的上方,只要搬一張椅子,站在椅上,高度正好可以清楚看到爸爸房中上一覽無遺。我用一張黑紙將它遮住,平常不致洩漏燈光,被他們發現。

放學回家就常常回到房中等候,沒有幾天,天才黑,爸爸和阿姨就關上房門上床了,我踮上了方椅子,倆人已脫光了衣服,纖毫畢露在我眼前,爸爸的雞雞昂然挺直的挺在我的眼前,很大很壯觀,大大的一個雞雞頭像一個雞蛋那樣大,深紅深紅的漲大站在胯下,一條長長的肉棒從胯下濃黑的黑毛中挺出,有些像一條黑紅色毒蛇在那里吐信。很怕人。

阿姨仰臥在床上,臉上滿是笑意雙腿張開,小縫大大張開等候著肉棒的進入,我很好奇阿姨的肉縫沒有多大,能容納這樣粗大的一支肉棒嗎?我摒息了呼吸,聚精會神的看著他的進入,"潑"一下它竟分開了二邊陰唇,很輕易的肏進裏面,開始抽插了起來。阿姨精神一振雙手抱著爸爸的腰,挺腰在下向上迎送。

五六分鐘後爸爸突然提高了抽插的速度,阿姨也就加快了迎送的速度,呼吸也增加了深度,突然爸爸停止了抽插,好像停止了呼吸,屁股一抽一抽地向阿姨注射陰精,阿姨也停止了迎送,欣然地接受爸爸的輸送。

完畢後她們倆人都到浴室去了。我心跳得很厲害,肉縫中泊泊漏出液体,我用手沾上自已的液体,磨擦奇癢的小肉芭很久才喘出一口氣,縫中流出更多的粘液,才回到床舖睡覺。

夢中遇到爸爸提了一支大屌在欣華身上抽插。

欣華第一次夢里洩了。

第四天,月經乾淨了,放學後就去找張姊姊報到。她看到我也十分高興,在圍簾內她叫我打開我新買的胸罩,教我如何按摩胸部,張姊姊用手指搓我的乳頭,一會兒輕,一會兒重,一會兒轉,一會兒搓,又一會兒用嘴吸,又一會兒用牙齒咬,癢的實在受不了,我不禁要張口叫出來,張姊姊用手按住了我的嘴,不讓我出聲。她又用手伸入我內褲,搓揉我的肉苞,一會兒她又將手指向下移,壓到我下面出月經的小孔,使我禁張得直向上頂她的手指,希望她能伸入內部殺癢,她用手指甲在洞口磨了很久,我就一直向上迎向她的進攻,癢得受不了,一直希望她能真的挖進來。

突然她手抽離了我內褲嘆了一口氣,說;" 好了! 到此為止留給您妳將來的情人做吧"

我正在興奮,等待張姊姊的下一步進攻,突然好像自山坡掉落谷底,很久才回過神來,默默地坐了起來,整了整衣服,感到臉漲得通紅,低下了頭站了起來,張姊姊走上前一步,抱住了我,親了親我的嘴,又將她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隔著衣服,下體緊貼我的下體,磨磳了一下,又貼了一下臉,拍拍我的臉脥,就返身收拾物件轉身準備下班了。

我胸部漲硬,下體一直冒水,胡里胡塗的回到家中,腦海中一直回想,她將手伸進我內褲的一幕,久久不能自已。只希望爸媽早些上床,能夠一面偷窺一下他們的做愛,好一面自已摸摸下身,解除一下自已身體的緊張。

第二天,上午課間,我又去找張姊姊,她正在幫一位摔破膝蓋的同學擦藥,看到我她只是對我微微一笑,就去忙她的了,我只得訕訕的回教室去了。

接連幾天,平平安安在平靜中過去了,我每天魂不守舍,下身一直在煎敖之中,上課時也一直緊夾雙腿胡思亂想,渾渾噩噩度過了又一天。

我對自已無聲的喊叫著,"我要愛!我要做愛!"

因為這幾天爸爸和阿姨白天一直很忙,傍晚也沒有故事,我只有把偷窺的目標轉向三樓的房客們,"大衛住在最靠樓梯的那間,而白蓮安常常到大衛房里閉門打渾",就成了我第一個偵察對像。大衛是一個美國碩士生,住在靠樓梯第一間,白蓮安是來自丹麥的女研究生,住在大衛隔壁笫三間,中間隔著另一個美國男生名字喬、來姆生。

白蓮安是大衛的女朋友,但我發現其實白蓮安偶而也會跟喬在一起。

一個假日,我看到他們二人都出去了,我就拿鑰匙走進他房間,在靠近樓梯處不起眼的地方挖了一個暗暗的窺孔。再貼上一張黑紙偽裝。

我在四樓樓梯口,看到白蓮安先回來了,但沒看到大衛回來,我只有守株待兔,等他回來。很晚才看到大衛抱了幾本書回到寢室,沒多久就看到白蓮安 "答答…答答…答!"敲了大衛的門,進了他的寢室,我緊張的偷窺二人在房內的活動,真是洋人直來直往,白蓮安很快就脫得光條條睡到大衛的床上,跟著大衛也得精光,站在床邊,我一眼盯到大衛的胯下,豎著一支驚人的洋肉棒,粗估有十七八公分長,比爸爸做燒餅的趕麵杖還粗,漲紅的龜頭恰如一顆大鴨蛋,看到我心驚肉跳,下面垂著一個皴皺的蛋袋,很是滑稽。

接著不可置信地,看到大衛在床頭櫃抽屜中拿出一根尼龍繩,和一副綿紗手套,他先給白蓮安戴上了手套,用尼龍繩將她雙手綁在一起再綁在床頭鐵桿上,又替光溜溜的她穿上一雙綿襪,再用尼龍繩將她牢牢的綑綁在另外二隻床腳鐵桿上,白蓮安正面朝上,陰阜毫無保留地呈在大衛和我的正面,大衛爬上了床上,跪在白蓮安雙腿之間,用力的拍打了她的屁股側面,白蓮安張口要叫但並沒有出聲,大衛又用力打了左右各一下,白蓮安咬了咬牙仍沒有出聲,大衛將他的雞雞波的一下直接就插到她的底部,白蓮安皺了一下眉頭閉上了嘴,鼻子嗯了一聲,將她的臀部向上一檯,竟將大衛這么長的東西全部容納了。第一次看到男屌有這樣的尺寸,害得我以後以為只耍是男生,都會有這么大小的屌。

這出了我意料之外,這么大的一支傢伙怎可能一插到底,這樣容易就進入白蓮安胯下,而被尼龍繩綑綁的她又怎能安之若素,一些都沒有恐慌呢?被大衛用力抽打,她又怎能嬉笑如常的忍受呢?繼續再看到大衛壓在她身上快速衝刺,白蓮安努力掙扎,但只看到她努力咬住了牙,鼻子中小聲哼哼,卻忍住不出一聲呼叫,我卻感到面紅耳赤,左手緊緊地抓住了拳頭,右手用力壓住陰道口,用力卻不知所措。

大衛在白蓮安身上衝刺了差不多有十來分鐘,突然他從她身體內拔出了雞雞,大衛手扶住它,在她肚上射出了很多的陽精,白蓮安微微一笑平靜了下來,大衛起身鬆開了綑綁,替她脫掉手套及襪子,大衛很溫柔地抱起了她,擦去了排出物,互相深深吻著竟雙雙入睡了。

他們倆入平靜的睡了,我卻感到全身發熱,胯下濕透了我的三角褲,雙腿夾住了右手趕緊回到自己房間,很久都不能入睡,即使著了在夢中,仍然見到大衛將我緊緊綑綁在他的床腳上,手中拿了一支馬鞭在打我裸露的屁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