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嫂初遇

一、初遇大嫂

我叫少爺,因工作需要到台中出差。晚上到一家酒店休息,約在6時的時候電話突然響起來,我馬上接過電話,就聽到一甜美悅耳的女人的聲音:「先生,用不用按摩服務?」我問過價錢後,覺得十分合理,所以叫了她上來。

她在按門鈴時,我透過防盜鏡看到來了一位約廿歲、一副瓜子臉、化了一點妝、長過肩的大波浪頭髮女孩。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裝,白色上衣,粉紅色蕾絲乳罩,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黑色高跟鞋,像極了一個OL,我馬上開門讓她進來。

黑色的套裝,黑色的褲襪,腳下是黑色的高跟鞋,再加上烏黑的長髮,什麼都是黑色的。嗯!當中還是美腿的姿色最迷人,均勻的腿肉在絲襪中伸展成一完美曲線。她的面孔也是如此豔麗,偷偷從衣領內望去,有一點點的黑色蕾絲。

她進來時,咱們覺得十分有緣,便請她先坐下來喝杯茶,聊聊天,她叫翁嘉慧,24歲,大學剛畢業,白天在外商公司當秘書,家住台北,公司在台中,自己租屋在外。後來她才透露出愛買衣服刷爆卡,當秘書的薪水不夠用,才瞞著家人下班後直接出來打工。

這時她主動說:「先生你調查完了嗎?可以開始了嗎?」我笑笑說:「好!好!」我把她抱到床上,她脫去鞋子先為我踩背,當她的絲襪美腿踩在我的背部上時,我的小弟弟馬上硬了起來。

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面,沒有看見過她包裹在外衣下面的肉體,【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過憑我的直覺,那應該是讓每個男人都會之傾倒的。她的胸部曲線優美地呈現出一個弧度,一絲多餘的脂肪都沒有,應該是相當富有彈性的。

我回頭看著她不是太大,但形狀卻很美的酥胸,尤其加上那纖細的小蠻腰、平坦的小腹和一雙穿著絲襪修長的美腿,在粉紅色蕾絲胸罩及半透明白色上衣襯托下向我呼喚的時候,強烈的佔有欲望總是折磨著我。

在當我想像起她用那雙長腿踩住我背後,在我的衝刺下婉轉呻吟的情景時,小腹裡就不禁升起一股熱流,褲襠忍不住好像要爆炸一般,我發誓要得到她,慾望的洪流幾乎將我淹沒,於是我決定佔有她。

我用手撫摸她的絲襪小腿,她的臉馬上紅起來,突然轉過臉來說:「先生你的手請放好,請你放尊重一些。」她話還沒有說完,我不理會她的反應,馬上伸出手到她外衣內,隔著白色襯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雙不小的乳房,我估計有32C以上。

此時她渾身顫抖,當我的手解開襯衫鈕扣,探入胸罩手掌蓋上她已經發硬的乳頭時,她更緊張的掙扎了。她用力推我的手說:「不要這樣!」她夾雜著呻吟和哭聲:「不要啊!不要啊!我……我以後……怎麼做人?我還要嫁人……」

話沒說完,那張誘人犯罪的櫻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雖然她還是繼續與我熱烈親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緊上衣,不讓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聲東擊西,一手迅速地伸入她窄窄的迷你裙內,撫在她凸起的陰戶上;中指隔著褲襪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褲,抵在她的陰唇上不停地轉著、輕戳著。

她想推開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緊緊的,讓她無法使力。這時她的嘴唇突然發熱,口內的湧出大量玉津,灌入我口裡,而她兩條絲襪美腿緊夾著我在她胯間的手,我感覺到她陰戶也發熱了,潺潺的淫水透過了絲襪及透明三角褲流了出來,溫溫熱熱滑滑膩膩的,撫著很舒服。

她推著我說:「不要這樣,我們不可以這樣……唔……」她的嘴又被我堵住了。

我將她牢牢地壓在床上,輕輕拉高她的裙子,她的絲襪美腿不自住地互相摩擦著,十分性感。接著我興奮地拉高她的上衣,雙手慢慢揭開那該死的胸罩,一雙白嫩的奶子和粉紅的乳頭顫顫巍巍地暴露了出來。嘉慧乳房渾圓挺拔,一手正好盈握,觸手滑膩而有彈性。

我只感到小腹一股熱流,胯下的陽具倔強地向上挺立著。用口咬她的乳頭,又用手玩弄,令她的乳頭硬起來,但她也是反抗。我問她是不是處女?她竟答:「是!」

這句話令我性慾大增,我把她的迷你窄裙脫下到膝蓋,伸手抓住她的褲襪及三角小內褲往下拉到大腿處,用口吸吮陰道內的淫水,她不斷地反抗。我掏出了已經堅忍好久、挺立脹硬的大陽具,我發覺她的陰唇是粉紅色的,好像一個還未開破處的女人。

她不斷掙扎,我用口吸吮她的陰核,又用手插入陰道,她馬上流出淫水。在她來不及反應時,我的大陽具已經頂在她淫水氾濫、濕滑無比的陰唇上。她好像不想和我性交,不斷地掙扎,她大聲尖叫著:「不!不行!你在幹什麼?不要!不要!不要!」

用力插入時,她搖頭掙扎,「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叫著。我左手抓緊她的頭部不讓她動,右手抱住她裸露的臀部,膝蓋頂開她欲夾緊的大腿,龜頭感覺到已經抵在她陰唇口,濕濕的,滑滑的。

我怕她下半身扭開,於是右手由她臀部下面繞過,扣住她左大腿,伸手抓住我堅挺如鐵的大陽具,將龜頭對準她濕滑的陰道口,用力挺進刺入。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陰道一半時,她不斷哭泣著,我沒聽她的,本能地抽插起來。

我一邊插她,一邊親她的腳趾,我發覺她仍有處女膜。只聽她被我用嘴堵住的嘴嗚嗚哀叫一聲:「好痛!」我整根陽具已經完全一插到底,我感覺到她穴內柔軟的嫩肉緊緊地包住了我的陽具。

空前的刺激感和恐懼感令我的慾望達到了極致,我焦急地尋找著宣洩的突破口。嘉慧越來越焦急地掙扎著,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我的唇在嘉慧的唇上吻著,感到兩串鹹濕的淚水正流淌了下來,我不由得支起身,看著嘉慧她微閉著眼睛,眼角掛著淚珠的樣子令我又憐又愛,我感覺自己充滿罪惡感。

她裸露的大腿與我赤裸的大腿緊貼著,好舒服。可能出於生理本能,她柔軟的肉穴緊緊咬住我的陽具,我此刻生理心理上的舒服,只能用飄飄欲仙來形容。

陽具這時感覺到她緊窄的穴內,被一圈嫩肉包著,嫩肉蠕動著咬著我的大陽具,我心想大事不妙,快要射出了,我立即慢慢地抽插挺動,抱著她臀部的右手掌將她的下半身緊頂向我的下半身,這時我感覺到整根陽具已經毫無縫隙的與她的陰道緊密地結合,兩人的恥毛也糾纏在一起。

我感受到龜頭與她陰道深處的陰核好像接吻一樣緊緊的相抵著,我感覺到她陰道深處的子宮腔在急速收縮,緊咬著、吸吮著我的龜頭,她全身抖動、滿臉通紅、喘氣粗重,口中溫熱的氣使得我的龜頭如浸在溫暖的肉洞中一樣,舒服得全身汗毛孔都張開了。

她的陰道果然又緊又窄,溫暖的嫩肉緊抱住我的龜頭,好像有吸力一般,將我的龜頭吞到她子宮深處。當龜頭觸到她陰核花心時,她的子宮又夾緊了我的龜頭,一股熱流噴了出來,我的龜頭被那股熱流浸泡得快美無比,我知道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她開始大聲地呻吟,凸起的陰戶在羞怯中不自持地輕輕頂著我的陽具,我不會就此滿足,溫柔地分開她雪白圓潤的美腿,她使力僵持了一下,可能這時的她情慾已經超越了理智,迷濛地呻吟著:「嗯……」

「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迴蕩在整間臥室裡面。

「好美的騷穴啊!」我一邊稱讚著,一邊奮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我被不由自主的淫聲弄得興起,更加賣力地抽插,而她則是沉醉在被幹的快感當中。

「啊……不要……不要……喔……啊……好癢喔……不行了……我的小穴癢死了……啊……來啊……快用力地幹我啊……你的好大……插死我了……壞人哥哥……你的好大喔……會把我給小穴插壞的……哥哥……壞人哥哥……你的太大了……我會受不了的……」

好在這時她的陰道中早已淫水橫流、濕滑無比,我緩緩地將陽具再往她緊窄的陰道深處插去,並且將她上身拉起,示意她低頭看,她水靈迷濛的眼睛嬌羞的看著我粗長的陽具被她的陰道漸漸吞沒。

當我的陽具盡根插入她陰道後,我的龜頭與她的陰核緊密地磨合著,她羞怯地抬起了兩條迷人的美腿纏上了我的腰部,我下半身不斷起伏,大陽具在她陰道內抽送加快,快美的感覺使嘉慧的兩條美腿將我的腰部越纏越緊,似乎恨不得跟我連成一體。

我喘著氣:「舒服不舒服?」

她呻吟著點頭:「嗯……」

我說:「要不要我快一點?」

她點頭:「嗯……」

我的大陽具在她緊小的肉穴中開始大力猛烈地抽插,她忍不住地叫出聲來:「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啊……啊~~啊~~要……爽死了……喔……喔喔……這……這下……幹得……真好……快……哦……大肉棒……快死了……求求你……快給我……重重的……插……啊……我不行……啦~~來了……快……快洩了……」

「好舒……服……好美……唉喲……又到底了……啊……怎麼……這樣……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丟了……啊……啊……唉呀……丟了……丟了……啊……啊……」

我吻了她一下,問她:「妳是不是心裡早就想跟我打炮了?」我故意用「打炮」這種粗俗的字眼去刺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