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嫂,不行!

(一)

「38288!」

「在!」應這個號碼的人就是我(駱風),廿五歲,進來這個監獄都已經六年了。

整整過了六個冬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現在是什麼樣?聽說機場搬了,聽說有一個金融風暴,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只要過多幾天,我便知道一切!興奮中帶有一種哀傷,興奮可以重見天日,哀傷已舉目無親,出到外面何處是我家?開始害怕出獄,裡頭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可惜,我不想重操故業,謝絕兄弟們的一般好意。

這個背影好熟悉,對!是洪濤!我不禁的喊了一聲,這一聲是我六年來最響亮的一聲:「洪濤!」

他回頭一望,也喊:「駱風!」我倆已六年沒見。

經過和他一談,知悉他幾個月前落網,我比他早五年,他屬主謀被判十年!我倆是屬同一宗案件,他知悉我即將放監。

洪濤說:「駱風,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

我說:「大哥,什麼事?請講。」我很明白他的心是有多酸啊!

洪濤:「我太太兩個月前替我生了一個孩子。」

我說:「大哥,恭喜你啊!是第幾個了?」

洪濤:「是第一個。有什麼值得好恭喜的,原本我不要,但她屬於難受孕,所以這麼多年還是第一個,她堅持要的。她決定要的一刻,我隨即被捉。」

我說:「大哥,你也不可以迷信,還清了債,還不是男子漢一個!」

洪濤:「駱風,你真是我好兄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沒把我供出來,要不然你的刑期可以減少幾年。」

我說:「對了!大哥,你要我辦什麼事?盡管說。」

洪濤:「大嫂她剛生了,我想你替我照顧大嫂,可以嗎?」

我說:「大嫂家裡沒有親人嗎?」

洪濤:「她和我一起的時候已斷了六親,更何況現在還有了我的孩子。」

我說:「那……不是很方便吧?」

洪濤:「弟,你以前都沒出賣我,現在我不相信你,還可以相信誰呢?反正你說你出去後也沒地方落腳,我那剛好多了一個房間,房租你也不必擔心,我的安家費裡會幫我交,放心!她明天來探我,我叫她來接你出獄,那不就行了?拜託你了,弟弟!」

我說:「那好吧!只要大嫂她不喜歡,可以馬上叫我走,我不會給她添麻煩的。」

洪濤:「那謝謝你了!拜託了!」

到了我出獄那天,已有一位年約廿六歲的女人在監獄門外候著,她一見我出來,走向前我這邊問:「請問你是不是駱風?」

我答說:「是的,洪濤是我大哥。」

她說:「那就對了!我是洪濤的的太太。我們走吧!」

我叫了她一聲:「大嫂,我們現在去哪裡呢?」

大嫂說:「當然是回家啊!」

我說:「大嫂,妳不介意嗎?」

大嫂說:「我介意就不會來接你了。」

我想:「對啊!我怎麼這樣笨呢?」

回到家裡,我一踏進這間屋子,感覺很舒服,又乾淨。大嫂帶我看了我的房間,我很滿意,應該是說我好高興才對!

大嫂為我準備了一切,我簡直像回到自已的家一樣。大嫂給我的印象是非常高貴、賢慧、美麗且大方,而且還有一副好身裁,一對大的乳房配襯著修長的美腿,還有那高高的臀部。

我六年未曾接觸過女色,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嫖妓,可是監獄所給的錢也不多,往後的日子也不知怎樣過,所以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心想還是晚上手瀆吧!

突然間,小華(大嫂的孩子)哭得很大聲,我們急忙上前一看,發現他滿臉通紅,我摸他的頭額很燙,知道他是發高燒了。

大嫂不知所措,我馬上抱起他往診所去,經過醫生診斷,必須馬上送院。送他到醫院的時候,醫生說幸好及時送來,要不然可會有危險,不過小華要留院觀察。大嫂聽了後,放下心頭大石,對我一笑以報感激之恩。

(二)

經過辦理妥一切手續後,已經很晚了,我們想起原來還沒吃飯,於是到了一間餐廳裡。

大嫂說:「謝謝你!駱風,要不是有你在,我可不知道該怎樣辦。這餐算什麼都好,就當是我慶祝你重獲自由吧!」

我說:「謝謝大嫂!妳太客氣了,要不是妳肯收留,我今晚都不知道去哪裡住呢?應該是我謝謝大嫂的!」

大嫂要了一支紅酒,她說好久沒試過這般高興,拿起杯和我對碰了一下。

當大嫂把酒杯放在嘴巴,伸出舌頭沾酒的那一刻,是多麼的高貴美艷啊!我的陽具已在餐桌底下高高舉起!

「哎喲!」一聲,我馬上站了起來,原來大嫂不小心把酒滴在衣襟上,我的視線也全神投入在她的乳峰上,紅酒是很難脫色的,大嫂馬上用紙巾在乳峰上擦拭,那薄薄的上衣把大嫂的雙乳美態呈現出來,我急需要一個深呼吸來調整我的情緒。

大嫂回頭向我說:「沒事了!」眼光投在我雙腿之間。啊!我失態了!我馬上坐下說:「對不起!大嫂。」

大嫂說:「我知道你在裡面好多年沒接觸過女性,這是自然現象。這裡有些錢,你可別太晚回來,還有記得……帶……套。」說完後臉上呈現一片紅霞。

我心裡嘆:「太美了!」

忙說:「不用了,大嫂,我沒有這個習慣,也不會去嫖!」

她聽後好奇地問:「難道你是……」

我忙解釋:「不是!大嫂,我心理很抗拒嫖妓,會有不舉的現象。」

大嫂:「那你可要趕快找個女朋友啦!」

我不好意思的應了一聲:「好的!」

我們在一個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這個「艷餐」。

回到家裡已經夜深了,我向大嫂說:「大嫂,妳今天也累了,洗澡後上床休息吧!」

大嫂:「好,那我去洗澡了。」

我坐在沙發上回憶著往事,為何年少的時候會那麼愚蠢?大哥又怎會娶到這麼好的太太呢?對呀!大嫂進去浴室時沒把門鎖上,為什麼呢?我曾經也是一個囚犯,難道大嫂是為了不想傷害我的自尊,才會對我如此般的信任?還是她忘記鎖了?

一刻間,大嫂從浴室出來說:「駱風,該你洗澡了!你的牙刷,一切日常用品我都給你買了,放在你房裡,你自已去拿吧!」

我說:「謝謝大嫂!」

一陣陣的香味傳過來,我回頭一看,大嫂已換上了睡衣,一邊用浴巾擦乾頭髮,雙乳也隨著她的動作盪來盪去,那是沒有胸圍束縛的震盪,兩個肉球在……理智告訴我不能再看下去,可是慾火已帶動著我體內的精子傾囊而出!

我馬上走進浴室,解除身上一切,趕緊把內褲上的精液沖洗乾淨,然後沖掉體外的精液和內心的慚愧感,把它全部都送到大海裡去。糟了!我沒帶內褲,我本來想出獄後到外面去買,不想再用獄內的任何東西,可是我只顧忙小華的事,卻忘了自已的事,只好穿了睡衣,下體睡褲外加一層浴巾,跑回去房間找,可是沒找著,於是走出去敲大嫂的門。

大嫂開門後問道:「駱風,有什麼事嗎?」我不好意思的說:「我想請問大嫂,妳有沒有幫我買了內褲?」

大嫂:「哎呀!我真的給你忘了買這個呀!」

我不意思的說:「大嫂,可以借大哥的給我用一晚嗎?」

大嫂:「駱風,你大哥是在海外被捕的,他的行李全在海外,這裡沒有啊!」我啞口無言的站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大嫂說:「有了!你等我一下。」

大嫂出來後,紅著臉說:「你若不介意,就拿我的先去用一晚,明天我再為你買,好嗎?」

我紅著臉的說:「好……如果大嫂妳不介意,多謝了!明天我洗乾淨後還給妳。」於是我拿回了房裡。

其實我可以不要的,但我看見是她手拿的是一件通花透明紅色薄絲的內褲,我怎能拒絕呢?回房後我還不停地嗅,希望能嗅到其中的味道呢!我穿上後,一想起我穿著的是大嫂的貼身物,下面就挺起來了!

我又發現,大嫂的房門也是沒鎖啊!為什麼呢?最後我還是要把內褲穿在頭上才能睡得著。

(三)

第二天,我被一陣吸塵機的聲音吵醒了,這時剛好有腳步聲走進來,我睜開眼一看,原來是大嫂!我嚇了一跳,頭上還套著她的內褲呀!我馬上拿了下來,羞著臉說:「大嫂!早……安!」

大嫂不好意思的說:「不早了。我以為你出去了,對不起!我沒敲門便走了進來!」

我急忙說:「是啊!已經中午了,我去洗臉……」說著我馬上拿起內褲跑進浴室。當我拿起內褲準備穿的時候,突然想起剛才我挺起的陽具,不是全給大嫂看見我的醜態了嗎?

「哎呀!」怎麼會這樣大意呢?現有我需要的是冷靜,要不然,那小小的內褲又如何能容納我已挺起的雞巴呢?

洗了臉後,見大嫂已經坐在沙發上,我不知道要對她說些什麼好,她反而若無其事地看著報紙。她見了我說:「駱風,桌了上有些東西,你快吃了吧!等一會陪我到醫院好嗎?」我馬上回答:「好的,大嫂!」

我鬆了一口氣,幸好她沒提起那件醜事,我趕快吃了東西,便回房換衣服準備去醫院。

我們乘搭地鐵去醫院,由於乘搭列車的人很多,我們兩個被擠在一起。我的天!大嫂和我兩人貼在了一起,我無意中從她衣領的空隙縫中看到兩個雪白的乳球,它們也正在擠壓著我的胸膛,這是何等誘惑啊!雞巴挺起了向她尋找容身之所,那小小的絲褲在我龜頭上不停地搔癢,其滋味令我滿額大汗,大嫂也不知何時在臉上妝上了一層紅粉。

此時此刻我下體也不聽使喚,不停地向前推動與磨擦,大嫂雖想退縮,但後面的擠逼也漸漸形成迎合姿態,最後精子和汗水湧出,結束了這場「艷戰」!薄薄的小褲不足以抵擋那千軍萬馬,終於慢慢浸出褲外。

列車到站了,我和大嫂走出去時,她突然回頭遞了一張紙巾給我,羞著說:「探完了小華後,我陪你去買條褲子。」

到了醫院,大嫂很緊張地詢問小華的狀況,醫生說幸好昨天及時送來醫院,如今狀況很理想,過幾天便可出院。

大嫂聽了後心裡很高興,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份對我的感激。

她抱起小華不停地親他頭額,而我是多麼希望她能親在我身上。

大嫂回頭望了眼我說:「駱風,幫我把布廉拉上,替我在外面守著。」

我把布廉拉上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往裡面一探,原來大嫂正在解開衣上的鈕扣,再把胸圍的扣子解了,把她的大乳送上小華嘴邊,手不停的在乳上擠著,讓乳汁方便給小華吸入口中。

我也需要那份乳汁來滋潤我那乾渴的喉嚨,心裡在呼叫:「大嫂,我也想要啊!」

探望完了小華後,大嫂便帶我到一個商場,為我添購了一些衣服和內褲,在我挑選的時候,我眼睛不是看著衣物,而是看著她的大乳。